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三百八十五章 恩就是债

    当年他被云平等人抓走,关在了夏都城西紫微法台所在的孤岛,之后他寻找机会逃出了那里,在逃亡途中曾经救下了一条红色的巨蟒。

    当时雷雨交加,那条巨蟒就缠绕在他所在大树的树干上,有寻求庇护之意,随后落下的几道闪电没有劈死巨蟒,但最后一道闪电击中了巨蟒的尾巴,雷雨停消之后,他见巨蟒瞎眼可怜,便以七月赠送的疗伤药物和地脂加以救治。

    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好多年,事发之后他从未想起,若不是那条巨蟒当时就是瞎子,此时他也不会想起还有这么一回事,这个年轻女子的腿是瘸的,想必是因为当年最后一道闪电劈坏了它的尾巴,这才导致它幻化人形之后肢体残疾。

    “我要走了,你多保重。”年轻女子转身欲行。

    “等等。”吴东方出言喊住了她。

    年轻女子停了下来,但她并未回头,她是瞎子,回不回头没什么意义。

    “我记得你。”吴东方说道。

    年轻女子闻声周身巨震,缓慢转身。

    “你是当年躲在我所在树下的那条红色巨蟒。”吴东方说道。

    “投胎转世不会留有前世记忆,你如何能够记得这些?”年轻女子愕然非常。

    “我没有投胎转世,那件事情是我亲身经历的,你的腿脚不方便,是不是跟当年被雷电击中有关?”吴东方问道。

    年轻女子没有立刻答话,愣了片刻冲吴东方侧蹲行礼,“救命恩重,请受拜礼。”

    吴东方移动不便,无法上前搀扶,只得急切说道,“不必如此,快快起身。”

    年轻女子礼毕直身,上前一步端起了地上的石臼,她虽然眼瞎,却是异类之身,能够闻嗅到自己血液的气味。

    “恩人伤势颇重,当早些服药。”年轻女子双手递送。

    “这如何使得?”吴东方犹豫不接,石臼里除了血液明显还添加了粉末一类东西,很是浓稠。

    “恩人昏迷之时已经服下两剂,这最后一剂尤为重要,早一刻服下药效就强上一分。”年轻女子说道。

    对方盛意拳拳,况且血流出来了也不能再送回去,吴东方只得伸手接过,仰头喝下。

    “这里面你放了什么?”吴东方疑惑发问,石臼里的药物入喉辛辣,如同吞火,但他之所以发问并不是因为药物难喝,而是在石臼的底部发现了一些金色的碎屑,他不确定这些碎屑是什么,却对碎屑的颜色非常熟悉,这种金色并不是纯黄,而是略微偏紫,这是金色内丹独有的颜色。

    “我不通岐黄,不会治伤,”年轻女子缓缓摇头,“我也无有长物可赠与恩人,唯有血液和这灵气结珠可愈伤疾表心意。”

    吴东方闻言大惊失色,“这是你的内丹?!”

    年轻女子点了点头,“恩人无需多想,此乃身外之物,我要它亦无用处,给了恩人,还可了却我一件心事。”

    吴东方瞠目结舌,不得接话,他是修行中人,自然知道失去了内丹对异类意味着什么,怪不得年轻女子急于离去,它已经失去了内丹,用不了多久就会现出原形,如果他不是本人而真是投胎转世的另外一个人,一定会被现出原形的红色巨蟒给吓到。

    在吴东方愕然之时,年轻女子再度说道,“异类气珠不得直接转予七窍人类,故此只得破碎中和,只是恩人不得全受好处,有些可惜。”

    “你别急着走,我有几个问题想问你。”吴东方说道,正如年轻女子所说,异类内丹除了含有灵气,还带有异类自身的气息,是不能被人类直接吞服的,只有以其他事物加以中和,方能消除对人类有害的异类气息,但如此一来内丹蕴含的灵气也会流失很多。

    “请恩人回房卧床,有话且问,我只可滞留半柱香。”年轻女子点头答应。

    吴东方点了点头,小心的挪回了东屋,年轻女子听他脚步不稳,有心上前搀扶,犹豫过后却并未伸手。

    吴东方躺回床上,年轻女子站在门边。

    “你修为精深,为何滞留人间不曾飞升?”吴东方问道,拥有金色内丹的异类都达到了飞升的条件,不飞升的原因有两个,一是她不想飞升,二是天界没有建立。

    年轻女子摇了摇头,“非我不想换骨飞升,而是自身福薄不得机缘,这些年不时有后辈腾云化龙,我亦羡慕的紧,多年之前曾请神相问,神明有言,我道行虽高,德操却不得圆满,自那之后我便戒荤食素,不伤生不害命,至今已有千年,却仍不被天庭纳受。”

    吴东方皱眉点头,根据年轻女子的话不难看出,此时天界已经建立,而且有了天庭。

    年轻女子又道,“我亦曾私下深省,之前虽有杀生,却是为了果腹活命,这些年我不曾涉足庙堂祸乱朝纲,亦不曾流连市井败坏伦常,唯独当年曾受恩人大恩,一直不得偿还,仙家有语,受恩如欠债,受恩越大,欠债越重,昨日得见恩人,当是天庭与我还债轻身的机会。”

    年轻女子说完,吴东方没有立刻接话,片刻过后方才出言发问,“这副药有什么效果?”

    “除了愈伤去疾,还可得灵气传授,恩人能活到现在当非常人,若恩人有心修仙问道,当可事半功倍。”年轻女子轻声说道,一言终了,又出言补充,“此乃上天与我了却承负的机缘,恩人大可安心,两相益处,不亏于我。”

    吴东方点了点头,在他离开的时候,三清祖师还处于圣诞初期,法术和能力很是低微,但在他途经阴间的时候,阴间的阴魂就与人间失去了联系,这是重辟阴间的表现,由此可见他们成长的极快。

    三清祖师自然不会忘记他,他们虽然无法对他提供直接的帮助,却可以提供间接帮助,阻止红蛇飞升可能就是他们有意为之。但是也不排除恩怨不了,不得飞升本来就是他们制定的天规,但不管是哪一种情况,红蛇的出现都成了转折的契机,因为他此时浑身发烫,服下的蛇血和内丹已经开始快速转化为火属灵气。

    “失去了内丹,你可能需要再修千年。”吴东方说道。拥有了金色内丹的异类,就算没有眼睛也能看清东西,此前年轻女子的种种虚弱表现都是失去了内丹所造成的后果。

    “难的是垦出田地,田地既开,耕种不难的,不需千年,八百年足矣。”年轻女子说道。

    “你叫什么名字?”吴东方问道。

    年轻女子摇了摇头,“这些年我少与他人接触,没有名字,我要走了,恩人安心修养,房中水瓮里储有清水,恩人若是口渴可自行取用,屋外有山猪一头,恩人若是饥饿,可自行炙烤,我灵气不续,再行滞留怕是会现出原形。”

    “当年你为什么会找我避雷?”吴东方问道。

    “恩人有正气发出,雷电只伤妖邪,不伤好人,恩人保重。”年轻女子说完转身出门,等到吴东方歪头西望,她已经走出了大门。

    吴东方歪身下地,挪到大门门口,只见南方三里之外是一片湿地草夼,此时是夏天,湿地里长着很高的水生植物,一道五尺宽窄的压痕正自草夼中疾速伸向八里外的江河。

    “多保重!”吴东方高声喊道。

    此时年轻女子,确切的说是红色巨蟒已经去得远了,没有听到他的呼喊,压痕快速穿过草夼,消失于江河。

    目送年轻女子消失,吴东方出门观察了周围的环境,他所在破庙的后面是一座山,前面是江河,周围没有村庄,位置很是隐秘。

    这处破庙可能是早年祭祀河神的野庙,院墙已经坍塌,年轻女子虽然住在这里却并没有对这里进行修缮,这么做也是无奈之举,如果修的太好,就会被人发现,现在没人的地方太少了,想不被人打扰就必须隐藏行踪。

    在门外左侧有一头野猪,目测有八十多斤,这是年轻女子事先为他准备的食物。

    简单的观察了周围的环境,吴东方回到了房间,此时服下的药物已经起效,浑身发热,异常口渴。

    喝水只能部分缓解不适,并不能完全消除痛苦,不过对于男人来说,除了砍头剁手,貌似也没什么身体上的痛苦能让男人哼哼唧唧,难受也只能忍着。

    药效的强烈程度远超吴东方想象,年轻女子所放蛇血可能是因为蛇血里含有地脂,有疗伤效果,但她可能忽视了毒蛇的内丹都是火属,蛇血自身也是火属,蛇血的加入加速了药力的释放,但同时也导致他的体温急速升高。

    凡事都有利弊两个方面,抱着水罐不停喝水的同时,他体内的灵气也在快速增长,这种灵气是火属灵气,他虽然经络闭塞,却没有忘记练气的法门,灵气盈满之后立刻加以引导,以火族的练气法门开始打通经络。

    体温的快速升高令吴东方承受着五脏俱焚的剧烈痛苦,但体内灵气源源不断的释放也令他异常兴奋,这种感觉就像有花不完的钱,有着雄厚的灵气支持,他需要做的就是尽快打通血脉,然后聚气冲关,恢复太玄修为……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