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三百八十一章 不归路

    确定了大致的位置,吴东方离开楼顶,打车前往那片区域。

    通过与出租车司机的交谈,他对那片区域的情况有了大概的了解,那里确实是一处城中村,前段时间旧城改造,要在那里建一处公用设施,但是有几户人家因为拆迁赔偿问题拒绝搬走,已经赖了半年多,由于工期临近,施工方只能一边施工,一边加紧与那几户人家交涉。

    了解了情况之后吴东方喜忧参半,喜的是那处城中村的其他地方已经开始挖掘搬移土方,钉子户的存在令那片区域免遭破坏。忧的是根据冥月留下的线索来看,费轩选定的藏身之处就在那几户人家的下方,要想开挖,必须设法让那几户钉子户搬走。

    到得地头儿,吴东方付钱下车,步行来到那几户民居近前,这里一共有五栋房子,其中两栋是三层小楼儿,另外两栋是二层,这些房子的主体与布局很不合理,一看就是自原有基础上仓促扩建过。

    房子周围有铁蒺藜围着,里面有几条藏獒,房顶上放着煤气罐,有的窗台上还摆放着不少大型烟花。

    “你是什么人,来这里干什么?”其中一户人家的窗户里探出一个人头。

    “我想跟你们谈谈。”吴东方说道,他其中一个包里装的是金银玉器,这些东西本身的价值已经超过千万,若是算上收藏价值肯定过亿。

    “没什么好谈的,快滚。”窗户里扔出了一个冒着烟的红色圆柱体。

    吴东方侧身避过,红色事物落地爆炸,砰砰两声,是个二踢脚。

    “你们想要多少?”吴东方问道。

    “少五百万免谈。”说话的是另外一户人家。

    “行,出来谈谈。”吴东方笑了笑,这种房子根本住不长久,抢建无非是为了多要赔偿,这五栋房子就算位置不错,总价值也不会超过两百万。

    “我有二百多平方,得六百万。”扔炮仗的中年人发话了。

    “你他妈当这里是北京啊。”吴东方一听直接怒了,他本以为五百万是五栋房子的价格,没想到是一栋,这不是维护自己的利益,这是狮子大开口,趁机勒索。

    “让高主任过来,我们不跟你谈。”二层小楼的楼顶站着一个膀大腰圆的中年妇女。

    吴东方皱眉未动,那个要六百万的点燃了一个大型烟花,斜对着吴东方,将烟花当成迫击炮来用,这东西虽然威力不大,却也有一定的杀伤力,吴东方无奈,只得快速避开。

    这周围除了这几乎人家,也没什么人,烟花轰隆轰隆的爆炸也没有引起施工人员的注意,类似的情况他们可能已经见过好多次了。

    到得安全区域,吴东方拿出香烟点上一支,皱眉思考此事该如何处理,这是一处县级市,房子根本没那么贵,最主要的是这里随后要建的是公用设施,与房地产开发所导致的拆迁有着本质区别,这些人趁机要挟勒索,很卑劣。

    他包里倒是有金银珠玉,但短时间内也无法折现,这些房子加在一起估计得要两千万,上哪儿去找识货又有现钱的收藏家。

    斟酌过后,吴东方向远处的施工现场走去,那里有挖掘机正在作业。

    “这里谁负责?”吴东方冲挖掘机司机高声喊道。

    “王队长不在,有什么事儿?”司机问道。

    “他就这么干工作的吗?”吴东方冲司机招了招手,“过去拆房子,我已经跟他们协商好了。”

    司机闻言疑惑的看着吴东方,吴东方瞪眼呵斥,“快点儿,把那台也给我调过去。”

    司机被吴东方唬住了,摁喇叭招呼不远处的另外一台挖掘机。

    吴东方喊完之后转身回返,再度来到那几栋房子近前,高声喊道,“我给你们三分钟离开房子。”

    吴东方的话招致了钉子户的嘲笑和谩骂,那喜欢扔炮仗的又朝他扔出了二踢脚。

    吴东方蹲身拉开两个背包其中一个,自其中拿出了冲锋枪,朝着其中一处楼顶上的煤气罐开了枪。

    一阵巨响过后,煤气罐所在在楼顶被炸出了一个大洞,巨大的气浪将其他房屋的门窗玻璃尽数震碎。

    “还有两分三十秒。”吴东方高声喊道,有句话叫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一说到强拆,众人都会认为是晸府欺负老百姓,其实拆迁分为两种情况,一是晸府公共设施征用,二是房地产开发征用,后者才有可能派流氓打手欺负老百姓,前者根本不敢也不会侵害百姓利益,反倒是有些刁民趁机为难晸府,对付善良群众可以说服教育,对于刁民泼妇,得来狠的。

    房子里的众人被剧烈的爆炸吓坏了,躲在楼里高声叫嚷,“警察杀人啦,警察开枪杀人啦。”

    见此情形,吴东方没有等上三分钟,直接提着冲锋枪踹开了临时加上的铁门,接连几枪将已经吓瘫了的藏獒打死,其实这几条狗对他构不成威胁,他之所以杀狗是为了立威,除此之外还有些恨屋及乌的心理,当日若不是那几条狗穷追不舍,饭桶也不会苏醒之后立刻作战。

    吴东方用手榴弹炸开了其中一户房屋的大门,拎着冲锋枪冲了进去,进去之后立刻开枪恐吓,房里的人被吓坏了,尖叫着往楼上跑,吴东方只得追上楼,“马上给我滚出去。”

    “我就不信你真敢开枪,你是警察,我们是老百姓,”一个腆着啤酒肚的中年男子色厉内荏的挪了上来,“你打,你打。”

    吴东方看了他一眼,垂下了冲锋枪。

    那中年男子见状甚是得意,但他刚想露出得意和轻蔑的笑容,吴东方已经自腰间抽出了手枪,朝着他的左胳膊就是一枪。

    “现在信了吗?”吴东方用枪指着对方的脑袋,逃亡途中他做了不少错事,但都控制在一定的限度之内,这一枪性质很严重,不但打掉了他的军籍,还将他打成了罪犯,军人是有纪律的,绝不能冲老百姓开枪。

    “啊!”啤酒肚的婆娘尖叫着跑了出去。

    啤酒肚何曾见过这种场面,浑身筛糠,裤脚流水。

    “滚!”吴东方扬了扬手枪,后者抱着受伤的胳膊,屁滚尿流的滚下了楼。

    吴东方自各处房间里转了一圈,确定没有其他人,这才下楼出门,前往另外一家。

    不等他扔出手榴弹,二楼就有人高声叫嚷,“别开枪,我们投降。”

    “快滚,都滚。”吴东方对天鸣枪。

    对付觉悟不高的良民要靠说服教育,对付这种品德有问题的钉子户就得简单粗暴。

    将刁民撵出来之后,吴东方扭头南望,只见两台挖掘机停在南面百米之外,两个挖掘机司机已经自挖掘机里跳了下来,没命的往南跑,他们不是傻子,又是炸煤气罐又是扔手榴弹,这绝不是官方的办事风格。

    眼见挖掘机司机跑了,吴东方只得将自房里跑出来的人追了回来,命他们留在原地。

    “你,去医院。”吴东方放走了那个中枪的啤酒肚。

    “老实坐着,我不会伤害你们。”吴东方冲众人说道,这些人里不但有成年男女,还有老弱妇孺。

    枪支对普通人有着巨大的震慑力,根本没人敢反抗,吴东方环视左右,确定两里之内没有适合狙击手隐藏的位置,便蹲下身,拉开了装有金银珠宝的那个袋子。

    问明户主,将里面的东西分成了不等的五份,“这些东西足够补偿你们的损失,收好。”

    “你究竟是什么人?”一个年轻女子出言问道。

    吴东方歪头看了此人一眼,这个女人年纪在二十出头,眼睛挺大。面临危险时才能看出一个人是不是真的勇敢,很多平时咋咋呼呼的男人到了关键时刻还不如一个女人。

    “你想把我们怎么样?”女人又问。

    “不怎么样。”吴东方将另外一个包里的几个弹匣放到了身上,自包里拿出一个面包张口咬嚼。

    “偷棵白菜,也犯不着用炮轰吧?”年轻女人试图缓和紧张气氛。

    “菜地下面有我需要的东西。”吴东方随口说道,先前的一枪已经将他的后路断了,但他并不后悔,因为他想象不到半个月后神女和玄女出现在人间,人间会变成一副怎样的情景。

    “我们的房子下面有你需要的东西?”女人好奇的问道,她已经确定吴东方不是坏人,因为坏人不会分这么多金银珠宝给他们。

    吴东方没有接她话茬,而是冲其他人问道,“你们盖房子时地基挖了多深?”

    “不到一米。”有人接话。

    吴东方点了点头,地基的深浅取决于地面的坚硬程度,如果地面够硬,甚至不需要挖地基就可以直接盖房子。

    这片区域的地面很硬就对了,因为这里在四千年前生长着一株五抱粗细的巨大铁桦,这是目前已知最硬的树木,费轩将铁桦树干移走,藏身于铁桦根部,离地面一丈左右。

    吴东方吃过面包又喝了点水,随后点上了一支香烟,抽到一半的时候警察来了,穿着防弹衣,戴着头盔,自五十米外停车喊话,无非是放下武器那一套。

    吴东方没搭理他们,这些只是普通警察,随后更高级别的警官和武警会赶过来,他现在属于武装犯罪,又开枪打伤了人,性质严重了。

    又过了十五分钟,大官儿来了,这家伙还算懂事儿,没说废话,先问吴东方有什么要求。

    “把挖掘机司机叫回来,把这几栋房子拆了。”吴东方高声回应。

    由于吴东方这个要求虽然奇怪,却没有什么危害性,大官儿同意了,但要求吴东方释放一半的人质,吴东方将那些想抢先离开的人留下,放走了那些没说话的,这是他办事儿的风格,不让好人吃亏,不让坏人占便宜。

    挖掘机司机担心挨枪子,不敢回来,只能等武警部队里会操作挖掘机的人过来。

    半个小时之后开挖掘机的人来了,包围他的武警也来了,由于不想激化矛盾,武警只包围,没突击。

    两台挖掘机同时作业,几栋房子很快就抓倒移走。

    “吴中尉,现在回头还来得及。”喊话的是三级警督,也就是市公安局的局长。

    吴东方闻言歪头西望,对方知道了他的姓氏和军衔,说明对方已经掌握了他的情况,但他并没有收手的打算,自他开枪的那一刻起,他就已经回不了头了。

    一瞥之后,吴东方收回了视线,冲司机喊道,“清完垃圾往下挖,挖三米……”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