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二百九十九章 狐族

    “你想问什么?”白衣女子警惕而厌恶的看着吴东方。

    “你叫什么名字?”吴东方随口问道。

    “你想做什么?”白衣女子脸上的厌恶神情更加浓重。

    “你猜。”吴东方撇嘴笑道。

    “霪贼,焉敢如此无礼。”白衣女子愤愤的扔掉铜球,再度亮掌冲了过来。

    吴东方没动,白衣女子急冲上前,出掌击向他的前胸,一掌过后紧接着又是一掌,这一次打的是他的左肩。

    吴东方以不灭金身硬受了白衣女子两掌,歪头横了对方一眼,“你是不是傻呀,我说了有几个问题要问你,总得有个称呼吧。”

    白衣女子两掌不得见功,已是大窘,吴东方如此一说,她更加尴尬,“我的名字你不知道也罢,有什么问题你问吧。”

    “你们涂山现在有多少狐狸?”吴东方问道。

    “你问这些做什么?”白衣女子警惕反问。

    “有多少?”吴东方不耐烦的抬高了语调。

    白衣女子不明白他这个问题的真实用意,犹豫不语。

    “不说是吧,我还去放火。”吴东方半开玩笑的威胁。

    “数百。”白衣女子回答的非常勉强。

    “都是大禹和女娇的后裔?”吴东方延出灵气将白衣女子扔掉的铜球抓了回来,根据记忆将其复原为长剑,手持剑尖将长剑递向白衣女子。

    他的这个举动从某种程度上减弱了白衣女子的敌意,白衣女子收回长剑,摇了摇头,“这里住的都是涂山氏,禹圣之后不在此处。”

    “它们住在哪里?”吴东方随口问道,实际上他对大禹的后代住在哪里毫无兴趣,他关心的是王爷的后代住在哪儿。

    “无从得知。”白衣女子摇头说道。

    吴东方闻言皱眉歪头,白衣女子见状连连摆手,“此事我确不知情,自我记事之日起,涂山住的就全是涂山狐族。”

    “我奉夏帝旨意,寻找大禹血亲,兹事体大,马虎不得,你将山中狐狸都喊出来,我要一一看过。”吴东方说道。

    白衣女子面露难色,吴东方的这个要求有点过分,但她也不敢贸然拒绝,因为吴东方找到了阵法的弱点,若不答应,他还会放火。

    “放心好了,我不会伤害你们,我从不会欺负弱者,快去喊出来,一个也不准漏下。”吴东方催促道。

    “纵火焚烧我们的家园,还不是欺负弱者?”白衣女子颦眉歪头。

    “我那是无奈之举,之前我已经通报了,你们不出来,这可不怪我,快去快去,都喊出来,我看完就走。”吴东方再度催促。

    “这里真的没有禹圣后裔。”白衣女子无奈叹气。

    “我得看过才知道,别啰嗦了,快去喊,我如果想杀你们,直接放火烧死多省事儿。”吴东方说道。

    白衣女子皱眉不语,犹豫良久出言说道,“你在这里等候,我去与诸位长老商议之后再来回你。”

    “去吧,去吧。”吴东方摆了摆手。

    白衣女子转身退走,吴东方自山顶等候。

    太阳升起之后温度升高,吴东方开始犯困,按理说他修为精深,不应该犯困,起初他以为是遭了狐狸的道儿,仔细一回忆才想起自己已经有将近一个月没有正儿八经睡觉了,八星连珠时他忙着掌控局面,搞的心力交瘁。被人抓起来之后关在地下,心理压力大,也睡不踏实。跑出来之后绕着三族转了一圈儿,也没捞着休息,回到金族就开始日夜练气,打坐练气终究不能彻底替代睡眠,现在已经到了耐受的极限。

    就在他迷迷糊糊将要睡着的时候,白衣女子回返。

    “带出来了吗?”吴东方站了起来。

    “不曾,我与族内长老商议过,还是请你进山看过较为妥当。”白衣女子说道。

    “行啊,走吧。”吴东方点头说道。

    白衣女子先行带路,吴东方跟随在后,进山的走法较为复杂,进进出出,连绕带拐,很是繁琐。

    进阵之后,涂山现于眼前,被保护起来的区域有三座山峰,一高两矮,主峰有很多老旧的石质和木质建筑,与人类的大型村落有些相似。

    进阵之后吴东方没有再往前走,这倒不是他不想往前走,而是人家不让了,这里的道路很宽敞,宽达数丈,在通往涂山主峰的路上,密密麻麻的站着数百只狐狸,其中半数能够幻化人形,年头较短的仍是狐身,见了外人躁动不安。

    站位靠前的是几个年岁很大的老翁和老妪,虽是狐狸幻化,眼中却有灵光闪现,显然心智已经齐全。

    在它们的身后是大量壮年和年轻男女,不知为何,由狐狸幻化的男女相貌差距极大,男的大多贼眉鼠眼,尖嘴猴腮,而女的则貌美如花,妩媚动人。

    不过不管是公的还是母的,难看的还是好看的,此时看他的眼神都不和善,其实这也不怪人家,到现在西面的山林还在冒着烟儿。

    打量了周围的环境之后,吴东方出言说道,“我乃五族圣巫吴东方,领夏帝旨意,寻访大禹血亲,先前通报不得回应,只得兵行下策。”

    吴东方说完,无人接话,带他进山的白衣女子貌似是新接任的族长,抬手说道,“早些看过,早些离去。”

    吴东方歪头看了白衣女子一眼,转而缓步前行,要查找王爷的子孙并不困难,他熟悉王爷的气息和气味,也见过王爷的原形,这些都会在血脉里保存下来,在后代的身上有所体现。

    半柱香之后,吴东方转了回来,这些狐狸的毛色分为三种,白,黄,花,别说气息和气味对不上,连基本的毛色都不对,王爷的毛色本为灰色,得回了内丹之后气血充足,毛色变深发黑,脊背上有一绺儿红毛,与马鬃有些类似,这些狐狸根本没有这种特征。

    至于那些能够幻化人身的,气味和气息也对不上,很显然,这里没有王爷的子嗣。

    “有没有红色皮毛的族人?”吴东方冲白衣女子问道。

    后者摇了摇头。

    “黑色皮毛呢?”吴东方又问,他前一个问题只是铺垫,这才是他最想问的,他在王爷的脑海里看到的那窝狐崽儿有白有黑,黑色是重点寻找对象。

    白衣女子再度摇头。

    在白衣女子摇头的同时,吴东方的眼角余光发现人群中一个老妪皱了皱眉头,虽然对方的动作很细微,仍被他看在了眼里。

    这些老狐狸活的年头都很长了,女娇和大禹活着的时候它们就在了,老妪皱眉,说明它知道些什么,而且还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都回去吧。”吴东方冲狐群摆了摆手。

    白衣女子冲站位靠前的老狐狸点了点头,众人,确切的说是众狐开始回撤。

    “以后莫要再来。”白衣女子视吴东方为瘟神,急切的想要送走他。

    “我没说要走,”吴东方手指那皱眉老妪,“你留下。”

    此言一出,狐群停止了移动,白衣女子疑惑的看向吴东方。

    吴东方板着面孔,并未出言解释。

    犹豫过后,那老妪留了下来,其他狐狸继续回撤。

    “你也走。”吴东方歪头看向那白衣女子。

    白衣女子疑惑的看向那留下的老妪。

    那老妪冲她点了点头,示意她先行避开。

    这老妪应该是族内长老一级的人物,白衣女子对它很是尊重,见它点头,只得往西走了一段距离,自百丈外滞留徘徊。

    留下的老妪年纪约在七十岁上下,满头白发,脸上皱纹不多,身上的衣物非常整洁,就在吴东方斟酌该如何发问的时候,老妪先开了口,“我知道你在找什么,也知道你要问什么,女娇近支已经被禹圣带走了,不在这里,去了哪里我们也不知晓。”

    “我在找什么?”吴东方问道。

    老妪没有回答吴东方的问题,而是出言反问,“它是不是发生了意外?”

    吴东方闻言心中一凛,“你说的它是指谁?”

    “你为谁来的?”老妪再度反问。

    “你怎么知道它发生了意外?”吴东方反问。

    “它曾经回来找过我,”老妪语速缓慢,表情平静,“据它所说,它正在辅佐一位义薄云天的大英雄,要助他成就一番伟业,它说的想必就是你了。”

    吴东方闻言心中大悲,相处的时候王爷一直说他缺心眼儿,没想到王爷私下里对他有这么高的评价。

    “如果它没有发生意外,不会将寻找后人一事托付给你。”老妪叹了口气。

    “您再细想一下,有没有什么疏漏的地方?”吴东方变了称呼,王爷的朋友他自然会待之以礼,此外,他之所以让老妪再想一下,是因为王爷上次回来肯定是为了寻找后人的下落,老妪知道的自然都告诉它了,而王爷并没有找到自己的后人。

    老妪摇了摇头。

    “您再仔细想想,走的时候他们说过什么,往什么方位走的。”吴东方急切说道。

    老妪再度摇头,“他们走的很匆忙,也没有告知我们将要前往何处,可惜有巢部落已经失踪,若是他们还在,或许能知道些什么。”

    “他们何以能够知道线索?”吴东方不解的问道。

    “当日大巢率领族人在山外等候,与禹圣和女娇一同离去。”老妪说道。

    “有巢部落是个怎样的部落?”吴东方问道。

    “有巢氏精于土木,首领被称为大巢。”老妪说道。

    吴东方点了点头,这条线索没什么用处,搬家时带上瓦匠也很正常,去了总得盖房子。

    眼见得不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只得拱手告辞。

    老妪冲他点了点头,转身西行。白衣女子快步东行。

    吴东方右手外探,御土凝牌,以箭矢写了几列字,等白衣女子来到,将土牌递给了她,“先前多有冒犯,甚是不该,日后若是有人来扰,可将此牌示于他们。”

    白衣女子半信半疑的接过,吴东方叹了口气,怏怏先行。

    到得阵法边缘,吴东方猛然想起一事,急切回头,高声发问,“当日大巢所率族人,有无妇孺随行?”

    老妪闻声回头,点了点头。

    吴东方冲老妪遥而拱手,转身催促白衣女子,“快带我出去。”

    “出山无需引路,直行便可。”白衣女子说道。

    吴东方快步而出,到得阵外急施土遁消失了踪影……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