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二百八十八章 寻海告警

    吴东方闻言心中大惊,来不及询问牛牛事情的详细经过,落地之后立刻纵身飞起,“我立刻过去,你回去躲起来。”

    牛牛所指的地方离这里有一百多里,片刻过后吴东方赶到了地头儿,这是一条东西走向的山谷,确切的说是一条废弃河道,深约七八丈,宽的地方有一两里,窄的地方也有数十丈。

    吴东方所在的位置接近河谷的出口,寻霜等人并不在此处,应该在偏西的某片区域。

    吴东方没有在河谷里低空飞行,而是自空中向西搜索,他对天衣的操控不是非常熟练,河谷曲折,低空飞行速度会受影响。但在上空飞行速度虽然快却有个弊端,那就是在他发现对方的同时,对方也会发现他。

    半柱香的工夫,吴东方到得河谷偏西区域,在一个拐弯处,河谷两侧的土坡发生了严重的塌方,堵住了下方的干涸河道,塌方西侧有半个足球场大小的宽阔区域,马车的残骸散落各处,马匹和几十个土族士兵的尸体也倒伏其中。

    寻霜穿的还是水族圣巫的法袍,手里握着一把尺许长短的短剑,背靠北侧土坡。寻海站在她的身侧,右手持拿巫师法杖,左手捂胸,连连咳嗽。

    寻霜衣裳完整,身上无有外伤,只是面色极度苍白,此时正愤怒的盯着站在对面三丈外的四个水族巫师,这四个水族巫师全是男子,年纪在三四十岁之间,三人为巫师,一人身穿蓝色法袍,为法师。

    水族的天师早已死伤殆尽,但巫师和法师还有不少幸存者,男性巫师在水族的地位是很低的,一直以来寻霜都对他们另眼相看,这导致了水族的男巫师对她又恨又怕,此时寻霜修为尽失,哪怕没有王族旁亲的挑拨和诱使,他们也会趁机杀掉寻霜,夺取权力。

    吴东方落于塌方积土的上方,他到来之前那水族法师正在说话,见他到来,将没说完的话咽了回去,一脸惊恐的看着他。

    寻霜和寻海循着蓝袍法师的视线扭头东望,见吴东方来到,寻霜鼻翼动了动,但她并没有将心中的激动和喜悦表现出来,一瞥之后立刻收回视线,冷视着前方的四位水族巫师。

    “是金圣!”寻海喜不自胜,高声呼喊,一喊之下气息不畅,连连咳嗽。

    吴东方没有急于动手,只是阴冷的看着那领头的法师,他现在是个空架子,靠的只有身后的乾坤弓,对方是玉级修为,在没有灵气的情况下,单靠乾坤弓能不能战胜这名法师他并无把握。

    这四人都见过吴东方,见他从天而降顿时面如死灰,看了看吴东方,又看了看寻霜,扑通跪倒,磕头乞命。

    吴东方取下乾坤弓,右手后探,抽出箭矢,先发一箭,将那领头的法师射死。

    另外三人见吴东方并没有饶恕他们的意思,仓促爬起向西奔逃,吴东方反扣乾坤弓,再取三支无羽箭矢,三箭齐发,将这三人全部撂倒。

    吴东方收起弓箭,飘身而下,寻海步履跄踉的过来见礼,“拜见金圣。”

    “伤势怎么样?”吴东方抬手扶起了寻海。

    “不妨事,不妨事。”寻海摆手说道。

    二人说话之时,寻霜走向了那法师的尸体,以短剑拨寻,自其内兜里找出两个不大的石瓶,闻嗅过后将其中一个扔向寻海,“疗伤丹药。”

    寻海抬手接过,自石瓶里倒出一枚丹药,仰头服下,转而识趣的向西走去。

    寻海离开之后,寻霜拔下插在那法师头上的箭矢,迈步向吴东方走了过来,“我以为你死了。”

    “说句女人说的话会死呀?”吴东方笑道,他最担心的事情并没有发生,由于来的及时,寻霜和寻海都活着,如果先前不分轻重的跟牛牛追问前因后果,等赶过来黄瓜菜也凉了。

    “这是怎么回事儿?”寻霜用箭矢指着吴东方背负的弓箭。

    “这是马羿的乾坤弓,落日弓被那妖怪给收走了。”吴东方说道。

    “你的修为?”寻霜皱眉打量着吴东方,吴东方现在额头见汗,呼吸很快,如果还有修为,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跟你们一样,我穿了天衣。”吴东方自乾坤袋里拿出水罐递给了寻霜,寻霜伸手抓过,仰头喝水,可能是渴的狠了,寻霜喝水的架势活像梁山好汉,喝一半洒一半。

    将水罐倒空,寻霜坐到了塌方滚落的软土上,将短剑插在一旁,歪头看向吴东方,“有吃的吗?”

    吴东方取出米饼递了过去,寻霜伸手抓过,大口咬嚼。

    “见到我什么心情?”吴东方笑问。

    此时寻霜嘴里塞满了食物,闻言歪头看了吴东方一眼,转而收回视线,继续咬嚼。

    “先前发生了什么事情?”吴东方坐到了寻霜旁边。

    “能等我吃完再问吗?”寻霜随口说道。

    “行啊,你先吃。”吴东方点了点头,转而将自己先前经历的事情简略的说了出来。

    吴东方说完,寻霜也吃完了,“我的情况跟你差不多,醒来之后已经在马车上了,押送的兵士途中对我还算客气,据他们所说在姒少康祭天的时候我们也在现场,但我完全没有印象。”

    “姒少康是什么态度?”吴东方又递了块米饼过去。

    寻霜接了,“我哪里知道,始终不曾见过他。”

    “是我害了你们,不过你也别着急,我们可以借鉴昆仑山巫师的练气法门。”吴东方说道。

    寻霜没说话,自怀里摸出一面硝过的羊皮递向吴东方。

    吴东方伸手接过,铺开之后发现上面写的正是土著巫师的练气方法,根据朱砂颜色不难看出,这些字迹写于多日之前。

    “你一直随身携带?”吴东方问道。

    “没有,”寻霜摇了摇头,“这是寻海交给我的,他发现寻咀等人意图谋反,便前往边界向我告警。”

    “他不是被你派出去了吗,怎么会知道都城的事情?”吴东方问道,当日寻海恢复巫师身份之后,寻霜立刻给他派了差事,前往某处部落司职。

    寻霜摆了摆手,“寻咀等人都是寻海所在部落的巫师,他们试图拉拢寻海,寻海假意应承,当晚动身前往都城联络三位姑婆,到了都城才发现三位姑婆已被毒害,水族所有男巫几乎都有份参与此事。”

    吴东方闻言点了点头,寻霜口中的姑婆指的是她当日自金族请走的三个土著老太太,这些老太太虽然年纪很大,修为也高,但长期生活在闭塞的山中,不与外人接触,不知道人心险恶,疏于防范,很容易遭人算计。

    “你不能回去了,水族的情况很复杂。”吴东方说道,参与谋反的还不止先前被他杀掉的这四个人,水族的男巫师几乎全反了,领兵将领是什么态度还不清楚,不过他们都是王族的旧人,与巫师出身的寻霜分属两个系统,关系想必也不会很亲近,很可能也参与了谋反,

    “我本来也没打算回去,至少修为恢复之前不会回去。”寻霜吃完米饼拍了拍手,拔出短剑站了起来。

    “去金族吧,金族相对安全。”吴东方出言邀请。

    “不去,太远了,我自己找处安全的地方练气修行,你别管我了,去找费轩吧,现在局势不稳,有夺权之心者大有人在,他也不安全。”

    “我帮你们找个安全的地方安顿下来就去找他。”吴东方站了起来,冲远处借着搜寻尸体磨蹭时间的寻海招了招手,后者快步走了过来,双手递上了三支自尸体上拔下的箭矢。

    “走吧,我带你们上去。”吴东方将箭矢还归箭囊,分执二人左右手臂,借助天衣将二人自谷底带至平地。

    回到平地,立刻发现牛牛已经离开了藏身之处,正策马向三人所在位置快速奔来,牛牛自己骑了一匹马,旁边还有一匹无人空马。

    牛牛在骑马奔跑的时候不时回头,神情很是惊恐,吴东方放下二人,升空向牛牛迎去,迎上牛牛之后发现牛牛浑身发抖,双目圆睁,手指西北方向惊慌喊道,“阿叔,河里有怪物。”

    吴东方循着牛牛所指,看向西北方向的河流,牛牛先前藏身之处离边界河流不远,但是那片区域并没有什么怪物,由于失去了灵气修为,也无法凝神遥感,便陪着牛牛骑马东行,与寻霜和寻海会合。

    问明了那只“怪物”的长相,寻霜抬了抬手,“是我的坐骑寻了过来。”

    “那长着黑毛的狼头怪物是您的坐骑呀?”牛牛惊讶的看着寻霜。

    “不可胡言乱语。”寻海急忙出言阻止。

    “那是乌犼,不是狼头怪物,它尚未成年,非常顽劣,但它只吓人,不咬人。”寻霜笑道,她对成年男子非常冷淡,但对孩子比较宽容。

    “走吧,我送你们前往目的地。”吴东方说道。

    “我还没决定要去哪里,你先走吧,我们这就上路。”寻霜说道。

    “多久能恢复修为?”吴东方低头默背羊皮上的文字,他对土著巫师的练气法门本就有所了解,这次记的都是模糊的和不确定的几个要点。

    寻霜想了想出言说道,“有三个月当能恢复六七成。”

    “好,到时候前往金族找我,我与你一同夺回圣巫之位。”吴东方将羊皮还给了寻霜。

    寻霜接过羊皮冷哼说道,“杀我不死,谁敢窃位?别管我了,快上路吧。”

    吴东方点了点头,冲寻海和牛牛打过招呼,转而起跳升空,到得空中并没有立刻东去,而是自空中兜了个圈子,确定附近没有埋伏,这才沿河而下赶赴木族……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