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三百七十七章 亲友

    眼见饭桶没有动静,吴东方心中生出了浓重的不祥,伸出手指凑近饭桶鼻端,自饭桶鼻端停留了十几秒后又伸手摸向饭桶腋下,又是十几秒,他放下了手里的陶罐,自饭桶旁边坐了下来,自衣兜里摸出烟盒,抽出一支香烟默默点燃。

    吴东方以左手夹着香烟,以右手抚摸着饭桶的脑袋,饭桶的呼吸和心跳已经停止,先前他忙着熬药,没有注意到饭桶是什么时候断气的,也没有想到饭桶先前的清醒是临死前的回光返照。

    不管是人还是动物,回光返照的情况一旦出现就必死无疑,哪怕他及时察觉并喂饭桶喝下参汤也无济于事,退一步说就算他在饭桶出现回光返照之前喂下了参汤,饭桶也活不了多久,它太老了,已经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对他来说饭桶并不是坐骑那么简单,事实上他从未骑乘过饭桶,饭桶是他一手带大的,一直以来饭桶在他心里都是儿子一样的存在,饭桶很不幸,它生命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沉睡中度过的,直到临终的那一刻它都不知道自己要死了,还惦记着养足力气跟他并肩作战。

    在夏朝的那些年他做了很多事情,但饭桶只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等他,他有冥月和王爷等人,但饭桶只有他自己,他是饭桶生命的全部,是饭桶活着的意义。

    饭桶又是幸运的,经过了漫长的等待之后终于等到了他,做了一件它非常自豪的事情,在他需要它的时候出现在他身边。在他的陪伴下,在温馨的梦境里,随着它的母亲去了。

    吴东方没有掉泪,这不是他强忍的结果,而是他哭不出来,他感觉堵得慌,胸腔里就像被人塞进了一个铅球,很重,很堵。

    良久过后,吴东方站了起来,木然的走向山洞东侧,那里还有另外一个沉重的打击等着他。

    擦去石棺棺盖上的灰土,上面的字迹彻底显现,这是冥月留给他的一封信,共有五段,刻于不同时期,第一段冥月讲述的是他离开之后发生的事情,费轩等人前去帮助古巴比伦对抗古埃及,历时半年击败对手并带回了最后一个圆盘。回来之后费轩为四人配比了药物,由于尸参被采下之后必须尽快使用,费轩辛童寻霜三人便在百日之内找到了合适的藏身之处,在沉睡之前将各自藏身的位置告诉了冥月。

    冥月和饭桶沉睡的时候冥战尚未造出金甲巨人,冥月沉睡之前与冥战议定,如果冥战造出了金甲巨人,会将其存放在灵山附近,并在那里留下记号。

    以上是第一段的内容,冥月提到了饭桶,却没提到帮助饭桶沉睡的药物是怎么来的,在他离开之前,冥月曾建议让饭桶也吞服尸参,但这一建议被他否决了,原因是其他人也有坐骑,不能厚此薄彼。

    现在看来冥月并没有遵从他的叮嘱,而是让饭桶吞服了药物。由于千日酒是冥月保管的,所以配药很可能在金族进行,费轩等人带走了各自所需的药量,剩下的就留在了金族。

    冥月既然给饭桶喂药,说明她从侧面请教过费轩,确定饭桶也可以通过服药进入休眠状态,此外还旁敲侧击的询问了所需药量,只有确定这些,冥月才敢给饭桶喂药。

    第二段记录的是冥月苏醒之后的情况,主要是冥月自身的感觉以及沉睡对修为的影响,在这一段里冥月并没有提起为什么会提前苏醒,也没有对提前苏醒表现出惊讶,这说明她很可能知道自己会提前苏醒,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如此一来问题就很清楚了,冥月将原本属于自己的那些药物均给了饭桶一部分,以确保饭桶能够挨到四千年后。

    冥月做出这样的决定符合她的性格,冥月很理智,在她看来饭桶活下来对他的帮助会更大。事实证明她的决定是正确的,因为冥月苏醒之后经络严重闭塞,修为大幅下降,由太初直降上玄。

    第三段内容是寻找费轩等人的大致经过,到得此时吴东方才明白冥月将药物分给饭桶除了保住饭桶还有另外一个目的,冥月担心四千年后地形地势会发生巨大改变,四千年前的线索会彻底消失,所以故意中途苏醒,然后根据沉睡之前的线索加以寻找,从中传递中转,确保他在四千年后还能找到费轩等人。

    第四段内容字数最多,内容主要是冥月苏醒之后的一些见闻,去过什么风景秀丽的地方,遇到过什么有意思的事情,冥月苏醒的时候是元朝,冥月对元朝和夏朝进行了比较,对风土人情进行了细致的记录。

    第五段字数最少,只有寥寥数语,说的是自己寿终之期,冥月苏醒之后又活了三十多年,六十六岁寿终,在最后有一句词,‘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这是冥月借用宋词来形容二人的感情,表达的是冥月知足的心理,但吴东方看在眼里却无比悲痛,其实表达自己很满足并不是冥月的主要目的,冥月的最终目的是安慰他,让他别难过。

    五段留言,不少于两千字,其中没有任何思念和表达孤独的词汇,但这并不表示冥月不孤独,一个人生活在完全陌生的环境中,没有亲人和朋友,形单影只,独居山野三十多年,这其中的悲苦只有冥月自己能够体会,但冥月只字未提,更多的是讲述她遇到的有意思的事情,看到的美丽的风景,冥月这么做目的只有一个,还在是安慰他。

    自己承受着彻骨思念和无尽孤独的同时还想方设法安慰自己的丈夫,这就是冥月的心胸,这就是大家闺秀的格局。

    除了悲伤,堵得慌是吴东方此时最强烈的感觉,胸口很沉重,很压抑,连呼吸都变的非常困难。

    看完棺盖上的字,吴东方自石棺旁边坐了下来,此时他满脑子都是冥月一个人住在山里的情景,等待和寻找是悲苦的,但更悲苦的是无从等待无从寻找,冥月的等待是毫无希望的,因为她很清楚在自己的有生之年等不到他,也很清楚不管去哪里寻找都找不到他。

    吴东方呼吸越来越困难,一阵剧烈的咳嗽之后,一口鲜血夺喉而出,再咳,又是一口,接连吐出两口鲜血,呼吸骤然顺畅,随着呼吸的顺畅,倒吸而入的一口凉气直透四肢百骸,浑身上下一片冰凉。

    呼吸顺畅之后,吴东方点上了一支香烟,他知道自己气急攻心已经伤了心肺,也知道吸烟会加重伤情,但他不在乎了,再怎么折腾,他也能活到正事办完的那一天,而那之后的事情他根本不去想,人都不是为自己活着的,当身边的亲友都死光了,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吴东方靠着石棺木然呆坐,手里的香烟他只抽了一口,此时香烟对于他已经起不到任何的慰藉作用,它的作用就是燃尽之后烧到手,将他的思绪自极度的悲伤之中拉回来。

    香烟燃尽之后,吴东方扔掉烟头站了起来,走到饭桶旁边,拿起了陶罐,将里面的参汤喝光,转而放下陶罐走出了山洞。

    随后半个小时他一直在收集木柴,他现在没有了灵气修为,带不走饭桶和冥月,而这处山洞也已经暴露了,他不允许外人碰触饭桶和冥月,他要将她们火化带走。

    收集了大量的木柴之后,吴东方抱起了饭桶,他本以为饭桶还能有两百斤,没想到它现在只剩下一个成年男人的重量,抱起饭桶的瞬间他再度吐血,他想起了当年捡到饭桶的情形,那时他就这样抱起了饭桶,而饭桶不懂事,还张嘴咬他。

    吴东方没敢放肆自己的情绪,深深呼吸之后抱着饭桶走出了山洞,将它放到了其中一堆木柴上。

    回到山洞,吴东方站在棺前久久未动,他不确定自己能不能承受住打开棺盖之后的沉重打击。

    如果可以,他绝不会打开棺盖,冥月也肯定不希望他这么做,但他没办法不开棺,失去修为之后他搬不动沉重的石棺。

    踌躇良久,吴东方鼓起勇气打开了棺盖,石棺里是一具骸骨,衣物已经腐坏,但石棺里遗留的饰品表明了主人的身份。

    在看到骸骨的瞬间,吴东方情绪失控,他没感觉失望,也没感觉恐怖,只有无限的亲切,他想抱起那具骸骨,却不知该从何下手。

    “冥月,我回来了。”吴东方伸手又缩手,缩了又伸。

    情绪一旦失控,犹如江河决堤,吴东方趴在棺边连声悲嚎,临走之前他曾与冥月约定,会带冥月了解他生活的年代,还曾幻想过冥月苏醒之后二人会有自己的孩子,但所有的一切都成了泡影,他开始后悔回到现代,三界不分关他什么事情,凭什么让他和他的亲友来承受这一切。

    具体过了多久吴东方并不清楚,等到回过神来,他将背包清空,将骸骨和饰品尽数捡进了背包,又离开山洞,自直升机里找回了另外一个背包,装了一包金银珠玉。

    枪支弹药带了少许,落日弓和乾坤弓就近掩埋,其他东西全部扔进柴堆,点火之前他将饭桶自柴堆上抱了下来扛在了肩上,“我不烧你,我带你们走……”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