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三百七十九章 族谱

    这张族谱粘裱过好多次,是有年头的东西,并不是近些年修订整理的,当年修订族谱的人称呼辛童为太祖母也并不表示自辛童开始到现在只传了七代。

    村长向老人们介绍了吴东方,老人们一听他是上级派来搞扶持的干部,都有些紧张,唯恐说错话把扶持给弄没了。

    吴东方是军官出身,在夏朝又是五族圣巫,他不笑的时候很有威严,他不说话,一屋子人没一个敢说话。

    现代人对于宗族观念已经不似古人那么强烈了,对族谱也不似古人那么看重,族谱上只记载了十一代子嗣和后人,随后便没有继续添加增补。

    这张族谱与其他族谱有个很大的不同,寻常族谱都会将男性祖宗放在前面,女性祖宗写于后面,但这张族谱上压根儿就没有太祖,只有太祖母辛氏。

    除此之外还有一点,那就是正常情况下晚辈后人都应该随男性祖宗的姓氏,但辛氏后人却随了辛童的姓氏。

    太祖母辛氏的下面有三个二代后人,这三个二代后人也都是女性,撰写族谱的人尊称她们为烈祖母,这三个女人都有自己的丈夫,但她们丈夫的名字都在她们的名字之后,这说明她们的丈夫都是入赘过来的。

    入赘过来的男人地位较低,所生的孩子会随母亲姓氏,这三对夫妻都有不少后人,随着时间的推移,后人越来越多,逐渐形成了辛氏宗族。

    吴东方皱眉查看族谱,久久不语,他当年离开的时候曾经与辛童有过夫妻之实,在他离开之后,辛童等人西去了半年多,回来之后又等了三个月才各自沉睡,前后九个月,如果辛童珠胎暗结冥月等人不可能不知道,由此可见这个村里的人并不是他和辛童的后代,辛童下面的三个女人应该是她收养的三个养女。

    族谱上关于辛童的记载很少,甚至不曾留下名字,二代的有名字,三代后人不但有名字,还有生卒年月,根据三代后人的生卒年月往上追逆,可以判断出辛童苏醒的大致年月,辛童苏醒的时间比冥月晚了六十到八十年,她苏醒的时候应该是元末明初。

    与冥月的故意减少药量提前苏醒不同,辛童没有提前苏醒的动机,也就是说她的提前苏醒完全是因为费轩用药不准造成的。

    辛童和费轩等人都是太玄修为,灵气修为的高低会直接影响用药的剂量,同为太玄修为的三人用药剂量应该是相同的,辛童提前苏醒了六百年,寻霜和费轩也不可能熬到六百年后的今天。

    想到这些,吴东方的脸色越发难看,那些被召集过来的老人见他如此严肃,更是不敢随意说话,坐在队部的长条椅子上紧张的等他开腔。

    吴东方没有急于说话,而是继续审视手里的族谱,在第五和第六代族人里出过两个官员,都是司天监监正。

    司天监是个掌管历法以及天文星相的机构,这里面的人都是对玄学有一定研究的人,辛氏后人能进入司天监任职,说明他们是懂得法术的,而监正是司天监里的主事人,由此可见辛氏后人对法术的修行和领悟有着很深的造诣。

    第六代族人里的那个监正只活了不到三十岁,怎么死的没有记录,正常情况下有法术的人都不会短寿,至少不会早亡,此人身为司天监监正,死的这么早,不排除遇害的可能。

    通过对这张族谱的推敲和审阅,可以还原辛童苏醒之后的部分景象,辛童苏醒之后发现自己早于约定时间苏醒,心中的紧张和绝望可想而知,但她和费轩寻霜都不知道对方藏身何处,在发现自己孤身一人活在了一个她完全陌生的环境之后,辛童做出了一个决定,收养女婴,将法术传下去。

    辛童之所以这么做,为的是有朝一日他找了过来,哪怕她不在了,她收养的那些女婴或她们的后代能够代替她做完她不曾做完的事情。

    辛童的这种想法是好的,但她忽视了一点,那就是后人有可能违背她的遗嘱,利用法术去做一些他们自己想做的事情,也正是因为外界知道了他们拥有法术,所以才会邀请他们去朝中做官,他们答应出山其实已经违背了辛童传下法术的初衷。

    如果他们遵从祖训,或许能够等到他的到来,但他们违背了祖训,出山为官,此举为他们招致了不必要的麻烦,也造成了法术的失传。

    良久过后,吴东方放下了族谱,出言说道,“上级有关部门想在咱们这片区域开发一些旅游项目,有一定的资金扶持,今天请大家过来是想了解一下咱们村的历史背景。”

    吴东方说的比较正统,老人们听的有些糊涂,村长负责以通俗的语言加以解释,当老人们知道所谓的历史背景就是讲与村子有关的故事时,有人打开了话匣子。

    说话的是个老头儿,是村长他爹,也曾经当过村干部,在村里算是个比较有见识的人,此人虽然年纪大,脑子却不糊涂,说话很有条理,从古时候说起,一直说到现在。

    老人所说的情况跟他的猜测和推断基本吻合,很久以前村子里的确有人会法术,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到了明清时期他们的法术就逐渐失传了,只剩下一些粗浅的皮毛。

    到了建国初期,全国开展破四旧运动,祠堂被烧掉了,供奉在祠堂里的祖宗像也被红卫兵毁掉了,老庙祝被抓起来挂上牛鬼蛇神的牌子游街批斗,最后也给斗死了。

    老庙祝死后,连粗浅的皮毛也彻底失传了,被毁的祠堂在后来被改造成了氨水站,没用几年也废弃了。

    此时除了一些传说,什么实物也没有留下,辛氏祠堂里原本供奉的是火神娘娘,也就是辛家寨的祖宗,由于传说火神娘娘有神通,就被定为了封建迷信,而毁掉祠堂的不是别人,正是辛家寨的晚辈后生,在毁掉祠堂之后他们还想挖开火神娘娘的坟,最后被村里的老人阻止了,因为此事,一个老人还在愤怒之下失手打死了自己的儿子,这件事情村里上了岁数的人都知道。

    为了避免祖坟被后生毁坏,村里的老人平掉了坟头,村里人都知道火神娘娘的坟就在氨水站北面的山上,却已经没人能够指出具体在什么位置了。

    老人讲述的时候吴东方一直在暗暗叹气,当年的破四旧运动对中国传统文化的打击几乎是毁灭性的,一群自以为正义凛然的年轻人,响应国家号召,将一切不能以科学解释的事情定性为封建迷信并大刀阔斧的进行消灭,其实这是修养不足,学识浅薄的一种体现,也是可恶的偏执和愚蠢的自以为是。

    除了这些,老人还讲说了其他一些事情,吴东方对此并不感兴趣,但也不能不听,等村长他爹说完,其他人才有机会开口,这些人说的也都是故事性质的,大部分没用,但也有有用的,是关于辛斛的,辛斛就是第五代族人里担当司天监监正的那个人,朝廷知道他有神通,就派人来请他,辛斛一开始拒绝了朝廷的召请,但朝廷并不甘心,先后派了三个人来请,有点三顾茅庐的味道,直到第三个人来请,辛斛才勉强答应,辛斛年老归乡之后有同辈老人问及此事,他说出了真相,他当年之所以不愿出去是因为火神娘娘有训示留下,除非来人说出她的姓名,否则不接受任何人的召请。而他之所以出山是因为朝廷已经请了三次,再不出去就会惹怒朝廷,有可能为族人招致杀身之祸。

    “你们知不知道你们的火神娘娘叫什么名字?”吴东方看向那个说话的老太太。

    “只有老辈儿住在庙上的人知道,我们也问得,哪个告诉你哟?”老太太摇了摇头。

    吴东方没有再问,拿过背包拉开了拉链,自其中拿出十几件黄金饰品,起身分赠众人,“时候不早了,我要走了,每人一件,给大家留作纪念。”

    “领导,扶持的事儿?”村长凑了过来。

    “对不起,我骗了你,我不是旅游局的领导,我来这里也不是考察项目,我是来找人的。”吴东方背起了背包。

    村长一听勃然大怒,但他还没来得及发作,已经有人发出了惊呼,“咬得动,是金子喏。”

    农村人鉴别黄金都是用牙咬,村长一听顾不得拉扯吴东方,将自己分到的金钗送到嘴边,张嘴就咬,在确定真是黄金之后疑惑的问道,“你究竟是什么人,来这里找谁?”

    吴东方此时已经走到了门口,闻声并未回头,“找我的妻子。”

    “你的老婆是哪个?”村长追问。

    吴东方没有说话,快步出门,回到村口驱车离开。

    当痛到一定程度,再痛也感觉不到痛了,他不敢去想辛童苏醒之后的心情,辛童休眠时不过十九岁,虽然比冥月小了十几岁,她做的事情与冥月却是一样的,竭尽全力助他成事,重情痴心孤独终老……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