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二百九十一章 天使的礼物

    姒少康的亲自到访令吴东方心情大好,最令他感到欣慰的是姒少康说的那句‘吾辈乃人间之主,敬天法祖无有过错,但是要我们做那天界之奴绝不能够。’

    早在出现在夏朝初期他就发现这时候的人没有既定的行事准则,活下去就是他们唯一的准则,连金族三老这样的人物都会为了金族的安危而将本族孩童献给妖怪,在他们看来这么做既无可奈何又顺理成章,他们对强大的异类有着发自内心的畏惧,这可能跟他们所处的环境有一定关系,在他出现之初夏朝是半奴隶制社会,强者奴役弱者成了常态。此外这时候没有飞机大炮,人类在强大的异类面前显得很渺小,无力抗争。

    他废除了奴隶制度,率领五族奋起抗争,这么做倒不是搞什么人人平等,因为哪怕在现代,受家庭环境,人生际遇,天赋智商等各方面的影响,人与人也不是完全平等的。之所以这么做只是因为他不想屈从,不愿低头,活着固然重要,但活着不能以丧失尊严为代价,一个男人如果丧失了尊严,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还有何脸面面对自己的妻儿和亲人。

    部队有句话叫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姒少康是夏朝皇帝,他有骨气了,夏朝就有骨气了,只要能唤醒国人骨子里的血性,付出多大代价都是值得的。

    “王爷是我们的恩人,停灵时间已到,将它请入祭坛,与金族先祖并位,可否?”冥月问道,在回返途中吴东方的心情一直很好,但是在回到天师府,吴东方歪头看了一眼东院,情绪立刻低落了下来,她知道这是因为什么。

    “我前几天说过了,恢复修为之后我会去一趟防风谷,”吴东方说到此处感觉语气太重,叹气过后再度说道,“我知道救它不活,但我放不下,把它留在家里吧。”

    “听你的。”冥月柔声回应。

    吴东方点了点头,想到很长时间没有与冥月同房,便有与之同房之心,冥月一直没有为他留下子嗣,很容易多想。

    但最终吴东方还是回了静室,他现在情绪很低落,实在没有那心情。

    坐下之后吴东方心静不平,始终难以入定,坐了片刻穿鞋出门,独自步行前往冥战的工坊,回到金族之后冥战召集旧部全身心的投入了铜甲巨人的研究工作,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他已经好长时间没见到冥战了。

    冥战的工作区域原本在西城,不知何故被他搬到了东城,那里原本是驻扎王宫守卫的兵营,被冥战改造成了“实验室”。

    来到营门口,正值卫兵换防,见到吴东方到来,众人纷纷跪下行礼。

    “免了吧。”吴东方迈步向营门走去。

    未曾想本来跪倒在地的卫兵见吴东方想要进门,匆匆起身拦在了他的身前,“圣巫,法师交代过,任何人未经通传都不得擅自入内。”

    “连我也不行?”吴东方笑问,寻常法师自然不敢这么大口气,但冥战还真有可能下这样的命令,因为他不是寻常的法师,他是圣巫的大舅子。

    “圣巫莫怪,请在这里等候,小的这就前去通传。”领头的卫兵转身跑进了大院儿。

    军营很大,各处都增设了不少阻挡视线的木墙,不等那卫兵跑进中心区域,冥战就从木墙后绕了出来,冲那士兵怒声吼叫,“跑什么?!”

    那士兵愣住了,吴东方也愣住了,冥战现在的形象与之前的形象出入太大,所穿法袍撕刮的很严重,沾满了油污,已经看不出本色,手上也沾满了黑油,蓬头垢面,胡子拉碴,双眼通红,颧骨凸起,异常消瘦。若不是知道他是谁,还以为从哪儿蹦出个叫花子。

    “冥战。”吴东方快步进院,他之前还称呼冥战大哥,现在熟了,都直接称呼名字,而冥战也从来不向他行礼,二人算是扯平了。

    “你怎么来了?”冥战眉头大皱,并不来迎。

    “好久没有来看你了,过来看看。”吴东方说道,他早就知道冥战是个工作狂,但没想到冥战会狂热到这种程度,很明显冥战又熬了个通宵。

    “你还好意思来,我让你害苦了。”冥战挑眉瞪眼。

    吴东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发生了什么事情?”

    “你被人抓走,生死未卜,阿妹要去寻你,我意欲同行,再次仓促驱策巨人,又坏掉了一只力筒,现在只剩下一只了,行了,你也看了,快走吧。”冥战不耐烦的冲吴东方连连摆手。

    “能修不?”吴东方歪头看向木墙内侧,冥战所说的力筒指的应该是飞机引擎。

    “哪里修得?”冥战伸手抓住了吴东方的衣袖,“莫要进去,若是乱了位置,我便找不到规整契合了。”

    “你多长时间没睡觉了?”吴东方回头问道。

    “忘记了,快走,快走,里面拆卸的无处落脚,我也无暇与你说话,”冥战转身向北走去,一边走一边嘟囔,“莫来由的乱我的心神,甚是可恶。”

    吴东方愕然的看着冥战,冥战的精神状态好像不太对劲儿,他以前是从来不骂人的,脾气也没这么差。

    “你注意休息,不要太过操劳,我走了。”吴东方不放心的叮嘱。

    冥战不耐烦的摆了摆手,吴东方无奈叹气,转而迈步向门口走去。

    “莫忙走,前几日夏帝派人过来送了两方木牌还在我这里,”冥战忽然想起了什么,冲吴东方喊道,“你等等,我去拿给你。”

    “冥月已经拿给我了。”吴东方说道。

    冥战哦了一声,快步走回了工作区域。

    出门之后吴东方走的很快,冥战的情况令人堪忧,不管是身体还是精神,得回去跟冥月商量商量,想个法子让他休息一下,机器人造不造的出来不重要,千万别把大舅子折腾疯了。

    回到天师府,跟冥月说了此事,冥月既担心又无奈,因为当妹妹的跟当姐姐的不一样,也不能太严厉的跟哥哥说话。

    吃过早饭,冥月熬了汤水找冥战去了,吴东方回房继续打坐练气。

    有话则长,无话则短,眨眼又是五日,得补气丹药之助,此时灵气已经恢复到了玉玄境界,离太初只有一步之遥了。

    午后,吴东方照例在房中打坐,前院传来了说话声,是门房和一个女人的对话,这个女人的声音他非常熟悉,是姒若。

    吴东方起身下地,穿鞋出门,来到前院时冥月正引着姒若往金族大殿走。

    事发之后二人没有再见面,姒若这段时间憔悴了许多,眼中灵光不足,行走之时步履不稳,这是灵气不足的表现。

    姒若手里提着一个样式古怪的篮子,呈圆形,跟大号儿的酒坛子差不多大,是木制,外面镶嵌着一些叫不上名儿的宝石,上面有盖子,盖子上有黄金纹饰。

    姒若见到吴东方,停下与之见礼,见礼过后急切的说道,“圣巫,此次前来乃是有要事请您示下?”

    “是不是跟外邦有关?”吴东方问道,姒若手里的篮子明显是西方的东西,夏朝人这时候还不认识黄金,更不会使用黄金做装饰品。

    “您如何知晓?”姒若惊愕发问。

    吴东方手指篮子出言说道,“此前我曾经去过西方,见过那里的器皿。”

    姒若恍然大悟,与吴东方和冥月走进大殿,将篮子放到了客座旁边的木几上,揭开了上面的盖子,“圣巫,您看。”

    看清篮子里的东西,吴东方陡然皱眉,篮子里装的全是紫色内丹,其中好像还有几枚金色内丹,满满当当,足有数百枚。

    “哪儿来的?”吴东方用手抄检着这些内丹,在篮子的中部和下部也混杂有金色内丹,淡黄色的有十几枚,纯黄的竟然也有三四枚。

    “一个金发碧眼的中年男子送来的,”姒若说着自怀中掏出了一个水囊,“这个也是他送来的。”

    吴东方接过水囊定睛打量,水囊不大,扁平形状,是由某种红色皮子缝制而成的,使用痕迹非常明显,很是老旧,捏在手里可以感觉到里面有液体,不是很多,当在一斤左右。

    在吴东方打量水囊的同时,姒若将这些东西得来的经过简略的说了出来,昨天深夜,一个中年男子自皇宫外求见姒少康,由于此人样貌奇特,禁卫将他视为妖人,将他围住,前去通知为数不多的巫师前来降妖,姒若与一干巫师赶到,询问此人来历,对方言之来自西方国度,这次过来是进献礼物来了。

    由于对方所说的那个国家名字非常拗口,姒若没记住,但此人来历可疑,而且是深夜来访,自然不能让他见姒少康,对方好像急着回去,在知道姒若是土族圣巫之后,将贡品交给了她,并特意说明这是送给巫师之王治伤的。

    将东西交给姒若之后,这个中年男子就化生出了巨大的白色羽翼,振翼西去了。

    姒若打开篮子,发现里面全是内丹,虽然不知道水囊里装的是什么,想必也是神奇之物,于是请示姒少康该如何处置,姒少康就让姒若前来征求他的意见。

    “对方说的是什么语言?”吴东方问道,根据姒若描述,他几乎可以确定来人是一位西方的天使,他当年曾经救过一个女天使,但这次来的是个男人。

    “我们的语言,不太流利,却可以沟通。”姒若说道。

    吴东方将水囊放进篮子,端起了茶杯。他是个很客观的人,从不自欺欺人,东方有神仙,西方自然也有,天使无疑就是其中一种。

    水囊里装的什么还不清楚,单是这一篮子内丹就是天大的厚礼了,除了紫色内丹,还有浅黄和金黄内丹,金黄内丹他还是头一次见到,这可是真正的异类神灵才会有的内丹,这帮家伙从哪儿搞来这么珍贵的东西。

    此外,根据对方将这些内丹放在一起可以看出,他们对内丹不是非常在乎,也不是非常了解,不然不会好的差的放在一起。

    “圣巫?”姒若看向吴东方。

    “他们对咱们的情况很了解,知道咱们遇到了什么困难,我怀疑这个水囊里装的是能让咱们恢复修为的东西。”吴东方说道。

    “有此可能。”姒若点头说道。

    “你还记不记得前段时间法师的孩子被附体一事?”吴东方问道。

    “记得。”姒若再度点头,前段时间土族一个法师的孩子被一种未知的魂魄附体,有两个妖魔现身要杀那个孩子,是她请了吴东方过去,由吴东方处理了此事。

    “送礼之人有强大对手,这件事情很棘手。”吴东方说道,他一直怀疑附身于孩童的是某个天使,根据对方言语不难发现此时西方也在发生大混战,对方送礼过来肯定是为了示好结交,如果拿了对方的东西,对方有朝一日前来求助,他们就不好意思拒绝。

    姒若没有接话,她的想法跟吴东方一样,很清楚对方的用意和目的。

    吴东方捧着茶杯却没有喝水,而是皱眉斟酌此事,他心里此时有个很大的疑问,对方篮子里有金色内丹,获取金色内丹自然要杀掉异类神灵,由此可见对方的实力应该高出五族圣巫,他们有什么必要冲比自己实力弱的一方求助?

    不过火族天师当年曾经抓捕过一个天使,这说明普通天师比普通天使实力要强,亦有另外一种可能,双方修行的方向不同,东方的修行者修炼的是灵气,而西方的修行者修炼的是意志力或是其他什么东西,总之二者不在一条道儿上,天师可以克制天使,而天使则可以克制异类神灵,三者之间可能是剪子包袱锤的关系。

    沉吟良久,吴东方做出了决定,“既然送来了,总不能再送回去,收了吧。”

    “圣巫,若是日后他们前来求助,我们当如何自处?”姒若有顾虑。

    “我们不会侵犯别国领土,除非是抗美援朝。”吴东方说道。

    姒若自然听不懂,吴东方换了个说法,“如果他们有朝一日真的前来求助,只要他们是正义的一方,我们可以考虑出手相助。”

    “皆由圣巫定夺。”姒若点头同意。

    吴东方端起茶杯喝了口水,他决定接受对方的礼物有多方面的考虑,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可以趁机划分东西方神灵的势力范围……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