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三百一十五章 威力

    三人点头同意,各施身法,自所在山峰来到蛇精先前所在的城楼。

    此时城外百姓已经自城墙各处缺口涌进了城里,沿途寻找遗落在街道上的兵器或是能够充当兵器的各种事物,准备与正在集结的黑皮士兵决一死战。

    那身穿黄色盔甲的年轻男子到得城池上方悬停半空,微闭双目,双手外展。

    辛童扬鞭将几支自远处射来的冷箭击落,疑惑的看向城池上方的年轻男子,“吴大哥,他在做什么?”

    吴东方尚未答话,下方已经有多支冷箭射向那年轻男子,在利箭近身的瞬间,年轻男子体外再次现出金光,在阻住利箭之后,原本萦绕在体外的金光忽然炸开,变为无数极为细小的牛毛光点儿,向四面八方疾射而去。

    四人见状同时皱眉,吴东方根据那些光点儿的大小和移动方位判断出这些光点儿不是年轻男子的进攻招数,一来光点儿极其细小,不足以伤人。二来城中有百姓,年轻男子不会不顾及同胞的死活。

    疑惑光点儿的作用,是他皱眉的原因。至于费轩寻霜和辛童为什么皱眉,他不清楚,可能想的跟他一样,也可能是担心年轻男子所发金光会伤及平民百姓。

    四人刚有了皱眉的动作,便发现那些炸开的金光已经疾速回返,重新聚集在了年轻男子周围,整个过程异常短暂,一触即收。

    金光回归之后,年轻男子歪头看向城池西南方向,与此同时头盔能够移动的三块甲片重新自两颊和额头的护甲中探出,护住了自己的面部和双眼。这一动作完成之后,年轻男子凌空转身,冲着城池西南的那处圆顶建筑疾速俯冲而去。

    四人见状恍然大悟,年轻男子的移动方向正是那两条蛇精藏身之处,他先前散发出的金光是探查周围情况的,有点像蝙蝠和海豚的回声定位。

    这种寻找目标和探查情况的方式也很精准,但是与中土巫师的感知定位相比,还是差了那么一点点。

    距圆顶建筑还有两百丈时,年轻男子上身后仰,右臂回撤,很明显是在调整姿势,聚集力道,准备发起进攻。

    四人都能够在空中作战,也都熟悉空战的时机拿捏和各种尺度和技巧,两百丈就开始准备进攻,除了声波型法术,其他的所有法术都显得为时过早,不过就算是八木龙霆这种声波法术,那也是距离越近威力越大,这时候着手准备也太早了。

    这年轻男子肯定不是第一次经历实战,不会出现低级错误,他在距离目标两百丈就开始准备一定有他的道理,按照惯例推断,越霸道的法术前期准备时间越长,这年轻男子这么早就开始聚势,极有可能要施展霸道的攻击招数,以求一击制敌,而他此时身上有伤,持久战对他不利,速战速决也的确是他的首选。

    一百五十丈时,年轻男子的前冲速度有所减缓,右臂开始颤抖。

    距圆顶建筑一百丈时,年轻男子右臂回撤的幅度明显超过了出拳的最佳弯度,而且颤抖的越发剧烈。与此同时身体开始严重歪斜,左侧前倾,右侧滞后。

    年轻男子目前的这种姿势绝对不利于加强进攻的威力,之所以出现这种对进攻不利的姿势,很可能是他腰部的伤势发作,导致他发挥失常。

    但定睛再看,吴东方有了新的发现,年轻男子进攻姿势的错位除了他腰上有伤,主要原因还是他右拳裹带了大量无形的能量,这种能量无形有质,附着在年轻男子的右拳和右臂上,由于这种能量是有质之物,聚集太多,前冲时阻力就会增大。

    若是换做平时,年轻男子可以凭借腰部和肩部的力量将这股额外增加的阻力扭过来,但现在他腰部有伤,无法彻底抵消因为能量大量聚集而引发的阻力。

    在这种情况下,他只有两个选择,一是减少附着在右拳和右臂上的能量,二是减速降低阻力,这两种方法都会降低进攻的威力,通过年轻男子开始减速这一情况不难发现,他选择了第二种补救方法。

    随着年轻男子速度的减缓,其身形逐渐调整到了最适合进攻的状态,此时他离那座圆顶建筑已经不足五十丈。

    那座圆顶建筑是城中几处比较大的建筑之一,样式有点像现代的教堂,有四五层楼那么高,占地面足有半个足球场那么大,在建筑的外围,围绕着很多野兽,其中不乏那种攻城的巨象,除此之外还有很多身上没毛儿的犬科动物,有点像非洲的鬣狗,却比鬣狗要大的多,跟寻常的豹子体形相仿。

    这些鬣狗已经发现了年轻男子正在快速靠近,纷纷仰天吠叫,它们的叫声不是汪汪,而是嗷嗷,很是刺耳,非常难听。

    在距离圆顶建筑三十丈时,年轻男子开始耸肩送臂,这是正式进攻的征兆。

    在年轻男子挥拳出招的同时,吴东方就做好了迎接震耳巨响的心理准备,这个年轻男子在巴比伦应该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巫师,但他也不是寻常的高级军官,他所用的招式不是武功,也不是法术,而是介乎两者之间的一种特殊的技能。

    这种特殊的技能与巫师的法术差别很大,目前已知的就有两大差别,一是作法的载体不同,巫师作法靠的是灵气,而他们使用的是一种未知的能量。二是进攻方式的不同,东方巫师是快速靠近目标,将灵气自经络和穴道催出来进行攻击,而这个年轻男子在进攻之前就已经将能量聚集到了手臂,这种做法有很大的缺陷,那就是在爆发之前始终需要控制附着在手臂上的灵气,动作不够灵活,速度也不够快捷。但这种做法也有个很大的长处,那就是威力大,由于攻击之前灵气已经附着于手臂,激发之后威力会极为惊人,比东方巫师临时自经络抽调出的灵气要强大的多。

    说的直白一点就是,这个年轻男子开战之前已经把大军自城里调了出来,而东方巫师的做法是开战之后才从城里发兵,受城门大小所限,城内大军无法在瞬间同时出城。

    挥出右拳的同时,那年轻男子高喊了一句‘哈默索亚。’哈默索亚是什么意思吴东方自然听不懂,但肯定不会是哈喽和你好,大致猜测应该是去你娘或者受死吧之类骂人的话。

    年轻男子话音未落,一道粗大的光柱就出现在了他的右拳前方,光柱为纯白色,直径超过两丈。

    与寻常的光线不同,这道光柱移动速度要慢于光速,至少能被人类的眼睛看到,光柱呈圆柱形,彻底脱手之后长约三丈。

    虽然吴东方看到了这道光柱,但也只是惊鸿一瞥,光柱出现之后以惊人的速度击中了那处圆顶建筑,速度虽然略慢于落日弓的此发彼至,却也不是寻常人等所能避开的,四人之中除了他能够凭借逐月追星或土遁快速避开,费轩等人都没有避开这道光柱的可能。

    不过这并不表示这个年轻男子能够对他们三人构成威胁,他们的身法虽然躲不开光柱,却可以在对方发出光柱之前将对方干趴下,不给对方出招的机会。

    在光柱接触到那处建筑的瞬间,巨大的圆顶就被轰的粉碎。

    轰碎了圆顶,光柱并没有随之消失,而是缩短了些许,余下部分继续向下贯插,穿过多层阻碍持续纵深,每破除一层阻碍,光柱就会缩短少许,直至最后撞上地面方才彻底爆开,气浪骤起,巨响震天,整个圆顶建筑连同外围的大量野兽被尽数炸飞,圆顶建筑原本坐落之处只剩下一个偌大的半圆形深坑。

    “他已然油尽灯枯。”费轩上前一步,延气作法,自百丈外生出一根巨大藤蔓,试图卷起那个被气浪顶飞的年轻男子,但外散的气浪太过凛冽,那年轻男子倒飞速度太快,他慢了半分,藤蔓不曾卷住对方。

    辛童见状急忙甩出火龙鞭,将那年轻男子卷了过来,吴东方侧身扬手,发出灵气抵消了冲向四人的气浪。

    此时那年轻男子已经晕死过去,吴东方蹲身抓起了他的左手,延出灵气试图窥察他的伤势,但灵气所至,竟然无法穿透对方的金属护腕。

    “这是什么金属?”吴东方将对方手腕掰弯探出一指,自护腕的缝隙中触及到了对方的皮肤,灵气探出,眉头大皱。

    寻霜先前判断无误,此人腰部的确有伤,命门处的脊骨严重错位,由于是自外向内受力,脊骨就向前出现了偏移,这导致他无法自己将错位的脊骨复位。根据脊骨错位的程度来看,无疑已经压迫到了脊髓,这会令他在移动时剧痛锥心。

    在窥察对方伤势的同时,吴东方还发现这个年轻男子体内没有任何灵气,经络也与普通人无异,这说明此人确实不曾修炼灵气。

    “伤在何处?”费轩蹲了下来。

    “命门脊骨,我已经将其复位。”吴东方随口说道。

    “何以晕厥不醒?”费轩追问。

    “心肝肺三经火旺,脾胃虚空,肾水衰迷。”吴东方站了起来。

    三人闻言尽皆皱眉,他们都是圣巫,熟知医理,吴东方所说的这种情况很好理解,说通俗点儿就是又累又饿又上火……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