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三百零六章 绝配

    “等一下。”冥月说道。

    吴东方闻声回头,冥月柔声叮嘱,“小心点。”

    “放心吧,我会土遁,打不过我可以跑。”吴东方笑道。

    冥月点了点头,随后又叹了口气,她很清楚吴东方这番话是在安她的心,真的到了生死关头,他不可能撇下战友独自逃生。

    “我先走了,我还得回来一趟,你吩咐厨子给我多蒸几笼包子,这次过去我们只吃自己带的东西。”吴东方言罢,施出土遁来到木圣天师府。

    “费轩,费轩。”吴东方没有进大殿,而是往后院走去,他先前曾和辛童在木圣天师府住过,知道后院有个丹房静室,费轩应该在那里炼丹。

    果不其然,他刚刚穿过内宅拱门,费轩就自西北角的静室灰头土脸的走了出来,“你是来替我的吗?”

    “你想多了,这活儿我干不了,”吴东方摇头笑道,“我这次过来是有事要跟你商量?”

    “搜山有线索了?”费轩猜道。

    “也不是,是别的事儿。”吴东方再度摇头,费轩身上的气味很难闻,是炼丹的汞和朱砂受热发出的气味,很呛鼻子。

    “何事?”费轩迈步上前。

    距离一近,气味更重,吴东方急忙止步,“你离我远点儿。”

    费轩闻言不退反进,走过来揽住了吴东方的肩膀,手指静室,“走走走,进去说话。”

    “别闹了,说正事儿。”吴东方挣脱费轩,走到另外一处房间的门前台阶上坐了下来,将天使求救一事简略的跟费轩说了一遍,“你什么意见?”

    “你是来征求我的意见呢,还是来通知我上路呢?”费轩笑问。

    “这事儿挺危险,我不能替你们拿主意。”吴东方说道。

    费轩走过来坐到了他的旁边,“你的意思是我们去了也是自己的决定,出了事与你无关?”

    “你就说你去不去吧。”吴东方笑道。

    “等我仔细想想。”费轩也笑。

    “怎么以前没发现你这么贫呢,”吴东方手指静室,“丹药炼的怎么样了?”

    “这是最后一炉,入更时分就能熄火。”费轩说到此处又补充了一句,“那些金色内丹还没来得及熔炼,熔炼的都是紫色内丹。”

    “那些等回来再说吧,”吴东方站了起来,“你收拾一下,三日之后赶到咱们上次进山的地方会合,我先进山找七月,让他上天,设法把咱们的兵器偷回来。”

    “好。”费轩点头同意。

    “对了,多带几个乾坤袋,食物和饮水带足,咱们不吃他们的东西。”吴东方又道。

    费轩再度点头,回到静室丹房拿了两个瓷瓶出来,“这是你们的。”

    吴东方接过瓷瓶逐一拔掉木塞看了看,其中一个是金属丹药,有十几颗,另外一个是五行齐全的补气丹药,这个是给他的,满满一瓶,目测有三十多颗。

    吴东方倒出一把,仰头吞掉,转而盖上木塞,将那瓷瓶放进了乾坤袋,“我先走了。”

    回到金族,吴东方将那瓶金属丹药交给冥月,转而与冥月一起准备出征的干粮,肉食,米饼,面食,酒水,水果也带了不少,吃过晚饭上路之前又装了几屉包子。

    夜幕降临,吴东方启程上路,乾坤弓他没带,留给了冥月。

    半夜时分,吴东方赶到了灵山关隘,自关卡之中胡穿乱撞,很快来到了金星地鳝所在的关隘。

    进入关隘之后,吴东方出了一身冷汗,他没察觉到金星地鳝的气息,这说明金星地鳝不在阵中。

    提气赶到金星地鳝所在的山洞,发现金星地鳝真的不在洞中,不过石桌上有残羹冷炙,有两幅碗筷,山洞里还烧着火盆,观其情形,此前不久二人还在这里。

    就在他暗自疑惑二人去了哪里之时,金星地鳝的气息出现在了正西方向,吴东方暗暗松了口气,离开山洞,施出身法向西迎去。

    隔着老远就看到金星地鳝和七月有说有笑的向东走来,七月手里提着一个包袱,里面鼓鼓囊囊,也不知装着什么东西。

    “七月。”吴东方先打招呼。

    “咦,你怎么来了?”今晚有月,七月也能看清东西。

    七月一开口,吴东方陡然皱眉,听这家伙的语气,好像在这儿住的很舒服,并没有出去的打算。

    “我有事求你帮忙。”吴东方答道,如果七月想出去,可以用带他出去为交换条件逼他上天,但这家伙并不想出去,金星地鳝可不是善茬儿,如果威逼七月,金星地鳝很可能冲它动手,仔细权衡,干脆实话说话,他曾帮助过七月,七月想必不会拒绝他的请求。

    “什么事啊?”七月将包袱递给一旁的金星地鳝,快步向吴东方走了过来。

    “此事说来话长。”吴东方叹了口气。

    “很棘手吗?”七月开始紧张,吴东方是白虎天师,他都处理不了的事情,肯定非常棘手。

    吴东方点了点头。

    七月回头冲站在一旁的金星地鳝摆了摆手,“你先回去吧,我们有重要的事情要说。”

    金星地鳝疑惑的看了看吴东方,又转头看向七月,并没有立刻离去。

    七月歪头瞪眼,金星地鳝面露尴尬,“我又不是外人。”

    “男人的事情,女人掺和什么。”七月不满的训斥。

    吴东方见状暗暗发笑,他本以为七月会被金星地鳝玩的体无完肤,没想到一物降一物,也不知道这家伙用了什么法子,把金星地鳝给降住了。

    “弟妹所言不差,她不是外人,不需避讳。”吴东方笑道,金星地鳝不想离开,想必是因为担心他会带走七月。

    “走吧,进洞说去。”七月抓过了金星地鳝抱着的包袱,迈步先行。

    距离一近,吴东方根据轮廓发现包袱里装的是桃子,这俩家伙先前应该是去坤宫偷桃子去了,而他进来的时候穿来绕去唯独没去坤宫。

    进了山洞,七月又开始端架子,吆三喝四的指使金星地鳝端茶倒水,吴东方见他做的有点过分,唯恐金星地鳝翻脸,冲他连使眼色,七月不以为然,仍然训责指使。

    吴东方在旁边暗自为他捏把汗,七月装的有点大,万一金星地鳝翻脸,一巴掌就能让他五体投地。

    不过金星地鳝并没有发作,看得出来它对七月非常在乎,几乎是无原则的迁就,吴东方看在眼里,暗暗感叹一物降一物,霪妇就得流氓来治。

    等七月显摆完,吴东方将先前发生的事情挑重要的说了出来,七月边听边点头,吴东方先前将他送进来的时候打的是保护他的名义,而实际上在他进山之后的这段时间里山外也的确闹的天翻地覆。

    吴东方说完,七月开口接话,“我还是不知道你想让我做什么?”

    吴东方又耐着性子将天使求援,他们有心前去相助,却苦于没有兵器无法成行之事说了出来。

    “你想让我帮你们偷回兵器?”七月听明白了。

    吴东方点了点头。

    “你们的兵器很可能被它带上天了呀。”七月皱眉咧嘴。

    吴东方没有接话。

    “你不会是想让我上天去偷吧?”七月瞪眼。

    吴东方仍然没有接话。

    七月见状,脑袋摇的如同拨浪鼓,“不行,不行,打死我也不去,我从没去过天界,再说了,我一个凡人,连你们都跑不过,去偷神灵的东西,万一被发现了,我肯定跑不掉啊。”

    此时说什么都不是,吴东方干脆装哑巴。

    “你饶了我吧,这事儿我真的干不了。”七月哭丧着脸看着吴东方。

    “没有兵器,我们就无法出战。”吴东方说道。

    “那就别去呀,他们是死是活是他们的事情,你们就别管了。”七月摇头说道。

    “你头脑灵活,上天之后可以随机应变,万一被他们拿住,你可以说是无心闯入,想必他们不会为难你的。”吴东方劝道。

    “大哥,你这不是让我帮忙,你这是让我送死啊。”七月抬手抚额。

    一直没有说话的金星地鳝在旁说道,“圣巫,你就别逼他了,就算他同意,我也不会让他去的。”

    吴东方想了想出言说道,“这样吧,我陪你一起去。”

    “你去?我自己去被抓住了,人家可能还会饶了我,人家现在恨你恨的牙痒痒,知道我跟你是一伙儿的,不杀也杀了,”七月连连摇头,“我可没说我去哈,我就随口说说。”

    “圣巫,七月是我的夫君……”

    “夫什么君哪,快拿湿毛巾给我擦脸。”七月粗鲁的打断了金星地鳝的话,这家伙偷桃子没洗手,先前抬手抚额,搞了一脸桃毛。

    金星地鳝闻言急忙起身前去浸湿毛巾,七月看向吴东方,“就咱们这交情,按理说我真该帮你,但这事儿我真的干不了,上天之后我两眼一抹黑,怕是连东南西北都分不清,你让我怎么去找,怎么去偷啊。”

    吴东方刚想接话,七月再度说道,“以前我光棍儿一条,做什么都行,但现在我有家有口了,有拖累了。”

    “弟妹有了身孕?”吴东方疑惑的看向正拿着毛巾给七月擦脸的金星地鳝。

    七月接过毛巾,推开了金星地鳝,“快有了。”

    “算了,我也不勉强你,我自己去。”吴东方说道。

    “你会偷?”七月问道。

    “不会,我只会抢。”吴东方说道。

    “你都打不过人家,抢什么呀。我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我欠你的人情以后一定加倍还你,但我绝不上天,那可是有去无回呀。”七月语气非常坚定。

    “别那么悲观,即便被抓住了,也不一定会死。”吴东方说道,若是换成别的事情,他绝不会继续纠缠,但此事关系重大,而七月是唯一的人选。

    “万一我下不来怎么办?”七月再度摇头。

    “圣巫,时候不早了,你还有别的事情吗?”金星地鳝开始撵人。

    “你真不帮我?”吴东方问道。

    “这个我真帮不了。”七月正色说道。

    “有个秘密我一直没告诉你,其实枯木逢春有个很大的缺陷。”吴东方伸手搭上了七月的肩膀,气发肝经,木属灵气直侵七月经络,由经络再散全身,兼容反吸,急转而回。

    “什么缺……”七月话没说完惊恐起身,探手下摸,“日你娘啊……”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