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三百九十二章 回应

    冥战当年藏身的那处山洞位于金族和火族的交界处,吴东方在夏朝的时候曾经在那里留下过定位气息,将那处山洞作为土遁的中转站来使用,由于先后去过很多次,对那里的环境和地势就比较熟悉。

    他出现在夏朝的时候是掉进水里的,当时冥宛还在河边捕鱼,冥战藏身的山洞就在那条河流的下游偏东区域,此时河流虽然已经改道,但山谷河道还在,只需循着那条河道向下游走出两百里,再往东翻过两座山就是山洞所在的那处山峰。

    此前他回去寻找冥月留下的备用铜柱时,曾经去过河道的下游,自河道下游向北去了种植罂粟的山谷,当日在赶路的时候他曾观察过周围的环境,那片区域少有人烟,别说城市了,就是村庄都很少,由此推断金甲巨人被人发现的可能性不大,它应该还在那处被冥厉封闭起来的山洞里。

    在夏朝时吴东方曾多次与费轩和寻霜辛童凌空飞渡,在飞掠的同时辛童和费轩都会跟他进行交谈,而寻霜则是听多说少,她的这种习惯始终未改,飞掠的时候很少说话。

    飞掠之时吴东方曾多次以眼角余光看向寻霜,寻霜的表情很严肃,严肃之中带着些许空洞和木然,寻霜不是一个擅长和喜欢表达自己想法和观点的人,更不会轻易流露情绪,除非她自己开口,否则别人很难猜到她心里在想什么。

    一夜无话,上午九点左右,吴东方敛气减速,寻霜有感,也随之慢了下来。

    吴东方抬手西指,“冥月和饭桶就葬在山腰的树下。”

    “去看看她们。”寻霜说道。

    吴东方点了点头,提气先行,前方带路。

    来到冥月和饭桶的坟前,吴东方自包里拿出了一瓶酒和几样食物,寻霜摆放祭点,淋洒酒水,祭奠冥月和饭桶,在整个过程中她并没有说话。

    祭奠过后,二人再度上路。

    “那处空地是你为自己留的?”寻霜问道,她所说的空地指的是冥月和饭桶两座坟之间的那处位置。

    吴东方歪头看了寻霜一眼,没有答话。

    “你的品德很高尚。”寻霜说道。

    “高尚?何出此言?”吴东方疑惑反问。

    “换做别人,不会这么做的,这本不是你该承受的。”寻霜说道。

    吴东方没明白寻霜是什么意思,“你指什么?”

    “三界之事,”寻霜眉头微皱,她皱眉是不带感**彩的,只是她的一种习惯,“此事与你并无关系,你完全可以袖手旁观,守着冥月辛童平静终老。”

    “其实我并没有你想的那么高尚,内心深处我也感觉这件事情不该我们来做,天下那么多人,凭什么让咱们去面对危险,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当时那种情况,除了我们貌似也没人能担得起这个责任了。”吴东方俯视下方,此时已经来到了当年村北矿区所在的区域,往南没多远河流就往东改道了。

    “除非疯癫痴傻,换做任何人都会这么想,有怨言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虽然有怨言却还是去做了,你没有刻意追求高尚,但它一直藏在你的骨子里。”寻霜说道。

    “你这是在间接自夸吗?”吴东方笑道。

    寻霜摇了摇头,“我没你那么高尚,我并不关心天下人的死活。”

    “那你为什么要参与此事?”吴东方随口问道。

    寻霜没有答话。

    等了十几秒不见寻霜回答,吴东方开始后悔问先前那个问题了,他并不蠢钝,有些事情只是不想往深了想,正如寻霜自己所说,她并不在乎天下人的死活,事实上除了自己所属的水族,寻霜在与他们成为朋友之前对四族是很有敌意的。

    既然她不是一个在乎天下人死活的人,她参与此事就只剩下了一个动机,那就是她想来到四千年后帮助他。

    什么样的交情能让一个女人舍弃自己的家乡和族人冒着巨大的风险为一个男人提供帮助?傻子都知道为什么,他不是傻子,自然知道为什么,只是他一直不敢面对。

    不敢面对不是因为寻霜不是他喜欢的类型,而是他是个很被动的人,不会主动追求,只习惯于被动接受。而寻霜也是个很孤冷的人,想让她主动比登天还难。

    除了以上的原因,二人还各有一个难言之隐,对吴东方来说,他已经有了冥月和辛童,如果再把寻霜给要了就不是那么回事儿了,在夏朝待了十二年,老婆娶了三四个,自己面子挂不住,传出去也不太好听。其实吧,男人没有嫌老婆多的,潜意识里都想三妻四妾,只不过这种大实话一般人不敢说,因为说出来很容易挨骂。

    寻霜也有自己的难言之隐,这个难言之隐就是她早年有过不幸的遭遇,不是清白之身,夏朝的女人跟现代女人不一样,现代女人就算跟一个班的男人睡过,也不影响她没房不嫁,但在夏朝,女人一旦失贞,那就是终生的耻辱了,自惭形秽应该是寻霜一直不向他表白的主要原因。

    “山谷里有人。”寻霜说道。

    吴东方闻声回神,低头下望,只见此时二人已经到了种植罂粟的山谷上方。

    “循着山谷前往下游。”吴东方说道。

    说明了路径,吴东方将思绪再度移回了寻霜身上,他并不认为自己和寻霜能活着完成任务,能玉石俱焚就算很不错的结局了,在剩下的这四天里他不能再自我欺骗了,人家是个女人,漂亮高挑,有前有后,不能根据自己的需求自欺欺人的将人家定位成挚友和哥们。

    到了这个时候,娶了寻霜是不可能的,睡了也不可能,一是冥月和辛童的死对他打击很大,挫的他没有任何的欲望。二来冥月和辛童不在了,这时候他给寻霜开门,寻霜可能会误会他,认为是二人不在了才轮到她。

    在目前的这种情况下,想给个交代已经不可能了,只能给予适当的回应,得让寻霜知道他心里什么都明白。

    虽然付出者并不求回报,但付出了,对方心里明白是一回事儿。付出了,对方完全不明白又是另外一回事儿。后者是很伤人的。

    回应是必须要给的,但回应的尺度和方法不好拿捏,而且还得遵循一个原则,那就是必须让寻霜知道他没接受她不是介意她的过去,而是她一直没有采取行动。

    目前有两条路可以走,一是直接跟寻霜明说,干脆利索快,但这么多年下来寻霜表现出的孤冷已经成了她自我保护的甲壳,脱掉这副甲壳她可能会失去方寸,变的不知所措,甚至不知该如何面对他。

    还有一条路是在剩下的四天时间里寻找一个合适的机会,顺理成章的露出一点话风,都是聪明人,没必要表现的太明显,有时候一个眼神,一句话就够了。

    南行两百里,吴东方改道向东,再行五十里,来到了疑似地点。

    如果时隔几百年,寻找起来还相对容易,但四千年太久了,很少有树木能够活过四千年,老树枯死,幼苗长大,树木的变化直接影响了直观的印象,而山上有树木覆盖,也很难摒除树木观察到山体。

    寻霜此前没有来过这里,吴东方只能自己回忆寻找。

    最初发现山洞的时候是个晚上,那次他刚刚解了尸毒,回金族查看情况,了解了金族的情况之后连夜离开,最初发现的是火光,他此时还记得发现火光时的方位和角度,便向北掠出十几里,拔高南望。

    将疑似区域缩小到了十里,吴东方开始搜索,他搜索的方法也很简单,直接延出金属灵气,感知周围的金属器物。

    令他没想到的是周围有大量的金属器物,以金属灵气吸附,百步之内飞来了大量的弹壳,这些弹壳都是老式弹壳,这说明在数十年前这里曾经发生过战争。

    发生过战争,自外部寻找入口的难度就增大了,半个小时之后吴东方停止了搜寻,回到树荫下喝水解渴。

    “你确定就在这片区域?”寻霜问道。

    “不会错的。”吴东方随口说道。

    “当加紧寻找。”寻霜说道。

    吴东方自包里找出面包撕开包装递给寻霜,“这么找不是办法,我先歇会儿,稍后我会直接把这座山分开。”

    寻霜点了点头,伸手接过了面包,除了肉类,水族还吃面食,面包跟四千年前的面饼很像,她也吃的习惯。

    土族天师都可以移山动岳,要将山峰一分为二对吴东方来说并不费事,他先前服下了红蛇的内丹,内丹并未完全转化为灵气,而是被其压制了一部分,只要灵气亏损,随时可以释放补充。

    简单的休息之后,吴东方寻找位置,捏诀作法,他并没有自山峰正中分裂,而是自阳麓的山腰南北分离。

    地动山摇自然不可避免,周围的鸟兽受惊奔逃。

    两三分钟之后,高大的山峰一分为二,透过宽逾丈许的东西裂纹,吴东方在阳麓偏下的一处区域发现了一处偌大的洞口……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