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三百六十九章 收队

    失去了修为便无法凭借灵气稳定身形,也无法敛气减速,好在此时他离地面不过三丈左右,扑地之后虽然摔的七荤八素却不曾摔断腿脚。

    吴东方翻身坐起,歪头吐出一口混杂着泥沙的口水,大口呼吸的同时凝神内窥。

    内窥由神识控制,灵气的缺失并没有令他完全失去内窥的能力,内窥的结果是经络完全闭塞,气海里没有一丝灵气,连积存在丹田气海之中的几枚补气丹药也不见了踪影,此时的气海与普通人无异,完全是一处未曾垦耕的荒地。

    “怎么会这样?”吴东方惊诧低头,他现在是光着的,光着说明先前发生的一切都不是幻觉,他的确去了夏朝十二年,而不是在下坠过程中出现了什么幻觉。

    就在他愣神发懵之际,不远处传来了狗叫,闻声扭头,只见西北方向有几只恶犬正在向此处快速奔跑,一边奔跑,一边狂吠。

    吴东方下意识的伸了伸右手,但伸手之后方才想起自己此时修为尽失,已经无法御气作法。

    他此时的情况有点像亿万富豪一夜之间倾家荡产,忽然一文不名,不知该如何生活了。

    短暂的愕然之后,吴东方翻身爬起向东跑去,自远处跑来的恶犬共有三只,但令他逃走的原因不是这三只恶犬,有句话叫咬人的狗是不叫的,真正凶狠的狗在靠近敌人之前绝不会乱叫,乱叫就是示威,示威就是心虚。

    令他爬起就跑的原因是在恶犬的后面还跟着一群手拿步枪的老缅,他坠落的山谷种满了罂粟,面积不少于百亩,罂粟在缅甸非常常见,很多老百姓都有种植和吸食鸦片的恶习,但这么大规模的种植肯定不是老百姓所为,缅甸有很多地方武装,毒品种植和玉石走私是他们获取军费的主要渠道。

    不跑不要紧,他一跑,后面的老缅开始开枪,这些人穿的衣服与中国军人的旧式军装有些相似,一边开枪一边大声呼喊,喊的什么听不懂,应该是站住之类的废话。

    后方追赶的老缅有十几人,拿的是中国淘汰下来的五六冲,这种枪打的是7.62步枪弹,有效射程是一百米,最大射程五百米,而他此时离对方的距离大约在两百米左右,这时候如果中枪,只要不打中要害一般是死不了的。

    不过他此时身无寸缕,连鞋子也不曾穿着,奔跑时速度大受影响,不过好在罂粟花只有二三十公分高,遭罪的只有腿脚。

    这里在四千年前是一处河道,他曾经在这里生活过很长一段时间,熟悉这里的地形地势,要想回到崖顶,必须自东南方向圈绕。

    不过他并没有往东南方向跑,而是偏向了东北,原因很简单,他发现战友出现在了毒贩跳伞的崖顶。

    往北跑是没路的,他往北跑是为了得到战友的帮助,但崖顶的战友并没有像他想象中的那样为他提供掩护,而是站在崖顶没有任何动作,由于距离太远,他也看不到战友的表情。

    人跑的再快也跑不过狗,眼见身后的恶犬离自己越来越近,吴东方急了,高声叫骂,“瞎呀,开枪啊。”

    令他没想到的是崖顶的战友仍然没有采取行动,就在吴东方准备再度叫骂之时忽然想起此时自己没穿衣服,战友自崖顶看不到他的面孔也听不清他的呼喊。

    想到这一点,吴东方立刻停了下来,快速的做出了几个手势,他做出的这几个手势是他在指挥战斗时的手势,带有很明显的个人特点,崖顶的战友哪怕看不到他的脸,也能看清他的手势。

    果不其然,在他做出攻击手势之后,崖顶的战友开枪了,崖顶有五个人,但开枪的只有一个,狙击手,崖顶到谷底的直线距离超过一千米,只有狙击步枪勉强能够达到这个射程。

    狙击手自然清楚这一点,故此在攻击的时候并没有对自己采取隐蔽措施,几枪下去先把狗给打死,随后开始攻击那些端枪乱扫的武装分子。

    撂倒七人之后,狙击手更换弹匣,剩下的武装分子趁机逃走,在换上弹匣之后狙击手又开了几枪,但此时那几个武装分子已经叫嚷着逃的远了。

    在狙击手射击的同时,其他人已经开始着手援救,五人的战备包里都带有特殊绳索,但绳索加在一起只有五百米,无法到达地面。

    吴东方只能徒手攀爬,这些士兵多次与他并肩作战,彼此之间已经心生默契,不等他爬上岩壁,便自上方抛下了鞋子和衣物,吴东方穿上鞋子衣物,快速爬上了岩壁。

    在其攀爬的过程中,自远处跑来了一群地方武装,人数在三十左右,但他们的武器很落后,出于对狙击手的畏惧,不敢太过靠前,只能在远处高声呱噪,与此同时胡乱开枪。

    吴东方此时身在岩壁,属于彻底暴露状态,自远处射来的五六冲子弹虽然打不死他,却也令他苦不堪言,痛是一部分,主要是烫,锥心的痛。

    在狙击手将子弹打光之前,吴东方咬牙爬到了半腰,抓住绳索自捆腰间,上方的战友齐力拖拽,将他拉了上去。

    到得崖顶,吴东方解开腰间的绳索,脱下裤子查看自己的左腿,先前左腿挨了几枪。

    “其他人呢?”吴东方用力摁压检查伤势,目前还不能确定有没有骨折,但外伤很严重,皮开肉绽。

    无人答话。

    吴东方提上裤子环顾众人,只见众人正一脸愕然的看着他。

    “怎么啦?”吴东方瞪眼发问。

    “你,你,你……”其中一名战士伸手指着吴东方的头。

    吴东方抬手抹了把脸,发现自己脸上没有受伤,就在此时,另外一名战士说话了,“老大,你的头发……”

    吴东方闻言抬手摸向自己的头发,一摸之下发现自己头发很长,披散着已经到了肩膀。

    “怎么回事儿,我头发怎么这么长?”吴东方假装疑惑。

    “不清楚,我们赶到的时候你已经是这个样子了。”战士们围了上来。

    “我刚才追杀最后的那个毒贩,跟他一起掉落悬崖,落地之后发现自己已经光着了,”吴东方拍了拍其中一名下身只有裤衩的战士的肩膀,“你先凑合一阵儿,裤子我先穿着。”

    “好,队长,快撤回去吧,咱现在在别国的领土上。”战士搀住了吴东方。

    “别着急。”吴东方挣脱了战士的搀扶,蹦跳着向那块巨石走去,左腿伤势不轻,走路锥心的疼。

    到得巨石近前,吴东方上下打量,左右端详。

    “老大,你在找什么?”战士们围了上来。

    “这块石头里面可能藏有毒品,找出来。”吴东方下令。

    毒枭藏匿毒品的方式都很奇特,故此几位战士没有起疑心,各自散开,与他一同寻找。

    几番寻找,无有所获,吴东方命令众人尝试推动巨石,能检查的地方都检查了,并没有发现可疑的线索,冥月是金族巫师,她可以将线索藏在巨石里却无法将巨石的缺口彻底修复,不出意外的话,缺口应该在石头下面。

    巨石太重了,众人无法推动。

    “老大,该走了,这里是别国领土。”有战士催促,执行任务跑到别人的国家,肯定要背处分。

    “队长,他们自东面绕过来了。”狙击手喊道。

    “手雷。”吴东方将手伸向其中一名战士。

    后者并没有立刻递送手雷,吴东方此时的情况不太正常,他们心里始终揣着忐忑。

    眼见战士不主动递送,吴东方上前一步,自战士腰间摸出两个手雷,又自另外一个战士腰间拿了一个,转而冲众人摆了摆手,示意众人退后。

    几名战士皱眉对视,转而快速后退,寻找隐蔽地点。

    吴东观察了角度,将手雷安置于巨石下方,以绳索系住保险拉环,后退几十米拉响了手雷。

    一声巨响过后,巨石被炸掉一角,手雷的威力不如手榴弹大,这东西炸人还可以,炸石头威力有限。

    吴东方蹦过去低头查看,被炸掉的区域出现了一处拳头大小的圆形孔洞,这说明这块巨石里面肯定藏有东西,但此时巨石里藏着的东西并没有掉出来,而圆形孔洞的位置也伸不进手。

    “老大,再不走就来不及了。”狙击手通过瞄准镜观察敌情。

    “再给我一颗。”吴东方将手伸向围上来的战士。

    那战士没动,而是歪头看向另外一个战士,那名战士是名副班长,此时除了举止异常的吴东方,就属他军衔最高。

    那副班长也在犹豫,吴东方又吼了一声,“聋啊。”

    副班长一听,急忙点头,带有手雷的战士立刻自腰间摘了枚手雷递给了吴东方。

    吴东方接了手雷快速退后,到了安全距离之后拉掉拉环,将手雷扔向巨石上方。

    在吴东方扔出手雷的瞬间,这些战士就确定吴东方没问题,因为他对手雷爆炸的时间拿捏的非常准确,手雷扔到巨石上方时立刻爆炸。

    不等尘埃落定,吴东方就冲了过去,自巨石底部抓起一物,“撤退。”

    众人闻言立刻后撤,狙击手负责殿后。

    “老大,你拿的什么?”有士兵疑惑发问。

    “目前还不清楚,在我确定此物来历之前,不得冲任何人提起。”吴东方正色说道,他自巨石下方拿到的是一个圆柱体,长达三十公分,手臂粗细,这东西个头不小,没办法放进衣兜。

    众人一听更加疑惑,疑惑的原因有两个,一是吴东方手中拿着的东西,二是吴东方的用词有点奇怪。

    回过自己国境,负责联络的战士立刻呼叫直升机,随后众人带着线人的尸体和缴获的大量毒品,赶赴指定地点,乘坐直升机迅速离开……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