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二百八十一章 血仇

    “你救它,我去帮你杀姬氏神灵。”正在抽搐的王爷令吴东方失了方寸,“你让我做什么我都答应你,救它!”

    红衣女子闻言仍无动作,神女闻声愤恨回头,左手再挥,凛冽的灵气化风而来,将王爷再度撞飞。

    在王爷被撞飞的瞬间,王爷的声音自吴东方脑海之中响起,“完了,完了,这下死定了。”“跟着你享了几年的富贵,也够本儿了。”“你现在翅膀硬了,我也没啥用了。”“记住,好死不如赖活着,算了,你也不听我的。”“别跟她们做对,你打不过她们。”

    王爷的声音急切而杂乱,在王爷撞上灵气屏障的瞬间,吴东方脑海里出现了一副画面,是云平等人正在作法移动山峰的画面,这幅画面一闪而逝,取而代之的是一只白色的狐狸,有着明亮的眼睛,雪一般的皮毛,身后是九条柔长的尾巴,在这只白狐的身下有几只狗崽一样的小狐狸,有白有黑,尚未睁眼。

    “我会找到并善待你的后代,我会给你报仇。”吴东方急切想到。

    在其闪过这一念头的同时,王爷撞上了灵气屏障,吴东方脑海里的画面陡然消失,定睛急寻,发现王爷已经被屏障反震而回,跌落于五丈之外,四爪直伸,歪头吐舌,已然断气。

    吴东方心神巨震,神识不稳,跌撞后退,此时费轩和寻霜也已经赶到,三人同时出手,左右扶住了他。

    “撑住。”费轩用力抓着吴东方的手臂,他跟王爷聊过几个通宵,知道王爷和吴东方在一起都经历过什么,也知道二人是什么交情。

    “我没事儿。”吴东方抬起右手,强迫自己恢复神智,先前他脑海里浮现出了云平等人作法的画面,此前王爷一直在追寻云平等人的下落,开战之前王爷离开这里继续四处寻找,它终于找到了云平等人,这次回来是报信儿来了。

    神女之所以杀王爷,极有可能是为了封锁消息,神女目前是元神出窍,她的本体很可能被封存在某个地方,云平等人一直不见踪影,无疑是在作法破除禁锢,为的是救神女脱困,他先前见到的画面应该就是神女的埋身之处。

    神女和玄女极有可能都会读心之书,神女根据王爷心中所想,知道她的埋身之处已经被王爷发现,所以才会出手杀它。而玄女先前并不知道神女的本体在哪儿,她也是自王爷的脑海里得到了信息,故此才会派出黄帝旧部前去加以阻止和破坏。

    还有一种可能,神女和玄女都不会读心术,她们是别人会什么,她们就会什么,至于究竟是什么情况,目前并不急于确定,当务之急是仔细想一想,有没有什么办法能救活王爷。

    有些事情是一加一等于二,简单而确定,异类七窍不全,神魂不稳,一旦断气魂魄就会彻底消失,任凭法术再厉害,也无法起死回生。

    “都帮我想一想。”吴东方冲三人说道。

    三人知道他指的什么,如果真的有办法可想,不用等他发问三人就会主动说出来,此时三人能做的就是抓着他的手或肩膀,让他感受到战友的存在。

    玄女和神女并未在意他们的反应,此时已经停止了争吵,对面而立一动不动,想必是在进行元神的对抗和比拼。

    “走,先离开这里。”吴东方收回思绪,转身向东北方向掠去。

    寻霜等人闻声看了王爷一眼,转而提气升空,跟上了吴东方。

    到得祭坛上空,吴东方冲三人指了指祭坛入口的姒若,“你们先下去,我去找点东西。”

    “你干什么去?”费轩担心的问道。

    “没事儿,我找点东西,很快就回来。”吴东方摆了摆手,转而向北继续飞掠。

    费轩和寻霜对视一眼,冲踌躇不决的辛童点了点头,后者催动灵气跟了上去。

    吴东方没有走远,他上次来偷丹鼎的时候自北面山顶上发现了几株与烟叶类似的茄科植物。

    这时候是秋天,北方的植物已经开始枯黄,吴东方找到并带回了那几株植物,自祭坛入口坐了下来,自己动手,卷了一根土制香烟,他现在心中充斥着怒气,憋的慌。

    姒若已经自费轩和寻霜口中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走过来出言安慰,“圣巫节哀顺变。”

    吴东方点了点头,催生火焰点燃了香烟,这种代替品比不得真正的烟叶,既辣又冲,而此时他需要的就是这种感觉,猛吸几口,心中郁气有所消减,转而闭上眼睛,努力回忆先前脑海里闪现过的那副画面,那是一片绵延群山,没有很明显的参照物,无法确定云平等人作法的地方是哪里。不过那片区域的草木是绿的,说明那里是南方。

    “她为何伤及王爷?”费轩不解的问道,他并不知道王爷在临死之前跟吴东方有过神识交流。

    吴东方暂停沉思,将先前之事以及自己的判断简略的告知了众人。

    “玄女为何见死不救?”姒若疑惑的问道。

    “这还用问?先前斗法的时候你也在场。”寻霜横了姒若一眼。

    姒若闻言恍然大悟,先前吴东方使用逐月追星杀掉了龙威和凤仪,这二人与玄女具体是什么关系不得而知,但最差也是左膀右臂。

    “高大天神现身之初曾经说过一席话,其言外之意是玄女对圣巫有庇护之意。”姒若再度说道,她很清楚这时候不该提这些,但玄女与黄帝旧部关系亲密,而土族由是黄帝后裔,与玄女大有渊源,而今玄女袖手旁观不曾救助王爷,她很担心吴东方会因此迁怒土族。

    “谈不上庇护,她只是不愿招惹四族圣巫。”吴东方知道姒若指的是谁,力牧气怒之时曾经说过一句哪怕玄女责怪也要杀了他,力牧说这句话的时候姒若是在场的,故此姒若认为玄女对他是心存庇护的,起初他也以为是这样,但仔细想来,玄女的叮嘱并非只针对他一人,而是包括他在内的四族圣巫,玄女的目的是维持原状,激怒他们不利于局势的稳定。

    “吴大哥,此物火气甚重,火气入体,伤及金肺。”辛童低声提醒。

    吴东方看了看捏在手里的烟卷儿,并没有扔掉,他现在气怒非常,如果没有这几口烟压着,早就发狂了。

    “吴大哥,杀害王爷的那个女子可能并不是神女,或许是其他的什么人。”辛童小心翼翼的说道。

    “为什么这么说?”吴东方随口问道。

    “神女想必不会滥杀无辜。”辛童说道。

    “是不是滥杀无辜得看她有没有这么做的理由,”吴东方摆了摆手,“纯狐祸乱姬氏江山是得到了神女授意,神女这么做名义上是因为大禹的儿子启杀死了伯益,实际上很可能是想以此逼迫玄女临凡。咱们破坏了她的计划,你说她恨不恨咱们?”

    “纯狐离去之时貌似并不恨恼。”辛童再道。

    费轩在旁接过了话头,“她们认为我们一定会公举吴兄为帝,只要吴兄称帝,玄女定会临凡干预,谁曾想吴兄无有称帝之心,将那帝位又还给了姒少康,如此一来,坏其全盘。”

    辛童闻言恍然大悟,“不曾想到内情会深晦若斯。”

    “不是内情隐晦,而是我等站位太低,如同棋子,自是难寻真相。对弈之人一目了然,并不复杂。”费轩接口道。

    吴东方扔掉烟蒂,抬了抬手,示意众人不要再讲话,转而将思绪移回先前见到的那副情景,那片区域处于南方绵延的群山之中,具体是哪儿很难确定,不过他先前曾经跟王爷一起自木族绕行火族回到了金族,那时候他还不能凌空,跟王爷是步行回去的,走得慢有走得慢的好处,沿途的景物他都记得,此时他正根据那副情景中出现的树木与当年的记忆彼此对照,试图推敲出那片区域的大致位置。

    黄帝旧部和炎帝旧部动身较早,哪怕追上他们也无法确定云平等人的位置,跟随前往也不成,一来速度太慢,二来云平等人会有所防备,最好的结果是确定位置,土遁前往,杀他们个措手不及。

    “你们出来的时间也不短了,都回去吧。”吴东方站了起来,他已经想到了云平等人可能在的位置,在火族东北方向,他在扬州边境和与娰妙当日所在的山洞都留有定位气息,可以快速前往。

    “吴兄,此言令我等甚是寒心。”费轩不满的说道,他自然知道吴东方遣走他们是为了不连累他们,但他们肯定不会因为对手强大就临阵退缩。

    “好吧,你们留在这里,严密关注战况,一有机会,***出王爷尸身。”吴东方咬牙说道,他一直强忍着没掉泪,但他不知道自己还能忍多久,王爷有瞬移之能,他从没想过王爷会死,事发突然,他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吴大哥,你要前往何处?”辛童关切的问道。

    “去找神女的本体肉身。”吴东方直身站起,念诵咒语,召回了先前射出的陨铁箭矢。

    “圣巫,她们皆是至尊神灵,开罪她们,后果难测。”姒若善意提醒。

    “现在不是我得罪了她们,而是她们得罪了我,除非我死,否则她们谁也没有好日子过。”吴东方说完土遁消失。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