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二百七十三章 使命

    短暂的沉吟过后,鬼王转身迈步,并没有回答吴东方的问题。

    吴东方也并没有追问,鬼王不回答说明姬珂真的去了阴间,而且下场很可能是他不愿看到的,鬼王不回答是不想激怒他。

    鬼王走到楼梯拐角慢了下来,“她做了她自认为正确的事情。”说完,迈步下楼。

    “你杀了它?”吴东方终于按捺不住,问出了自己最关心的问题。

    “我没有杀她,是她自己杀死了自己。”鬼王的声音自下方传来。

    吴东方没有再问,鬼王下了楼梯,经由一层出门西去。

    鬼王走后,吴东方拿起酒坛倒了杯酒,虽然此前他早已经猜到会是这样的结局,在得到证实之后心情还是变的很差,实际上他很清楚自己并不能把姬珂和娰妙彻底分清,即便先前决定夏帝人选的时候讥讽和冷待姬珂,也多多少少有报复的成分,就跟冥月不开门,他赌气要走是一个性质,

    呆坐了十几秒后,吴东方放下酒杯靠上椅背长长叹气,直到现在他仍然能清晰的回忆起娰妙的笑容,抛开对错高低不论,单就个人喜好而言,冥月和娰妙他更喜欢和娰妙相处,冥月是大家闺秀,不管做什么都很有分寸,气质也很好,各方面近乎完美。但他出自农村,又是孤儿,是个不懂规矩的野孩子,他不喜欢条条框框,和没有架子又很大胆的娰妙更合得来。

    “唉。”吴东方又是一声长叹,有些事情能改变,有些事情改变不了,对于改变不了的事情,能做的只能是一声长叹。

    黯然伤神之余,他心中也有些许欣慰,欣慰来自于两方面,一是姬珂做了她最想做的事情,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内心深处是平静而欣慰的。二是娰妙临走之前给他做了一双鞋子,这双鞋子的意义重大,娰妙给他做鞋子除了给他留作纪念之外,还有在不超越她内心的某种尺度的前提下向他表达感情的意味,除了这些,还能看出娰妙在给他作鞋子的时候已经是姬珂的思维了,因为只有姬珂那种老年人的思维,才能明白人不在了,活着的人看到亡者留下的东西时心中是怎样一种感受,这说明哪怕姬珂的思维取代了娰妙的思维,仍然对他有一定的感情存在。

    同样一件事情,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认识和不同的感受,粗心的人哪怕为他做的再多,他也会粗心忽视,不明其要。只有细心的人才能用心体会,永记心中。

    一刻钟之后,吴东方收回思绪恢复了理智,他之所以如此挂念娰妙,主要原因是娰妙已经死了,死是永别,同时也是永恒,死了就不会出现变数,每个人内心深处都渴望有一段永远不变的感情,死从某种程度上升华了感情,塑造的永恒。

    吴东方探身拿起酒杯,捏在手里皱眉思虑,根据鬼王的言语不难发现,娰妙真的去了阴间,而且做了她认为对土族有益的事情,她具体做了什么只有鬼王知道,她做的事情有多大效果也只有鬼王知道。

    暂且放下娰妙一事,单说鬼王,鬼王今天晚上过来的目的很明确,希望他能改变主意,允许他们抢在黄帝旧部的援军到来之前以群殴方式杀掉山羊胡子等人,作为回报,鬼王可以准许他进入阴间,使用阴轮法盘。

    阴轮法盘是什么东西他并不清楚,今天晚上是头一次听说,但根据鬼王所说,不难发现阴轮法盘应该是一件类似于时间机器的奇异器物,他是现代人,喜欢站在科学的角度分析问题,他先前曾经和寻霜等人去过阴间,阴间的环境和地势地貌有点像某个未知的外星球,如果阴轮法盘真的存在,那这件器物很有可能是外星球的东西,所谓法宝,其实很多时候不过是极为先进的科技产品,科学与玄学在真正客观的人眼里其实并不冲突。

    再把阴轮法盘抛开,思考他前往阴间使用阴轮法盘的动机,目前来看他真的是没有回去的动机,这么多年他已经熟悉并喜欢上了这里,在现代他是个孤儿,没有亲人,反倒是这里有更多的亲人和朋友,站在他个人的喜好和立场上,他是不会回去的。

    既然自己不想回去,那就只能是因为某件事情促使他必须回去,这件事情目前还没有发生,具体是什么目前也没法儿推断,不能推断就只能猜测,如果进行猜测,有两种可能性比较大,一是他在这里的亲人和朋友死光了,他留在这里没意思了。如果是这种情况,那他就需要努力保证自己亲人和朋友的安全,不能失去他们,亲人和朋友是一个人的根,根没了,心就空了。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他要回去做一件重要的事情,这种可能性不是很大,但细想下来也不能完全排除,因为直到现在他都不知道自己来这里的使命是什么,如果他真的肩负着什么使命的话,使命完成之后他也不会离开这里,大不了找个山沟儿住着,不管外面的事情,不对外面的事情造成影响。现在的问题是他自己不想回去,而三纪窥生显示的是他作法冲阵的情景,一个人不想做某件事情就会非常消极,撵他他都不走,又怎么会主动去闯阴间九层?

    如此一来,就只剩下最后一种可能性,那就是他的使命不单纯在夏朝,在现代也有某种使命,他回夏朝可能只是完成一半的使命,甚至可能只是回来进行某种准备,以便于回现代做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

    人的思维延续性和前瞻性都有一定限度,想到这里,吴东方没有继续再往下想,现在脑子还非常清醒,再往下想脑子就乱了。任何的前瞻都有一个度,这个度就像下棋一样,不前瞻是臭棋篓子,前瞻三步是高手,前瞻五步是圣手,前瞻十步就是疯子了。

    吴东方没有继续往下想,也没有停止思考,而是换了个问题,姜氏一方之所以急着下手,是担心天亮之后黄帝旧部的强援会出现,他们之所以这么紧张,应该是他们猜到山羊胡子会把谁请下来,也只有猜到即将出现的对手是谁,鬼王才会有‘你不是他们的对手,打不过他们’一说。

    自鬼王的话外之音不难看出,可能出现的姬氏一方的神灵还不止一个,他们一旦到来,很可能会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决定失态的发展,说的直白一点就是会取代他的主导地位,他如果不同意,那就只能动手,而且动手的可能性很大,九成以上。

    虽然不知道对手是谁,有一点却是肯定的,那就是对手肯定很厉害,天亮之后很有可能会有一场不知是群殴还是单打独斗的苦战,充满变数且极度危险。

    “唉。”吴东方又叹了口气,人活在世上,活的就是一张脸,如果不要脸甘当奴才,就不会有那么多的危险。想要维护自己的尊严,就必须承担自己的硬气所引起的敌意和争斗,以德服人的前提是自己足够强大,当对方不买账的时候就只能动手,尊敬是以德服人换来的,但尊严都是浴血奋战打出来的。

    敌我双方的实力显而易见,敌强我弱,此时他需要思考的不是打不打,而是怎么打,技巧和方法都扔一边,先考虑战斗思想,要想弥补实力的差距,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斗狠,还是老虎和豹子那一套,老虎比豹子厉害,但豹子真的发起狠来,老虎也不敢惹它,战斗思想就是斗狠,说的粗俗一点就是哈巴狗咬狼,豁了命的上。

    此时已经是临近四更,王爷还没有回来,王爷跟他不太一样,王爷好动,喜欢一边玩儿一边考虑事情,这可能是人和狐狸不同的思维方式所决定的。

    五更时分,有人来了,不是王爷,是费轩和玄霜辛童。

    “来这么早干嘛?”吴东方冲三人问道。

    “来了吗?”费轩将桌上的几个空酒坛拿到了墙角。

    吴东方点了点头,转而将鬼王夜访一事简略的告知了三人,“你们做好准备,今天你们可能也要动手。”

    “若真要动手,最好不要各自为战。”费轩说道。

    吴东方再度点头,四人此前并肩作战了很多次,配合默契,团体作战可以提升战斗力。

    “吴大哥,你一夜未眠,回去睡会儿吧。”辛童关切的看着吴东方。

    “成吧,我回去歇会儿。”吴东方直身站起,刚刚起身,王爷出现在了木塔二层。

    吴东方又坐了回去,将之前说过的话又冲它说了一遍。

    王爷听完之后撇嘴笑道,“狡猾的家伙,赶鸭子上架呢。”

    “什么意思?”吴东方不解的问道。

    “什么意思?”王爷歪头看向吴东方,“你以为他过来是想说服你允许他们冲鬼臾区等人动手?”

    “不是?”吴东方反问。

    “不是。”王爷摇了摇头,“他就是来走个过场,压根儿也没指望你能同意。正是因为知道你不会同意,所以他才会来。你不让他们动手是吧,那好,天亮以后鬼臾区的帮手来了,你就得帮他们拦着。”

    “他们都很硬气,并不惧怕战斗。”吴东方摇了摇头。

    “但他们也不介意有人先帮他们试试水。”王爷打了个哈欠。

    吴东方没有再问,王爷说的确有道理,天亮之前他阻止鬼王等人抢先发难,令鬼王等人失去了优势。对方强援来到之后,他就必须阻止对方仗势欺人,这就是所谓的一碗水端平。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