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三百七十三章 差错

    崖顶的这片区域有半个足球场大小,由于底部全是岩石,土壤很少,故此植被不多。

    吴东方爬的很快,冥月思维缜密,在做记号的时候一定会考虑到四千年的风雨冲刷会冲淡记号,所以她留下的记号不会太小,但她留下的记号也不会非常明显,因为她还要防范有外人无意之中来到这里,不能让外人一眼就认出记号。

    要想满足又大又隐蔽的原则,就只能模仿天然的一些裂缝或石层凸起,在寻找的过程中他丝毫不担心自己找不找得到冥月留下的记号,他担心的是冥月会将备用线索埋的太深。

    冥月思维再缜密,也不会想到他会失去修为,为了安全起见,冥月可能会将线索埋的很深,因为不管埋多深,在冥月看来他都能轻易拿到。

    很快他就寻有所获,在巨石西侧十步外有一处略微高出地面的石质凸起,这处凸起并不是突兀的高于周围的地面,而是很自然很和缓的高出了地面七八公分,高出地面的凸起部分有一抱大小,呈不规则伞形,在凸起部分的周围还有几道与天然石缝极其相似的裂缝,这其实不是裂纹,而是冥月为了避免雨水渗入埋有线索的坑洞而故意模仿裂缝豁开的小型排水渠。

    小心的敲击之后,吴东方退出了这片区域,覆盖着线索的石盖很厚,为了固定石盖,石盖下方应该还有支撑,也就是说覆盖着线索的石盖呈蘑菇形状,要想拿走线索,必须将“蘑菇”移走,“蘑菇”自身的重量不会低于三五百斤,重量不是问题的关键,问题的关键是伞盖紧密贴附石层,根本无处着力。

    如果有扣环或者着力点,可以设法将“蘑菇”拔上来,但“蘑菇”表面是平滑的,这条路走不通。唯一可行的办法还是炸,只能将顶盖炸开,由于上部没有覆盖物,爆炸产生的冲击力只有很小一部分向下传导,而炸开顶盖也不需要太大的力道,一颗炸弹足够了。

    炸弹好说,没炸弹可以用地雷代替,这个不难,难的是崖顶西面有一群武装分子,由于不知道顶盖下面的情况,他就无法估测自炸开顶盖到拿到线索需要多长时间,那群武装分子听到爆炸声之后会立刻向这里聚集,如果不能在对方赶来之前拿走线索,备用的这条线索也会落入别人手里。

    目前他有两个选择,一是前往埋有地雷的西南两面,挖取几枚地雷,带回来在武装分子营地周围埋设,这个做法的好处是相对安全,不需要与武装分子近身相搏,但坏处是几枚地雷不可能将敌人全部炸死,有漏网之鱼还是会往崖顶移动。

    第二个选择是将那群武装分子全部杀掉,那群武装分子随身肯定带有手榴弹,这样做的好处是只要他能尽快解决战斗,哪怕武装分子开枪,山谷里的人想要来到崖顶也需要十五分钟以上,这个时间足够他炸开顶盖拿走线索。但坏处是非常危险,此时这些武装分子警惕性都很高,想要在短时间内将他们全部杀掉难度极大。

    这两个选择所需要的时间都差不多,前者需要在树林里往返圈绕,后者需要观察敌情,斟酌过后,吴东方选了第二个方案,向敌人营地所在区域摸去。

    敌人营地生有篝火,篝火生在三个帐篷中间,三个帐篷呈三角形坐落,彼此之间的距离在二十米左右,这样布防是为了防止对手偷营,如果其中一处遇袭,另外两处也有时间反应。

    就在吴东方急思对策之时,忽然听到不远处传来了树枝折断的声音,声音传自营地的北方,离营地有五十几米,离他所在的东北方向不过二十米。

    听到声音,吴东方急忙压低身形,小心翼翼的靠近了传出声音的区域,此时敌人营地里有火光,借着营地火光的光亮,吴东方发现石头后面藏着一个人。

    此人穿着一身迷彩服,戴着迷彩头盔,手里拿着手枪,此时正自石头后面探出头观察营地的情况。

    见到此人的瞬间,吴东方就确定此人不是军人,因为此人拿的不是军用手枪,而是警用的六四,此外此人明显是个新手,拿枪的姿势很不专业,不经常摸枪的人才会双手拿枪,为的是抵消后坐力和确保手臂不会发抖,真正的高手是不会双手拿枪的,因为实战时双手拿枪会影响射击速度和精确度。

    几十秒后,此人缩回了头,在其缩头的一刹那,头部对上了营地传来的光线,吴东方看清了此人的样子,这家伙不是旁人,正是先前与胡处长一起讯问他的那个年轻的调查员。

    短暂的沉吟之后,吴东方低声说道,“小刘儿,别动,我们来接应你。”

    在说话的同时,吴东方低着头快步上前。

    那年轻人听到有人喊他,欣喜若狂,哪里还顾得辨别声音,垂下枪口向吴东方迎了过来。

    等到距离一近,年轻人看清了吴东方的样子,但吴东方没给他反应的机会,快速抬手将其击晕,拿起他的配枪,将其扛在肩上,快速离开了这片区域。

    北行四五里,吴东方将年轻人放了下来,坐在一旁一边吃着干粮,一边等他苏醒。

    半个小时之后,吴东方主动开了口,“别装死了,我知道你醒了。”

    “你想干什么?”年轻人语带颤音。

    吴东方扔了瓶矿泉水过去,“放心好了,我如果要杀你不会等到现在,你怎么在这儿?掉队了?”

    年轻人惊怯的点了点头,摸索着拿起了那瓶矿泉水。

    “你多大了?”吴东方笑问。

    “跟你一般大。”年轻人强作镇定,拧开瓶盖开始喝水。

    “你没我大,我比你大得多。”吴东方又扔了个面包过去,“你为什么离敌人营地那么近?害怕山里的野兽?”

    “我在观察敌情。”年轻人放下水瓶红脸反驳。

    吴东方也没有执意揭穿对方,“昨天晚上谁带的队,曹东明还是王浩林?”

    “你怎么什么都知道?”年轻人惊诧的问道。

    “应该是王浩林,如果是曹东明带队,他不会边打边撤,更不会让你同行。”吴东方说道,另外两个战斗小队的队长挂的也是副中队长,二人既是他的战友又是他的朋友,他熟悉二人打法,王浩林擅长巷战和强攻,而曹东明擅长打伏击和阻击。

    “你在附近?”年轻人疑惑的问道。

    “我在数十里外,你叫什么名字?”吴东方自怀里拿出了那把六四。

    “你要干什么?”年轻人大为紧张。

    “这把枪我先借用一下,归队以后我会还给你。”吴东方检查了弹匣,将手枪别进了腰间。

    “我能说不借吗?”年轻人尴尬的问道。

    “哈哈,你不怕我毙了你呀?”吴东方被他逗笑了,这家伙虽然也有新手的可恶,却比张志要有幽默感。

    “怕,不过我感觉你不会杀我,你自己也说了,要杀我不会等到现在。”年轻人说道。

    “你大学刚毕业吧?”吴东方叼上了一根香烟。

    “去年毕业的,对了,我叫刘霖。”年轻人报上了姓名。

    吴东方捂着打火机点燃了香烟,将烟盒递向刘霖,后者此时正在撕面包的包装,冲他摇了摇头,“谢谢,我不会。”

    “头一次遇到这种事情吧?”吴东方打了个哈欠。

    刘霖点了点头,他一天一夜水米未进,又累又饿。

    “你家胡处长呢?”吴东方问道。

    “被你引到哈尔滨去了,我们出发时他还在回来的路上。”刘霖说道。

    吴东方笑了笑,他并不知道那辆敞口火车的目的地是哪儿。

    “你们什么时候发现我失踪了?”吴东方问道。

    “两个小时之后。”刘霖噎着了,放下面包摸索矿泉水。

    “你们带了人回去抓我?”吴东方又问。

    “我们没想抓你,只想把你转到别的医院。”刘霖摇头说道。

    “那跟抓有什么区别?你身上有定位装置吧?”吴东方问道。

    刘霖点了点头,像他们这种人身上都植入了定位和监测生命体征的微型装置,人在哪儿,生命体征如何,总部一清二楚。

    吴东方自背包里拿出两瓶水和两个面包,以方便袋装了,递给刘霖,“这里很危险,你往西走,很快就能发现一条小路,沿着小路继续往西走就能回国。”

    刘霖犹豫着不接。

    “你们昨晚在这里搞出那么大的动静,周围的野兽早就吓跑了,没事儿的,快走吧。”吴东方将方便袋塞给了刘霖。

    “我跟你一起对付他们吧,事成之后你把枪还给我。”刘霖说道。

    “你就别惦记你的枪了,你被我缴了枪也不丢人,快走吧,我不用你帮忙,我怕枪一响你会尿裤子。”吴东方笑道。

    刘霖还在犹豫。

    吴东方发出了不满的鼻音。

    “好,我走,我走。”刘霖提着方便袋爬了起来。

    吴东方又扔了个手电筒过去,“拿着,我还有一个。”

    刘霖接住手电筒,感激的说道,“吴队长,我感觉你不是坏人,但我就是个办事员……”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这样,你帮我带个话给胡处长,给我一个月时间,时间到了,我一定会归队,如果不相信我,那就随便他吧。”吴东方扔掉了烟蒂。

    “好的,你注意安全,我先走了。”刘霖说道。

    吴东方点了点头,“走出三里五里再用手电筒,别乱照,就照脚下。”

    刘霖再度道谢,摸索着向西走去。

    “对了,等等。”吴东方忽然想起一事。

    刘霖止步回头。

    “上次你们问我情况,我说的都是实话,你们为什么不相信我?”吴东方问道。

    “你没说实话呀。”刘霖皱眉咧嘴。

    “我怎么没说实话?”吴东方也皱起了眉头。

    “据你所说铜柱应该是四千年前埋下的,可是我们做过分析化验,那根铜柱和外面的铜壳都熔铸于六百年前……”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