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三百九十五章 探亲

    “理应如此,你去吧,我在这里等你。”寻霜说道。

    吴东方摆了摆手,“别,你跟我一起回去。”

    寻霜闻言面露疑惑。

    “别愣着了,走吧,到了地头儿再换衣服。”吴东方提气拔高。

    眼见吴东方动身,寻霜只能随他一起升空,并行北上。

    二人动身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下半夜两点左右,二人到得河南西北的一处县城,将金甲巨人和落日弓藏于隐蔽处,步行进城。

    此时城中的商场早就关门了,但破坏电源,撬门破锁的事情吴东方不是头一回干了。

    商场里有很多漂亮衣服,吴东方不时会拿下一件让寻霜试穿。

    寻霜没有问吴东方为什么这么做,因为她猜到了吴东方这么做的原因。

    在试穿的过程中寻霜很配合,但她一直板着脸,板着脸不是因为不乐意,而是为了掩饰自己的真实心情。

    这时候是夏天,按理说女人该穿裙子了,夏朝也有裙子,但寻霜从没穿过裙子,这次吴东方让她破例了,穿了身单色的裙子,上配青花外套。

    高跟鞋是第一次穿,胸罩也是第一次戴,在搭配衣服的时候二人都没有说话,你拿我穿,无声默契。

    寻霜的个子很高,长的也漂亮,换上衣服之后更是光彩照人。

    衣服不白拿,裙子和鞋子也不白拿,拿一件留一捆,生意人起早贪黑不容易,不能白拿人家东西。

    偷完商场偷超市,其实给了钱也不能算偷,不过未经他人允许拿人东西还是算偷。

    吴东方拿了很多糖果和香烟,寻霜仍然没问他拿这些东西干什么,因为外出的人回家时给族人和亲人带礼物的习俗在夏朝就已经有了。

    偷完超市还不算完,吴东方又潜入了军营,地方上的人对军人都有一种崇拜心理,对军官更是高看一眼,回家得搞身军装穿着,没找到中尉军衔,偷了个上尉的,就说升官儿了。

    准备妥当,吴东方没有立刻回村,而是带着寻霜自一处连锁性质的早餐店坐了下来,悠闲的吃起了早餐。

    “我们要在你的家乡待多久?”寻霜问道。

    “怎么也得住一晚。”吴东方说道,他不急于回去不是不想看见三婶儿,而是在想时间,好不容易回去一趟,得挑大街上人多的时候。

    寻霜闻言眉头微皱。

    吴东方知道寻霜在想什么,“晚上我得请村民吃饭,有些事情我得安排好,剩下两天应该够了。”

    “金甲巨人如何往复三界我还不得其要。”寻霜说道。

    “不要紧,朝廷有很多智慧超群的官员,也有很多奇异的装置,请他们帮我们检查金甲巨人。”吴东方往豆浆里加糖,金甲巨人的存在是说服胡处长以及更高级别领导的证据,既然得让他们看见金甲巨人,就可以趁机让他们帮忙搞清楚金甲巨人的工作原理。

    等到七点,二人出门叫了车,七点二十左右到了村口,下车之后提着大包小包往村里走。

    这时候正是村里人最多的时候,在与第一位村民打招呼之前,吴东方低声冲寻霜说道,“从现在开始,你是我没过门儿的妻子。”

    事实上寻霜早就知道吴东方带她回来的用意,但听他亲口说出这句话,还是心头狂跳,鼻翼急抖。

    鼻翼抖动通常发生在非常愤怒的时候,但也会发生在心情激动但强行克制的时候,吴东方的这句话在她心里掀起了轩然大波,用轩然大波来形容力度还是不够,用滔天巨浪更为贴切。

    吴东方热情的与村民打招呼,邀请他们晚上去队部做客,三婶儿家的房子很小,坐不下那么多人,村委会的队部是农村最佳的请客场所。

    既然是未婚妻,就不能搞的授受不亲,不牵着手也不像,吴东方牵着寻霜的手,将她介绍给村民。

    吴东方此时说的是现代语言,寻霜听不懂,但她也不需要听懂,她此时要做的就是做好一个没过门儿的妻子该做的事情,冲热情的村民微笑点头并投以善意的眼神。

    对于寻霜不会讲现代语言一事,吴东方给予的解释是寻霜是韩国人,不会说中国话。老百姓自然不知道军官不能娶外国人的规定,一听吴东方娶了个外国老婆,全村人都出动了,簇拥着二人到了三婶家门口。

    三婶儿正在切菜喂鸡,见他回来,高兴的跑出来帮他们提包。

    再次见到三婶儿,吴东方心中五味陈杂,他上次探亲是去年秋天,对三婶来说他不过离开了九个月,但对他来说,他已经离开了十几年,在夏朝的那些年他偶尔也会想起三婶,那时他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还能再见到她。

    到家之后,吴东方拿出了准备好的香烟和糖果,分赠给男女村民,他分的都是好烟和好糖,村民自然喜欢,但他们对外国媳妇儿更感兴趣,好奇的打量着寻霜。

    分完糖果和香烟,吴东方再度邀请大家晚上吃酒席,请客的由头有两个,一是带回了媳妇儿,二是在部队立功了,部队给了五十万奖金。

    这种邀请没有人会拒绝,三婶儿虽然是个寡妇,但她名声很好,守寡之后一直安分守己,村民对她的印象也很好,吴东方作为她的养子,能有今天的成就,大家都为她感到高兴。

    最高兴的还是三婶儿自己,拉着寻霜看了一遍又一遍,越看越顺眼,越看越喜欢。

    寻霜是玄武天师,北方霸主,一直高高在上,族人别说牵她的手了,连直视她都不敢。但今天她不再是水族圣巫,只是一个普通的女人,是吴东方没过门儿的妻子,这种变化令她很不习惯但很是喜欢。

    农村人很淳朴,但也不太会办事,众人散去之后,几个妇女一直待在三婶家里不走,吴东方始终找不到与三婶单独说话的机会。

    吴东方跟众人打了个招呼,要了三婶的存折和寻霜一起出门,借了一辆三轮车,拉着寻霜去镇子上赶集去了。

    对于寻霜来说,这是一种全新的体验,堂堂的水族圣巫坐在三轮车的车斗里一路颠簸,她没感觉不适,反倒感觉非常有趣。

    镇子上有专门为人办酒席的厨子,都是自带餐具去村里起灶,吴东方给了对方两万块钱,定了二十桌,他所在的村子不大,只有七十来户人家,就算全到了二十桌也能坐下。

    午饭之前吴东方和寻霜回来了,那几个妇女已经走了,三婶儿正在灶下忙碌。

    三婶儿把寻霜推上了炕头儿,不让她插手。吴东方坐在锅台前帮三婶儿烧火,三婶一边做饭一边跟他说话,主要是三方面的内容,一是表扬他真争气。二是告诉他要让着寻霜,人家大老远的跑过来,爹妈不在跟前,不能欺负人家。最后一点是担心寻霜不会说中国话,以后会有各种不便。

    听着三婶的唠叨,吴东方心里很是苦涩,便告之三婶儿他要出国执行任务,可能要长时间的待在国外。

    三婶是个很传统的女人,虽然没什么文化却知道忠孝不能两全,反过来安慰吴东方,男儿志在四方,不能总惦记着往家跑,她身体很硬朗,不用为她担心。

    二人在灶下忙碌的时候寻霜并没有帮忙,这倒不是她不想,而是她不会。

    由于三婶儿一直寡居,就养了只花猫做伴儿,夏朝有猞猁却没猫,温顺的小猫引起了寻霜的兴趣,吴东方和三婶儿做饭的时候,她就在炕上逗猫。

    午饭有六个菜,大部分是荤的,一盘素菜是三婶儿给自己准备的,她信佛,不吃肉。

    吴东方早就知道三婶儿信佛,他也不愿干涉,生活不幸的人大多信佛,不管怎么说有信仰总比没信仰好,有精神寄托也是好事儿。

    午饭吃完,三婶开始怀疑韩国是不是很穷,而她怀疑的原因是寻霜吃的很多,而寻霜吃的多主要是出于礼貌,在夏朝,吃的多是对主人的尊重。

    三婶儿想跟寻霜说话,但寻霜不会说现代语言,吴东方就充当翻译,说是翻译,实际上是他一个人跟三婶儿和寻霜分别说话,说的都是三婶儿乐意听的,而跟寻霜的交谈则是什么时候离开,交谈的结果是下半夜两三点,理由是要赶火车。

    下午三点多钟,吴东方带着剩下的四十八万去找村干部,就说这些钱是奖金,自己要了也没用,想帮村里做点事。

    他这么做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在他离开之后,村里人能善待三婶儿,他回家之初就说过拿了五十万奖金,扣除宴席的两万,还应该剩四十八万,这个数儿是对的起来的。事实上他还在三婶儿的存折上存了三十多万,人上了岁数容易得病,得有点防病的钱。

    酒席六点开始,村长当众公布了吴东方捐款一事,并宣布要用这笔钱修座桥。

    酒席持续了三个钟头,吴东方虽然没喝醉,肚子却喝大了,就算用的是一两的酒盅,一百多盅下去也是十来斤。

    散席之后,三人回家,吴东方告诉三婶儿自己明天要起早走,也告诉她在她的存折上存了一些钱,具体数目没说。

    三婶家的屋子只有三间,晚上吴东方和寻霜住到了西间,早在他读书住校之前,他就一直住在这个房间。

    吴东方躺在东侧,寻霜在西侧,相隔不到二十公分。

    “今天真是辛苦你了。”吴东方打了个哈欠。

    “谢谢。”寻霜低声说道。

    “嗯?”吴东方疑惑歪头。

    “你真以为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这么做?”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