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二百九十四章 少女怀春

    吴东方之所以猜测内丹所属异类生活的环境,是因为他们以后很可能会前往那些区域,但仅凭内丹蕴含的些许情绪,很难推测出它们生前生活在什么样的环境中。

    就在此时,姒若转头向殿外看了一眼,“有火光,想必是辛童到了。”

    吴东方闻言收回思绪,转身向殿外走去,费轩和姒若跟随而出,三人到得殿外,辛童已经敛起火焰,飘身下落。

    辛童落地之后冲费轩和姒若抬手见礼,转而仰头看向吴东方,“吴大哥,你早到了呀。”

    “刚来没多久。”吴东方转身冲费轩说道,“快去催饭,我昨天就没吃饭。”

    费轩笑着应声,唤来杂役,命他们尽快把饭菜做好。

    四人回到大殿闲聊说话,不多时,饭菜端上,四人围桌吃饭,饭后,姒若起身告辞,她恢复修为一事姒少康还不知道,她想回去跟姒少康说一声。

    由于寻霜没来,三人就没有过多的讨论正事儿,加上三人体内灵气都不充盈,急于打坐恢复灵气,二更过后,便前往后院休息。

    吴东方本来想回金族过夜的,但想到把辛童自己扔在这里貌似不太好,就住在了辛童的隔壁。

    费轩走后,辛童来敲门,吴东方开门,辛童将那两支竹筒还给了吴东方,“吴大哥,这些丹药现在不合用了,还给你吧。”

    “你怎么不当着他们的面儿给我?”吴东方接过竹筒出言笑问。

    辛童闻言垂眉低头,“若是你与她们的没有与我的多,岂不,岂不……”

    “哈哈哈,小东西,真聪明,实话跟你说了吧,我给了你六枚,只给了姒若一枚。”吴东方笑道。

    “为何与土圣那么少?”辛童歪头看向房间,她此时站在门外。

    “如果我和姒少康同时身处险境,而你只能救一个,你救谁?”吴东方随口反问。

    “自当救你,哦,我懂了,”辛童手指房间,“吴大哥,我能进去吗?”

    “不能,快回去睡觉。”吴东方摆手撵人。

    “吴大哥,我有些话想对你说。”辛童抬头看着吴东方,一副鼓起勇气的神情。

    吴东方能够猜到辛童想跟他说什么,沉吟过后侧身让路,“进来吧。”

    辛童进屋,吴东方随手推上了房门,门是虚掩的,没合严。

    辛童进屋之后没有急于落座,吴东方指了指圆桌南侧的座位,辛童落座,吴东方坐到了圆桌西侧,桌上点着牛尾油灯,很亮。

    辛童落座之后可能在斟酌词汇,并没有立刻说话,吴东方不等辛童说话就主动说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应该也知道我一直把你当阿妹看待的,我比你大十几岁,你这个小脑袋里最好不要有什么别的想法。”

    “吴大哥,我……”辛童脸红了。

    “你现在还小,接触的人也少,最糟糕的是你修为太高,寻常男子也不敢高攀,这导致了你没什么选择的余地。”吴东方摇头说道。

    辛童低头不语,表情不太高兴。

    “你只看到我好的一面,我邋遢的一面你没见着,你把我想的太好了,其实我一身毛病,听说我,你应该找个年纪相仿的年轻才俊,别总惦记我,我老了。”吴东方笑道。

    “冥家阿姐不能生养,你早晚要纳妾的。”辛童一脸的执拗,这时候没有纳妾一词,她说的是类似的一个词汇。

    “谁跟你说冥月不能生养?”吴东方歪头问道。

    “当日迎请昆仑巫师的时候,我自侧面问过她。”辛童一副豁出去了的架势。

    “不是的,问题不在她,是我有问题,我不能留下后代,娶谁就是害谁。”吴东方摇头说道,实际上他也没什么问题,之所以没有后人应该是他本不属于这个时空。

    “我不管,我知道你也喜欢我。”辛童歪头看向油灯,她此时修为已经恢复,一瞥之间灵气随至,油灯瞬时熄灭。

    “你给我老实点儿哈,年纪不大,胆子不小。”吴东方笑道。由于年龄差距太大,他对辛童的兄妹情谊占的比重比较大,至于有没有男女之间的想法,多多少少也应该有点儿,毕竟男人都喜欢好看的女人。

    “师父曾经说过,女子要勇敢的去追求自己的幸福。”辛童正色说道,她虽然灭了灯,却没有胆子有下一步的动作。

    吴东方闻言没有接话,辛童的师父是辛洛,辛洛当年就是主动追求冥钊的,用现在的话说冥钊是脚踩两只船,冥钊应该还是喜欢姬珂多一点,因为他为姬珂连性命都丢掉了,辛洛不能算是失败者,却也是个不幸的可怜人,他不希望辛童重蹈她师父的覆辙。

    “吴大哥。”辛童想伸手。

    “别闹,再闹以后不带你玩儿了。”吴东方急忙后仰,他把辛童放进来是想跟她把话说清楚,有些事情早晚得说清楚,越拖越糟。但现在看来感情的事情还真是说不清楚。

    “你为什么总是将我当成孩童?”辛童气嘟嘟的站了起来。

    “在我生活的那个年代,你这岁数还在上高中呢,你别过来,你再过来我就回金族去。”吴东方也站了起来。

    “你走啊。”辛童抬高了声调。

    吴东方还真不敢走,这时候如果跑了,就严重的伤害了辛童的自尊心,毕竟一个女孩子鼓起勇气并不容易,一旦遭到拒绝,她就没脸见人了。

    但留下更不是事儿,接下来辛童肯定会做出更出格儿的事情,他挺喜欢辛童,但这种喜欢跟他喜欢寻霜好像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都是好朋友,都长的挺漂亮,但喜欢不一定就要把人给上了。

    辛童喊完之后没有继续往前走,而是歪头看着吴东方,两眼擎泪,要哭。

    见势不妙,吴东方急中生智,上前两步拍了拍辛童的肩膀,“说你小你还不承认,动不动就哭,这怎么成,其实我也挺喜欢你,不过你现在还小,考虑事情还不周全,这样吧,三年,三年之后如果你还坚持现在的想法,我就娶了你。”

    辛童对吴东方的这番话不是很满意,并未露出高兴的神情,歪头想了想,摇头说道,“不成的,有变数怎么办?”

    说完,不等吴东方接话,展开双臂抱住了吴东方。

    “哪来的变数啊?”吴东方双手上抬,“别闹,门没关。”

    辛童虽然年纪小,却也是太玄修为,灵气收发由心,左手反挥,将门合严,连门栓一并插上。

    吴东方见状哭笑不得,这小东西压根儿没回头看,判断门栓位置却如此精准,这说明她进门之后已经观察过了。

    “放心吧,没变数的,三年,我说话算数。”吴东方再度说道,由于辛童只有十七,女性特征并不非常明显,女性气息也不是非常重,直至此时他心里也没有生出旖念。

    “有变数,寻霜也喜欢你,不能让她抢了先。”辛童抱着不松手。

    “我怎么没发现她喜欢我?”吴东方笑道,他不想多吃多占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他了解人性,感情这东西绝对是排他的,没人喜欢跟别的女人一起分享自己的男人。

    “你是没发现,但我发现了。”辛童说道。

    “哪有啊,我一直拿你们当朋友的。”吴东方说道,感情的闸门一旦打开,人就会失去理智,这小东西今晚跟疯了一样。

    “我和她,你喜欢谁?”辛童问道,女人都是很羞涩的,但是一旦放下了羞涩,就会变的非常疯狂,遮羞布已经扯掉了,也没什么好顾忌的了。

    “我给了你六枚丹药,给了她五枚,你说我喜欢谁,快松手,不准胡闹。”吴东方说道。

    辛童一听,面露喜色,却并不松手。

    “你师父都教了你些什么呀?”吴东方无奈叹气,“行了,行了,我都给了你承诺了,你再胡闹,我真回金族了。”

    辛童犹豫了十几秒,毫无征兆的踮脚亲了他一口,转而羞涩的向门口跑去,由于太过紧张,辛童没亲准,亲到了右侧嘴角。由于太过激动,辛童也忘了门是插着的,直接把门栓给拉断了。

    目送辛童跑走,吴东方耸了耸肩,坐回了座位,少女怀春很正常,仔细想来辛童做的也不是非常过分,不过此时令他头疼的是如果三年之后辛童不改变主意,他该怎么办,看来男人和女人真的不能做朋友,男女本身就是相互吸引的,做朋友早晚得做到床上去。

    喝了几杯茶水,吴东方脱鞋上床,盘膝练气,不管怎么说缓兵之计奏效了,至少三年之内不用为这个问题发愁了,三年之后他回到夏朝就快一纪了,到时候会发生什么事情谁也无法预料。

    辛童搞了这么一出儿,令吴东方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虽然拒绝了辛童,心里却多多少少有点失落,如果不撵走辛童,这时候应该是一副非常旖旎的光景,肯定美妙舒泰。这种想法是人之常情,正视心中感觉并不丢人,不过人与动物的最大区别就是人有理智,做事情会靠理智来约束和规范,一味的跟着感觉走就成唯爽是图的畜生了。

    除了失落,吴东方心中还有很强的自我肯定,这种感觉也很好,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这么强大的自制力。辛童太小了,思维不成熟,拒绝了是对她负责。

    三更过后,吴东方摒除杂念,打坐入定,打坐练气时会处于一种虚无忘我的状态,跟睡觉的感觉有点类似,次日早起,精神饱满,灵气充盈。

    卯时,姒若来到,辰时刚过,寻霜也赶了过来。

    人到齐了,开会。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