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三百一十三章 袖手旁观

    “你怎么还坐下了呢?”费轩皱眉看向吴东方,城外的那些士兵异常凶残,百姓稍有不从或是掘土稍慢,就被会他们用弯刀长矛刺死。

    吴东方闻言站了起来,延出灵气控驭土石,自山顶凝出四张躺椅,自躺其一。

    费轩本以为吴东方站起来是要动手,没想到他搞了这么一出儿,不满的问道,“来援是你的主意,既然来了,为何袖手旁观?”

    “咱们赶了一夜的路,先歇会儿,恢复恢复灵气,等他们把坑挖好再说。”吴东方自乾坤袋里拿出食物分给三人。

    三人摆手谢绝,动身之前他们都根据自己的饮食喜好备下了干粮,吴东方的食物不是很对他们胃口,此外谁也不知道这次出来要打多久,也不排除四人后期会分开作战的可能,把吴东方的干粮吃掉了,以后他自己就没得吃了。

    吴东方吃的是米饼,跟现代的糍粑有点像。寻霜吃的是粟饼,是烤制的,跟囊和火烧类似。二人吃东西的时候,辛童坐在躺椅边缘擦汗喝水。费轩没心思吃东西,站在山顶举目远眺,不时皱眉,“那些黑皮兵士好生凶蛮。”

    “哈哈,黑皮,这个比喻恰当,不过他们还不算黑的,还有比他们更黑的,这次你也能看到。”吴东方笑道。

    费轩回过头来,不满的看向吴东方,“那些白皮之人正在惨遭杀戮,你怎得还能笑出声来?”

    吴东方吃着东西,没有抬头,也没有接话。

    片刻过后,费轩转身回返,自吴东方旁边的躺椅上躺了下来,闭上眼睛,眼不见心不烦。

    木族人生性仁善,费轩始终放心不下那些被俘的百姓,躺下没多久就站了起来,回到崖边观察城外的情况。

    吴东方吃过干粮,闭上了眼睛,凝神感知城内的异类气息,城里的异类数量不少,但道行高深的只有两个,这两道异类气息一直不曾移动过,可能正在睡觉。

    小半个时辰之后,费轩急切开口,“他们正在驱赶百姓跳进土坑。”

    “哦。”吴东方随口应声。

    “还不动手?”费轩抬高了声调。

    “不。”吴东方沉声说道。

    “为何?”费轩又急又怒。

    “因为他们不值得我们出手。”吴东方睁开了眼睛,费轩虽然一直急切的想要救人,但没有得到他的允许,费轩始终没有轻举妄动,这一点令他非常欣慰,一个团队,最怕的就是有队员自作主张,擅自行动。

    费轩闻言甚是疑惑,“为何?”

    吴东方站了起来,走到崖边伸手指着那些正在跳坑的百姓,“城外的百姓一共有多少人?”

    “当有万数,为何有此一问?”费轩先答后问。

    “驱赶他们的士兵有多少人?”吴东方再问。

    “当有四五百人。”费轩答道。

    寻霜自后面走了过来,“十队,每队五十,共计五百,配弓者不过五十人。”

    吴东方点了点头,由于性格的不同,观察问题的角度和侧重点也不相同,费轩悲天悯人的时候,寻霜在观察敌情。

    “如果百姓反抗,会有什么结果?”吴东方问道。

    “他们手无寸铁,对方有利刃在手,他们若是反抗,势必死伤惨重。”费轩说道。

    “反抗肯定会有死伤,但大多数人能够趁机逃脱,他们为何不反抗?为何不逃走?”吴东方问道。

    吴东方说完,三人皆未接话,吴东方再度说道,“率先反抗者一定会死,但他们的死能够换来族人的活,这个道理他们不会不懂,他们不反抗是因为他们自私,担心自己挖井,别人吃水,这种自私懦弱之人,值得咱们出手救助?”

    “他们只是普通百姓,怕死也在情理之中。”费轩说道。

    吴东方冷笑摇头,“我倒是白虎天师了,我他妈也怕死,但关键时刻男人得有男人的样子,得有一腔热血,哈巴狗咬狼,豁了命的上啊。”

    “不无道理。”费轩点了点头。

    “遇到危险和困难,最先想到的是应该是如何自救,而不是把希望寄托在别人身上,把危险转嫁给他人,谁也没有帮助他人的义务……”

    辛童以为吴东方说完了,出言问道,“吴大哥,哈巴狗是什么?”

    “一种小狗儿。”吴东方随口回答,说完之后发现找不到先前那种热血沸腾的感觉了,也就停了下来。

    “现在怎么办?”费轩笑问,吴东方了解他,他也了解吴东方,最怕吴东方什么都不说,只要吴东方发火了,接下来肯定会出手救人。

    吴东方沉吟片刻沉声说道,“首战立威非常重要,杀了,一个也别放走。”

    “人数不少,都杀了有难度啊。”费轩抓刀在手。

    “那是什么。”寻霜皱眉远眺。

    三人闻声转头,循着寻霜视线看向西北方向,只见西北天际出现了一处不大的金色光点,正在向此处快速移动,目测估算,其移动速度不会慢于金族的风云雷动。

    “映日发光,当是某种金属器物。”费轩说道。

    “不是,”吴东方摆手说道,“根据大小来看,应该是个人,只不过穿着金色的盔甲。”

    二人说话的工夫,远处那个金黄色的事物快速飞近,吴东方先前没有看错,来的确实是个人,只不过身上穿着奇怪的盔甲,之所以说它奇怪,是因为这种盔甲与东方的盔甲差别很大,东方的盔甲多为铜制,黄中泛青,而来人所穿盔甲为耀眼的金黄色。

    此外,来人所穿盔甲也不似东方盔甲那么笨重,并非连接成型,而是由多片金属护甲拼接组成,紧贴肘膝腰胸等各个部位,设计合理,很是轻便。

    还有就是头盔的不同,夏朝士兵的头盔是半圆形,戴着头盔就像脑袋上扣了个尿罐子,难看的要死,但此人所戴头盔棱角分明,上竖戟,中附翼,下有护,很是威武。

    先前费轩之所以误认为来的是金属器物,乃是因为受到了对方所穿盔甲的误导,对方所穿盔甲护住了身体九成以上的部位,连头脸部位都有精巧的护甲覆盖。

    数十秒后,来人到得城池上方,直立悬停空中,下方的百姓见到来人,立刻跪倒在地,仰天呼喊,喊的什么不知道,因为他们说的是外国话。

    百姓呼喊过后,来人面部的三片护甲分别缩进了两颊和额头,也可能这三片护甲本来就是自两颊和额头探出的,此时只不过是收了回去,这三片收回去的护甲颜色也不相同,收进两颊的护甲与其他护甲的颜色相同,为金黄色。而收于额头的那片护甲呈深蓝色,样式与现代的护目镜有些相似。

    “此人所着盔甲甲片之间并无锁扣牵连。”费轩说道。

    吴东方点了点头,正如费轩所说,来人身上的盔甲每一片护甲都是独立的,这种样式的盔甲自然不能穿戴,只能使用某种特殊能力将它们吸在身上。在此人到来之后,他最先观察的就是对方的膝盖和手肘,他先前曾在西行途中的无人区域捡到过一片护甲,那片护甲也没有挂钩和连线,观其形状应该是男人的护肘或者女人的护膝,不过此人所穿护甲的护膝和护肘与他当日捡到的并不相同。

    那身穿金色护甲的是个年轻男子,年纪不大,在二十七八岁之间,身高应该在一米八五左右,高大强壮。此人的五官与东方人差别很大,蓝眼睛,高鼻梁,一缕黄色的头发自额头护甲垂下,可能先前经过了长途跋涉,此时发梢正在滴汗。

    此时那年轻男子正在高声说着什么,神情很是不悦,语气充满愤怒,语速很快,但很有节奏。

    “吴大哥,他在说什么?”辛童转头看向吴东方。

    “不晓得,可能在批评自己的族人。”吴东方说道,他虽然听不懂对方的语言,却能根据对方的语气和所看的方位判断出对方此时并不是在辱骂敌人,而是在训斥自己的族人。

    “此人不久之前曾经参加过一场惨烈的战事。”寻霜冷声说道,说完不等三人发问,主动解释道,“盔甲的左肩,后腰,右腿外侧分别有不同程度的损坏,根据损坏痕迹来看,左肩是锐器戳刺所致,后腰是拳伤,右腿是抓伤,抓痕尚新,应该发生在不久之前。”

    三人闻言,将视线移到寻霜所说的位置,果然发现此人所穿的盔甲上有三处损坏,左肩和右腿损坏较轻,后腰损坏严重,后腰的环形护甲上有着一个清晰的拳印,受创部位的护甲内陷超过半寸,在这种沉重力道的攻击之下,这个年轻男子一定会受伤,至于伤势究竟如何,只有他自己清楚。

    在那年轻男子高声说话之时,有几个黑皮自下方冲他射出了冷箭,利箭到得其身外三尺之处犹如撞上了无形墙壁,毫无征兆的受阻坠落。

    “他的盔甲有古怪。”费轩说道。

    吴东方点了点头,先前在挡下利箭的同时,那年轻男子所穿盔甲有金光闪现,金光闪现之时年轻男子体外出现了一股奇怪的气息,这股气息与灵气不太相同,但也是无形有质之物。

    此时下方的百姓已经爬了起来,呼喊着冲向了那些黑皮士兵,呼喊声中既有愤怒也有羞愧,不问可知这年轻男子先前所说的话应该与吴东方对他们的评价差不多,也在责怪他们不够勇敢。

    那身穿金色盔甲的年轻男子并没有下地参战,而是歪头看向他们所在的山峰,眉宇之间有疑云闪过。

    吴东方知道对方在怀疑他们的身份,便冲其点了点头,年轻男子见状疑惑神情更重,很明显仍不知道他们是谁。

    就在此时,城内那两道异类气息开始移动,年轻男子有感,收回视线看向北方城池。

    “吴大哥,此人胸前的图案是不是西方的老虎?”辛童问道,在那年轻男子所穿盔甲的胸部有一块圆形护甲,上面凸铸着一只四足抓地,仰头咆哮的野兽。

    吴东方摇了摇头,“那不是老虎,是狮子……”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