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三百八十章 恶行

    离开辛家寨时是晚上十点多,到得村道与省道的岔口处,吴东方停了下来,自车上坐了十多分钟,随后发动车子,驶向高速路口。

    先前的十多分钟他在考虑还有没有必要去寻找费轩和寻霜,辛童的修为和费轩寻霜相仿,她提前苏醒了六百年,费轩和寻霜二人也熬不到现在。

    明知二人希望渺茫,他还是决定前去寻找,这是他回到现代的意义,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上了高速,吴东方将目的地设为山东一处内陆城市,那里在四千年前是木族的都城,费轩选定的藏身之处就在那片区域,至于具体位置得赶过去寻找确定。

    全国的高速路大部分都是连着的,上了高速吴东方就没下去过,吃饭休息全在服务区。

    第三天中午,吴东方拐进了一处高速服务区,下车去了趟厕所,从厕所出来时发现两个年轻人站在他所驾驶的汽车旁边,正遮光探头往车里打量。

    这两个年轻人年纪在三十岁上下,穿的是便装,虽然穿着便装,他一眼就能看出这两个人不是地方上的闲散人员,二人的发型中规中矩,夹克里的衬衣是适合打领带的款式,举止没有地方青年的痞气,反而显得有些拘谨和紧张。

    在吴东方皱眉打量二人之际,其中一个年轻人抬头看到了他,二人的视线一经接触,吴东方立刻自对方的眼神里发现了异样,这是一种掺杂着兴奋和紧张而又强行克制故作镇定的眼神。

    “看什么?”吴东方高声喝问。

    “这车得八十多万吧?”其中一名年轻人笑问。

    “差不多。”吴东方走向厕所旁边的商场。

    他已经猜到二人可能是调查组的眼线,进了商场之后在挑选食品的同时以眼角余光看向窗外,只见二人已经离开了车子,其中一人在打电话,另外一人在抽烟。

    吴东方拿了几个面包走到门口结账,“请问下一个出口离这里有多远?”。

    “六十公里。”售货员说道。

    吴东方点了点头,这条路上车辆不多,六十公里有二十分钟就能跑到,二十分钟之内对方来不及布防设卡。

    确定了这一点,吴东方拿着面包回到了车上,上车之后降下副驾驶位置的玻璃,冲不远处那个正在抽烟的年轻人招了招手。

    后者愣了一愣,捏着香烟走了过来。

    吴东方歪身看着走到车旁的年轻人,“回去跟你们胡处长说,我不会做任何有损国家利益的事情,你们不要再试图抓我,不然就是逼我杀人。”

    年轻人闻言愕然瞠目。

    “接着。”吴东方扔出了一枚手榴弹。

    年轻人下意识的接住了手榴弹,等到看清是枚手榴弹之后一蹦三尺,扔掉手榴弹连滚带爬的跑走。

    吴东方关上车窗,驱车离开,二十分钟之内赶到最近的出口,下了高速之后换了另外一副车牌,自省道继续向东。

    在驾车的同时,吴东方暗自斟酌先前扔出手榴弹的利弊,那枚手榴弹他没拉弦,旨在让对方明白他不想伤人,但此举也在无形之中暴露了他随身带有枪支弹药,对方可能由此将他列为更加危险的极端分子,加强追捕的力度。

    他的担心在傍晚时分得到了验证,前方两里之外有警察设卡,对过往车辆及其驾驶员进行搜查和盘问,根据盘问力度来看不像例行检查。

    在这两里的距离内有两条岔道,不过吴东方并没有拐上岔道加以躲避,而是直接加速冲卡,他要以此判断调查组对他的定性。

    冲过去之后,警察开始追赶。

    吴东方放慢车速,等对方追至,其中一辆车的车玻璃降了下来,一名警员自车窗里伸出头来,手里拿着手枪。

    吴东方也降下了车窗,反手又扔了一枚手榴弹过去,手榴弹直接扔进了对方车里,后者吓的急忙刹车逃离。

    这枚手榴弹也没拉弦,自然不会爆炸,作用还是警告和表明自己的态度。

    不过对方既然配枪了,由此就可以看出调查组的态度了,他们不会特事特办,也不会网开一面,他们会加紧对他进行追捕。这也符合当差的人的行事风格,他们不会将国家安全寄托在个人的品行上。

    如果弃车逃离,他有把握甩掉追兵,但他并没有那么干,时间不够了,容不得他耽搁。此外他现在万念俱灰,对自身安全也不是非常在意了。

    一声枪响打断了吴东方的思绪,自后视镜里可以看到另外一辆汽车自后面跟了上来,有人探身出来,正在冲他所驾驶的汽车开枪。

    “警匪片看多了吧。”吴东方撇嘴冷笑,对方瞄的是他的车轮,不问可知是想打爆他的轮胎,但对方用的是六四手枪,威力太小,别说三十米外,就是十米之内开枪,六四也打不爆轮胎。

    眼见对方穷追不舍,吴东方向右猛打方向,紧接着一个急刹车,对方见状也急忙刹车,但他们开的是普通轿车,刹车距离很长,超过了吴东方所驾驶的汽车,吴东方拿出步枪开门下车,一个点射将对方轮胎打爆,转而走向那个因为急刹车而被甩出车窗跌的七荤八素的警员,在其回神之前抢下了他手里的手枪。

    “你是来给我送手枪的?”吴东方笑问。

    对方没有答话,而是挣扎着试图爬起。

    吴东方回身看向司机,车里的司机见吴东方看他,下意思的举起了双手,但举起双手之后可能想到了自己的身份,又急忙将双手放下。

    “别再追了,再追就不是打轮胎了,你们应该知道我是谁,想抓我立功难度很大,立功固然重要,但不值得拿命换。”吴东方回到车上,关门驶离。

    此时距目的地还有一千多公里,而他所驾驶的汽车已经暴露了,就算能够更换车牌也躲不过追堵和盘查。不过他并没有换车的打算,原因很简单,这车动力好,不管是冲卡还是逃离都很好用。

    夜幕彻底降临之前,吴东方进入市区住进了高档宾馆,按照惯性思维,罪犯在面临追捕时都会选择往山区或者隐蔽的地方跑,他就是要反其道而行之。

    越是高档的宾馆,进行全面检查的可能性越低,而且高档宾馆通常楼层很高,居高临下也便于观察情况。

    进门之后发现门里的地毯上有几张小卡片,上面印着什么纯情学生妹,是召嫖的,房间里有电话,吴东方打通了卡片上的电话,对方问了地址和房间号,十多分钟之后有人敲门。

    一个女人,三十左右,浓妆艳抹,穿着短裙。

    “你是学生?”吴东方开门。

    “对呀,在校大学生。”对方嗲声嗲气的卖弄风骚。

    “你是在校博士后吧?”吴东方撇嘴歪头。

    “我比较成熟。”女人关上房门贴了上来。

    “熟过头了吧。”吴东方推开了对方。

    女人受到了讥讽,恼羞成怒,“快餐五百,全套一千,包夜一千五,给钱。”

    吴东方数了三千扔给对方,“晚上别走了,多的赏你。”

    有句话叫女表子无情,戏子无义,这类女人经历的太多,良心早就坏了,唯利是图,对她们来说谁钱多谁就是最可爱的人。

    吴东方没给她表达爱意的机会,“我现在没心情,等我酝酿酝酿情绪。”

    女人浪笑了两声,去浴室洗澡去了。

    在女人洗澡的时候,吴东方来到窗前,女人到来之前他一直在窗前查看下面的停车场的情况,这个女人是由一辆黑色轿车送来的,此时那辆黑色轿车仍然停在楼下。

    像她们这种人都是由组织的,单蹦儿不安全,出来做皮肉生意,都会有人跟着,以免她们遇到危险,而这一点也正是吴东方所需要的。

    有任何的风吹草动,送这个女人来的人都会上来通知她,而他也可以得到消息及早应对,能跑最好,跑不掉还可以拿这个女人当人质。

    眼见吴东方酝酿情绪酝酿得睡着了,女人有点纳闷儿,但拿了那么多钱,不干点啥她也过意不去。

    骚扰了两回,都被吴东方不耐烦的推开,女人又恼羞成怒了,“不干也不退钱!”

    吴东方没理睬对方,翻身继续睡。

    天亮之前,吴东方睡够了,喊醒了女人,“走,出去吃个早餐。”

    女人不疑有他,跟着吴东方下了楼,一看是他开的是好车,更加认为遇到了大头螃蟹,换了一副嘴脸,柔声细气儿的探他的底。

    苦肉计和美人计是她们常用的两个计策,通常是说自己不幸的遭遇,再就是表现出温柔和体贴。

    吴东方从不认为女人是温柔和体贴的代名词,女人有的是,但温柔体贴的女人很少,就像男人有的是,但坚毅负责的男人很少一个道理,听了就是听了,不当真。

    离开市区,女人慌了,想下车,吴东方自然不会让她下去,车开的飞快,她也不敢跳。

    这家伙是他的护身符,不过这个护身符最终没派上用场,最后的几百公里他没遇到盘查的关卡,到得目的地之后背着两个背包下了车,将车钥匙扔给女人,“汽车送你了。”

    “真的?”女人被突如其来的幸福砸懵了。

    “真的。”吴东方头也不回。

    这处城市是个县级市,吴东方坐上出租车去了城里最高的建筑,自楼顶居高临下观察周围的地形地势。

    县级市的开发力度不是很大,建筑多集中在平坦区域,城中那些山峰尚在,并没有被挖掘移平。

    费轩的藏身之处没有选在山上,而是选于平地,以近处的四座山峰为参照物,在四座山峰的正中。

    在四座山峰目前都在,左上与右下,右上与左下,彼此交叉,目测定位,大致可以看出费轩藏身之处位于城池中心偏东的一处城中村,那处城中村眼下好像正在拆除重建,为数不多的几处房屋就坐落在交叉的那个点上……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