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二百九十章 奇怪的禁令

    这一夜吴东方想了很多,想的最多的是有没有救活王爷的可能,异类七窍不全,死后魂魄会立刻消失,没有任何方法能够招魂还阳,至少他和他所认识的人不知道有什么办法能救活死去的异类。

    次日太阳升起,吴东方离开了王爷的房间,回到西院,发现冥月站在大殿前的假山旁边。

    见他出来,冥月迈步迎了上来,默默的陪着他走向大殿,“是否饥渴?”

    吴东方摇了摇头。

    来到大殿门口,吴东方没有进殿,而是自大殿门口的台阶上坐了下来,冥月敛起袍裙坐在他的旁边。

    有负责端送饭食的宫女自东院拱门后伸出头来,冥月冲其摆了摆手,后者会意,缩头离去。

    “夏帝想的还是比较周全的,只要尸身不腐,总有办法可想。”冥月柔声安慰。

    “等我恢复了修为,我想去一趟防风谷找找岐三,看看它有没有什么办法。”吴东方叹了口气。

    冥月伸手覆上了吴东方的左手,“若是日后有机缘前往天界,或许可以自那里找到起死回生之法。”

    吴东方闻言转头看向冥月,冲她笑了笑,冥月所说的这些全是对他的安慰,实际上他很清楚冥月自己也不认为王爷有复活的可能。

    “我让他们做了你最爱吃的包子,进些吧?”冥月趁机劝食。

    “我真不饿,我去洗个澡,你去找冥战,问问土族送回王爷的详细经过。”吴东方说道,他这个大舅子是个工作狂,明知道他们回来了也不过来见个面。

    “好。”冥月直身站起,拉起了吴东方。

    为吴东方准备好换洗的衣物,冥月离开了天师府。

    洗完澡,吴东方自后院静室盘膝打坐,他体内此时有补气丹药存在,炼化补气内丹比吸纳外界灵气要快的多。

    吴东方属于那种要么不干,要干就一头扎进去那种人,与王爷在山中修行时一次打坐经常会持续数日,自辰时开始打坐,一直到夜幕降临方才睁开眼睛。

    冥月见他收功起身,命人将晚饭端到了房里,等吴东方吃完晚饭,冥月递过来两块木牌,“这是夏帝与我的书信。”

    吴东方探手接过,这两块木牌与现在的三十二开书本大小相仿,是连在一起的,翻开之后上面写有字迹,五十几个字,表达了三个意思,一是对冥月的慰问,让冥月保重身体。二是姒少康的自责,认为他被封印是为了维护五族的利益和尊严。三是起誓永不侵犯金族,冥月的亲属和后人哪怕犯错也不追责,有点丹书铁劵免死金牌的意思。

    看完木板上的字,吴东方点了点头,姒少康这个人还不是不错的,在别人倒霉之后能做到不落井下石已经很不容易了,扶孤救寡更是难得。

    晚饭过后,吴东方开始继续打坐练气,下半夜趁解手的空隙,与饭桶建立了心灵感应,饭桶现在还在北方,不急着赶路的时候它是走走停停,这时候正吃饱了趴在树上睡觉。

    在修为恢复之前,什么也干不了,想什么也没有用,接连三日,吴东方昼夜不休,聚气行功。

    第四日二更时分,屋外传来了敲门声。

    吴东方熟悉冥月的脚步声,在敲门声传来之前他就已经知道来的是冥月,在他练气的这段时间冥月与他是分房睡的,从不前来打扰他,有什么事情都是趁他吃饭或者解手的时候跟他说,这时候前来敲门肯定有急事。

    吴东方敛气收功,站了起来,冥月根据屋里的脚步声知道他起来了,推门而入低声说道,“夏帝来了。”

    “在哪儿?”吴东方皱眉问道,他想到姒少康在得知他脱困之后会派人过来慰问,却没想到姒少康会亲自过来。

    “在大殿。”冥月说道。

    “走。”吴东方迈步先行,冥月走在后面,反手关上了房门。

    大殿门口站着两个土族巫师,见吴东方出现,立刻半跪行礼,“参见圣巫。”

    “二位辛苦。”吴东方冲二人抬了抬手,转而快步走进大殿,姒少康在客位上坐着,穿的是便服。

    “圣巫。”姒少康起身向他走了过来,神情激动,眼圈泛红。

    “夏帝,你怎么亲自过来了?”吴东方问道,姒少康的头发有明显的吹风痕迹,想必是乘坐某种飞禽过来的,姒少康是个普通人,乘坐飞禽跟现代人坐没壳儿的飞机是一个性质,不是什么好滋味儿。

    “喜闻圣巫脱险,寡人喜不自胜,圣巫受苦了。”姒少康紧紧的抓着吴东方的手臂。

    吴东方扶引姒少康落座,转头南望,发现冥月已经引带着那两名土族巫师前往东院吃饭休息去了。

    有些东西能装,有些东西装不出来,姒少康此时的激动和欢喜是发自内心的,吴东方能感觉出来。

    姒少康最关心的是吴东方的脱困过程,吴东方最关心的则是在他们被玄女制住之后都发生了什么事情,吴东方先讲,姒少康后述,据姒少康所说,当日玄女现身于他所在祭坛密室,将他带回了皇宫大殿,那时候他们都已经站在皇宫大殿的殿外,保持着被定住之前的姿势。

    玄女对他进行了严厉的训斥,怪他不敬神明,敌我不分,违背祖制,昏庸无能,对于玄女对自己的训责,姒少康没有反驳,玄女随后提出了要求,要求他废除巫师制度,不允许世间有巫师存在。除此之外还口述了一张神灵的名单,让皇家和百姓常年祭祀。

    玄女的这两个要求都在吴东方的意料之中,但姒少康讲述的最后一个要求有点出乎他的意料,玄女命姒少康下令,五族百姓只能耕种畜牧,不得进山狩猎。

    这一要求如果放在佛教盛行的时候算不得什么,不乱杀生,但放在此时有点说不通,因为这时候狩猎是很多百姓的糊口手段,此外祭祀的时候也是各种牲畜,这时候没有不杀生一说,玄女为什么不让百姓打猎,如果是出于慈悲角度,为什么只规定不准狩猎,没规定不准捕鱼?

    “圣巫,这是寡人差人赶制的强弓,自是不如你先前所用神兵,却也勉强可以操用。”姒少康拿起了竖在他座椅旁边的木匣。

    “多谢夏帝。”吴东方伸手接过,转而出言问道,“请问夏帝,你可知道玄女为何禁止百姓狩猎?”

    “实则禁猎并非现有,早在圣祖之时就已严禁中原百姓狩猎,只是逆贼窃国乱了规矩,此时禁猎只不过是恢复祖制。”姒少康说道。

    “怎会有此禁忌?”吴东方不解的问道。

    “有何不妥?”姒少康疑惑反问。

    吴东方摇了摇头,没有再问,这时候百姓都没有解决温饱问题,怎么会不让狩猎,不让狩猎就像不让现代的农民进城打工,很不合理。

    “禁猎只限于土族,祖制没有规定不让四族狩猎。”姒少康说道。

    吴东方点了点头,这事儿他始终感觉不太对,但具体哪儿不对他说不出来。

    “据姒若讲说,假以时日,他们四人皆可恢复神能,再用法术,不知圣巫是何种情况?”姒少康关切的问道。

    “一样的。”吴东方点了点头,娰妙选姒若当接班人是有道理的,姒若跟娰妙一样,对夏帝有着无限的忠诚,什么事儿都跟姒少康说。

    姒少康闻言大喜,“敢请圣巫重回夏都,辅弼经纬。”

    “等我恢复了修为,我会回去。”吴东方点头同意,在他倒霉的这段时间里姒少康的表现令他深感欣慰。

    姒少康闻言更喜,“听玄女所言,神灵天人好似不可随意下凡,便是她们能够随意出入,寡人也不卑躬屈膝,圣巫之举令寡人甚是惭愧,自省多日终得豁然,吾辈乃人间之主,敬天法祖无有过错,但是要我们做那天界之奴绝不能够!”

    “你终于说了句有骨气的话。”吴东方笑道。

    姒少康面色大红,甚是尴尬。

    吴东方见状急忙岔开了话题,“玄女口述的神灵名单,你带了吗?”

    “走的仓促,不曾带在身上。”姒少康摇头说道,转而伸手东指,“寡人所乘禽鸟就落在城外,若圣巫要看,寡人可回去取来。”

    “不用,不用,名单上有多少人?”吴东方随口问道。

    “当有百余人,力牧,鬼臾区等人皆在其中。”姒少康说道。

    吴东方点了点头,没有再问。

    人与人之间总要经历一些事情才能建立感情或者是交情,经历了此事,吴东方与姒少康亲近了许多,不再把他当外人看待,二人秉烛夜谈,谈话内容以如何治国为主,没有提报仇一事,在姒少康看来报仇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而吴东方也不想将私人感情与公事混为一谈,一旦他们恢复了修为,与神女和玄女的恩怨就只剩下它们害死了王爷,这属于私人恩怨,要报仇也不能拉上夏国。

    姒少康是一国之君,这次属于微服私访,不能在外面长时间滞留,天亮之前就离开金族,回返夏都,临走之前吴东方给了他一枚补气丹药,请他转交姒若,并告之土族丹鼎现在费轩手中,姒若如果想要炼丹,可以去找他。

    姒少康走后,吴东方也冥月步行回府。

    “金族有没有禁猎一说?”吴东方问道。

    冥月想了想摇头说道,“没有的,怎么了?”

    吴东方将先前谈话内容转告冥月,冥月听完沉吟良久,转而出言说道,“此事仔细想来却有可疑之处,为何只禁猎,不禁渔?”

    吴东方想不出究竟,就没有接话,与冥月一路闲话,回返天师府。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