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三百零三章 外邦求援

    寻常狐狸只有一条尾巴,这只白狐的尾巴不止一条,定是涂山狐狸无疑!

    由于那只狐狸不停的挣扎,老鹰恐它逃脱,加重了爪子的力道,白狐吃痛,低声哀叫。

    眼见白狐情况堪忧,吴东方不敢耽搁,立刻拔出箭矢,弯弓放箭,乾坤弓所发箭矢也是此发彼至,直中老鹰头颅。

    由于箭矢威力太大,直接贯穿了老鹰脑袋,吴东方顾不得观察箭矢去向,施出土遁现于老鹰所在区域下方丛林,自树梢上踩踏借力快速升空,凌空接住了那只白狐,与此同时扭头南望,根据南方林中树木的晃动确定了箭矢失落的大致范围。

    老鹰一类的飞禽在猎捕犬科或猫科动物时,都会抓拿猎物的脊柱,这只白狐长不过两尺,老鹰体形巨大,鹰爪不但抓断了它的脊柱,还抓烂了它的内脏。

    由于受伤严重,这只白狐此时出气儿多入气儿少,叫声几乎低不可闻。

    在确定白狐伤势的同时,吴东方注意到这只白狐有两条尾巴,他先前曾在王爷的脑海里见到过九尾狐,熟悉九尾狐的尾巴,这只狐狸的尾巴与九尾狐的尾巴完全相同,只是数量没有那么多。

    唯恐白狐断气,吴东方急调灵气,经肝经催生木属生气,抓住白狐其中一只前爪,施出枯木逢春为其愈合伤口。

    枯木逢春是木族圣技,虽不能肉骨回魂,疗伤救命却不在话下,只要被救治者魂魄不曾离体,都可以力挽狂澜,定魂续命。

    在为白狐疗伤的同时,吴东方发现这只白狐与寻常狐狸有所不同,它体内没有异类的污秽之气,经络与人类有些相似,这说明它拥有部分人类的血统。

    白狐虽然伤势严重,但它体形较小,吴东方催发出的澎湃生气犹如海灌溪流,巨象驾辕,数十秒后白狐伤势尽愈,伤口处皮毛重生。

    突如其来的巨大转折令白狐愕然失神,由于身处半空,它并未轻举妄动,而是趴在吴东方怀里一动不动。

    吴东方不清楚涂山狐狸的尾巴数量与它们修为的深浅有没有关系,但他能根据白狐的气息判断出这只白狐不过百年道行,这么浅的道行,自然不能变化成人,但它肯定听得懂人话。

    “别乱动,我不会伤害你。”吴东方安抚了一句,转而运转灵气向南移动,落于远处丛林,自林下寻找失落的箭矢。

    搜寻的同时,吴东方察觉到白狐在缓慢的调整爪子的位置,知道它想逃走,急忙出言打消它的念头,“别乱动,我说了我不会伤害你。”

    意图被吴东方识破,白狐不敢妄动,片刻之后吴东方找回了那支箭矢,将其插归箭囊。

    “我放你下来,但你不要逃走,我跟你说几句话。”吴东方冲怀中的白狐说道。

    白狐低着头置若罔闻。

    “我知道你能听懂我在说什么,不许耍诈。”吴东方出言告诫。

    白狐歪头看了吴东方一眼,眼神不无感谢之意,但更多的是疑惑和戒备。

    吴东方弯腰放下了它,退后两步,蹲了下来,冲那正在四处张望的白狐问道,“你是不是涂山狐狸?”

    白狐闻言警惕的看着他,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

    吴东方见它没有反应也不生气,有个词叫狐疑,狐狸生性多疑,想获得它们的信任非常困难,别看他救下了这只白狐,白狐却并不完全相信他。

    “我是山外的巫师,受一位狐狸朋友的托付,来寻找它的故人,我已经在山里待了八天,为的就是寻找你们。”吴东方主动表明了自己的身份,说明了来意。

    白狐闻言转过身来,歪头看着他,不问可知在等他继续往下说。

    吴东方再度说道,“我是你们的朋友,不会伤害你们,你现在不相信我,我也不逼你带我去你们住的地方,这样吧,你自己回去,见到你们的首领告诉它我的来意,请它过来与我相见,我就在这座山峰的山顶等它。”

    白狐点了点头,试探性的迈了一步。

    吴东方点了点头,“你走吧,我到山顶等你们的首领,我会在山顶点起篝火,给它指路,如果它不来,那我只能去你们住的地方找它。”

    他话音刚落,白狐已经蹿入草丛失去了踪影。

    这只白狐有点道行,但它自身的异类气息并不重,加上道行低微,超过五六里就无法感知它的具体位置。

    不过他也没想跟踪这只白狐,为了表示自己的诚意,还是在这里坐等比较稳妥,贸然前往它们的生息之地很容易惊到它们。

    白狐走后,吴东方来到山顶,施出御土之术自山顶凝出石屋一间,自石屋旁平出一处平坦区域,堆积木柴,做好了点火的准备。

    有了女娇一支的下落,吴东方心情大好,自石屋躺卧休息,他先前并没有告诉白狐他为什么寻找它们,只说来寻找故人,也没说是来寻找王爷的后人,这一问题非常敏感,不能乱说。

    先前的那只白狐拥有部分人类血脉,它自然不会是王爷的后代,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大禹和女娇的后人。王爷脑海里的那窝狐崽有白有黑,那一窝应该是王爷的后代。刚才救下的那只狐狸是白狐,但它不是王爷的后人,如此一来问题就很清楚了,女娇给王爷和大禹都留下了后人,女娇自己是九尾白狐,她与大禹的后代不可能有黑毛狐狸。说的直白一点,白的指不定是谁的,但黑的一定是王爷的。

    根据王爷此前所说,女娇原本是它的老婆,后来被大禹抢走了。根据这一线索推断,女娇嫁给大禹之前就已经给王爷生下后代了,此事肯定瞒不过大禹,按照常人的思维,只要自己愿意,娶的老婆带几个拖油瓶也算不得什么,这跟结了婚之后偷人生下野种的性质还不一样,正常情况下大禹不会为难拖油瓶,更不会小气到杀了它们。

    不过大禹没有让女娇留在涂山应该有多重考虑,为了老婆和后代的安全自然是主要原因,但也不排除他不想让外人知道自己的老婆为别的狐狸生下后代这一不太体面的事实。

    事实究竟是什么样的,见到狐群的首领就会水落石出,此时除了耐心等待,也做不得别的。

    天黑之后,吴东方点燃了屋外的木柴,他不太清楚狐群的居住地离这里有多远,也就无法判断被他救下的白狐赶回去需要多长时间,总之是赶早不赶晚,早点儿把火点上,免得人家来了找不到地方。

    等到子时不见动静,吴东方使用土遁回到了金族,他之前每天晚上都会回来,今天也得回来跟冥月说一声,不然冥月会担心。

    “你终于回来了。”冥月放下鹅毛笔,离座站起,向他走来。

    吴东方根据冥月的神情和语气判断出在他离开的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急切或者是重要的事情,“出什么事了?”

    “姒若午后来过。”冥月伸手想要帮吴东方卸下弓箭。

    吴东方摆了摆手,“不用,我找到它们了,一会儿还得回去,姒若来干什么?”

    “真的找到了?”冥月大喜,王爷不止跟吴东方交情深厚,跟她也是很好的朋友。

    “嗯,有线索了,我今天救下了一只白狐,我让它回去送信去了,我怕惊到它们,就定了个地方,让它们过来找我,你还没说姒若来干什么。”吴东方自乾坤袋里拿出水罐,将桌上的茶水倒了进去。

    冥月出言说道,“今日清晨时分夏都去了几位外邦使节,夏帝将她自豫州召了回去,他们本来想请你过去主持接见,但屡次召请你皆未前往,姒若猜到你在昆仑山中,无奈之下只得与夏帝接见了他们,事后匆忙的赶来金族,留下一卷竹简又匆匆赶回了豫州。”

    “竹简上说了什么?”吴东方随口问道,他没有任何事情瞒着冥月,他的书信冥月也都可以看。

    “他们是来求援的。”冥月将竹简递了过来。

    “还真是不能白吃人家东西。”吴东方放下茶壶,接过竹简大致看了一遍,转而将竹简还给了冥月。这次来求援的就是上次送内丹和药水的天使,说是他们的族人和子民正处于生死关头,希望东方大国的君主和巫师能够出手救助。

    这件事情姒少康说了不算,按照姒若的意思,怎么也得撑到年后,不然他们自己的事情都处理不完,但对方说他们这次遭受的是两个国家的围攻,最多只能撑上七天,希望他们能在七天之内前往相助,姒若做不了主,也不敢应承,希望他们能在夏都住几天,等与他联系上之后再给对方答复。但对方见姒若犹豫,又见他始终没有露面,误以为他们不想帮忙,沮丧的回去了。

    “你有何打算?”冥月问道。

    “若不是真的没办法了,谁会低三下四的求人,别说接受了人家的礼物,就是出于道义也该帮,但时间太仓促了,我估计赶到地头儿也得个两三天,剩下四天好干嘛呀?”吴东方皱眉摇头,他猜到对方会来求助,却没料到对方来的这么早,如此一来彻底打乱了他之前的计划和安排。

    “使用现有兵器,有几成胜算?”冥月知道他们的计划。

    “我连对手长什么样儿都不知道,哪儿来的胜算?”吴东方指了指自己身上的乾坤弓,“没兵器绝对不行,这个破烂玩意儿不顺手,不知道口诀,射出箭矢还得跑过去捡回来。他们几个更惨,连破烂儿也没有。兵器不趁手,肯定有去无回,你就等着当寡妇吧。”

    “胡说什么。”冥月嗔怪埋怨。

    “真让这帮家伙害死了,”吴东方眉头紧锁。

    “这可如何是好。”冥月也犯愁。

    吴东方皱眉不语,良久过后叹了口气,“没别的办法了,让七月冒险上天吧……”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