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二百八十六章 营救

    人活在世上总会遇到欺辱和压迫,不想当孙子就得抗争,任何形式的抗争都会付出代价,抗争失败被人废了修为也是合情合理的事情,就像吃鱼要冒着被鱼刺卡到的风险一样,落到今天这个下场是技不如人,又不是被人算计了,本来就打不过人家,败的也不冤枉。

    吴东方是个半乐天派,之所以说半乐天派是因为他遇到挫折之后也会沮丧,不过很快就能自消极的情绪里走出来,正确审视自己目前的处境。

    最棘手的问题是修为被废,五族巫师的灵气修行都建立在纯粹血脉的基础上,此时他体内的五种血脉都被玄女截断,血脉连通气海,所有自气海发出的灵气都需要经过血脉催御到某个具体的经络,如果说气海是个水罐,血脉就是水罐出水口的阀门,其他巫师的阀门只有一个出水口,自气海调出的灵气只能经这一个出水口流进固定的水渠,这个水渠就是心肝脾肺肾五行经络之一。

    而他有五种血脉,这五种血脉就是五个出水口,此时这五个出水口的阀门都被破坏掉了,在破坏掉这五个阀门的同时,神女还将他的气海灵气彻底化去,实际上这是加了个保险,因为就算他此时气海有灵气存在,也无法调御使用。

    这个问题虽然棘手,却有解决的办法,他自昆仑山请出的土著巫师所用的练气法门不需要血脉支持,他们是另外一种练气途径,他们血脉被废,但气海未损,可以借鉴土著巫师的练气方法重新修炼,这种修炼与初学者还不一样,一棵大树的树冠被人砍掉,强大的根系还在,即便自其它部位重新发芽,也比小树要长的快。

    这个问题解决了,确切的说是想到了解决的办法,接下来需要面对的问题就是破除封印,离开这里。

    如果没有饭桶,他肯定出不去,因为没人知道他在哪儿,饭桶的存在给了他一线生机,饭桶跟他有心灵感应,可以找到他被困的地方,而他也可以通过饭桶的眼睛观察自己被困之处的外部环境,这一点对他来说至关重要,他此时经络里还残存着些许灵气,这些灵气是漏网之鱼,数量不是很多,不足以施展霸道的法术,但可以勉强用来施展土遁。

    土遁这种身法最大的特点就是速度快,但速度快是要付出代价的,就像坐飞机很快,但机票很贵是一样的道理,土遁非常耗费灵气,他此时不知道自己被困何处,也不知道外部是什么环境,要想施展土遁,只能往自己留下定位气息的几个位置移动,剩下这点灵气根本不足以支撑他土遁那么远,倘若灵气耗尽,会直接被闷死在地下。

    饭桶的存在让他可以看到外面的环境,只要看到外面是什么情况,就可以施展土遁进行短距离的移动,当然,前提是自己所处的环境没有其他形式的禁锢。

    两个最要紧的问题想到了解决办法,吴东方心中压力略减,但很快他就有了新的忧虑,那就是费轩和寻霜等人,他们肯定不会因此怨恨他,但他们现在修为尽失,被遣返的途中很可能遇到潜在的危险,最要命的是这时候跟现代不一样,谁拳头硬谁就说了算,他们修为被废不是什么秘密,此前王族遭难,四族圣巫直接兼任司令和政委,军政一把抓,王族的远亲很可能会怨恨他们,而其他巫师也很可能趁机夺权,如果有老一辈儿的巫师坐镇,这些人还翻不了天,但此时五族都没有元老了,夺权之事极有可能发生。

    目前来看,唯一不存在夺权可能的就是金族,冥月和冥战能压得住。水火木三族都有可能出现变故,得尽快离开这里,前往寻找并保护他们。

    由于夜间视物也需要耗费灵气,吴东方就一直没有睁眼,残存的灵气非常有限,绝不能有丝毫浪费。

    不知过了多久,吴东方感觉口渴,探手摸向腰间,一摸之下眉头大皱,乾坤袋没了。

    乾坤袋里装了一些杂物,还有少量的食物和酒水,既然是坐牢,对方肯定不会让他带干粮进来,取走他的乾坤袋也在情理之中。

    不过细想下来也不对,他先前曾经观察过洞内的环境,洞里没有能吃的东西,外界也肯定不会有人送饭进来,他在这儿蹲大狱吃什么呀。

    悲观的人遇到什么事情都会悲观,乐观的人哪怕遇到困难也会往好处想,吴东方此时暗自庆幸没把好东西都带在身上,此前不管有什么好东西他都交给冥月了,现在看来,家底儿交给老婆保管还是非常明智的,哪怕男人自己倒霉了,也不至于倾家荡产。

    此时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等,不用他催,冥月也肯定会以最快的速度赶来,冥月前不久刚刚突破太初晋身天师,不管饭桶跑多快她都能跟得上。

    想到冥月和饭桶自夜色中疾行,吴东方不由得想到了王爷,当年金族遭土族围攻,是王爷在危急关头带出了冥月和饭桶,但现在王爷已经不在了。

    发现自己开始悲伤,吴东方急忙分散了自己的注意力,不允许自己继续去想与王爷在一起的那些细节,这时候自己修为全无,悲伤也只能闷头儿哭,但哭什么问题也解决不了。

    回忆先前之事,可以确定玄女肯定没有杀掉神女,而玄女也不可能把神女带上天界,此前神女为什么被封印目前还不清楚,但有一点是确定的,那就是神女被封印是有人不想让她对人间产生印象,玄女就算放出了神女也不会允许她滞留人间,不能带上天,也不能留在人间,那只能是遣至阴间。

    九幽鬼王和八层鬼王先前并没有死,而是返回了阴间。而长琴在关键时刻元神也离开了肉身,带着所用的古琴同时消失,此人肉身既失,元神离体之后也只能前往阴间。它们都去了阴间,神女前往阴间的可能性就更大了。

    至于神女是不是去了阴间,目前并不急于确认,只要能够脱困,玄女和神女的下落都不难追查。

    想完这些,吴东方收回思绪,强迫自己入睡,饭桶和冥月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赶过来,赶过来之后也不知道会遇到什么麻烦,在无粮无水的情况下最正确的作法就是睡觉,睡觉最节省体力。

    失去了灵气修为带来了诸多弊端,之前可能通过控制灵气来影响神识,想睡的时候立刻就能睡着,但现在不成了,闭着眼睛躺了许久也无法入睡。

    此外,身处密闭的环境中会出现耳鸣的情况,耳朵里嗡嗡响,几番努力始终睡不着,吴东方睁开眼睛站了起来,将火属心经残存的灵气逼出,自掌心催生火焰,照明检查山洞里的情况。

    这处山洞大约有四五百个平方,岩石呈灰白色,洞内的石头杂乱密布,有些像石笋,棱角不是非常鲜明,洞内弥漫着一股淡淡的酸气,山洞顶部相对平滑,整个山洞有点像溶洞,但与正规的喀斯特地貌溶洞也不太一样,石笋的形状不够圆润,山洞顶部也没有倒垂的石笋。

    洞内很是潮湿,但没有积水,自洞内走了一圈儿没有发现出口,只在某处角落发现了一条裂缝,裂缝约有两指宽,长约五丈,裂缝周围水气较重。吴东方怀疑下方有条暗河,俯身细听,却听不到水声。

    洞里没有任何的生物,也没有生物生存过的迹象,种种迹象表明,这里是一处位于地下深处的密闭空间,形成于多年之前的地壳运动,自形成之日至今,从来就没有生物在这里生存过。

    仔细察看了山洞里的环境,吴东方回到原地坐了下来,此时他也做不了什么,只能坐等冥月和饭桶找过来。

    地壳运动是个专业名词儿,大部分人不懂,但地壳运动密集的区域通常会出现两种地势,一是高山,二是沟谷,中国境内的喀斯特地貌主要集中在南方,北方也有,但比较少见,主要集中在西北山区,不出意外的话这处山洞应该在北方的西北区域。

    推算出自己所在的大致区域其实也没什么实际用处,冥月并不需要他的提醒和指点,只要跟着饭桶就能找到这里。

    山洞里没吃的,也没有水,没人能在这种环境中活下去的,玄女将他送过来其实并不是为了封印他,只是不方便直接杀了他才将他弄到这里,玄女这么做可能是为了向百姓显示慈悲,也可能是不想让他死的太痛快。

    不管玄女是怎么想的,这里没有食物和水对他来说反而非常有利,这说明这处山洞此前并没有封印过别人,间接说明这处“监狱”是随意挑选的,防越狱设施并不齐全。

    独自一人待在没有声音的密闭空间会对人造成很大的心理压力,好在他入伍之初就曾因为跟老兵打架斗殴而蹲过几次禁闭,任何的经历都是人生的财富,蹲禁闭也是。

    此时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别的什么也干不了。

    具体等了多久不知道,就在其口干舌燥,喉咙冒烟的时候,饭桶的心灵感应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他能感觉到饭桶很疲惫,也能感觉到饭桶虽然疲惫却非常兴奋。

    通过饭桶的眼睛,可以发现此时是清晨时分,外面飘着雪花,饭桶和冥月站在一处山峰的山腰部位,这处山峰是南北走向的一片山脉中的一座,山上无有草木,只有稀洗朗枯黄的杂草。

    饭桶此时想的是,他就在它站立之处的正下方,这说明这处山洞周围并没有灵气屏障。

    既然是直线距离,又无有阻隔,那就没有任何的顾忌了,吴东方收回思绪,凝神御气,凭借土属脾经残存的些许灵气施出了土遁。

    在经络里残存的灵气彻底耗尽之前,吴东方出现在了冥月和饭桶旁边……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