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三百七十章 蠢货

    飞机上的气氛非常紧张,没人说话,单就任务本身而言虽然完成的不算完美,却也算过得去,缴获了大量毒品但是死了线人。

    气氛紧张的原因是这次任务逾越了国界,部队里也有人情,有些事情上头也能兜住,但逾越国境这事儿捂不住的,回去肯定得挨处分。

    除此之外令战士们疑惑的是吴东方的情况,衣服武器全没了,脸上的涂彩也没了,头发还变的很长,幸亏他的样子没什么变化,不然他们很难将眼前这个长发披肩的人跟他们的副中队长联系到一起。

    吴东方知道战士们在想什么,但他此时没时间去顾及这些,他的注意力全在手里的圆柱体上,这个圆柱体的外面很是平滑,没有文字,通过摇晃可以发现圆柱体的内部还有一个略小的圆柱体,内部那个圆柱体才是有文字的。

    他急于弄清楚这个圆柱体并不是因为他按捺不住急切的心情,而是战士们都知道他拿回了这件东西,战士们倒是能保守秘密,但那个一脸郁闷坐在角落里的小排长肯定不会保守秘密,回去之后立刻就会上报,部队的规矩他是知道的,战利品要上交,但是这东西不能上交,不然冥月等人藏身之处就会暴露,国家对这种事情有专门的处理机构,如果按图索骥的找到冥月等人,局面就失控了。

    冥月在铜柱外面加个套子,为的是保护内部的线索不被磨损,但此时她加的这个防护措施给吴东方设置了很大阻碍,要破开外层的铜皮,必须用锯子,而他手头没有锯子。

    到达机场是上午九点多钟,由于地方上已经事先知道了他们回返的时间,故此飞机降落之后地方武警立刻上来组织交接。

    吴东方自然不会把铜柱交上去,由于他负了伤,就有机场的医护人员为他检查伤势,对伤口进行简单的处理,吴东方趁机借来了剪刀,自医务室剪去了长发。

    “副中队长,我想跟你谈谈。”小排长走进了医护室。

    “你想谈什么?”吴东方皱眉歪头。

    “副中队长,我知道你拿了一件东西,你是领导,部队上的纪律你比我懂,你这么做是错误的,”排长一脸的严肃,“如果你现在交上去,我就当什么都没有看到。”

    “你叫什么来着?”吴东方问道,离开了十二年,他已经忘记了此人叫什么。

    “猎豹部队特战中队三排排长张志。”排长高声回答。

    “张志,这东西不属于战利品,是我个人的一件东西。”吴东方说道。

    “出发时你没带这件东西。”张志正色说道。

    “我捡的行不行?”吴东方眉头大皱。

    “我军纪律条令规定,执行任务时一切所得都属缴获性质,都要上交。”张志搬出了条例条令。

    吴东方深深呼吸平息情绪,转而瘸拐着走了过来,拍了拍张志的肩膀,“我知道你在怪我让他们打晕了你,但你头一次参与实战,敌人又是穷凶极恶的武装毒贩,对你来说太危险了,我是为了保护你才出此下策的,你别生气,等回去我请你一桌。”

    张志挺胸站立,鼻孔快速张合,一脸的正义,“副中队长,你说的这件事情我会向上级另行汇报,但你私藏缴获物是错误的,请你立刻交给接收单位。”

    吴东方不想将事情闹大,想了想出言说道,“好吧,我听你的,我现在走路不太方便,你去给我找个锯子过来,我得切开这个东西。”

    “确定缴获物的性质不在我们的职责范畴。”张志正色说道。

    “你脑子是不是有病啊?”吴东方终于火了,他最烦的就是这种军校出来的书呆子,读书读傻了。

    “请你尊重我的人格。”张志满脸通红。

    “给我滚出去。”吴东方愤怒抬手。

    张志站着没动,吴东方见状又吼了一声,没想到张志抢过他放在桌上的背包转身就跑,那根铜柱就在包里。

    吴东方反应过来,纵身一跃,赶在张志出门之前将他扑倒,抓住包带奋力抢夺,张志双手抱着背包并不松手,“副中队长,我这是在阻止你犯错误。”

    “部队的纪律我比你熟悉,快松手。”吴东方再拽。

    张志不松,这家伙虽然没参加过实战,平时倒是没少健身,而吴东方此时很是疲惫,竟然无法自其手中抢回背包。

    情急之下吴东方动了手,给了张志两拳,但张志双手抱着背包就是不松,颇有点儿革命先烈炸碉堡堵枪眼的壮烈味道。

    二人的争吵惊动了其他队员,众人赶到之后发现二人正滚在一处,急忙上前拉架,张志先前挨了打,也感觉窝火,高声喊道,“根据战时指挥条令,当战斗指挥员因身体或精神原因不适于继续指挥战斗时,由下一级指挥员接替其指挥权……”

    “操你妈的,你这号儿的怎么能分到特种部队来。”吴东方连踢带踹,自张志手里夺回了背包。他破口大骂是有原因的,事情已经被张志闹大了,捂不住了。

    张志的鼻子被吴东方踹破了,急了,翻身爬起,拔出了配枪。

    吴东方也自拉着自己的战友腰间抽出了手枪,二人相隔三米紧张对峙。

    张志没经历过这种场面,紧张的浑身战栗,手抖的厉害。

    就在吴东方担心他会走火的时候,这家伙真走火了,一声枪响,直接打中了吴东方的左肩。

    枪响之后,有战士趁张志傻眼之际抢走了他手中的手枪,也有战士想抢吴东方的手枪,吴东方侧身避开,对天鸣枪,“给我退后!”

    “老大,你受伤了。”有战士关切的说道。

    吴东方没有答话,用枪指着张志高声吼道,“你这个傻逼,老子真想一枪崩了你。”

    “老大,别冲动啊。”众人齐声惊呼。

    此时地方武警已经闻声赶来,士兵唯恐事情闹大,急忙出去将一干武警挡在了外围,很多人都认为武警比军人厉害,其实这是误解,武警属于地方治安力量,跟警察的性质差不多,而军人属于国防武装力量,正规部队的军人其战斗力比地方警察要强大的多。

    “谁服从我的命令?”吴东方高声问道,张志用的配枪是九二手,这种手枪的威力也很大,近距离射击对他造成了严重的伤害,电视上挨了好几枪还能活蹦乱跳都是骗人的,别说步枪了,就是手枪挨一下子基本就失去行动能力了。

    “我。我。我。”门外传来了几声回应,随后又有几声,这个战斗小队是他带出来的,士兵的忠诚度很高。

    “给我找个电锯过来,快!”吴东方喊道,他现在大量失血,又得不到及时包扎,用不了多久就会因失血过多而晕厥。

    “副中队长,你现在收手还来得及。”张志见血发懵,牙齿打颤。

    “给我滚出去。”吴东方坐了下来,以拿着手枪的右手摁压着左肩的伤口。

    在等待战士寻找电锯的同时,吴东方快速思考该如何处理此事,但是一瞥之下发现医务室里有监控探头,直接泄气了,他本来还想将自己的伤势说成战斗所致,以此令张志免遭追责,但有探头就不成了,探头会记录下所有的细节。

    五分钟后,电锯找来了,吴东方将铜柱递给了其中一名他信任的战士,“自边缘切开。”

    战士根据他的命令将铜柱切开,果不其然,内部还有一根较小的铜柱,而这根较小的铜柱上面刻满了字迹。

    “老大。”战士将那根铜柱递向吴东方。

    “把字迹全部磨掉。”吴东方缓缓摇头,他失血过多,此时已经处于昏迷的边缘,哪怕看清字迹也无法全部记下来,而他一旦晕过去,铜柱就会落入他人之手。

    那战士虽然疑惑,却仍然执行了他的命令,将铜柱贴近电锯,以锯片磨削着铜柱上的字迹。

    吴东方一直强打精神,直至铜柱上的字迹被尽数磨去,这才松了口气,一松气,立刻晕死过去。

    等他再次醒来,已经躺在了在医院的病床上。

    病房很大,但只有一张病床,周围没有人。

    失血过多的人醒来都会感觉口渴,吴东方口渴的厉害,抬手想去拿床头柜上的水杯,但他此时非常虚弱,移动手臂很是困难。

    就在此时,一个小护士推门进来,见他醒了,急忙退了出去,歪身冲门外说道,“他醒了。”

    护士说完,一名军官抢先冲了进来,快步跑到病床前,冲吴东方低声说道,“机场医务室的监控探头事发当日正在维修,你设法跟他们解释那块金属的年代和你的头发。”

    “少校同志,请你出去一下。”随后又进来两个人,穿的是便装。

    “闭眼。”少校低声说道。

    吴东方闻声立刻闭眼歪头,假装再度晕厥,先前说话的军官不是旁人,正是他所属中队的中队长。

    “病人很虚弱,你们先出去。”小护士将三人一并撵了出去。

    吴东方此时口渴的很,但装晕自然不能再要水喝,根据队长先前的提醒不难看出,他的离奇遭遇以及那根铜柱已经引起了上级有关部门的注意,对方已经开始着手调查。

    正如队长所说,他得设法向负责调查此事的人解释他的头发为什么会忽然变长,还有就是他为什么会找到并破坏一件几千年前的铜器……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