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三百七十五章 金甲熊王

    他离开夏朝不过十几天,自然不会忘记这种他十分熟悉的感觉,在这种特殊的感觉出现的瞬间他就知道这是饭桶与他建立了心灵感应,但这种心灵感应非常的微弱,并不是饭桶主动建立,而是双方距离很近,而他失去了灵气修为之后七窍神府失去了防护,饭桶与他自动产生了微弱的感应。

    通过感应的强度可以发现饭桶此时并无自主意识,困乏和饥饿是它昏睡之时无意识的自我感受,说的直白一点就是饭桶还处于昏睡状态,由于昏睡时间太长,它此时非常疲惫也非常饥饿。

    此时直升机仍在上空盘旋,地面部队正在快速逼近,没有时间容他多想,趁重机枪更换弹链之际,将背包里的手榴弹向着不同方向扔出了五六枚。

    不等手榴弹尽数炸响,直升机已经转换了角度,位于机舱另外一侧的重机枪开始疯狂扫射,强大的火力将他再度压回了岩石后方。

    扔出的手榴弹先后炸响,远处传来了敌人的惨叫,手榴弹近距离炸响会给敌人造成很大的心理压力,短时间内他们会处于惊魂未定状态,但用不了多久他们就会回过神来,届时就会向他扔出手榴弹。

    缅甸地方武装虽然战斗力不如正规部队,但他们也懂得基本的战术配合,飞机上的重机枪一直在扫射,将他压在岩石后面,这么做的目的是防止他趁地面部队慌乱之际,自岩石后面探出头来,进行有目的的还击。

    “这些天你去了哪儿?”吴东方脑海里再次出现了饭桶的心灵感应,这次的感应相对清晰,但还是非常含混,就像沉睡许久的人被巨响和震动惊醒之后的发懵。

    吴东方此时正处于极度的紧张之中,重机枪的子弹打在岩石上溅起了大量的石屑,锋利的石屑不时会割到他,而远处的地面部队这时候正在高声呼喊着组织进攻,在这种情况下,他根本无暇分神对饭桶给予回应。

    “我好饿呀。”饭桶又传来了感应。

    心中有感,吴东方下意识的想到了饭桶沉睡了四千年,肚子里的食物早已经消耗一空,此时正处于极度虚弱的状态,绝不能召它出来作战。

    “你正在遭受攻击?”饭桶传来的感觉瞬时变的异常清晰,心灵感应是一方心里在想什么,另外一方全能知道,包括看到的和听到的,用现在的话说双方属于资源共享。

    “你不要出来……”吴东方想的是‘你不要出来,我先设法离开这里,等以后再来找你。’但跌落下来的一枚手榴弹打断了他的思维,想到一半便被动终止,快速抓过冒着烟儿的手榴弹反手扔向远处。

    这时直升机又在调整角度,吴东方趁机自背包里抓出几枚手榴弹,但不等他拧盖拉弦,又自远处扔来两枚手榴弹,吴东方顾不得多想,扔下手里的手榴弹,腾出手抓起扔走一枚,用脚踢飞一枚。

    其中一枚手榴弹自半空爆炸,弹体内部的铁片四散飞溅,其中一枚扎进了他的右腿。

    “你不要害怕,我马上出去!”饭桶传来的感应充满了愤怒。

    吴东方落地之后顾不得检查伤势,快速抓过手榴弹拉弦抛扔,抛出两枚之后远处飞来一枚弹头,打在青石上反射弹开,将其右臂刮出了一道深深的血口。

    此时吴东方感觉不到疼痛,他脑海里充斥着无尽的愤怒,这种愤怒不是他自身的愤怒,而是饭桶传来的感应,失去了灵气修为,他的神识不再似之前那么强大,主副关系发生了变化,饭桶的神识这时候占据了上风,对他的神识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感受到饭桶愤怒的同时,他也借着饭桶的眼睛看清了山洞里的情况,饭桶藏身的山洞并不大,只有两间房屋大小,饭桶位于西侧,在山洞的东侧有一具石质棺材和几口石箱,除此之外山洞里还有一些简单的生活器皿。

    不等他彻底看清细节,饭桶已经开始前冲,疾冲的同时饭桶传来了心灵感应,这种感应掺杂着多种感情,有对他正遭受围攻的愤怒,有马上就能再见到他的欢喜,还有几分被噪音和震动吵醒的起床气。

    伴随着轰隆巨响,大量黑石自山腰急滚而落,吴东方歪头上望,只见上方偏东数十米外的石壁上出现了一处圆形洞口,原本堵塞洞口的黑石已经被饭桶撞开,饭桶此时正站在洞口前肢离地,愤怒咆哮。

    见到饭桶的瞬间,吴东方呆住了,令他惊讶的不是随着饭桶的咆哮自其体外快速生出的金色甲片,而是饭桶身形的巨大变化,如果不是之前与饭桶建立了心灵感应,此时他绝对认不出站在洞口的是饭桶,他离开的时候饭桶已经成年,体重接近五百公斤,威武壮硕。但此时的饭桶已经瘦脱了相,完全是皮包骨头,瘦骨嶙峋,体重不会超过一百公斤。毛色也不再是光亮的黑白鲜明,而是整体发灰,白的不再白,黑的也不再黑,嘴角的胡须也变成了暗淡的灰黄色。

    如果说他离开时饭桶还是个热血青年,那此时的饭桶就是一个垂暮老人,身上毛色和嘴角胡须的变化说明饭桶在沉睡的这些年生机并没有彻底停滞,而是一直在缓慢衰老。

    饭桶并不知道在它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它甚至不知道自己这一觉睡了多久,此时的它心中满是疑惑,疑惑自己为什么催生护甲这么吃力,也疑惑在天上飞翔的大鸟儿样子为什么怪,还有吴东方为什么不施展法术杀掉那些试图攻击他的敌人。

    吴东方呆住的同时,围攻他的那些人也呆住了,包括飞机的飞行员和机上的机枪手,饭桶虽然极度消瘦,骨架却异常巨大,比寻常熊猫要大上三倍,足有黑熊两个大。毫无征兆的自山腰的山洞里冲出这么一个庞然大物已经令人惊讶,而且饭桶在咆哮的同时体外还快速生出了金色的护甲,这种诡异的情形完全超出了他们的理解能力。

    人和大部分动物都能发出叫声,但叫声与叫声不同,就算同为愤怒的叫声,也有本质的区别,饭桶发出的咆哮不是色厉内荏的恐吓,也不是炫耀武力的示威,它的咆哮虽然沉闷却有着极强的穿透力,犹如丧命钟,催命鼓,听到它咆哮的人想到的不是它想吓跑我,而是它要杀了我。

    饭桶的咆哮气息很长,每一声都持续五秒以上,一声刚止第二声紧随而至,如同不需换气,三声咆哮过后,体外已经生出了一层厚厚的金色甲片。

    太阳初升,饭桶体外的金甲在朝阳的照射下发出了奇异刺眼的光芒,如同金光罩体,仿佛天神临凡。

    金甲催生完成,饭桶立刻有了动作,纵身跃向吴东方,二十几丈一跃而至,径直落于吴东方赖以藏身的巨石上方。

    围攻吴东方的地面部队到得此时方才回过神来,高声叫嚷的同时举起枪冲着饭桶疯狂扫射。

    自各处射来的子弹对饭桶完全构不成威胁,饭桶没有理睬射在自己金甲上啷当急响的子弹,而是冲吴东方传来了心灵感应,“你病了吗?”

    “是的,快杀了他们,小心天上的大鸟儿。”吴东方急切的抓起冲锋枪,仰身冲着上方正在调整位置的直升机开了火,他没指望打下直升机,只是为了干扰它。

    “那个大鸟的样子很奇怪。”饭桶仰头上望,它虽然已经成了耄耋老人,却仍是少年心性,对新鲜事物充满好奇。

    “快冲进树林,杀掉他们。”吴东方急切催促,此时直升机已经调整好了角度,机枪手已经开始瞄准饭桶,必须尽快让饭桶离开目前所在的位置,重机枪的威力不是普通步枪所能比的,他不确定饭桶催生出的金甲能不能挡得住。

    察觉到吴东方发怒,饭桶不敢犹豫,纵身冲向下方人群,不等开枪的众人反应过来,它已经到得近前,落地之时扑倒一个,立身挥爪砸飞一个,回身再冲撞飞一个……

    饭桶的攻击方式以扑、咬、撞、拍为主,其中撞和拍用的更多,在撞和拍之间,它更喜欢起身挥爪将人拍死,这一动作有点像人类的打耳光,但它的一巴掌下去就不是面部红肿的问题了,饭桶的爪子也有护甲,让它拍中头就没了。

    在饭桶冲杀之时,直升机上的机枪手试图开枪射它,但饭桶移动速度很快,并不在同一位置停留,机枪手几轮扫射都没有打中它。

    在机枪手试图攻击饭桶的同时,吴东方得到了瞄准的机会,快速瞄准,将飞机右侧的机枪手打死,转而站起身,射击林中的敌人。

    此时林中的敌人已经被饭桶吓破了胆,开始四散逃命,而饭桶也并没有尾随追杀,杀掉十几人,冲散对方之后,往南跑去。

    “你干什么去?”吴东方急切询问。

    “我好饿呀,那里有吃的。”饭桶传来了感应,而它所盯着的东西吴东方也能看到,是先前被他击毙的那两条狗。

    “把天上的大鸟打下来,一定小心,别碰它的翅膀。”吴东方急切下令。

    饭桶闻声止步,仰头上望,确定了直升机所在位置之后纵身飞起,凌空借力,但它并没有攻击机身,而是直接搂向直升机的旋翼。

    不等吴东方阻止,饭桶已经将疾速旋转的机翼拍了下来,折断的旋翼并没能伤及饭桶,只是将它推了出去,饭桶凌空转身,再度折回,将另外一只已经歪斜却并未折断的旋翼拍断,也不管直升机上的人是死是活,撇了直升机,冲回地面,冲着那两条狗的尸体跑去。

    在饭桶奔跑的时候,吴东方注意到饭桶的右前肢不敢着地,这说明它先前逞能攻击旋翼,还是被疾速旋转的旋翼所伤。

    此时幸得不死的几个老缅已经逃走,吴东方开了两枪,打伤两个。受树木缓冲,直升机落地之后并没有爆炸,吴东方赶了过去,开枪打死了飞行员和另外一个机枪手。

    等他赶到饭桶所在位置时,饭桶并没有像他想象的那样在狼吞虎咽,而是一动不动的看着其中一条狗,这条狗的后脊已经皮开肉裂,很显然被饭桶撕咬过。

    “为什么不吃?”吴东方急切的问道。

    “我咽不下。”饭桶歪头看向吴东方。

    “你等一等,我去给你找点水。”吴东方转身向北跑去。

    等他拿了背包回来,饭桶身上的金甲已经消失,此时正靠着一棵大树,低头坐在树下。

    吴东方以敌人头盔充当水盆,倒了几瓶水进去,送到饭桶嘴边,“喝点水。”

    饭桶低头喝水,但也只喝了几口。

    吴东方更加担心,凝神与饭桶建立了心灵感应,饭桶此时的心情非常好,但它身体很不舒服,这种不舒服具体也说不上哪儿不舒服,也不是浑身都不舒服,而是一种极度疲惫和异常困倦,此前饭桶就有这种感觉,战斗过后,这种感觉加重了。

    察觉到吴东方与它建立了心灵感应,饭桶很兴奋,“这些天你去了哪里?”

    “我去了很远的地方。”吴东方将头盔再度凑向饭桶。

    饭桶本不想喝,但它又不好意思拒绝吴东方的好意,勉强又喝了一口,“你的衣服真奇怪。”

    “你感觉怎么样?”吴东方紧张的问道,虽然目前还不清楚饭桶为什么吃不下东西,但不能吃东西绝不是好兆头。

    “我没睡够,现在一点力气都没有,我最讨厌没睡够时别人吵醒我。”饭桶在吴东方面前总是有几分孩子气的

    “感知一下内丹的情况?”吴东方下令。

    “我的内丹哪儿去了?”饭桶慌了。

    吴东方闻言心中骤紧,饭桶的内丹不可能凭空消失,唯一的可能是在漫长的岁月中消耗殆尽,异类的内丹可以炼为补气丹药却不同于补气丹药,异类的内丹由其吸纳的外界灵气和其本命真元两部分组成,饭桶内丹消失,说明它的本命真元已经耗尽……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