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三百一十六章 风俗

    三人皱眉是因为吴东方说的这种情况不应该出现在修行中人的身上,修行中人体内有灵气存在,可以自行调整五脏气血。此外,灵气的存在也会令修行中人的体质发生良性变化,寻常的劳累和饥饿不足以令修行中人晕厥昏迷。

    吴东方知道三人在想什么,“此人经络与常人无异,体内也没有灵气运行。”

    “无有灵气?”费轩手指废墟,“那他……”

    吴东方打断了费轩的话头,“他用的不是灵气,甚至不是法术,他的能力可能来自于这套奇特的盔甲,也可能来自于他的脑子。”

    吴东方说完,见三人面有疑色,只得再度解释,“由神识控制的一种精神力量。”

    三人还是不太明白,吴东方没辙了,他先前之所以不急于动手,就是为了观察西方的法术是怎样一种情况,虽然直到现在也没看出个所以然,但至少能确定,西方法术与东方法术走的是完全不同的两条路。

    “这些事情等以后再说,先把他们处理了。”吴东方抬手北指,此时城中正在发生激烈的巷战。

    寻霜和辛童点了点头,自城楼上飘身而下。费轩直身站起,抽刀在手,环顾左右向敌人较多的东北方向掠去。

    吴东方自乾坤袋里拿出水罐,想为年轻男子喂水,但水罐拿出来之后才想起年轻男子的脸上还罩有甲片,连口鼻都遮住了,沉吟过后再度自年轻男子的左手手腕部位探进了一根手指,延出灵气前去冲击年轻男子的七窍神府。

    灵气游走到年轻男子头部,年轻男子陡然苏醒,右拳急出,直取吴东方左侧太阳穴。

    这倒不是年轻男子有意偷袭,而是他下意识的反应。

    吴东方刚想抬臂格挡,那年轻男子已经将右拳生生止住,很显然,他已经发现吴东方是在救他。

    眼见年轻男子苏醒,吴东方站了起来,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年轻男子抬头看了他一眼,伸手拉住了他的右手,借势站了起来。

    站起之后,年轻男子脸上的三片护甲再度缩了回去,与此同时做出了一个挺胸收腹的动作,在察觉到腰伤尽愈之后疑惑的看向吴东方。

    吴东方微笑着冲他点了点头,转而将手里的水罐递给了他。

    那年轻男子看了看吴东方,又看了看他手里的水罐,伸手将水罐接了过去,仰头喝水。

    此人先前应该是自其它战场赶过来的,中途没有机会补充饮水,眼下已经渴的狠了,不过此人虽然喝的很快,却没有任何的滴漏,通过这一细节不难发现此人曾经受过很好的教育,有着很高的素养,喝水或喝酒时喝一半洒一半并不能说明这个人豪爽,只能说明他出身卑微,缺乏教养。

    水罐里大约有两升水,也就是四斤左右,年轻男子喝到一半的时候停了下来,看向吴东方。吴东方冲他点了点头,示意他可以继续喝,年轻男子得到了他的同意,继续大口喝水,直至彻底喝光。

    喝完水之后,年轻男子将水罐双手递给了吴东方,与此同时说了一句话,无疑是道谢的言语。

    “不客气。”吴东方将水罐收起,转而自乾坤袋里拿出几块米糕。

    此时那年轻男子正在观察城中的战况,吴东方将米糕递给了他,年轻男子摆了摆手,没有接那米糕。

    吴东方再送,年轻男子再度摆手,转而靠近墙边,准备参加战斗。

    吴东方探手拉住了他,伸手指了指费轩和寻霜辛童所在的方位,年轻男子疑惑的看向正自城中厮杀的三人,费轩此时正在城池东侧的街道上自南向北快速旋转,旋转的同时将街道两侧的木质建筑化为木锥和木刺疾速甩出。寻霜所在的中城街道混杂有大量的本城百姓,她无法施展法术,只能以玄冰戟近身搏杀。辛童位于偏西区域,正使用赤焰火舞自街道上低空飞掠,烧的黑皮惨叫连连。

    费轩等人也发现年轻男子已经苏醒且正在观战,有心展示自己的实力,刻意加快了进攻速度,还没等年轻男子反应过来,费轩和辛童已经将东西街道上的大股敌军清除,于城北会合向南厮杀,与寻霜会合。

    前后不到三分钟,三人回返,此时城中的敌军绝大部分已被杀灭,剩下的散兵游勇就交给那些百姓去追撵打杀。

    在三人自城中搏杀之时,确切的说是屠杀之时,吴东方用眼角余光留意那年轻男子的表情,那年轻男子的脸上有意外的表情流露,却也不是目瞪口呆,这说明在他看来三人很厉害,但还没有厉害到令他吃惊的地步。

    年轻男子的这种表现也在情理之中,此人先前曾经一拳将偌大的圆顶建筑彻底摧毁,这样一个高手,自然不会被三人所用的浅显招数惊到。

    费轩等人回到城楼,年轻男子以右手抚向左胸,身体微弯,向他们道谢。

    三人虽然从未见过这种姿势,却猜到对方是在向他们道谢,各自抬手回礼。

    冲三人道谢过后,年轻男子转头看向吴东方,没有主动说话,很显然是在等吴东方表明他们的身份。

    吴东方想了想,伸出双手模仿鸟类飞翔的动作,转而抬手指向东方。

    这年轻男子见状恍然大悟,指了指吴东方又指了指自己,转而双手握拳,轻轻的碰了碰。

    对方的这个动作吴东方不太理解,碰拳在这里可能是朋友的意思,但他不敢确定这一点,为了避免出现误会,他指了指西北方向,又指了指东南方向,转而做了个合围的动作,随后又指了指东方,最后指了指脚下。

    年轻男子点了点头,转而抬起了左拳,正对吴东方。

    吴东方抬起双手,年轻男子用左拳碰向他的左拳,转而看向费轩,费轩会意,也与之碰了碰拳头,辛童学着二人的样子伸出了左手,那年轻男子摇了摇头,辛童见状换了右手出来。

    不过那年轻男子没有与之碰拳,而是捏住了她的右手,低头想要亲吻她的手背。

    “放肆。”辛童见状愤然缩手,怒目相向,那年轻男子明白可能是东西方的礼仪不同,冒犯了辛童,脸上露出了抱歉和尴尬的神情。

    “这是他们的礼仪,表示对女人的尊重。”吴东方出言解释,跨国作战有太多不便,礼仪只是其中之一,包括风俗在内的很多日常习惯都容易发生冲突。

    三人闻言尽皆皱眉,在东方谁敢亲女人的手那就是耍流氓,是要挨打的。

    吴东方笑着冲三人摆了摆手,转而指了指自己,“吴东方。”指完自己又依次指了指费轩等人,报上了三人的名字。

    吴东方说完之后,年轻男子指了指自己,“巴克,阿西尼斯,埃塞里。”

    年轻男子说完,三人直接懵了,疑惑的看向吴东方。

    “他们的名字都很长,这还算短的呢。”吴东方说道。

    “这如何能够记得住?”费轩皱眉说道。

    “埃塞里?”吴东方指了指年轻男子。

    年轻男子摇了摇头,抬手上指,“巴克,阿西尼斯,埃塞里。”

    “巴克。”吴东方明白了,西方人会把自己的名字放在前面,后面可能是姓氏,也可能是他爹或者他爷爷的名字。

    “巴克。”年轻男子点了点头,但他点头点的很勉强,至于他为什么勉强没人知道,也可能是喊名字的时候不带上姓氏不礼貌。

    “这也不好记呀。”费轩又在摇头,对他们来说,巴克这个名字发音很奇怪,也很拗口。

    “凑合着记吧。”吴东方无奈摇头,转而冲巴克一通比划,示意巴克带他们去见巴比伦的首领。

    巴克也跟着一通比划,大致意思是他现在不能飞了,得明天太阳升起才能重新上路。

    吴东方随后再度比划,示意他们可以带着他移动,巴克见状连连摇头,又是一通比划,意思是被人带着飞行是弱者的表现。

    三比划两比划天就黑了,百姓将剩下的黑皮杀的差不多了,派出了代表,恭敬的邀请他们下去吃饭休息。

    巴克在这里貌似拥有很高的地位,百姓对他非常恭敬,列队接迎,其中一些人还会跪倒在路旁。

    下跪的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貌似没什么针对性,不过细心留意还是能发现问题,跪倒的人大约占百姓总人数的十分之一,这种情况很可能表明巴克真是十二宫勇士之一,而跪倒的这些人都是他所属星座的百姓。

    这处城池先前曾经被黑皮攻陷过,城中大部分房屋都遭到了破坏,百姓找到一处相对完整的大房子请他们入住,这处房子是圆形的,有点类似于蒙古包,但比蒙古包大的多,是土木建筑,进门之后就是铺着地毯的大厅,大厅的东西南北各有一个小门,分别通往墙体内部,这处房子的墙壁厚达一丈三,里面肯定有几处小的房间。

    进门之后,巴克用手指了指大厅各处,转而站在门口,等他们有所动作。

    “他是何用意?”费轩不解的问道。

    吴东方也不太清楚巴克是什么意思,只能靠猜测,“他可能是让咱们随意,别拘束。”

    吴东方这么一说,三人都随意了,这种充满异域风情的房屋四人还是头一次见过,寻霜对一盏奇怪的灯很感兴趣,走过去歪头打量。

    “这是电石灯,又叫嘎斯灯,没想到这里会有这东西。”吴东方也凑了过去。

    辛童走向房屋北面,墙上挂着一个圆形的金属装饰品,上面镶嵌着很多蓝色的宝石。

    “这样的房屋结构还是头一次见到。”费轩走向东侧一个木门,拉开木门向里张望。

    就在此时,自门外走进了四个手捧毛毯被褥的年轻女子,分别走向四人站立的位置,开始铺设被褥。

    吴东方见状暗道糟糕,有些少数民族有这个习惯,客人把东西放在哪里或者在哪里站立超过一定时间,主人就会认为客人喜欢睡在这里。

    先前他和寻霜一直在研究电石灯,对方肯定要把他们的床铺铺到一起,就在他暗暗叫苦的时候,费轩走了过来,“她们要做什么?”

    “给咱们铺床,咱们站的位置就是睡觉的位置。”吴东方叫苦不迭。

    “啊?”费轩转身跑了回去,喊住了那个想要铺床的女人,“别别别,我不睡这里。”

    “算了,入乡随俗。”吴东方问道。

    “什么算了,这是茅房……”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