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二百八十七章 寻护

    吴东方的突然出现令冥月大感意外,不等她回过神来,饭桶已经抢先向吴东方表示了祝贺,此时饭桶已经很大了,不再有顽皮的举动,所谓祝贺也只不过是仰头看他的同时发出沉闷而喜悦的鼻音。

    吴东方抬手拍了拍饭桶的脑袋,这次脱困饭桶当记首功,没有饭桶,他必死无疑。

    在吴东方轻拍饭桶脑袋的同时,冥月回过神来,与寻常女子的喜极而泣投怀送抱不同,冥月没有那些小儿女的举动,只是自乾坤袋里拿出一件披风披在了吴东方肩上。

    吴东方歪头看了冥月一眼,转而与饭桶进行灵识的交流,这种交流是无声的交流,但交流的内容非常明确,“跑了这么久,你受累了。”“我愿意。”

    “我现在已经脱困了,你可以放心了。”“你的气息好像不对。”

    “我的灵气出了点问题,我们现在有急事去做,你跟不上我们,你能自己回金族吗?”“我不走,我可以尝试变身。”

    “不行,你还小,不到催生甲胄的时候,你立刻回金族去,路上挑安全的地方走。”“我不走。”

    “立刻回去!”

    饭桶不乐意了,也不回应,赌气转身向南走去,不过它这时候还没有彻底成年,心性尚不是非常成熟,走了几步再度主动感应,“经常喂我蜜糖的狐狸死了吗?”

    吴东方没有回答,此前他借助与饭桶的心灵感应询问过冥月外界的情况,冥月简略的说了一些,心灵感应与魂魄附身不同,饭桶自身的神识不会受到压制,它知道冥月所说的厚葬与死亡有关,却并不确定自己理解的对不对。

    饭桶的心情瞬间变的很低落,心灵感应是双向的,它能感受到吴东方内心的强烈悲伤,也明白自己理解的没错,对它非常友善的王爷跟它的母亲一样,都永远的离开它了。

    “你让它回去的?”冥月指着正在沮丧下山的饭桶。

    吴东方点了点头,阻断了与饭桶的心灵感应,转而冲冥月问道,“你们在路上耽搁了多久?”

    “前后走了五天。”冥月自乾坤袋里拿出水罐递给了吴东方。

    吴东方伸手接过,仰头喝水,喝够之后将水罐还给冥月,接过冥月递来的米饼大口咬嚼,“我担心费轩他们发生意外,得尽快找到他们。”

    “你也不要太过担心,按时间推算,他们现在应该还在返程的途中。”冥月问道。

    “如果回到本族我还不担心呢,他们请去的土著巫师应该站在他们一面,我怕的是别有用心的人在途中设伏。”吴东方摇头说道。

    “言之有理,先去寻谁?”冥月问道。

    吴东方没有立刻回答,狼吞虎咽的同时自心里快速思虑,别看平时各族秩序井然,这时无一不是暗流涌动,费轩和寻霜辛童镇不住局面了,什么变数都可能出现,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

    “天衣带了吗?”吴东方问道。

    “带了。”冥月自乾坤袋里拿出了那件青白色的轻薄衣物。

    吴东方将米饼塞进嘴里,探手拿过天衣,卸下披风和法袍,将天衣穿于衬衣之外,“情况紧急,咱们得分头走,你去寻找辛童,我带着乾坤弓往北走,去找寻霜。”

    “好,你伤势如何?”冥月帮吴东方系上了法袍的布扣。

    “血脉被截断,气海里的灵气也被化掉了,刚才我是用经络里残存的灵气施了土遁。你也不用太过担心,土著巫师的练气法门我知道,我们的气海没有被破坏,可以用他们的方法重新练气。”吴东方将披风塞给了冥月,步行时披风可以挡风御寒,但在天上飞行,这玩意儿增加风阻。

    “大约需要多久?”冥月摘下乾坤弓,卸下箭囊交给了吴东方。

    “说不好。”吴东方摇头说道。他只知道土著巫师的练气方法不需要血脉支持,但聚气效果如何他并不清楚,因为他没亲身体验过,此外他连土著巫师练气方法的细则也不清楚,此前他从未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用到那个。

    在吴东方背负弓箭的同时,冥月将腰间的两个乾坤袋进行了整理,当日吴东方等人自昆仑山带出了大量灵物,也带出了不少乾坤袋。

    “金属丹药还能服食吗?”冥月手里捏着一枚补气丹药。

    “应该是不能了。”吴东方摇了摇头,此前众人炼制的补气丹药都与个人血脉对应,属于量身定制,但此时他们血脉尽废,吞服单一属性的补气内丹有很大风险。

    冥月闻言收回补气内丹,将其中一个乾坤袋交给了吴东方。

    吴东方抬手接过,系于腰间,冥月在整理乾坤袋的时候他看到冥月都往这个乾坤袋里装了什么,而冥月也知道他看到了,所以并不多加赘述。

    “姒若的修为有没有被废除?”吴东方问道,玄女对土族较为优待,姒若对姒少康又忠心耿耿,不排除玄女为了稳定土族统治而留下姒若修为的可能。

    “据探马传书,五族圣巫修为皆被废除,无一例外。”冥月说的较为肯定,但加了个前提,是探子说的,不是自己亲眼所见的东西也不能百分百肯定。

    “这样吧,咱们谁先办完事情,谁就赶去木族。”吴东方说道,他先前询问姒若的情况是考虑如果姒若的修为尚在,可以让她去保护费轩,现在看来姒若是指望不上了。

    冥月点头答应,快速的讲述了天衣的使用方法,用现在的话说天衣属于傻瓜系列,跳起来就升空,俯身就向前,伸出左臂就是左拐,伸出右臂就是右拐,双臂同时伸出就是减速,自俯身变为直立就会落地。

    “乾坤弓的箭矢无法以口诀召回。”冥月将一枚金属小球递给吴东方。

    “好,我知道了,快走吧。”吴东方将定位灵珠放进了怀里。

    冥月点了点头,祭起法杖凌空而起,吴东方随后纵身升空。

    冥月冲吴东方指了指下方已经走到山脚处的饭桶,吴东方明白她的意思,点头过后俯身加速,向北飞去。

    天衣的速度要略慢于风云雷动,但此时他体内已无灵气,没有了灵气护身,飞行之时寒风扑面,雪花打脸,感觉非常不好。

    等到习惯并适应了这种糟糕的感觉,吴东方与饭桶取得了联系,“你现在离金族很远,我们急于去帮助朋友,不能与你同行,回程途中你一定要多加小心。”

    “这是我应该做的。”饭桶的情绪仍然很低落。

    吴东方能够感受到饭桶心中所想,饭桶情绪低落不是因为他和冥月没陪它一起回去,而是对王爷的怀念,王爷不但是吴东方的伴儿,也是它的伴儿,它很小的时候王爷就开始陪着它了。

    “你当初还差点咬死人家。”吴东方想到。

    饭桶有感,有点恼怒,连连甩头,心灵感应时它甩头吴东方也会头晕,于是便停止了与饭桶的心灵感应,专心赶路。

    飞出五百里,离开了降雪区域,太阳升起,温度回升。

    此前吴东方曾经多次去过水族,其中几次用的是凌空身法,知道土族通往水族的路径,这时候的交通并不发达,土族通往水族的主路只有一条,上午辰时,他找到了雍州通往水族的主路。

    冥月并没有提到费轩等人回返本族采用的是哪种方法,但此时出行无非三种方式,步行,马车,飞禽,前者不太可能,费轩等人是被遣返的,肯定有押送人员,步行前往水族得好几个月,寻霜受得了,这些押送人员也受不了。

    飞禽也不太可能,毕竟是囚犯,没那么高的待遇。最大的可能性就是马车,马车一天能跑两百到三百里,五天就是一千里到一千五百里,按理说应该已经过了目前所在的区域了。

    沉吟过后,吴东方取道向北,北行两百里后遇到了村庄,下去一打听,昨天中午时分果然有几辆马车经过这里往北去了。

    此处已经离当年发生战事的城池不远,离水族也很近了,吴东方再度升空,向北飞行,根据对方路过此处的时间可以大致判断出寻霜和押送人员应该在北方三百到五百里处,如果晚上落脚休息,还跑不出这么远。

    北行百余里,到了先前发生战事的城池,这处城池已经进行了灾后重建,但规模远不如以前,城里没有多少百姓了。

    吴东方在这里落脚打听消息,获悉昨天晚上城门关闭之前有三辆马车出城向北去了。

    一听寻霜等人连夜赶路,吴东方不由得开始担心,他之所以决定先保护寻霜和辛童,除了出于方位和族内局势考虑,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寻霜和辛童是女人,而且都是很漂亮的女人,没有了灵气修为,她们很容易受到伤害和侵犯。

    一路北上,中途并没有发现马车,一直到得边界河边也没有发现马车的踪影,吴东方隐约感觉到不详。他刚才飞出了三百多里,寻霜一行人就算马不停蹄也跑不了这么远。

    就在他调头想要向回搜寻时,西北方向的一处土丘后面传来了熟悉的声音,“阿叔。”

    吴东方循声望去,只见一个小男孩自土丘后面跑了出来,定睛细看还是看不清,这才想起失去灵气的同时感官也不再似之前那么敏锐。

    不过喊他阿叔的人并不多,仔细一想,那男孩应该是牛牛。

    想及此处,吴东方自空中迎了过去,距离一近,发现真是牛牛。

    “牛牛,你怎么在这儿?”吴东方调整姿势想要落地。

    “我和爷爷来接圣巫,”牛牛急切的指着东南方向百里之外的一处山谷,“阿叔,你快飞过去,爷爷和圣巫可能出事了……”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