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三百一十四章 神奇的盔甲

    “狮子?”辛童拗口的重复,中土没有狮子,自然也不会有狮子的发音,吴东方说的是现代语言。

    “西方的一种野兽,也很凶猛。”吴东方随口说道。

    “狮子是他所属族群的神兽?”辛童问道。

    “目前还说不好。”吴东方摇了摇头,如果来人胸前的图案不是狮子,而是十二星座的其他图案,那就能确定来人是黄道十二宫的勇士之一,但狮子图案不具备这种代表性,因为狮子在西方很常见,可能只是作为一种图腾被熔铸在了盔甲上,不过也不能排除此人就是黄道十二宫的狮子座勇士,此人究竟是什么身份,还得经过进一步的观察才能确定。

    二人说话的同时,两道人影出现在了北面的城楼上,那是一对中年男女,确切的说是一对幻化成中年男女的妖精,这俩人一看就是蛇类妖精幻化,皮肤黢黑,躯干很长,四肢短小,塌鼻小眼,脑袋很尖,头发稀疏。

    男的腰间捆着一片破烂麻布,女的也是一片麻布遮住私处,由于胸部异常扁平,与男人无异,连胸罩也省了。

    人在跟他人接触的时候都有直观的第一印象,也就是看这个人第一眼有什么感觉,这俩家伙给人的感觉很不好,长的就欠揍,面目可憎,狡诈猥琐,要多讨厌有多讨厌。

    这二人上得城楼,第一反应是疑惑,定睛打量过身穿盔甲的年轻男子之后,脸上的表情变成了凝重和戒备,随后二人同时做出了一个奇怪的动作,抬头看了看天空。

    年轻男子见二人出现,右臂前伸,握拳曲臂,高声说了一句什么。

    那两个蛇妖闻言疑惑的对视了一眼,它们是古印度的妖精,貌似也听不懂古巴比伦的语言。

    对视过后,公蛇上前一步,高声说话,说的什么也听不懂,但声音很难听,吐气不顺畅,有点像得了哮喘病,出气儿多入气儿少,给人一种随时都可能憋死的感觉。

    由于年轻男子斜对众人,吴东方看不到他的表情,不过自他歪头的动作不难看出,他也听不懂蛇精在说什么。

    那蛇精叽里呱啦的说了半分钟,随后加上了动作,手舞足蹈,胡乱比划,语气更加急切,看其神态和语气不像是在辱骂对方,反倒像是在解释什么。

    “再不动手,怕是会失去先机。”寻霜皱眉说道。

    吴东方点了点头,他也看出这条公蛇是在故意拖延时间,两条蛇精来到城楼发现年轻男子之后有个看天的动作,这说明它们很可能在等待什么。

    “那妖精的惑敌之法很是粗浅,他为何看不出对方在拖延时间?”费轩在一旁替人家着急。

    吴东方想了想出言说道,“他不应该看不出来,我怀疑他也在拖延时间,他应该是自别的战场赶过来的,先前的战斗可能令他实力有所下降,眼下也需要时间恢复实力。”

    “说的没错,他果然在拖延时间。”寻霜说道。

    寻霜说完,辛童和费轩转头看向她,寻霜说的这么肯定,自然是发现了什么。

    “看他右腿外侧的那片护甲。”寻霜出言提醒。

    三人闻言同时凝神远眺。那年轻男子出现之初身上的护甲共有三处损伤,而此时右腿护甲上的抓痕已经彻底消失,其他两处损伤貌似也在缓慢复原。

    “怎么会这样?”费轩很是疑惑,“他所穿护甲用的是何种金属,竟能自我修复。”

    “据我所知目前还没有能够自我修复的金属,盔甲的修复应该是受他神识控制的。”吴东方说道,现代有个名词儿叫记忆性金属,指的是金属在受力变形之后能够回归原状,但这仅限于一定程度内的弯曲,而那年轻男子身上的盔甲变形严重,如果不借助外力,不可能自动恢复原状。

    “若是只需神识就能修复盔甲,他在来时的路上就会将盔甲修复如初,来到之后方才着手修复,岂不是贻误战机。”费轩说道。

    吴东方点了点头,他明白费轩的意思,费轩的意思是单纯的神识控制是不足以修复盔甲的,应该还要付出一定的代价,由于那年轻男子使用的并不是灵气,故此费轩无法精确表达自己的意思。而这也正是他所困惑的,巫师修行的是灵气,这个年轻男子修行的又是什么。

    就在此时,辛童低声说了一句什么,由于下方的百姓正在和黑皮拼命,又喊又叫非常嘈杂,吴东方没听清。

    “大点声儿,你就算骂他祖宗,他们也听不懂。”吴东方说道。

    “吴大哥,你发现没有,那人身体始终偏左。”辛童抬高了声调。

    吴东方歪头看了一眼,辛童说的没错,那年轻男子凌空站立的时候身形并不是正南正北,而是有一定的斜度,右半边身体向后偏移,而左半边身体则相对向前。

    “有何不妥?”费轩不解的问道。

    寻霜也没有表态,很显然她也不认为对方的站姿有什么问题。

    辛童只是发现了这样一个细节,至于这个细节有没有深意她自己也不知道,自然也就无法回答费轩的问题。

    “他在尽可能的接受太阳的照射。”吴东方恍然大悟,“阳光可以为他们提供力量,阳光对于他们,就像灵气对于我们。”

    吴东方说完,不等三人接口,再度说道,“现在太阳已经偏西,那两条蛇精拖延时间是在等待天黑,而他拖延时间是为了接受阳光积蓄力量。”

    “他在吸收太阳的阳气?”费轩似懂非懂。

    吴东方想了想,感觉无法让费轩明白太阳能是什么,只得摆了摆手,“差不多吧。”

    费轩看了看太阳在天空中的位置,“此时阳气已趋微弱,用不了一刻钟太阳就会下山,此人不曾出手相助下面的族人,很有可能是他阳气已经彻底耗尽,在这一刻钟内,他如果吸纳不到足够的阳气一击制敌,后果不堪设想。”

    “有什么不堪设想的,咱们在这儿呢。”吴东方随口说道,太阳下山之后他就可以随心所欲的施展逐月追星,杀那两条蛇精不过举手之劳,退一步说,就算现在动手,也不过两箭的事儿。

    “还动不动手?”费轩请示,在那年轻男子来到之前他们就已经准备动手了。

    “冲谁动手?”吴东方问道。

    费轩用鸣鸿刀指了指城外,虽然白皮人数很多,但他们没有武器,死伤惨重。

    吴东方看了看城内正在集结的军队,攻城可能是在昨夜进行的,大部分士兵此时还在睡觉,集合的速度很慢,在太阳下山之前他们来不及出城增援自己的战友。

    “等等吧,我想看看他们都有什么本事。”吴东方说道。

    “我只是下去救人,不会参与他们的争斗。”费轩说道。

    吴东方想了想,感觉再拦费轩也不太合适,便点头同意,“记得别用法术。”

    吴东方话音刚落,费轩已经飘身而下,这家伙是木族圣巫,哪怕不用法术,打普通士兵也是摧枯拉朽,那五百士兵本来已经死伤过半,他下去不到三分钟就杀了个干净,心情愉快的回来了。

    “看我作甚,我又不曾使用法术?”费轩疑惑的看向正在皱眉的吴东方。

    吴东方横了他一眼,没有接话。

    “那两只妖物去了哪里?”费轩这才发现城楼上的妖怪不见了。

    “你还能杀的更快一点儿吗?”吴东方笑问,费轩的确没用法术,但他速度太快,杀的太猛,那两条蛇精见势不好,临阵脱逃,躲进了城里。

    “尚在城中。”费轩凝神知到了蛇精的气息。

    吴东方没有接话,费轩也知道自己的举动破坏了吴东方观察对战双方实力的意图,急忙指着虚空站立的年轻男子化解尴尬,“他为何不去追赶?”

    “他的伤势可能比咱们之前猜测的要重。”吴东方说道,费轩先前猜的没错,年轻男子不亲自杀掉下方的那些黑皮,而是让族人自己动手,固然有恨其不争的成分,但也有另外一种可能,那就是他自身伤势严重,无力插手。

    “吴大哥,现在怎么办?”辛童问道。

    此时那年轻男子正转身看向他们所在的山峰,对方一转头,吴东方确定了自己先前的猜测,“他的头发还是湿的。”

    三人尽皆点头,能凌空飞渡的无疑是高手,高手赶路不应该出汗,退一步说,就算出汗,到现在也早被风吹干了,对方头发还是湿的,说明他一直在出汗,都站着不动了还在出汗,那就只能是伤痛造成的冷汗了。

    “此人勇敢忠义,已然身负重伤,还孤身前来救助族人。”费轩说道。

    吴东方点了点头,转而冲那个正在看着他们的年轻男子招了招手,手势是通用的,那年轻男子自然明白他的意思,但那年轻男子并没有向他们所在的山峰移动,而是收回视线,冲下方的百姓喊了几句什么。

    年轻男子高喊过后,下方的百姓纷纷呐喊着向城池冲去。几十秒后,太阳的最后一缕余晖消失,年轻男子身形疾动,向北面城池快速飞去。

    “此人伤在后腰命门处。”寻霜根据对方移动时的姿势判断出了对方受伤的部位。

    吴东方再度点头,那年轻男子一直等太阳下山才有了动作,说明此人所穿盔甲能够吸收并储存能量。

    “吴大哥,他是不是在怨恨咱们没有及时出手?”辛童问道。

    吴东方摇了摇头,“不是,咱又没有出手的义务,他凭什么怪咱们。我感觉他可能是不想借助别人的力量来抵抗敌人。”

    “那他们请咱们过来做什么?”辛童再问。

    “请咱们的是羽人,不是他们。”吴东方摇头说道,他们刚来,对战况和局势一无所知,对巴比伦的社会结构也不清楚,目前来看天使和这些身穿盔甲的战士可能是同一阵营的两个系统,至于两者具体是什么关系眼下也无从判断。

    “现在怎么办?”辛童又问。

    吴东方沉吟片刻出言说道,“此人伤的很重,可能支撑不了多久,不过咱们现在出手也不太合适,去城楼观战吧,万一他支撑不住,也能及时救助……”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