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三百六十八章 原点

    穿过圆形缺口的瞬间,吴东方感受到了强烈的挤压,这种感觉就像是生生挤过一处极为狭窄的缺口,即便有不灭金身护体,外部传来的强大压力仍然令他气息不畅,周身酸痛。

    穿过圆形缺口之后,这种强烈的挤压随即消失,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寻霜所用的生死玄冥乃是为克敌而创,以杀死敌人为目的,这样的法术自然不会对两个时空的转换进行缓冲和减压。

    吴东方深深呼吸定下心神,扭头回望,只见那处圆形缺口已经消失,周围一片漆黑。

    此前他曾经来过阴间,熟悉这里的光线和环境,也熟悉阴间的气压,在确定自己身处阴间之后,立刻散出水属灵气护住周身,阴间的气息对活人是有害的,必须以灵气加以隔绝。

    散出水属灵气的另外一个目的是隐藏自身气息,水属灵气是阴寒属性,与阴间的阴气极为相似。

    他此时的情况如同在敌占区空降,当务之急是尽快落地,减少被敌人发现的几率。

    降落的同时他没有直线下降,而是向右侧偏移了几里,几里只是个大致的范围,由于没有参照物,具体向右偏移了多少他也无法确定。

    落地之后吴东方自一处石山之后坐了下来,根据周围山势的走向判断出了鬼城所在的大概方向,不过判断出了方向他也没有急于出发,一直在原地等了半个小时方才贴着地面向东移动。

    先前的半个小时是他最紧张的半个小时,因为他不确定神女能不能察觉到他的到来,等了半个小时不见神女的踪影,这说明神女并不知道他出现在了阴间。

    只有神女感知不到他,他才有可能接近鬼城,第一步,他赌赢了。

    但前掠的同时他的心情也并不轻松,离鬼城越近,神女感知到他的可能性就越大。

    忐忑的飞掠了半个时辰,吴东方发现了他熟悉的情景,前方出现了不计其数的垂直光线,这些垂直的光线粗细不一,每一道光线都是一个阴魂,而那些光线是由阴魂活在人间的亲友对它们的思念和牵挂凝聚而成的。

    离鬼城十里时,吴东方改为步行,混于阴魂之中缓慢的靠近鬼城,周围的阴魂见到他,无不露出了鄙夷的神情,原因很简单,他头上没有黄白色的光线,头上没有黄白光线的阴魂也有,都是些十恶不赦,作恶多端,无人牵挂的坏人。

    鬼城的最外层有九处入口,离鬼城五六里时,吴东方看到了前方的入口,根据城墙样式来看不是他到过的那处入口,而把守入口的也不是黄毛儿等人。

    眼见不是黄毛儿等人把守,吴东方改道向右,到得无“人”之处施出身法,加速前往另外一处入口。

    他的运气不错,负责把守这处入口的正是黄毛儿,与人类不同,鬼魂的样子是不会改变的,黄毛还是那个样子,穿的还是那件阴气凝变的大袄,头发还是那么黄,架子还是那么大,此时正反背双手,在城门下吆三喝四的训斥一个初死的阴魂,“挤什么挤,进去了你也投不了胎。”

    吴东方自大量等候进入鬼城的阴魂外围绕了过去,贴着城墙靠近了黄毛儿。

    “你,后面排队去。”黄毛儿发现了他。

    “黄兄,多年不见。”吴东方微笑拱手。

    “嗯?”黄毛儿疑惑的看向吴东方,“你是哪个?”

    “黄兄,五年前我曾请你喝过酒。”吴东方低声说道。

    “是你呀,哈哈哈,你什么时候死的?”黄毛儿走了过来,抬手拍向他的肩膀,一拍之下陡然皱眉,“不对,你没……”

    吴东方急忙打断了黄毛儿的话头,“黄兄,借一步说话。”

    黄毛儿冲手下交代了几句,手指上方城墙,“走,上去说。”

    吴东方环视左右,不见可疑之人,这才提气跃上了城墙。

    “圣巫,你怎么又来了?”黄毛儿也跳了上来。

    “闲着没事儿,下来转转。”吴东方坐了下来,自乾坤袋里往外掏拿酒水和食物。

    “又要找人?”黄毛直勾勾的盯着吴东方拿出的那些东西,阴间很少见到阳间之物。

    “不找,最近没什么事情,我在阳间待的很是无聊就四处走走。”吴东方拍开一只酒坛的泥封,将酒坛递给黄毛,“多年不见,黄兄的日子过的可还如意?”

    “还好,还好,”黄毛接过酒坛疑惑的问道,“你这气息怎地与上次不太一样?”

    “我已经练就五行神功。”吴东方随口说道。

    连吴东方自己都不知道五行神功是什么东西,黄毛自然更不知道,但它想当然的以为是一种很厉害的法术,“恭喜恭喜呀。”

    “请。”吴东方指了指黄毛抓在手里的酒坛。

    事实上黄毛儿早就垂涎三尺了,只是顾及颜面不便立刻下口,听吴东方这么说,迫不及待的举起酒坛鲸吞牛饮。

    二人也算是旧识,加之吴东方没有携带兵器,黄毛就真以为他是下来旅游的,对他也没什么戒备,其实它也没什么大本领,也没资格带吴东方四处行走,但吃了人家的东西喝了人家的酒,总得干点啥,就算干不了啥也总得说点啥。

    在这种心理的驱使之下,不用吴东方发问,黄毛就主动将阴间发生的事情冲他进行了介绍,他们四人走后阴间发生了三件大事,一件发生在他们离开之后不久,鬼城八层发生了奇怪的爆炸,爆炸是由什么引起的它不知道,但那次爆炸几乎将鬼城八层夷为平地。

    第二件事发生在爆炸发生之后的一个月内,阴间来了一群怪人,九幽鬼王命鬼卒为这群怪人建造了一处规模巨大的地下宫殿,供那些怪人居住。

    第三件事发生在近期,就在两个月前,那群并不经常到这里来的怪人来到了鬼城,分别驻守在鬼城各处,九幽鬼王也下达了命令,命各层鬼王严密把守关卡,以防外敌侵入。如临大敌的戒备了好几天,也没见有外敌侵入,七天之后那些怪人离开了鬼城,回地下宫殿去了。

    黄毛儿说的唾沫星子乱飞,吴东方始终没有插嘴,根据时间来判断,黄毛儿所说的第一件事情是娰妙造成的,娰妙以散功自爆的方式削弱了九幽鬼王的有生力量,也可能是拖延了九幽鬼王前往人间的时间。第二件事是神女等人被玄女遣送到了阴间,至于第三件事情,防范的应该是他,当年金族三老施展三纪窥生的事情九幽鬼王也有所察觉,九幽鬼王知道十二年后他会出现在阴间,故此才会召集众人严加防范。但鬼王犯了个错误,错误的推算了他到来的时间。

    “它们住的地下宫殿位于何处?”吴东方随口问道。

    “你要干嘛?”黄毛儿起了疑心。

    “闲着也是闲着,我想过去看看。”吴东方说道。

    眼见吴东方答的坦率,黄毛儿的疑心减轻不少,“你还是别去了,离这里挺远,走路要走个把月。”

    吴东方点了点头,鬼魂的移动速度比人要快的多,每天移动百里不算走的快,一天一百,一个月就是三千,如此算来神女等人居住的地下宫殿离鬼城至少也有三千里。

    “黄兄,你刚才误以为我是阴魂,我的气息与寻常阴魂很是相似?”吴东方问道。

    “你想干嘛?”黄毛儿歪头发问。

    “我想偷着去里面看看。”吴东方笑道,世人都以为寡言少语的人聪明,大大咧咧的人愚蠢,其实这是误解,话多话少与人的聪明和愚蠢没有直接关系,有些人话少只是在装深沉,肚子里其实没什么东西。而有些人看似大大咧咧,实际上脑子非常聪明,黄毛儿就属于后者。

    “别别别,”黄毛连连摇头,“你不能再往里走了,你的气息还是活人的气息,再往里走肯定会被人发现,你还是快走吧,等九幽鬼王回来,你的麻烦就大啦。”

    吴东方闻言心中一凛,“鬼王去哪儿了?”

    “你这次究竟下来干嘛?”黄毛儿放下了酒坛。

    吴东方尚未答话,鬼城内外的黄白光线陡然消失,大部分阴魂的头上都有一道光线,鬼城内外聚集的阴魂不计其数,垂直光线也不计其数,但这些光线在先前的一瞬间竟然同时消失了。

    “你干了什么?”黄毛儿惊恐的站了起来。

    “我什么都没干啊,你也看到了,我连手都没动。”吴东方也是一头雾水。

    头上的光线消失之后,鬼城内外的万千阴魂开始恐慌躁动,黄毛儿纵身跳下城墙,高声呼喝,稳定局面。

    短暂的惊诧和疑惑之后,吴东方恍然大悟,黄白光线是由活人对亡者的牵挂和思念凝变而成的,光线消失说明人间和阴间的联系被彻底阻断了,能做到这一点的只有那三个疑似三清的娃娃。

    他们截断人间和这里的联系,说明他们已经重新开辟出了一个全新的阴间,自这一刻起,人间亡故的阴魂将不会再到这里来,它们有了新的去处。

    想通这一点,吴东方立刻提气升空,施出赤焰火舞向东疾飞,目前九幽鬼王不在这里,可以趁虚而入。

    由于不知道九幽鬼王什么时候会回返,也不知道神女等人会不会察觉到鬼城的变故,他的心始终是悬着的,目前唯一能做的就是极力求快,越快越好。

    在阴间无法施展土遁,赤焰火舞是最快的移动方法,吴东方将火属灵气催到极致,体外的火焰尽量内敛贴身,以此减少阻力,如流星一般疾速东飞。

    片刻过后到得二环区域,有二层鬼王发现了他,高声喝问,但不等它们将话喊完,吴东方已经风驰而过。

    三层,四层,到得五层区域,五层鬼王率众升空,六层七层的鬼王也络绎升空,分兵左右,准备拦截。

    此时离九层已经很近了,为求快速,吴东方冲过五层之后施出了八木龙霆,直接将六层鬼王及其所率的大量鬼卒尽数震散,再度加速,冲过七层进入八层。

    此时八层鬼王早已做好了阻截的准备,但吴东方没给它出招的机会,逐月追星急施而出,将其砸飞的同时冲进了九层。

    九层有一处巨大的宫殿形建筑,这处建筑有两处入口,一个在东,一个在西,吴东方选了西门直冲而入,急顾左右,只见北面是一处类似于皇宫大殿的区域,有很大的座椅,也有很大的床榻,除此之外还有灯台和桌案等器物,几个宫女模样的女鬼正在打扫整理。

    宫殿的南侧区域有一面竖立的金属器物,这件金属器物高近两丈,形状和样式与罗盘很是相似,自内到外共有三环,外面两环有很多分区,分区上有各种符号,中心区域一片虚无,有黑气萦绕。

    吴东方闪身向北,抓住其中一个女鬼来到金属器物近前,“此物可是阴轮法盘?”

    那女鬼受惊不小,惊恐点头。

    “如何使用?”吴东方急切追问,他自外围冲到这里用了不短的时间,时间拖的越久他就越危险,到现在每耽搁一秒都可能付出血的代价。

    女鬼惊恐摇头。

    吴东方延出灵气,以右手扣住了女鬼的脖子,“你想再死一次?”

    女鬼惜命,哑声说道,“坏掉了,阴轮法盘已停用许久。”

    “胡说,分明可用,如何校队时间?”吴东方高声逼问。

    “真的坏掉了。”女鬼干咳发声。

    吴东方闻言陡然皱眉,根据女鬼的神情和语气来看,它应该没有撒谎,阴轮法盘是真的坏掉了,至少是无法校队时间,如果能够校队时间,鬼王等人可能早就借用阴轮法盘前往人间了。

    此时人间与阴间的联系已经被彻底阻断,阴轮法盘也不得使用,他进退无门,被困在这里了。

    就在他感到绝望之际,令他更绝望的事情发生了,一袭红衣的神女出现在了大殿门口。

    眼见神女现身,吴东方唯恐被其再度定住,反手将那女鬼向神女抛去,与此同时急施逐月追星向阴轮法盘冲去,阴轮法盘中心区域是虚空的,冲进去应该可以去到别的地方,尽管不知道会去到哪里,但不管去哪儿都比留在这里要好。

    吴东方冲进阴轮法盘之时遇到了阻力,但阻力不大,来自于随身衣物。

    情势危急,容不得他多想,灵气急泄将法袍震散,赶在逐月追星效力消失之前冲进了阴轮法盘。

    进入阴轮法盘的瞬间,眼前陡然一亮,此时他身在半空,下方是一片红艳的罂粟花。

    “我回来了!”吴东方欣喜若狂,十二年前,他在急坠的过程中去了夏朝,十二年后,他又回到了原点。

    眼见就要坠落地面,吴东方下意识的想要提气稳住身形。

    一试之下亡魂大冒,经络闭塞,灵气全无……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