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第1730章   第一次的见面

    第二天夏婠婠就带着夏初妍出发了。

    她本来还想跟跟肥遗,巫白云说下的,奈何在别墅绕了一圈,都没找到两人的身影。

    她也懒得说了,这两个人都是一样的,一转头就能消失不见。

    反正过去夏新就知道了,也就几个小时的事。她

    也没提前通知夏新,就是怕过于温柔的夏新,会让她在家里休息,不许她过去。两

    人换了身衣服才去的机场,都换了身普通的,很不起眼的衣服,套上厚重的外套,跟长长的长裤遮掩住体型,又戴上圆边的太阳帽,跟大大的太阳镜,保证了从体型,外表上,绝对让人认不出来。当

    然,初妍还易容了下,换上了一个假女人的身份。在

    验证身份的时候,她稍微摘了下眼镜,抬起了小脸。那

    是一张略显平庸的脸蛋,脸上铺了层灰色的粉,显得脸色很朴素,左右脸颊还有点点雀斑,掩盖了初妍精致而绝色的脸蛋,看起来就跟普通的街边摆摊的市井小市民一样,也跟她身份证上的照片一样。前

    台验证了下身份,对比了下真人跟照片,然后点点头,让初妍过去了。

    至于夏婠婠倒是不需要特地易容,前台很惊讶的多看了几眼前这国色天香的漂亮女人,心中又是羡慕又是嫉妒。两

    人是一前一后,中间还隔了几个人上飞机的,绝对没有人能看出两人是一起的。

    就连两人的票都是分开买的,就算上了飞机,也只能算是两个偶然相邻的邻座陌生人。

    绝对没有任何破绽。

    夏婠婠现在身份比较敏感,她怕没人保护,自己会半路被人给暗杀了,有初妍在,她能放心许多。

    剩下的就是美美的补一觉,醒来就能去找夏新了。

    夏婠婠戴着太阳镜的小脸的唇角刚刚勾起美好的笑容,不过只一会就垮下来了。

    她又想到了自己后背的伤……昨

    天洗澡的时候还被初妍打击了。夏

    婠婠其实挺不忿的,为什么初妍这个战斗派的身上反而没伤,自己一个文职还带那么大的伤疤。

    初妍的解释是,她身上的小伤疤很容易痊愈,大伤……目前没人能让她受大伤。

    真是令人羡慕啊………

    …

    ……而

    夏新,在漫长的等待过后,也终于接到了女王通过的消息,他可以去见女王了。那

    久悬着的心也终于落下。夏

    新在女王约好的时间,换上了一件礼服西装,整理了下仪容,又确定了自己没有遗漏东西之后,这才以最端庄的姿态赶去白金宫,也就是女王现在住的地方。因

    为是第一次见女王,路上夏新还有些不确定的打了个电话给夏朝宗,想问问他有什么提示,或者忠告,以免自己犯错,因为华夏古时候不就是有那种什么伴君如伴虎的说法吗,夏新生怕自己一句话说错,就被砍了。…

    …被砍可能夸张了点,毕竟现在法制社会,但一句话就触怒女王,很可能会成真。夏

    朝宗的回答也很简单,“关我什么事,自个想去。”

    然后直接就把电话给挂了。“

    ……”

    夏新倒是可以理解他不想掺和这种事,明哲保身的的想法。但

    你就不能在重要关头,提醒我下吗。因

    为这一次的会见女王,很可能将决定这次事情的成败。

    夏新在脑海中思考了几遍措辞之后,才来到宫殿门口。

    他跟门口的士兵说了下名字,士兵就领他到里边的侯客大厅等候了。

    大厅里的装饰相当的豪华,金碧辉煌的墙壁,到处可以看出工匠巧夺天工的痕迹,墙上狮鹫与人类的图案也象征了不列颠的起源,周围的柱子都是金色的,气势磅礴,座椅则是不知道用什么高级材料制作的白金色。这

    里处处都透出一种奢华高贵的贵族气息。

    仅仅坐在这,看着眼前这些桌子,茶杯,椅子,就感觉自己的呼吸,这里的空气都是要钱的。

    夏新毕竟是第一次见一个国家的君主,这是他以前从未有过的经历,心中还是很忐忑的。明

    明不久前,他还只是个,只会玩游戏补贴家用的小市民呢。

    这就要面见一个国家的君王了?他

    也不知道还要等多久,他在努力的准备措辞,尽力不让自己英文出错,以免贻笑大方。来

    之前的前几天,夏新也已经把所有要说的英文都准备了一遍,以保证实战的时候万无一失。

    同时,他脑海中,其实对于这位风流成性的女王也很好奇,想看看对方是什么样的。她

    不是跟妈妈是同学吗,她们怎么交上同学的,据说她还喜欢爸爸?

    爸爸当然不会喜欢这种风流的女人,不对,大学的时候,她应该这么风流的,不然以母亲温柔的性子怎么可能跟她当闺蜜。夏

    新不明白。

    他又开始了惯例的胡思乱想。他

    也不知道自己等了多久,一直等到这巨大的只有他一个人的候客厅中响起了一阵阵的脚步声,看起来是有人从里边出来了。夏

    新连忙站了起来,静待对方大驾。

    虽然感觉这厚重的脚步声应该是几个男人,但,能进出这里的,必然位高权重吧。

    在等了一会之后,脚步声也越来越近,越来越近了、一

    直从墙壁后边的走廊走了出来。

    一共5个人,一人龙行虎步的走在前边,2个人跟在后边,还有两个金发侍女走在最后边。

    夏新第一眼就认出了那时候,催促夏朝宗去见皇子的梅森子爵。那

    副大腹便便的样子,很容易认。两

    个侍女朝着夏新走了过来。而

    那走在最前方,衣着华贵的男人,走过几步,忽然顿住了脚步,然后缓缓转过身,看向了夏新。

    两人的目光对上了。

    这是个很有气质的年轻人,眉宇中透着几分骄傲,几分高贵,那白皙的脸庞上,五官带着几分秀气,却又不失威严,相当的好看,尤其是一双宝蓝色的眸子,仿佛蓝宝石般,闪闪发亮,令人一见之下,就会忍不住赞叹他的俊美。不

    仅仅如此,对方那眼睛一瞥,眉毛一抬的动作,无一处不透露出一股他特有的气质,仿佛他站在那,就代表了一股与众不同,一个天生的王者,那昂首挺胸睥睨天下的气魄,让无数人为之倾倒。夏

    新的眼神沉了下去。根

    本不用人介绍,他也知道眼前的人是谁。四

    皇子——亚当!

    这大概是两人第一次见面。

    但,夏新觉得对方应该也认识自己的。

    因为,他清楚的从对方的视线中感受到了一股慑人的杀气,以及狂傲的怒意。站

    在四皇子的角度,等于自己的未婚妻被绿了,还怀了别人的孩子,这让他怎么可能受得了。而

    站在夏新的角度是,这人杀了自己的孩子,还欺负莎莎,不杀了他,自己就不可能带莎莎离开去过好日子。

    这个人必须死!夏

    新也清楚的感受到了自己的呼吸粗重了起来,他甚至心生一种,在如此近的距离,开启鬼子,瞬间斩杀他的疯狂想法。

    亚当在看到夏新之后,大跨步的走了过来。

    夏新从对方来势汹汹的气势中,差点以为他会对自己动手呢。不

    过,亚当没有。

    他只是大步来到夏新跟前,上下打量了夏新一眼。然

    后旁边的梅森子爵连忙介绍道,“这位是四皇子,亚当。”

    夏新装作这才知道对方身份的样子,一手放于胸前,躬身行了一个骑士礼道,“四皇子殿下!”

    亚当扬了扬眉毛,语气虽然平静,眼神中却是凝聚着杀意的,淡淡问道,“你是?”“

    我来自华夏,是女王同学的儿子,今次来不列颠做生意,特来拜见女王问好,我叫夏新。”

    “夏新!”

    亚当扬了扬眉毛,然后伸出了一只手道,“我是亚当。”夏

    新有瞬间的呼吸停滞。

    因为夏新特意学过皇室礼仪,握手得由女士先伸手,由身份高的人先伸手,由他决定要不要握手,身份低的人没有决定权。而

    正常人握手也肯定是伸出右手。这

    是习惯,也是皇室的规矩。由

    一个人先伸出右手,然后对方再伸出右手来握手。

    但,这位皇子伸出的却是左手。什

    么情况可以伸左手?

    只有在右手拿东西,或者右手受伤什么的,才会伸左手。

    而对方右手显然完好。夏

    新有那么瞬间的犹豫,但如果自己不伸手,让四皇子这样尴尬在那,很可能被怪罪一个对皇室不敬,无礼的罪名。当

    然,这罪名可能不会要自己的命,但估计能让自己到警察厅的拘留所住个十多天。夏

    新仅仅犹豫了一秒,还是伸出了左手与对方相握。然

    而就在两人的手要握住的瞬间,亚当却是把手缩了回去。导

    致两人的手都悬在了半空中。

    亚当一副傲然的表情注视着夏新道,“无礼的东西,没有人教过你伸手应该出右手吗?”“

    ……”夏新表情一滞,声音也是低沉了几分,“但你伸出的是左手,我是为了配合你才伸的左手。”

    亚当一副居高临下的样子,盯着夏新道,“我可以伸任何手,而你不行。”“

    ……”

    “如果你的右手伸不了,只是个摆设,那我就不跟你计较。”亚

    当说着,对着旁边的人吩咐道,“砍下他的右手!”“

    ……”<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