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二百八十五章 代价

    神女的眼神充满了阴冷愤恨,在其转头的瞬间,吴东方就感觉到一股阴森冷意罩体而来,遍体生寒,头皮发炸。

    就在他急切的想要出言催促众人尽快离开之时,忽然发现失去了对自己身体的控制,头脑是清醒的,但身体不受控制,不但无法开口说话,连眼珠都不得转动。

    这是一种他从未遇到过的怪异感觉,周围一片寂静,眼前的景物呈静止状态,除了思考问题不受影响,各种感官全部消失。

    “糟糕,这家伙会定身术!”吴东方骇然心道,某些点穴手法也可以将人定住,但点穴是封闭经络,令气血不得运行。神女用的这种法术并不是封闭经络,而是直接将众人的元神封在了七窍神府,最为恐怖的是她并没有延出灵气,完全依靠自己的元神影响并控制了他们。

    尚未自这种怪异的感觉中找到头绪,另外一种更坏的感觉便随之而来,这是一种强烈的压迫感,仿佛身处压力很大的海底或高空,压迫感主要集中在七窍神府,作用于元神,转瞬之间吴东方就感觉元神不稳,头痛欲裂。

    就在吴东方暗道大限将至之时,压迫感忽然消失,感官随即恢复。

    但感官的恢复极为短暂,不等他做出反应,元神再度受制,感官再次消失。

    虽然同是元神受制,先后的感觉却不一样,就像被人铐住,前者拷的很紧,后者拷的也很牢固,但相对宽松,很明显不是出自同一人之手,这一情形表明先前制住他们的是神女,而此时玄女已经取代神女接管了他们。

    这种身不由己的感觉很不好,但最不好的是生死系于他人之手,他将双方战将尽数杀掉,不管是神女还是玄女,都不会放过他。

    由于失去了感官,外界发生了什么他看不到,神女和玄女有无交谈他也听不到,由于没有了参照物,连时间概念也失去了。

    吴东方不甘心坐以待毙,努力定下心神,尝试摆脱对方的元神压制,但一试过后立刻绝望,他此时无法控制身体,不得使用灵气,双方元神差距太大,若他的元神是百,对方的元神就是万,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试图以自身元神对抗玄女元神不啻于螳臂当车,蚍蜉撼树,绝无获胜可能。

    “完了,真完了。”吴东方叫苦不迭,此前他所遇到的神灵实力并不高,多次交锋之后给他造成了一种错觉,认为自己已经可以与神灵比肩,此时被人制住方才明白自己的想法并不正确,神灵并非没有利害的,而是他没遇到利害的,这次算是遇着了,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落人家手里了,人家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

    古语有云,胜败乃兵家常事,败了就是败了,他认栽,此时他最担心的是连累战友,对抗天神是他的主意,费轩等人只是追随者,不能连累他们。

    不知过了多久,吴东方最终恢复了感官,感官恢复之后发现所处环境发生了变化,不再是先前的斗法场地,而是一处巨大的山洞,山洞呈不规则的长方形,洞内怪石嶙峋,很是潮湿,吴东方直身站起,环视四面,发现这是一处完全密闭的空间,上下左右皆无出口。

    相较于所处环境,吴东方更关心的是自己的灵气修为,心念闪动,凝神内窥,惊骇的发现自己经络严重受损,五种血脉全被截废,除了游走在经络里的些许灵气,气海之中已无灵气储藏。

    这一情形令吴东方倒吸了一口凉气,他不知道自己先前经历了什么,也不知道时间过了多久,但根据目前的情况来看,时间远不止他先前认为的只过去了几十秒或者几分钟。

    惊愕过后,吴东方尝试与饭桶取得联系,还好,血脉受损并没有影响与饭桶的心灵感应,此时饭桶正自深山密林之中快速奔跑,周围漆黑一片,天上有星辰残月,当是深夜子时,根据林中已经开始落叶的大树不难看出饭桶此时应该在北方。

    与饭桶取得心灵感应之后,吴东方听到饭桶身后有脚步声,控制饭桶停止奔跑回头望去,只见冥月跟在饭桶身后,披着斗篷,斗篷上落有白霜。

    眼见饭桶忽然回头,且眼神有异,冥月紧张问道,“东方,是你吗?”

    吴东方控制饭桶点了点头,转而扒开树叶,勾爪自地面上写了几个字,“发生了何事?”

    冥月见吴东方无恙,心中大喜,急切的将先前发生的事情择要叙述,事发当日是什么情况她不清楚,根据探子回报,次日土族举行了盛大的祭祀活动,祭祀当日玄女显圣,五族圣巫戴罪台下,罪名是不敬天地,逾礼犯上,罪大当诛,但上天有好生之德,故全其性命,废其修为,夺其法位,缴其神兵,以儆效尤。

    祭祀结束之后,费轩等人被遣返本族,他是罪魁祸首,罪加一等,被永远封印。

    至于他被封印在什么地方,冥月并不知道,但饭桶能感觉到,在得到消息之后冥月前往先前所在村庄附近区域,找到了饭桶,饭桶正准备北上,她一路跟随,已经走了三天。

    吴东方听完心头异常沉重,他醒来之后就发现自己的落日弓不在身边,先前的抗争以惨败落幕,不但自己身陷囹圄,还连累了费轩等人。

    按照时间推算,他苏醒的时候正是八星连珠结束的时候,八星连珠结束,连通三界的通道也会关闭。

    “王爷的事情我也知道了,你不要难过,我相信姒少康会厚葬于它的。”冥月悲伤的说道。

    “费轩等人现在怎么样了?”吴东方书写询问。

    “我只知道他们被废了修为,神兵也被带走,”冥月说到此处出言安慰,“不过你放心,他们都活着,只要有人就有希望。”

    “你跟着饭桶,尽快找到我。”吴东方写道。

    “我们已经走了三天,应该快到了。”冥月点了点头。

    吴东方结束了与饭桶的心灵沟通,深深呼吸,闭上了眼睛。这样的结果出乎他的意料,他来到夏朝之后进行了两次抗争,一次是反抗土族的欺压,一次是反抗神灵的摆布,这两次抗争都关乎尊严,但两次抗争都付出了沉痛而惨重的代价

    昨天请假是因为发高烧,今天更严重了,烧的睁不开眼,欠更退烧以后会补上.

    春节到了,祝大家丙申年万事如意,妻儿平安,父母增寿。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