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三百章 阴阳男女

    吴东方现身于夏都东城客栈,房间没人住,他在这里留有定位气息,此前曾多次现身于此,店主和伙计不是傻子,应该已经猜到了他的身份,特意将这间房间永久性的留了出来。

    吴东方本想推门而出,想了想又施出土遁回了金族,他来土族是想见见被姒若请来的土著巫师,他怀疑这些土著巫师是有巢部落的后裔,此外还有个目的是跟姒少康通个气儿,举国搜山是大事儿,让人带话儿有点轻率,最好当面说一声。而他中途改变主意回了金族,是因为太过疲惫,困乏交加此时已经有些神情恍惚了。

    这时候是上午辰时,冥月正在大殿处理公务,见他回返,放下鹅毛笔迎了过来,“事情办的怎么样了?”

    “不太好,”吴东方向殿外走去,“我去找了岐三,它也束手无策,不过据它所说,之前有一种能够与神灵沟通的法术,可以用它与王爷消散的魂魄进行交流,但这种法术现在已经失传了,我怀疑这种法术与水族有关,等要紧的事情处理完,我会去水族跟寻霜见个面,看看她听没听说过这种法术。”

    此时冥月已经跟上了他,走在他的右侧,吴东方再度说道,“涂山我也去了,找到了涂山氏,但王爷的后人被女娇带去了别处,不在涂山,他们当年离开的时候擅长土木建造的有巢部落曾经与他们同行,而且带了老人和孩子,如果是小规模的建造什么东西,他们没必要带上妻儿,扯家带口的应该是个规模很大的工程,现在我怀疑灵山的九宫格局出自他们之手,如果真是他们所建,那女娇及其后代应该也在昆仑山,但这只是我的猜测,现在还不敢确定,我顶不住了,先回来睡一觉,等脑子清醒了再说。”

    “你早该休息了,若不是此事涉及到王爷,昨日我绝不会放你出去,我知道王爷在你心中的份量,有心劝你又怕你心中不快。”冥月语气之中不无埋怨。

    “怕我不快?”吴东方歪头看向冥月,“你很怕我吗?”

    冥月横了他一眼,没有接他话茬。

    吴东方绕过大殿东南角走向后院,“昨天晚上我去了一处山洞,我曾在那里与娰妙相处了几天,虽然没有发生什么,但去了那里我心情还是变的很糟,心情糟糕有一部分是因为忘不了娰妙,还有一部分是感觉亏欠你,我忘不了娰妙也就罢了,我还要娶辛童,你说我是不是有点三心二意?”

    “好像是呀。”冥月笑道。

    “那你还笑得出来。”吴东方穿过了内宅门楼儿。

    “我为什么笑不出来,你认识我与认识娰妙的时间一样长,我成了你的妻子,而她已经不在了,你想念她也没什么错。”吴东方走的很快,冥月跟的也比较急促,“辛童一事我也认可,她识得大体,也很乖巧,必然不会与我反目相恶。”

    “你倒容易知足。”吴东方打了个哈欠。

    “我不知道你原来生活的那个世界是怎样一种情形,那时候是不是男子只能有夫人,不得有妻妾呀?”冥月问道,夫人和妻子在这时候都是老婆的意思,但夫人是比较硬的说法,指最大的老婆。而妻指的是地位略低的老婆,妾就是不上数的了。不过此时大部分老婆都以妻自称,属于比较谦虚的说法。

    “是的,我生活的那个年代一个男人只能有一个妻子。”吴东方推门进屋。

    “愚笨之人也有妻子?”冥月帮吴东方倒水洗脸。

    “废话,当然有,有傻男人就有傻女人。”吴东方卸下了身上的弓箭和杂物。

    “那他们的后代岂不是更愚钝?”冥月将毛巾递向吴东方。

    “傻子也有人权好不好。”吴东方接过毛巾反手扔掉,转而抱起了冥月。

    冥月吃惊不小,抬手南指,此时外面有杂役和宫女走动,门还是开着的。

    吴东方气出涌泉,隔空关上了房门,将冥月抱上了床,冥月翻身下地,走过去插上了门。

    这时候床都不大,动作幅度过大会咯吱咯吱响,吴东方讨厌这种声音,干脆没上床,只用了半张床。

    男人着火没什么规律可循,一旦着火会非常急切,女人若是存心拖延推辞,**就可能变为怒气,再拖,怒气就会变成怨恨,一旦变成了怨恨,再投怀送抱也不是那么回事儿了,存心吊男人胃口其实不是什么聪明的作法,男人得到之后不但不会珍惜,还有可能记恨对方前期的挑逗和折磨。

    修行中人气定神稳,随心所欲,狂风暴雨,高飞急落。

    “你好生休息吧,晚饭时我来喊你。”冥月整理着衣裳。

    “你干嘛去,上来陪我睡觉。”吴东方闭眼招手。

    “有些事物亟待处理。”冥月说道。

    “我给你放天假,明天再说。”吴东方起身拉住了冥月。

    “部落官员还在驿馆候着。”冥月想要挣扎起身,

    “我也给他放天假。”吴东方将冥月拽了上来。

    冥月早就习惯了吴东方的不着调,也知道再说下去他的小脾气可能就要上来了,没办法,只能陪他躺着。

    “等没事了,我一定要好好研究一下男人为什么喜欢女人。”吴东方说道,女人给男人带来的不单是生理方面的宣泄,更多的还是内心深处的慰藉,充实,温馨,安稳,平和。

    “能不能推敲一些有用的?”冥月笑道。

    “你懂什么,这个问题很深奥,需要联系乾坤阴阳,需要明白天地易理,男女是宇宙奥秘的一个缩影,我如果把这个问题弄清楚了,我就大彻大悟了,不过还是别大彻大悟了,大彻大悟就没意思了。”吴东方声音越来越小。

    耐心的等了半个时辰,等吴东方睡稳,冥月才悄悄起身,吴东方名义上是圣巫,但他不处理日常事物,是个不管钱也不管账的甩手掌柜,金族的所有琐事都是她在处理。

    回到大殿不久,冥月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一捆竹简,走到后院的卧室门口停了下来,犹豫良久又回到了大殿。

    不多时又带着法杖走出了大殿,但是在大殿门口站了几分钟又回到了大殿,命人喊来了喀石部落的官员。

    金族属于南方,哪怕是深秋时节,天也黑的晚,不过今天开饭早,申时不过饭菜就端进了卧房,冥月轻声喊吴东方起床。

    吴东方朦胧睁眼,他没睡够,但闻道饭菜的气味,勉强坐了起来,“今天怎么开饭这么早?”

    “有件事情要告诉你,”冥月坐到了床边,“喀石部落最北面的村落昨夜有六人遇害。”

    “说详细点儿。”吴东方翻身下地。

    “这六人都是未嫁女子,死在家中,身首异处,脖颈上有明显的齿痕,被发现时尸体已经发黑,虫蚁不近,我怀疑是中了尸毒。”冥月说道。

    “是不是中了尸毒得看过才知道。”吴东方坐到桌旁端茶漱口。

    “我本想过去探查一番,仔细想过,还是等你睡醒,由你过去比较合适。”冥月说道。

    “嗯,你做的对,你千万不能以身涉险。”吴东方捏了个包子张嘴咬嚼,“是不是中了尸毒先放一放,她们的脑袋是被谁割掉的?”

    冥月没有说话,自床头的木几上拿过那卷竹简,铺展开来,示于吴东方,“喀石部落的官员还在驿馆,要不要把他喊过来?”

    “喊过来干嘛,吃我的包子?”吴东方歪头看完,心中疑云顿生,根据竹简的描述来看,那几个女子的确是中了尸毒,中了尸毒的人眼睛会在很短的时间内变的异常浑浊,而且嘴里会有獠牙生出,这几个人的犬齿都产生了变异,这说明他们确实是遭受了僵尸的攻击。

    此事最大的蹊跷就是这几个人都死在了自家的床上,中了尸毒的人什么时候发生变异,除了个人体质,还得看咬她们的僵尸所携带尸毒的霸道程度,说直白一点就是僵尸越厉害,被咬过的人发作的时间越短,变异的速度越快。

    这几个女孩死在自家床上,说明她们发生变异的速度很快,而犬齿有变异的征兆却没有彻底变成獠牙,说明她们在被咬过之后,有人在最短的时间内将她们的脑袋割了下来。

    割下她们脑袋的这个人无疑是为了阻止她们变成僵尸,现在的问题是有谁能在她们被厉害的僵尸咬过之后在很短的时间内割下了她们的脑袋。

    “你怎么看这件事情?”吴东方风卷残云,死人的事情经常发生,关心百姓也不至于难过的吃不下饭,如果吃不下,那就是装给外人看的。

    冥月坐到了吴东方旁边,提壶给他倒茶,“我怀疑咬她们的人和割下她们头颅的人是同一个人。”

    “我也这么想。”吴东方点头说道。

    “尸毒入体,先攻心,后上脑,僵尸吸食气血不需要太长时间,这么短的时间内,尸毒已经上脑,这只僵尸怕是已经物老成精。”冥月说道。

    “我应该能猜到这只僵尸是谁。”吴东方端着笼屉看向冥月,“我当日跟马羿对决的时候,有只女僵尸在场,此女来历不明,我没跟它交过手,也不知道它修为深浅,后来双方斗法的时候它代表姬氏一方出战,九幽鬼王随后下场,但他们并没有动手,而是对立谈话,说了什么不得而知,结束谈话之后这只僵尸离开了斗法场地,此后再也没有出现过。”

    冥月不了解情况,点头之后没有发表意见。

    “它当日是往西去了,它如果一直往西,就会进入咱们和水族交界区域。”吴东方说道。

    “它为何没有与玄女回归天界?”冥月问道。

    “它是僵尸,有肉身的,怎么上天?”吴东方放下了笼屉,“我吃饱了,你也趁热吃点儿,我过去看看去……”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