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二百七十一章 日落西山

    就在吴东方弯弓搭箭之时,长琴避过最后一拨土锥,左手承托琴身,右手屈指拨弦,在吴东方射出陨铁箭矢的同时发出了三道白光。

    射出陨铁箭矢之后吴东方来不及确定陨铁箭矢有没有射中长琴,急施土遁离开原地,现身于长琴后方十步之外。

    吴东方现身之后发现长琴已不在原位,急切环视之后发现长琴北移了十几丈,和他一样,也正在环顾左右寻找目标。

    确定了长琴的位置,吴东方立刻弹出箭矢弯弓搭箭,还没来得及开弓放箭,长琴已经发现了他,急切转身,屈指勾弦再发三道白光。

    吴东方不得放箭再度土遁消失,消失之前隐约看到长琴的左腰部位有处铜钱大小的孔洞,这应该是陨铁箭矢所留,在来不及灌注灵气的情况下,射出的陨铁箭矢与寻常箭矢并无区别。

    在施展土遁的时候是无法继续灌注灵气的,吴东方消失之后并没有移到别处,自地下滞留了两秒之后现身原位,这次现身之后立刻发现了长琴,长琴向东移动了十几丈,此时正手托古琴面向东南。

    “太子,小心身后。”西侧木塔传出了告警之声。

    长琴闻声回头,再发白光一道。吴东方仓促放箭,再度消失。

    这次消失之后出现在了长琴站位的北侧十五丈外,此举纯粹在赌,赌长琴会向北移动。

    现身之后发现赌错了,长琴不在这里,而费轩正红脸怒目与西侧木塔一个黑壮汉子高声对骂,“白面妇人,老子愿喊你能怎地?”“黑毛猢狲,你骂哪个?”

    费轩和那黑壮汉子之所以发生口角无疑是因为那黑壮汉子先前冲长琴发出了示警,费轩气不过,出言训斥,对方开始叫骂。但此时他正急于寻找长琴位置,无暇理会二人争吵,原地急转,不见长琴,仰头上望,竟发现长琴就在他头顶上方。

    由于他站立的位置是长琴的视线盲区,故此长琴虽然居高临下却并没有发现他。

    见此情形,吴东方踏地借力,凌空而起,腾空的同时探手取出陨铁箭矢一支,上举戳刺。

    “哈哈。”东侧木塔传来了一阵笑声,这阵笑声令长琴有所察觉,心念一闪,火气下行,丈许火焰立刻自脚底涌泉急喷而出。

    吴东方本想戳刺长琴会阴穴,这倒不是存心羞辱,而是会阴穴为经络反冲重穴,如同电线回路,会阴受损,灵气便不得自如运转。

    东侧木塔传出的笑声坏了事,长琴自脚底喷出的火焰让他撞了个正着,不但上冲之势受阻还被烧了个灰头土脸。

    眼见长琴即将御火拔高,吴东方心有不甘,不能白挨烧,杀不了鬼子也得抓个汉奸,心存此念,咬牙抖腕,奋力将陨铁箭矢插上了长琴右侧足踝。

    吴东方一击得手,不敢贪功冒进,立刻松手落地,土遁消失。

    这次他没有于附近现身,而是现身于三里之外,由于先前不曾催生火焰护身,头发被烧去一片,法袍的领口和右侧衣袖都被烧焦,此时仍有火星残留,现身之后匆忙以左手催生水属寒气,降温灭火,搞的很是狼狈。

    在催生寒气的同时,吴东方扭头西望,只见长琴已经落回地面,此时正手托古琴警惕环顾,陨铁箭矢仍然插在他的足踝上不曾取下,其左腰和前胸各有一铜钱大小的孔洞,这应该是他先前射出的两支陨铁箭矢所留,但不知为何,这两处伤口都没有鲜血流出。

    唯恐长琴破坏箭矢,吴东方念诵咒语将遗落各处的陨铁箭矢召回,长琴足踝上的那支陨铁箭矢也自动飞回,箭矢飞出,足踝处亦无血迹。

    长琴循着箭矢移动的方位,扭头东望,发现了吴东方,五指弯曲,连动五弦,伴随着五声琴响,五道森然白光平行射来。

    眼见白光袭来,吴东方再施土遁遁地消失,半瞬过后重新现身,只听得东方传来了惊恐尖叫,闻声回头,只见那五道白光正冲着东侧观战的五族百姓疾飞而去。

    见此情形,吴东方顾不得多想,心念闪动,现身于东方八里之外,双臂齐出,以落日弓的弓身抵向白光,几道白光之间的距离并不固定,长琴可以随意缩小扩大,此次五道白光彼此之间的距离不过两尺,落日弓推出,只挡住了下方两道。

    “低头!”吴东方沉声喊道。在落日弓抵住白光的瞬间他就发现落日弓所发白光虽然与激光类似,却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激光,一来白光的移动速度没有超过音速,二来落日弓能够挡住白光,若是真的激光,陨铁是挡不住的。

    这种看似激光的白光,实际上是一种经过压缩的灵气,落日弓的陨铁箭矢是将灵气压缩成点,而长琴所用骨质怪琴是将灵气压缩成线,由于带有长琴自身火气,故此压缩之后的灵气呈白色。

    与落日弓的瞬间爆裂不同,白光具有很强的持续性,被吴东方抵住之后速度有所减慢,却并未消散,余势不消,推着吴东方急速后退。

    此时离后方观战众人已不足百丈,东西南北四面都设有观战木台,处于攻击范围内的百姓为数不少。

    就在吴东方暗道糟糕之际,身后传来了姒若的两声呼喝,吴东方闻声回头,只见姒若正手持轩辕剑落向地面,上方的三道白光已经消失无踪,不问可知已被轩辕剑斩断挑散。

    眼见众人无恙,吴东方心头顿轻,提气助力,奋力前推,在十几丈后将白光所含灵气彻底耗尽。

    在挥出五道白光之后,长琴没有继续抢攻,也不知是因为灵气耗损过重需要恢复,还是发现自己先前差点误伤无辜而心生歉意。

    吴东方挡下白光之后也没有再度放箭,他现在站在百姓附近,此时出招有借助百姓保护自己之嫌。

    “圣巫,多加小心。”姒若收剑归鞘,冲吴东方低声说道。

    吴东方点了点头,转而施出身法向西回掠,在其回掠的同时长琴也没有趁机出招,而是低头查看着自己胸前的两处伤势。

    片刻过后,吴东方回到长琴百步之外落地站定,长琴看了看手中的古琴,又转头看了看西方天际,转而长叹出声,“太阳下山了,你赢了。”

    长琴的这句话虽然声音不大,中气却足,围观众人大部分都听到了,至少北面三处木塔里的人都听到了。

    由于先前斗法异常凶险,吴东方一直没在意时辰的变化,经长琴提醒才发现不知不觉太阳已经下山,太阳下山之后他就可以施展逐月追星,长琴曾经旁观过他与马羿的斗法,知道逐月追星何其恐怖。

    “你先前完全有机会连续出招。”吴东方说道,刚才他在抵挡白光的时候长琴一直没有趁机再拨琴弦,长琴品性如何暂且抛开,就事论事,长琴至少没有趁人之危。

    “这不是我首次败北,却是首次败于凡人之手。”长琴说到此处,歪头看向吴东方,“可要继续?”

    “不打了,请回己阵。”吴东方抬起左手,请长琴回返西侧木楼。长琴确实是败了,但他败的很坦荡,至少没有恼羞成怒,这家伙的古琴诡异而霸道,若是发狂乱弹,场中众人怕是没几个能活着离开。

    “动手之前口口声声要分出生死,这算什么?”东侧木楼传来了叫喊声。

    吴东方循声望去,只见说话的是一个尖嘴猴腮的矮个子,此人身高不过五尺,身穿灰布褂子,弯腰驼背,双臂很长,下垂过膝,怎么看怎么不像人。

    “我早已死去多年,何须再分生死?”长琴苦笑摇头,并不停步。

    吴东方闻言眉头微皱,长琴的具体情况他并不了解,在长琴身上都发生了什么他也并不清楚,但长琴受伤之后伤口不见鲜血却是确有其事。

    皱眉过后,吴东方收回思绪,看向那猥琐男子,“你想挑战我?”

    对方歪头看向一旁,并不接话。

    “你若下场,一招都接不下,有何资格在这里冷嘲热讽?”吴东方撇嘴冷哼,转而正色说道,“姜氏神灵已派人与我斗法交手,你们若是愿意,也可以派人下场。”

    吴东方说完,山羊胡子和力牧等人并不答话。

    等了几十秒后,吴东方落锤定音,“既然双方无有异议,再战七场,分胜负,了恩怨,今日到此结束,诸位略作休息,明日再战。”

    吴东方说完,抬手示意观众散场,场外早已安排好了调度之人,指引众人自东西两门回返夏都。

    吴东方转身回返中间木楼,走到门口时姒少康等人已经迎了出来,与姒少康互相见礼之后,姒少康在姒若的陪同之下,与等候在远处的禁卫绕行南门回返夏都。

    随后有杂役上前,为三座木楼里的众人抬送食米酒水。吴东方换下破旧法袍,与王爷等人自木楼饮酒歇息。

    对于长琴主动认输,费轩等人的反应并不强烈,因为长琴认输是必然,是他正视现实,直至今日,逐月追星都是五族最厉害的法术。

    战胜长琴,最高兴的还是寻霜和辛童,寻霜平时不怎么说话,心情好的时候才会说上几句。与寻霜的内向压抑相比,辛童的喜悦之情更加明显。

    “七场打过,他们也就各自去了,有惊无险,皆大欢喜。”费轩说道。

    “木圣所言极是。”辛童附和点头。

    “你们高兴的太早了。”王爷撇嘴笑道。

    众人闻言扭头看向王爷,王爷捻动着手里的酒杯,“鬼臾区已派人回天界邀请帮手,能够战胜长琴的必不是寻常人等,此人若至,怕是不会听从你们的安排……”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