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三百零一章 僵尸进山

    “喀石部落的人还在驿馆,要不要让他们带路?”冥月问道。

    吴东方端茶漱口,转而放下茶杯出言笑道,“还是算了吧,我怕他们上天之后尿裤子。”

    冥月瞅了他一眼,没有接话。

    “我知道那个村庄在哪儿,自己去就行,”吴东方转身出门,冥月自后面提醒道,“带上弓箭。”

    “不用,打它用不着弓箭,”吴东方摆了摆手,下得台阶,踏地借力,提气升空。

    “对了,忘了跟你说了,天衣没了,让我送给水族一个朋友了。”吴东方冲下方的冥月说道。

    冥月点了点头,吴东方提气拔高,到得一定高度,施出赤焰火舞向西北方向飞去。

    金木水火四族的领土相当于现代的三到五个省,不过人类居住的区域不是很大,也就一个省的范围,金族有六个部落,每个部落的管辖区域与现代的一个市差不多,喀石部落是这六个部落里比较偏远的一个,位于金族都城的西北方位。此前金族三老献祭陆吾,就是在喀石部落的西北。

    他当年曾经扛着铜柱炸弹去杀陆吾,对那片区域相对熟悉,隐约记得那里的村落位置,二更时分就找到了喀石部落最北面的那处村落。

    这时候可不像现代,到了晚上有路灯,此时连点油灯都很奢侈,一到晚上村落一片漆黑,不过这处村落有亮光,是火把的光亮,位于村子中央位置。

    距离一近,吴东方看到了广场上停放的尸体,这些尸体是露天放着的,上面没有覆盖麻布,自东向西,一共六具。

    吴东方用的是赤焰火舞,落地之前负责看守尸体的村民就发现了他,他落地站定之后村民惊恐的围了上来,“你是何人?”

    吴东方没搭理他们,迈步走向西侧的那具尸体,是个女孩子,年纪在十三四岁左右,咬痕位于脖颈左侧,身首分离的部位在脖颈偏上,伤口不是非常齐整,断茬毛糙,肉色比其他部位要黑,这一点证实了他先前的猜测,割掉她们头颅的正是僵尸本人,僵尸吸血过后以利爪搂断了她们的脖子,由于尸爪也带有尸毒,故此伤口发黑。

    “你到底是谁?”看守尸体的村民不敢上前,自一旁高声叫嚷。

    “乱叫什么,连我都不认识?”吴东方转身走向另外一具尸体。

    “会不会是圣巫?”“好像是。”“真是,看袍子。”“他用的是不是火族的法术?”“都说圣巫平易近人,应该是他。”

    看守尸体的村民有十几个,嘀咕一阵儿确定了吴东方的身份,扔掉手里的棍棒跪倒磕头。

    “都起来吧,去把主事儿的喊过来。”吴东方摆了摆手。

    众人惶恐起身,畏缩一处,无人离场。

    “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吴东方抬高了声调。

    “村长外出报信,还没回来。”有村民小心翼翼的说道。

    “哦。”吴东方这才想起过去报信儿的几个人被他扔在了都城,其中应该有这里的村长。

    吴东方依次看过这六具尸体,发现伤势完全相同。

    就在他想要结束勘察之时,忽然发现最后一具尸体所穿的衬裤上有血渍,血渍是红色的,已经干透,只有一滴。

    发现疑点,吴东方重新蹲了下来,仔细打量那处血渍,血渍位于尸体所穿衬裤的裤腰部位,而且是滴在外面的。

    “你们村里有多少人?”吴东方随口问道。

    “全部加在一起应该有七百多人。”有人应声。

    吴东方点了点头,此时环境恶劣,野兽众多,人在这时候属于弱势群体,为了保证安全,往往很多人住在一起,村子的规模也都很大,六七百人在此时不算很大的村子。

    僵尸肯定不会劫色,但不劫色,遇害少女的衬裤上怎么会有血渍?而血渍又怎么会出现在衬裤的外面?

    要想搞清疑点,就只能脱下她们的衬裤,但他是个大男人,哪怕这些女孩已经死了,也终究是女人,脱裤子检查不合适。

    犹豫过后,吴东方想到了一个方法,“去把她们的家人喊过来。”

    看守尸体的村民俩俩一伙儿,彼此壮胆,去各处喊人。

    半柱香之后,受害人家属先后来到,哭哭啼啼,很是悲痛。

    吴东方先对他们的遭遇表达了‘深切的同情和诚挚的慰问’,转而让受害人的女性家属检查受害者有没有遭到侵犯,这些女人虽然悲痛,却不敢上前,吴东方连番催促,她们还是不敢,怕中毒。

    无奈之下吴东方只能自己动手,但他并不是个见多识广的人,也看不出什么来,最主要的是他也不太好意思,总不能凑的太近。

    就在吴东方尴尬的检查尸体时,一个女子的声音自人群中传来,“阿妹的香包不见了。”

    吴东方闻声回头,发现说话的是个十六七岁的年轻女子。

    “什么香包?”吴东方不解的问道。

    “就是……就是……”说话的女子表情非常的尴尬。

    见此情形,吴东方恍然大悟,这时候可没有卫生巾,女人来事儿之后只能用布包吸湿,事后洗过晒干,留到下个月再次使用。

    “我阿妹也是这几天。”说话的是另外一个女子。

    “四女这几日也带有香包。”一个中年女人语带哭腔。

    一个来事儿有偶然性,两个就可能不是偶然了,三个来事儿那就绝对有规律,受害人都有女性亲属,逐一问过,这六个受害人竟然全处于经期,而且她们的香包都不见了。

    这一情况令吴东方有点摸不着头脑,僵尸吸血并不奇怪,但它带走这些女孩的香包干嘛。

    女孩的经血这时候叫天葵,在巫师眼里它是污秽的东西,可以用来辟邪驱鬼,女僵尸本身就是阴物,香包这种东西对它是不利的,它拿香包做什么?

    吴东方一时之间也想不出所以然,只得冲众人摆了摆手,“抬到村东烧了吧。”

    有他坐镇,村民的紧张情绪有所缓解,呼朋唤友的出来抬尸,在村民忙碌的时候,吴东方提气升空,施出赤焰火舞悬停半空,此举有两个目的,一是给下方的村民照明,二是显示自己的存在。

    在空中悬停的同时,吴东方居高临下观察村庄周围的环境,村庄周围没有很高的山峰,也没有什么道行高深的异类,这里的环境与其他村庄没有什么显著的不同,要说有,那就是这里离昆仑山很近,西方百里之外就是昆仑山外围。

    想及此处,吴东方忽然明白女僵尸为什么要带走天葵血包,天葵晦气很重,不但是阴物的克星,也能克制法术削减灵气,昆仑山外围有灵气屏障阻隔,除非知道进山之法或者携带半神以上修为的内丹,否则是无法进入的,女僵尸带走血包,极有可能是利用血包的污秽之气减弱屏障某一区域的灵气,以此穿越屏障,进入昆仑山。

    猜出了结果,还得进行推敲验证,他此前曾经见过女僵尸,女僵尸个子不高,属于娇小型的女人,一次吸食六个女孩的鲜血能把它撑个半死,如果不是担心以后没有机会吸食人血,它没必要一次吃下这么多,综合权衡,女僵尸进入昆仑山的可能性很大。

    根据女僵尸西行的时间来推断,它在昆仑山外围至少徘徊了半个月,可能是一直不得进入才想出了这样一个方法,从它吸食了鲜血之后将受害人的脑袋割下来这一细节来看,它并不想让尸毒蔓延,这样做对它来说也是无奈之举。

    等到村东出现火光,吴东方离开村落向西飞去,循着老路,找到了当日与陆吾争斗的那处山谷,自山谷外留下了定位气息,刚想土遁回都城寻找血包回来验证,一瞥之间发现屏障外围有一事物与周围的土石颜色不同,迈步前往,在屏障外围发现了六个被遗弃的血包。

    昆仑山的灵气屏障是完全透明的,定睛细看,屏障内部当日爆炸产生的石末碎屑上有两个非常清晰的脚印,脚印是并列的,常人行走的脚印都是一前一后,并列的只能是蹦,毫无疑问,脚印是女僵尸留下的,他先前猜测无误,女僵尸的确是进了昆仑山。

    确定了自己的猜测,吴东方土遁回到了金圣天师府,冥月没睡,坐在大殿里等他回来。

    不等冥月发问,吴东方就主动将自己的勘察发现说了出来,冥月听完喜忧参半,喜的是女僵尸只是路过,并不是针对金族。忧的是吴东方此前曾经说过,王爷的后代很可能在昆仑山,女僵尸进山有可能会威胁到它们。

    冥月的担心也是吴东方的担心,不过仔细回忆当日鬼王与女僵尸的交谈,鬼王应该是告诉了女僵尸什么它不知道的事情,女僵尸当时的表情虽然急切却并不愤怒,仓促离场好似是急于前往查证什么对它来说非常重要的事情,不似急于前去报仇。

    “现在怎么办?”冥月问道。

    “咱们不知道它为什么进山,昆仑山很大,咱也找不到它。”吴东方摇头说道,“它昨天晚上就进山了,不管它想干什么,咱们都来不及阻止了。”

    冥月点了点头。

    吴东方喝光了茶杯里的茶水,“时候不早了,早点睡吧,明天我去夏都一趟,见见姒少康,再见见土著巫师,如果他们真是有巢氏的后裔,那王爷的后人就一定在昆仑山,我得尽快进山寻找它们……”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