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三百五十六章 最后的安逸

    吴东方凝变木箱,装盛两份礼物,“这件事情也不急于一时,慢慢来,冬天太冷,搜山不便,可以先缓一缓,等来年开春接着找。”

    “冬天野兽消藏,蛇虫匿迹,搜寻相对安全一些。”姒若说道。

    “行啊,这件事情交给你了,此时玄女和神女前往人间的通道已被暂时截断,但这不是长久之计,得设法找出它们隐藏的真相,彻底消除隐患。”吴东方将两个小木箱递给姒若。

    姒若道谢接过,土遁消失。

    送走姒若,吴东方坐回座位端起了茶杯,姒少康登基之后五族和平相处,内无忧,外无患,适合普通人修行的练气法门也在五族开始普及,表面上看形势一片大好,但事实并非如此,天界和阴间目前仍然处在玄女和神女的控制之下,修道有成的巫师不得飞升,死去的阴魂仍会落于神女之手,这是很大的隐患,必须解决掉。

    片刻过后,冥月和辛童回返,也不知冥月和辛童说了什么,辛童的心情很好,三人同桌吃了晚饭,晚饭后辛童起身告辞,这次她是真心想走,说是离开时间不短了,得先回去看看,实际上真正令她急着离开的原因是到了晚上,人家夫妻总要住在一起的,她现在还是个外人,留在这里不方便,心里也不舒服。

    一夜无话,次日清晨吴东方起身自城里转了一圈儿,怎么说他也是金族圣巫,得体察一下民情。

    所谓体察民情不过是个好听的说法,本质就是溜达溜达,顺便看看冥宛和她的家人,中国是个人情社会,这种情况在夏朝其实就已经开始了,冥宛想让自己的小儿子也学习法术,吴东方自然不会拒绝。

    上午在城里转,下午在天师府睡大觉,有冥月在,他就是个甩手掌柜,什么都不用他操心。

    傍晚时分醒了,溜达着去了冥战的工坊,他知道冥战的规矩,让人先通报,冥战一听他来了,急三火四的跑了出来,“你自哪里找回的那些器物?”

    “昨天送来的那些?”吴东方随口反问。

    “对。”冥战点头。

    “自很远的地方。”吴东方迈步前行。

    冥战拉住了吴东方,“这些器物较之前的那些好上太多,还有吗?再去找来一些。”

    “没了,就那些了,你拉着我干嘛,你忙了这么久,让我看看你都造了什么出来。”吴东方说道。

    “尚未成型,粗陋的很,你昨天送来的那些金属很是神异,以它熔铸金甲巨人,定有神效,再去找些来。”冥战急切的说道。

    “真的找不到了,只有这些了,你可以试着融化之后添加一些普通金属。”吴东方继续向前。

    “那如何能够,美酒兑水,岂不暴殄天物?”冥战嚷道。

    吴东方没接他话茬,大步走到冥战的工作区域,拉开了大门,不过他并没有进门,只看了一眼就退了回来,里面的情况不比垃圾分类场强多少,到处都是各种零件儿。

    一看冥战的研究没什么实质性的进展,吴东方就失去了参观的兴趣,试图跟冥战闲聊几句,让他注意身体,多休息,但冥战对闲聊没兴趣,心思全在那种奇怪的金属上,唠叨着让吴东方再去多找一些回来。

    “大哥,你就饶了我吧,实话跟你说了吧,那箱子东西是我偷回来的,真的没有了。”吴东方被唠叨烦了,转身想走。

    “你告诉我在何处偷得,不劳你动手,我自己去。”冥战喊道。

    吴东方闻言皱眉看向冥战,别说飞碟已经被埋了,找不到了,就算能找到,冥战这样的修为过去偷东西肯定会被人揍死。再者,目前已经没有用到金甲巨人的地方了,冥战的研究失去了实质意义,搞不搞都行了,没必要为这种可有可无的事情再费神。

    心里这么想,嘴上却不能说,不然冥战一定会被气死,但他想走,冥战就拉着不放,吴东方忽然想起一事,将灵山九宫的情况告诉了冥战,那里也有一些奇怪的金属,数量还不少,冥战要是喜欢,可以过去拆回来。

    问明了具体的方位,冥战这才把他放走了,当夜就组织人马去昆仑山拆楼砸钢筋去了。

    随后几天吴东方又去金族的其他部落转了一圈儿,中国人有送礼的习惯,他回来的时候乾坤袋里全是下级送的礼物,到得这时他才明白为什么现代的官员动不动就下去调研,所谓调研其实就是下去观光旅游吃喝收礼去了。

    东转转,西转转,东院待待,西院蹭蹭,百无聊赖的过了几日,吴东方坐不住了,这些年他一直忙的焦头烂额,忽然闲下来还真不习惯。

    这都过去七八天了,寻霜那边还没动静,估计窥天问祖是没戏了,他了解寻霜,寻霜回去之后肯定会第一时间检查传声虫,如果真有窥天问祖的法门,早就喊他过去了,不会等到现在的。

    闲着没事儿就找事儿干,本来他是不想见姒少康的,但闲着没事儿也可以过去见见,姒少康虽然是一国之君,但见了他还是有些怯意,所谓的共商国策其实就向他汇报工作,大致意思就是‘你看我这么干行吗?’

    吴东方自然不会说不行,但他实在不喜欢这种官场上的气氛,吃了顿饭就跑木族去了。

    费轩正在炼丹,先前四人自巴比伦带回不少内丹,配比之后能熔炼一颗半神修为的金属补气丹药和大量寻常的补气丹药,此前辛童和寻霜已经各自得到了一枚半神修为的丹药,这种丹药炼化非常困难,需要十几二十年。

    费轩虽然健谈却相对正统,实在算不上一个有趣的人,不过寻霜和辛童都是女的,他也不方便找她们闲扯,隔三差五就跑来跟费轩喝喝茶,聊几句,偶尔还会跟费轩下下棋,不过他的棋艺实在不咋地,很快费轩就不跟他下了。

    在费轩这里待够了,吴东方又跑到火族去了,他一去辛童自然高兴,陪着他在火族游玩,南海的一些岛屿也是火族的领地,二人还跑到海岛上玩了几天,阳光沙滩,美女相陪,也挺惬意。

    人有时候很容易自己给自己下套儿,此前他曾经让辛童三年以后再做决定,天知道当日哪根神经不对说了这么一句,其实辛童在这时候早就到了婚嫁的年纪了,但话已经说出去了,总不能出尔反尔,既然装了君子,就只能硬着头皮装到底了。

    能看不能吃的感觉并不好,没几天吴东方就不陪辛童玩了,自温暖的沙滩海岸跑到北方的冰天雪地去了,找寻霜玩,其实也不是单纯的玩儿,联络感情也是一部分,主要目的是确定一下窥天问祖有没有线索。

    其实他来之前就已经猜到寻霜没找到窥天问祖的修行法门了,事实跟他猜测的一样,寻霜唤醒了前辈留下的传声虫,里面没有提到窥天问祖。

    寻霜是个男人婆,喜欢大碗喝酒,大口吃肉,这一点很对他脾气,他甚至跟寻霜学会了水族的划拳酒令,水族的酒水度数相对较高,不以灵气化解酒力很容易醉人,但喝酒本来就是为了寻找那种舒泰豪爽的感觉,而寻霜也真的够豪爽,她就住在天师府的大殿,大殿里有个大壁炉,地上还铺着厚厚的毛毯,喝的差不多了倒头就睡,寻霜也不避讳,跟他同睡大殿,当然了,都是穿着衣服睡的。不过话又说回来了,就算脱了衣服睡也没啥,因为他压根儿就没把寻霜当女人看。

    闲着没事儿二人也会出去转转,往北走,冰天雪地,偶尔还能见到北极熊,不过没见到企鹅,可能北极没有这东西。

    他是甩手掌柜,但人家不是,不能总是陪着他到处乱转悠,玩了几天,吴东方又跑了,这次跑到土族去了,他不太好意思让姒若一个人担负寻找任务,与四人相比,姒若这个土族圣巫资历较浅,姒若自己也始终感觉低他们半格儿,姒若是个好同志,不能欺负人家。

    本来他是想跟姒若一起寻找玄女隐藏的秘密,但这事儿实在无趣,不是每个山都有山洞的,也不是每座山都有古代遗留下来的建筑的,指挥兵卒找了几天,吴东方有点够了,找了个借口跑回金族去了,当然,由于不太好意思,临走时又给了姒若一堆自西域带回来的东西,权当辛苦费了。

    会土遁也不好,可以自各处快速移动,冬天没过,他已经把五族转了个遍,没地儿去了,只能待在家里,但他既不想处理繁琐的公务,又不想继续练气,他已经到了百尺竿头,想再进一步不是三年五年能够完成的,最主要的是该干的事情都干的差不多了,只剩下天界和阴间这两码事儿了,其实这两码事儿只能算是一码事儿,因为神女和玄女是同类,只要找到它们隐藏的秘密,就能知道它们的真正来历,也只有知道了它们真正的来历才能想出克制它们的方法。

    王爷最终入了金族圣地,王爷阅历丰富,诙谐随性,如果王爷还在,他肯定不会这么无聊。

    越想找点事情做,越想不出还有什么没做,也想不到还有什么能做,好在费轩和寻霜辛童不时会过来住上几日,彼此走动还算频繁,交情不但没有生疏反而日渐深厚。

    土族有九个州,是九个州,不是九个村,遍寻九州是个庞大的工程,姒若率人找了一年多,还是一无所获。

    说是不急,最后还是吴东方先急了,当年金族三老曾经施展三纪窥生看过他十二年后的情况,那时候他身在阴间,再有一个月就是三纪窥生预见的那一天,如果三纪窥生预测无误,一个月后他就会出现在阴间,但直到现在他们仍然没有找到玄女和神女隐藏的秘密,别说秘密了,他甚至不知道灵山被毁之后怎么前往阴间,什么都不知道,去阴间干嘛。

    “你还记不记得咱爹和故伯犀伯当年为我施展三纪窥生的情形?”吴东方坐在大殿右侧的一个座位上,冲正在办公的冥月问道。

    “当然记得,下个月就整十二年了,我也在担心这件事情。”冥月抬头搁笔。

    “当时我是背对着你们的,不知道你们都看到了什么,你仔细回忆一下,我在阴间的时候脸上是什么表情?”吴东方问道。

    冥月可能没明白吴东方这句话的意思,面露疑惑,没有立刻回答。

    吴东方出言提示,“我当时脸上的表情是无奈呢,还是忧虑,亦或是愤怒,或者是其他的什么表情?”

    冥月颦眉回忆,片刻过后出言说道,“非常急切,貌似在赶时辰……”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