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三百七十四章 熟悉的感觉

    “你说什么?”吴东方眉头再皱。

    “我们对铜柱和铜壳以及你们磨掉的铜屑都进行了化验,熔铸时间大约在六百八十年左右,并不是你说的四千年。”刘霖说道。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吴东方连连摇头。

    “数据的真实性你不用怀疑,就算有误差也不会超过六个月。”刘霖说的非常肯定。

    吴东方没有接话,铜柱是冥月埋下的,怎么会熔铸于六百年前。

    “吴队长,如果你真的没有欺骗我们,那就只有一种可能,那位负责传递信息给你的人在六百八十年前苏醒了。”刘霖说道。

    吴东方周身巨震,如遭雷击。

    刘霖并没有注意到吴东方的剧烈反应,而是继续说道,“这个人提前苏醒之后可能对三千年前的线索进行了修正和整理,以便于你在回到现代之后能够更快更准的找到其他人。”

    “谢谢,你快走吧。”吴东方冲刘霖摆了摆手,转而重新坐了下去。

    刘霖随后说了什么,什么时候走的他全不知道,此时他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冥月提前苏醒了,费轩等人在沉睡之前会将藏身之处告诉冥月,至于冥月会将线索藏于哪里他们并不清楚,因此能对线索进行修正的只有冥月自己。

    冥月提前苏醒自然不是她主动苏醒,而是出现了某种变故导致了她提前苏醒,最大的可能就是费轩配药时错误的计算了药效和药力,下药太轻。

    如果冥月真的于六百八十年前苏醒了,后果就是孤独的活在一个她完全陌生的世界里,没有亲人,没有朋友,孑然一身,孤独终老……

    他不敢继续往下想了,但有些事情不是不去想就不发生的,根据现有线索来看,冥月提前苏醒的可能性高达九成以上。

    将近七百年,这不是个小数目,费轩就算是个猪脑袋,估算药效也不会差这么多,难道是他忽视了冥月只有太初修为,而将为她配比的药物设定成了与他们三个太玄修为的人同等的量?不对,费轩不可能忽视这么重要的问题。

    难道是因为冥月只有太初修为,无法抵御尸参的毒性而减少了药量?也不对,费轩不可能不考虑到冥月的修为对药力的耐受能力,如果确定她撑不了四千年,压根儿就不会给她配药。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他不清楚,要想弄清楚事情的真相,就必须拿到埋在崖顶的备用线索。

    吴东方深深呼吸平息情绪,小心的摸到了敌人营地附近,藏在暗处,观察情况寻找机会。

    古语有云,关心则乱,事关冥月的安危,他不可能不紧张,此时他满脑子都是冥月自己孤独醒来,举目无亲的情景。

    由于不确定费轩配比药力遵循的是什么原则,也就无法确定出事的是冥月自己还是所有人都出事了,如果他们都在六百年前醒来,那还好一点,可以彼此作伴。如果分别苏醒于不同的年代,那就惨了,每个人都会在孤独和无奈中老去,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回不去属于自己的年代,也等不到要等的人。

    连吴东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此时的心情究竟有多乱,蚊子叮咬没有反应,烟头烧到手也不觉得痛。

    凌晨时分,吴东方平静了下来,这种平静不是真正的平静,而是一种痛到极致之后的麻木。五点半左右,他等到了要等的目标,一个拿着冲锋枪,腰里挂着手榴弹出来撒尿的老缅。

    近距离开枪,直接击毙,取下手榴弹往每个帐篷扔了一个,拿起冲锋枪趁敌人惊魂未定之际,变换位置,快速扫射,三个帐篷一共住了二十几个人,只要足够镇定,不浪费弹药,一个弹匣足够了。

    前后不超过一分钟,战斗结束,调成点射,有没死的再补一枪,自尸体上寻找弹匣和手榴弹,以背包背上,提着一把冲锋枪快速冲向崖顶。

    在先前的战斗中,他的脑子并不是非常清醒,他依靠的是丰富的作战经验,凭借的是多年养成的惯性。

    由于背负着五六个弹夹和十几只手榴弹,他的移动速度受到了影响,但他此时失去了灵气修为,只能依靠火力,手榴弹至关重要,需要用它来破坚。

    先前的枪战已经惊动了山谷里的敌人,吴东方没理睬下方乱喊乱叫的敌人,以手榴弹炸碎了顶盖,自“蘑菇”的“菌柄”里拿出了与之前毁掉的铜柱一模一样的铜柱。

    拿到铜柱之后立刻撤退,往正北方向撤离,他不敢往西走,担心碰上前来营救接应刘霖的特战队员。

    调整呼吸跑出了五六里之后,吴东方停了下来,自包里拿出了钢锯,将铜柱外面的铜壳割去,取出了里面的铜柱。

    与被毁掉的那根铜柱不同,这根铜柱上并没有密密麻麻的字迹,字迹大而少,“正北二十里外子母峰,母峰阳麓有黑石,可入。”

    整个铜柱只有这几个字,由于负重不轻,在确定铜柱上没有其他线索之后,吴东方将铜柱上的字迹蹭掉,扔进了不远处的水潭,随后快速整理弹匣,压满了四个弹匣之后将那些空弹匣舍弃。

    就在他背上背包的同时,南方传来了犬吠,根据声音来看至少有三条,与犬吠一同传来的还有直升机螺旋桨的声音,扭头回望,只见那架老式的军绿色直升机已经飞上了崖顶,正在向他所在区域飞来。

    这架直升机是老式的运输直升机,是前苏联的产物,但此时这架直升机已经被改造成了军用直升机,机舱两侧各焊有一挺重型机枪。

    眼见敌人追来,吴东方快速思虑撤退方位,往南肯定不行,往东不熟悉地形,往西容易遇到追捕他的调查组,而北方十几里外正好是冥月所说的那处山洞,只能往北走,进不进山洞根据情况再定。

    即便确定了撤退的方向,他也没有立刻行动,他想打死后面的那几条狗,狗鼻子太灵,不管他跑到哪儿,狗都能找到他。

    但是一旦开枪,上空的直升机就能发现他的位置,一旦被他们自空中锁定,就会被他们的火力压制在固定区域,随后跟上的地面部队很快就会将他包围。

    犹豫过后,吴东方没有开枪,转身向北跑去,奔跑的同时拿出了那只警用六四,手枪的声音小,万不得已可以用它来近距离杀掉那几条狗,在直升机螺旋桨噪音的遮盖下,飞机上的人有可能不会发现他。

    在密林里奔跑,速度很受影响,二十多公斤的负重也拖慢了他的速度,跑出两三里之后,狗从后面追了上来,不止三条,是四条。

    吴东方反手开枪,打死一条,另外三条见状立刻慢了下来,他枪里还有子弹,但他没有继续开枪,而是转身再跑。

    他在奔跑的时候会挑选有树荫遮蔽的区域,以此躲避上空的观察,但狗不会,它们奔跑时不时会暴露在直升机乘员的视野里,如果狗全死了,直升机上的人就会由此判断出他的大致位置,所以狗不能一次性全杀掉,得带着它们跑。

    眼见吴东方又开始逃跑,剩下的三条狗胆子又壮了不少,开始吠叫追赶,但这次它们不敢太过靠近,吴东方得以向北移动了三四里。

    不管是人还是畜生,都是试着欺负人的,当几条狗发现吴东方没有继续射击时,胆子渐渐大了,冲上来试图咬他,吴东方只得再度开枪,又打死一条。

    剩下那两条狗见势不妙,掉头就跑,它们一跑,直接暴露了吴东方所在的位置,直升机上负责操控机枪的人开枪了。

    重机枪发射的子弹可以直接洞穿树干,在两挺重机枪的扫射之下,没有什么地方是绝对安全的,只有一处地方相对安全,那就是直升机的正下方,那是机枪扫射的死角。

    在机枪扫射的同时,吴东方并没有一味闪躲,而是一直抬头看着直升机,飞机往哪里移动他就往哪里跑。

    由于树冠的遮挡,飞机上的人无法确定林下具体藏了多少人,故此他们在扫射时是本着广撒网的原则,胡乱开枪,能打死一个算一个。

    射击足足持续了两分钟,在其此间吴东方数次举起了冲锋枪,但他最终还是忍住了没有开枪,直升机保持着一定的飞行高度,机载重机枪可以攻击地面目标,但他所用的冲锋枪却不足以对飞机造成威胁,使用冲锋枪打下直升机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除非飞行员傻了,飞下来让人打。

    在直升机扫射的同时,那两条逃走的狗又跑了回来,这次它们还带回了地面的追兵。

    趁着直升机射击暂停和追兵发现他的空档,吴东方继续向北移动,又跑出一两里,到得子母峰的山脚下,此时两条狗再度扑了上来,吴东方无奈,只得连开两枪将它们尽数打死。

    打死了恶犬也暴露了自己的位置,远处的追兵开始射击,吴东方借着山石的掩护,艰难的向山上移动。

    向上移动了几十米,吴东方不敢动了,再往上树木变的稀疏了,如果继续向高处移动,会彻底暴露在直升机的火力之下。

    此时敌人已经自散开,自三面围了上来,无奈之下吴东方只得藏身于一块较大的青石后方,以此为掩护,与地面追兵进行对射。

    打仗最怕的就是被对方锁定所在位置,一旦位置被锁定,就只能被动防守。

    单纯的防守也还好说,令人头疼的是天上还有一架直升机,来自空中的密集扫射压的他无法抬头。

    他藏身的岩石有很大坡度,重机枪有射击死角,打不到他,但地面部队趁机靠了上来,此时距他已经不足百米,一旦双方的距离拉近到六七十米,对方就可能扔出手榴弹,届时他就无处可躲了。

    就在吴东方心急如焚之际,一种熟悉的感觉出现于脑海之中,那是一种混沌的困乏和强烈的饥饿。

    吴东方有感,侧身上望,他能真切的感受到那股熟悉的感觉就来自山腰的某处区域……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