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三百七十一章 逃亡

    装晕的目的是拖延时间,而拖延时间是为了想出合理的解释,但有些事情压根儿就没有合理的解释,不管拖多久结果都是一样的。

    即便想不出合理的解释,吴东方也没有睁眼,调查人员一直守在病房外,说明他们对这件事情非常重视,如果处理不当很可能被他们带走。一旦被他们带走,立刻就会失去人身自由,届时想要逃走就难上加难了。

    要想不被带走,就必须表现出配合的态度,先稳住对方,然后寻找机会离开这里。

    小护士撵走三人之后自己也离开了,几分钟之后房门被重新打开,进来了几个人,根据说话的声音可以判断出是几个医生。

    医生到来之后开始着手检查,在医生检查的过程中,吴东方睁开了眼睛,这帮家伙要给他做心电图和脑电图,只要接上这些仪器,他们就能根据脑电图的情况确定他是在装晕。

    眼见吴东方再次醒了过来,医生走过来跟他进行了简单的交谈,先问他的姓名,以此判断他的神智是不是清醒。随后又竖起手指,测试他的视力和神经反应,在确定他没什么大碍之后,命令护士根据他的要求给他提供饮用水,饮用水不是清水,而是医用盐水,很难喝。

    “门外有人想找你询问情况,你能不能接受询问?”医生还是很有职业道德的。

    吴东方点了点头。

    医生出去了,冲等候在门外的调查人员说了他的情况,并规定了询问的时间,不超过十五分钟。

    二人进门,撵走了护士之后关上房门,拉了两把椅子坐到了他的床边。

    “中尉同志,我们来自统战部民族宗教局,这是我们的证件。”二人向吴东方出示了自己的证件。

    吴东方点了点头,统战部有个专门负责宗教事务的部门,负责全国各地的宗教工作,他们的到来说明上头将他的事情定性成了宗教性质。

    “我们受上级指派,来问你几个问题,希望你能如实回答。”说话的是个清瘦的中年人,另外一人三十出头,看模样应该是此人的下属或者助手。

    吴东方再度点头。

    “由于时间关系,我们就省去一些不必要的问题,只说关键,中尉同志,请问你执行任务的过程中遇到过什么不同寻常的事情?”中年男子问道。

    “你指所谓的不同寻常是指什么?”吴东方反问。

    中年男子想了想,将手伸向旁边的年轻人,年轻人放下录像设备,自文件包里拿出一个文件袋递给了中年男子,中年男子打开文件袋,自其中拿出了一叠照片,逐一示于吴东方。

    这些照片大致可以分为三类,一类是他剪下的头发,头发的长度都有精确的测量数据。第二类是切割铜柱的现场,一地的铜屑。第三类是他胸部的照片,隐约可以看出有白虎纹身,但此时的白虎纹身是没有颜色的,属于夏朝的染料已经消失。

    对方展示完毕,吴东方并没有立刻答话,而是歪头看向那个正拿着小型录像设备的年轻人。

    “小刘,关掉。”中年男子低声说道。

    当官儿的不喜欢新手都是有原因的,那年轻人闻言并没有立刻执行命令,而是为难的看着中年人,“胡处长,这不符合程序啊。”

    姓胡的中年人脾气比吴东方要好,没有发火,“你是想听真话,还是想走程序?”

    年轻人犹豫过后关掉了摄像机。

    “说吧。”胡处长抬了抬手。

    “我如果说了真话,会有什么后果?”吴东方问道。

    胡处长笑了笑,摆手说道,“别的我不敢保证,但我可以保证不管你说了什么,我们都不会把你送进精神病院。”

    “哈哈哈。”吴东方大笑出声,一笑牵动伤口,皱眉收声。

    “不要怀疑我们的理解和接受能力,诡异离奇的事情我们处理过很多,超自然现象我们也见过很多。”胡处长说道。

    吴东方点了点头,“执行任务时的情况你们应该已经知道了,我也不说了,我在追击毒贩的时候掉下了悬崖,在下落的过程中,我穿越时空去了四千年前,我在那里生活了一段时间,十二年后我又回到了现代,而我回到现代的时间恰好是我当年坠崖的时候,在这个时空的人看来我从来没有离开过,实际上我离开了十二年了。”

    “四千年前?”胡处长眉头微皱。

    吴东方点了点头,“是的。”

    “你确定没有记错?”年轻人在旁插嘴。

    “确定。”吴东方再度点头。

    年轻人还想说话,被胡处长抬手阻止,后者笑着抬了抬手,示意他继续往下说。

    “我这次回来是要做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那个被我毁掉的铜柱上记录的是我在夏朝并肩作战的几个战友的藏身之处,他们此时处于休眠状态,需要我前去找到并唤醒他们。”吴东方说道。

    “你为什么要毁掉那个铜柱?”胡处长问道。

    吴东方答道,“因为我失血过多,无法在晕过去之前记下铜柱上的内容,而我一旦晕过去,铜柱上的内容就会被别人看到,别人一旦知道我那几位战友的藏身之处,就可能找到并伤害他们。”

    胡处长点了点头。

    “至于我胸前的纹身,也是在夏朝留下的,我回到现代之后,属于夏朝的染料消失了,只留下了纹身自身的痕迹。”吴东方说完之后叼起吸管喝了几口盐水。

    “你刚才说那几个处于休眠状态的人是你的战友,你在那个年代是士兵?”胡处长问道。

    吴东方摇了摇头,“不是,我是个巫师。”

    “巫师是不是现在的道士?”胡处长问道。

    “我生活的那个年代还没有道士,巫师是道士的前身。”吴东方点了点头。

    “另外几人也是巫师?”胡处长摸了摸衣兜。

    “对,”吴东方点了点头,“有烟的话给我一支。”

    “你身上有伤,再说这里是病房,还是不要抽了。”胡处长摇头说道。

    “没关系,给我一支。”吴东方再度索要。

    胡处长犹豫了片刻,拿出香烟递给吴东方一支,用打火机帮他点上。

    “谢谢。”吴东方深吸了一口,抬起右手夹住了香烟。

    “不客气,你安心休息,我们先回去了,等你伤好之后,我们可能会去你所在的部队更细致的了解一下细节。”胡处长站了起来。

    吴东方点了点头,胡处长冲小刘摆了摆手,二人出门离开。

    二人走后,中队长推门而入,“他们问了什么,怎么这么快就走了?”

    “问了几个问题,我现在有伤,等我出院之后他们会去部队找我。”吴东方说道。

    “还抽,不要命啦。”中队长抢下他手中的香烟,走到窗前打开窗户扔了下去。

    “我昏迷了多久?”吴东方问道。

    “两天。”中队长走了回来,自床头柜上拿了个苹果,帮他削。

    “我现在不能吃这个,你去让护士给我打点营养液,我浑身没劲儿。”吴东方说道,他是副中队长,跟队长虽然是上下级的关系,但私交很好,说话相当随意。

    “你要那么多劲儿干嘛,慢慢养着吧,”中队长削着苹果开始数落,“你跟张志较什么劲,他一个新兵蛋子懂什么,你该庆幸他那一枪没轰你脑门上……”

    “你怎么在这儿?”吴东方打断了中队长的话头。

    “我来伺候咱们的战斗英雄,你这英雄了不得呀,都英雄到人家地盘儿上了,好好一扇排骨让你做出了猪屎味儿,现在上头都知道你们越界了,你说你这功怎么往上报?”中队长将削好的苹果递了过来。

    吴东方看着中队长,没接他手中的苹果,在中队长看来他只离开了几天,事实上他已经离开了十二年,现在看着中队长感觉既亲切又陌生。

    “嫌我削的不好啊?”中队长将苹果塞给吴东方,“来,跟我说说,你执行任务时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儿?”

    “以后再说吧,我困的要死。”吴东方打了个哈欠。

    “那行吧,你先睡会儿,我今天请了假,专门来伺候你,明天指导员会过来。”中队长说道。

    “派个战士过来得了,”吴东方随口说道,“对了,你帮我个忙,我战备柜子的抽屉里有个黄色的盒子,你帮我拿过来。”

    “我打个电话,让他们送过来。”中队长说道。

    “不行,”吴东方连连摇头,“你别嫌麻烦,亲自跑一趟,那东西对我非常重要。”

    “什么呀,神神秘秘的?”中队长疑惑的问道。

    “有人匿名邮递给我的一个东西,我一直没弄明白有什么用,你去帮我拿回来,现在有空,正好趁机研究研究。”吴东方催促。

    “好吧,我回去一趟,你的电话在这儿,有事儿就给我打电话。”中队长指了指床头柜。

    吴东方点了点头。

    中队长又叮嘱了几句,这才出门去了。

    中队长出门之后,吴东方的表情变的非常严肃,他是故意支开中队长的,先前那两个调查员冲他撒谎了,实际上他们对他的回答并不满意,已经想要采取限制措施了,不然的话他们不会不问他和他那几个休眠的战友想做什么,所谓的等他伤好之后去部队再问,只不过是缓兵之计,目的是稳住他,回去汇报研究,估计用不了多久就会来抓他。

    事实上他先前说的都是实话,至于对方为什么不满意他并不清楚,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他所说的情况跟对方掌握的情况有出入,所以对方怀疑他在撒谎。

    在窗前看到中队长开车离开,吴东方穿着病号服下了地,自床头柜里找到了自己换洗的衣服和钱包,以装水果的方便袋装了换洗的衣服,带着钱包和手机溜出了病房。

    在一楼厕所换下了病号服,吴东方穿着便装出了大门,医院是个花钱的地方,医院门口都有取款机,,自取款机取了些现金,他直接打车去了邮局,将钱包邮回了部队,自包裹里夹带了一张纸,“我今年的假期还没休,从今天起,算我的假期。”

    邮走钱包,吴东方打车去了火车站,不过他并没有买车票,而是去了站台,等到一辆运煤的火车驶过时将手机扔进了敞口车厢,逃亡时有两个东西绝不能带,一是身份证,住宿买票全国联网。二是手机,手机信号可以全球定位。

    做完这些,吴东方去了物流中心,这里有去往全国各地的货车,坐货车比坐客车要安全。

    监控探头是很烦人的东西,物流中心里面也有,他不敢进去,只能自外面等,他也没敢直接拦去云南的货车,而是搭上了去另外一个省的货车。

    货车一般晚上赶路,白天容易挨罚,吴东方身上有伤,熬的十分辛苦,好在长途货车都有吃饭住宿的点儿,到了那里,吴东方下了车。

    这种为长途货车提供食宿的地方都有小姐,吴东方也喊了一个,见多了玄鸟凤凰,这种灰头乌鸦他自然看不上,但总得有人去帮他买纱布和消毒水。

    在这里熬了一天,等到了去云南的货车,但驾驶室没位置,只能坐车厢,好不容易熬到云南境内,吴东方松了口气,在路上坐上了去往边境城市的客车,客车上也有监控,但此时他已经离开了危险区域,即便有人调监控也调不到这里来。

    先后七天的颠簸,吴东方终于到了中缅边境,此时离他当日执行任务的区域不过两三百里。

    但他此时的心情并不好,原因是先前的几日他曾尝试练气,也不知是练气方法出了问题还是此时外界的灵气变的极为稀少,练气的进展极其缓慢,别说太玄了,就是上初怕是也要练上三年。

    此时他的伤势已经好了大半,为了养精蓄锐,他决定住好一点的宾馆,但身份证不好解决,不过也不是没办法处理,驾驶证也是可以住宿的,而很多司机都有将驾驶证放在车上的习惯。至于宾馆方面,只要有证件登记就行,是不是本人没谁在乎。

    在酒店住了三天,吴东方调整好了状态,带上干粮进入缅甸境内,他在离开的时候曾经跟冥月说过,要将线索分别放在巨石里以及崖顶地面的某个地方,确保丢失了一个还能找到另外一个,这也是他先前敢将铜柱线索磨去的原因……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