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二百九十八章 涂山

    动身之后吴东方才想起自己只知道涂山位于土族地界,却并不知道具体在什么位置。

    岐三肯定是知道的,但是再调头回去问路也不太合适,吴东方沉吟过后继续前行,掠出数百里,下方出现了城池。

    吴东方落于城中寻到一家客栈,这时候已经很晚了,城中除了客栈,别的地方都关门了。

    不过他找客栈不是住店的,而是前来打听路径,客栈是消息最灵通的地方,客栈伙计大部分都是万事通,吴东方一开口,对方立刻恭敬的指明了路径。

    换做别人,想要打听消息是要给好处的,伙计之所以对吴东方如此恭敬,是因为他认出了吴东方穿的是金族圣巫的法袍,根据衣着猜到了他的身份。

    问明目的地所在的位置,吴东方再度上路,据客栈伙计所说,涂山位于豫州扬州和徐州交界处,如果只是两州交界并不好找,但三州交界就相对具体了。

    半柱香之后,吴东方落于地面消失了踪影,出现于当日与娰妙共处的那处山洞,这里位于扬州北部,他曾在这里留下过定位气息,直接土遁过来,比使用别的身法要快的多。

    吴东方的心情本就不好,现身于山洞之后心情变的更糟,物是人非,触景伤情。

    驻足片刻,吴东方迈步走向石床,先前土族天师曾经来这里寻找过丹鼎,被褥被他们扔在了地上,此时已经很晚了,回去冥月也睡着了,他有心在这里休息几个时辰,等天亮再去寻找涂山,于是就捡起了被褥,抖去了上面的灰尘。

    这一抖把他的心情抖的极差,原因是被褥上残留着娰妙的气息,时间过去很久了,气息已经极为微弱,但他修为精深,嗅觉灵敏,还是闻到了。

    “操他妈的。”吴东方怒骂一声,反手将被褥扔了出去。

    每个人在人前和人后的表现都是不一样的,这荒山野岭之中自然不会有人,吴东方放肆的发泄着内心的郁闷和懊恼,催气发声,连连破口,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骂谁,谩骂也不是单纯因为娰妙的遭遇,还有救不活王爷的极度沮丧,更多的还是对失去亲友的悲伤。

    吴东方不会骂人,骂来骂去也就是那么几句,到得后期变成了怒吼,怒嚎,由于他不自觉的用上了灵气,声音自山洞内激荡回响,震得洞顶频落碎石。

    喊的累了,心里的郁闷之气也有所消减,吴东方纵身冲出瀑布,凌空催生火焰,施出赤焰火舞向北疾飞而去。

    到得三州交界处,吴东方停了下来,虽是三州交界,地域还是很大的,这时候又没有碑文地界,没办法独自寻找,还得找人问路。

    当年大禹曾在涂山召开过重要的部落会议,当地人想必都知道此事,但他不是本地人,甚至不是夏朝人,这些并不隐秘的事情他却并不知道。

    这时候天色尚未大亮,山外城池的街道上行人不多,吴东方拦住了一个老者,询问涂山所在,老者伸手西指,“相传就在西北山中,离此处不过三百里。”

    “多谢长者。”吴东方抬手道谢,转身欲行。

    寻常土族百姓并不认得金族圣巫的法袍,可能是吴东方的礼貌比较周全,老者喊住了他,“年轻人,你找不到涂山的。”

    吴东方疑惑转身,老者说道,“我们都知道涂山在哪里,却没人见过它。”

    吴东方闻言更加疑惑,“请长者明示。”

    “此事说来话长,听你口音不似本方人氏,我们尚且寻它不到,你更是无从寻找了,回家去吧,山中险恶,万莫孤身前行。”老者说完,迈步前行。

    吴东方哪肯放他走,拉着他自不远处刚开门的早点铺子坐了下来,喊了粟饼和汤水给他吃。

    这时候吃饭店是很奢侈的事情,老者没有拒绝,等到老者吃完离开,他对涂山的情况已经有了大致的了解,涂山此前是真实存在的,大禹曾在涂山召开过重要的部落会议,事后涂山就消失了,没人再见过它。

    当地人都怀疑涂山被大禹使用某种法术给保护了起来,他们之所以做出这种判断是因为涂山虽然不见了,但涂山周围狐狸很多,相传大禹娶了涂山氏,他们怀疑大禹这么做是为了保护自己和涂山氏的后代。

    老者的想法与吴东方的想法不谋而合,他虽然没有亲眼见过涂山,但大禹曾在涂山会盟诸侯,说明涂山的面积不会很小,这样一座山峰不可能平白无故的消失,极有可能被设置了保护屏障。涂山周围狐狸很多,也间接证明了涂山还在,只不过外人发现不了它。

    结账过后,吴东方出城西去,到得无人之处施出身法加速前行,三百里片刻即至,老者没有说错,涂山就在城池西面三百里外,到了地头儿,他很轻易的发现了涂山,确切的说是发现了涂山所在的位置,他没亲眼看到涂山,但根据周围的地势来看,下方方圆百里的那片区域应该有一座不小的山峰存在。

    吴东方敛气落地,步行搜寻,发现这片区域并无灵气屏障阻隔,但步行良久,始终无法进入那片可疑区域,每当靠近那片区域,方位就会不知不觉的产生偏移,这一情形说明这片区域很可能有障眼法一类的阵法。

    修行中人都有感知能力,在搜寻的同时,吴东方凝神感知周围气息,发现附近并无道行很深的异类,涂山是涂山氏的大本营,有道行的狐狸肯定不少,感知不到它们的气息无疑是因为这里的无形阵法阻隔了他的凝神感知。

    保护某片区域不被外界打扰通常有两种方法,一是灵气屏障,灵气屏障的使用者通常是道行高深的神灵,用的是自身灵气。二是护卫阵法,阵法的使用者通常是通晓阴阳的巫师和智者,借助的是天地之气。与灵气屏障想比,阵法更加难破,因为阵法利用的是天地之气,源源不竭,除非找到阵眼,否则根本没有破除的可能,而阵眼通常设在内部,掌握在主人的手里。

    短暂的沉吟过后,吴东方来到西侧山顶,捏诀念咒施出了八木龙霆,青龙现身,蜿蜒怒吼,百鸟惊飞,诸兽避退。

    “五族圣巫吴东方前来拜山,涂山氏出山接迎。”吴东方提气发声。

    吴东方喊完,可疑区域并无回应。

    等了片刻不见应答,吴东方反手挥出一蓬火焰,引燃了山中草木,深秋时节多为西风,今日也是西风,山中草木枯黄,大火一起,立刻向东快速蔓延。

    吴东方坐在山顶,自乾坤袋里拿了干粮来吃,他先前发出八木龙霆有两个目的,一是示威,二是惊走山中鸟兽,免得被山火殃及。

    不管什么时候放火烧山都是犯法的,这时候也不例外,不过也得看放火的是谁,五族圣巫是何许人也,别说烧山,就是把皇宫烧了也没谁敢拿他问罪。

    一炷香之后,火势蔓延到了可疑区域,火不是活物,可以直接烧进内部,被大火焚烧过的地方会有明显的界限,外部是火焰,而内部仍然是树木,这自然是假象,实际上内部现在已经着火了。

    又等了片刻,东方山中出现了一个身穿白衣的女子,自树梢上急掠前行,绕过火场来到吴东方所在山峰,落于吴东方五步之外,怒目喝问“你是何人,胆敢如此无状?”

    吴东方歪头看了此人一眼,此人约有二十五六,身高不足一米六,圆脸,大眼,挺鼻,小口,长的很漂亮,穿了一席白裳。

    “我是五族圣巫吴东方,让纯狐出来见我。”吴东方沉声说道,他之所以这么不客气,之所以放火烧山,主要是因为纯狐是神女一派的,纯狐出自涂山,完成任务之后回到涂山的可能性也很大。

    “七姨不在山中。”白衣女子皱眉说道。

    “去哪儿了?”吴东方语速不快,语气很是倨傲,对方现身之初他就感知了对方修为,不会高于人类的玉虚之境。

    白衣女子并没有回答吴东方的问题,而是厉声呵斥,“你扰我家园,真是欺人太甚。”

    “嗯,我就是欺负你,你咬我?”吴东方歪头笑道。

    “看剑。”白衣女子抽出了随身长剑。

    吴东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夺下女子手中长剑,回到原地低头细看那柄长剑,“这剑没你好看。”

    白衣女子见他说的轻薄,面色大红,拉开架势,欺身来攻。

    吴东方反手挥出一团火球,后者躲闪不及,被烧了个正着,急忙停止进攻,拍打灭火。

    吴东方施出御金之术将长剑凝为两个铜球,自掌心快速转动,“纯狐去了哪儿?”

    “我们又不曾开罪你,你为什么要来欺负我们?”白衣女子又恼又怒,却没有上前争斗,双方实力差距太大,根本没法儿打。

    “纯狐呢?”吴东方沉声问道。

    “七姨已随神女升天,若是七姨尚在山中主事,你焉敢如此欺辱我等。”白衣女子急切回头,观看火势。

    吴东方点了点头,纯狐跟随神女离开人间也在情理之中,不过它并不是飞升天界,而是去了阴间。

    “现在山中谁在主事?”吴东方问道。

    “我。”白衣女子再度焦急回头。

    “你在这儿等着,我先去把火灭了。”吴东方随手将那两个铜球扔给白衣女子,转而施出赤焰火舞飞往火场,赤焰火舞可以吸附外部火焰,吴东方片刻即回,山中只余青烟,已无明火。

    白衣女子拿着两枚铜球扔也不是,拿也不是,很是尴尬。

    吴东方坐回原地,歪头看向白衣女子,“我找纯狐是为了问它几个问题,它不在,我就只能问你了……”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