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三百五十八章 等

    “阴轮法盘?你们上次前往阴间,见过这件器物?”冥月问道。

    吴东方摇了摇头,“没有。”

    “那你如何知道阴间有这件器物,又如何知道它能够将人送往别的世界?”冥月语带颤音,如果吴东方推断无误,不久之后的某一天他很可能就会离开这里。

    “当年三老施展三纪窥生,阴间的九幽鬼王也有所察觉,据他推测,我前往阴间是要借用阴间的阴轮法盘回到我原来的世界,当日他曾以此作为交换条件,要我们袖手旁观,不要干涉他们冲那一干天神发难,但我拒绝了他的提议。”吴东方放下了一直捧在手里的茶杯。

    “东方,你会走吗?”冥月强装平静。

    吴东方摇了摇头,“不会。”

    “若是事关天下苍生,你该如何取舍?”冥月问道。

    “你希望我如何取舍?”吴东方笑问,中国有句话叫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说的是男人的胸襟和抱负,不过这句话还有另外一个意思,那就是先己后人,先亲后疏,先近后远。

    冥月没有答话。

    “你希望我如何取舍?”吴东方再问,他和冥月的感情很好,但不知为什么,他始终感觉二人之间的感情没有达到巅峰,之前他一直想不出原因,现在他隐隐约约的发现了症结,冥月是大家闺秀,受家庭熏陶,不管做什么都遵循着一定的规则,这导致了她为人处世平和中庸,情绪比较稳定,没什么起伏。而他是个孤儿,从小到大都不守规矩,部队对抽烟喝酒有严格规定,但他不管那一套。按照规定执行任务不能跨越国界,他也不管那一套。一个不守规矩的人是没什么高贵气度的,但一个总是遵循规则的人也注定不会充满激情。

    “我希望你做你想做的事情。”冥月轻声答道。

    “你希望我如何取舍?”吴东方第三次发问,冥月的回答模棱两可,之所以模棱两可是因为冥月压抑了自己的本性。

    “我希望你怎么做,你就会怎么做?”冥月反问。

    “对。”吴东方正色点头。

    冥月犹豫良久,艰难的做出了选择,“天下为先,百姓为重。”

    “你的格局比我高。”吴东方笑了笑。

    “莫说笑,你再仔细回忆一下,看看能否想起你来到这里的具体时日。”冥月问道。

    “想不起来了,我只记得是个秋天,你也知道,我来到这里之后在山洞住了很久,没有时间的概念。”吴东方摇头说道。

    “如果你前往阴间真是为了使用那里的阴轮法盘,你会前往何处?”冥月问道。

    “不晓得,”吴东方再度摇头,“目前还不清楚我去阴间是不是为了这个,如果真要使用阴轮法盘,有七成可能是上逆,下行的可能性不大。”

    冥月没有立刻接话,吴东方所谓的上逆是指回到过去,通过做一些事情来改变和影响现在。而下行则是前往未来,目前来看他前往未来的可能性不大,因为前往未来他就回到他原本生活的那个年代了,不管做什么对现在都没有影响。

    “不说这些了,我头疼,回后院躺会儿。”吴东方离座站起,迈步向殿外走去。

    有些时候想太多也没用,他甚至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回来的,加上阴历和农历天数的不同,也没办法推断下个月是不是正好一纪,目前做什么都没意义,只能等。

    次日,吴东方离开了金族,去了夏都,自夏都循着当年逃亡的路线,重走了一遍当年走过的路,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但他就是想这么做,究其根源,可能有告别的意味。

    七天之后,吴东方身在东海之滨,他和王爷曾经在海边的山洞住过一段时间。就在他犹豫要不要去拜访一下那个成精的老马蜂时,忽然感应到自己的定位气息。

    定位气息是自夏都发出的,吴东方循着气息土遁前往,现身于夏都的皇宫大殿。

    大殿里只有姒少康自己,姒若不在这里。

    他曾将自己的定位灵珠给过姒少康,故此姒少康也能召唤他,他本以为召唤他的是姒若,发现姒若不在这里,多多少少有点失望。

    不过失望归失望,该干什么还得干什么,彼此见礼之后,姒少康说出了召他前来的原因,今天午睡时姒少康做了个梦,梦里有一个黄胡子老者向他求助,对方自称穆萨,是古巴比伦的神使,对方在梦里对姒少康说,他们正在遭到敌人的攻击,损失惨重,希望夏帝能够再度派人过去援救,对方还说,之所以不能亲自过来,是跟五族圣巫有过承诺,绝不踏足夏朝疆域,无奈之下,只能托梦求助。

    “你是怎么想的?”吴东方随口问道。

    “此事寡人做不得主,还要看圣巫的意思。”姒少康和声说道。

    “我最近心神不宁,不适合外出作战,这样吧,我把其他三族圣巫请过来,由你们商议决定。”吴东方说道。

    “不必,不必,”姒少康连连摆手,“若是他再托梦过来,我便回绝了他。”

    吴东方没有表态,坐了一会儿,喝了盏茶,起身告辞。

    由于出门已经七天了,吴东方就没有再回海滨,而是回了金族。

    “你回来的正好,给你看样东西。”冥月迎了上来。她看出吴东方心情不好,但她并不知道吴东方为什么心情不好。

    “什么?”吴东方随口问道。

    “我今天中午为阿哥送饭,在他的工坊发现了一件东西。”冥月自案头拿过一个布包,打开之后里面是一个黄色的圆盘。

    吴东方伸手接过,看了一眼,随手又将那圆盘递给了冥月,这种样式的圆盘他已经有两个了,一个是七月自天上带下来的,还有一个是他和王爷西行途中自罗刹房间里翻到的,这个圆盘与另外两个圆盘的大小相同,上面也有分区,线条较多,分区也多,密密麻麻,当有七八十,上面有星相符号。

    “这是阿哥自你带回来的那些银盒里找到的。”冥月说道。

    “哦。”吴东方应了一声,古巴比伦的飞碟坠毁之后,他偷了不少核心部件,其中有几个大型的合金部件,这东西应该就藏在其中一个部件里,也可能这东西本来就是飞碟的一部分。

    “这样的铜盘我们已经得到了三只。”冥月说道。

    “应该还有一只。”吴东方说道,四大文明古国可能各有一个这样的圆盘,至于圆盘究竟有什么用,他并不清楚,而现在他也没有心情再去研究这东西。

    “如果你有兴趣,咱们可以推研一下。”冥月说道。

    “没兴趣。”吴东方转身向殿外走去。

    “东方,能不能告诉我,你在想什么?”冥月意识了问题的严重性,自她上次跟吴东方交谈过后,吴东方的情绪就不太对头,好像对什么都不在乎了。

    “没想什么。”吴东方摇了摇头。

    冥月将那铜盘重新包好,转身看向吴东方,发现他已经跨出殿门,往后院去了。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