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二百六十八章 狂徒

    眼见局势即将失控,吴东方急催灵气,怒吼出声,“住手!”

    双方此时已经剑拔弩张,闻声下意识的转头看向场中的吴东方。

    “这里是人间,是五族地界,之前你们已经应允斗法九阵,解决前仇旧怨,为何出尔反尔?”吴东方高声喝问。

    由于吴东方底气十足,态度强硬,双方都被他镇住了,短时间内无人应声接茬。

    “不说是吧,我替你们说,你们故意寻找借口,制造矛盾,为的是毁弃前约,群殴乱斗。”吴东方手指东侧木塔,“你们此时无人是长琴对手,派一个死一个,你们故意制造矛盾,挑起事端,以此终结这场对你们不利的斗法!”

    吴东方说到此处快速换气,不等有人开口打岔,手指西侧木楼再度发声,“你们很清楚姜氏神灵已经派人前往天界求援,你们想要速战速决,所以才故意激化矛盾,为的是赶在对方援兵到来之前杀掉他们!”

    “你们装糊涂,我们可不糊涂,”吴东方抬起右手,伸出一指,“你们都给我听清楚了,老老实实给我按照之前的约定斗法,一方反悔,我们就相助另外一方击杀反悔之人。双方都反悔,我们就两边一起杀!”

    “狂犬吠天,好大口气。”力牧吹胡子瞪眼。

    “你给我下来,我正式挑战你,你敢应战吗?你不敢!”吴东方提气升空,平视力牧。

    众目睽睽之下,力牧焉能忍得下这口气,身形一动,意欲出战,但他刚刚作出动作,山羊胡子就抬手拦住了他。

    吴东方见状抬手取下落日弓,反手扔向费轩等人,转而冲山羊胡子高声说道,“你不要拦他,如果没有你的默许,力牧也不敢如此放肆,你授意他冲在前面当黑脸,你躲在后面当好人,一唱一和,配合的倒是默契,你别拦着他,看他到底敢不敢出来。”

    山羊胡子闻言面色大变,鼻翼急抖,但他城府极深,虽然动怒却生生忍住了,一言不发,挡着力牧的左手也始终没有放下。

    吴东方又转头看向西侧木塔,“我有没有主持公道你们应该清楚,蜃龙残杀五族巫师,鬼王驱阴兵附身人间兵卒,这些事情我都没跟你们计较,我给足了你们面子,如果你们继续得寸进尺,别怪我翻脸发飙!”

    姜羽并未动怒,短暂的沉吟之后高声问道,“圣巫,我且问你,是谁毁约在前?”

    “是他们!”吴东方手指东侧木塔,“但你们也有违规之处,先前只是约定斗法九场,可增补上阵,并未约定一人可连战多场,你们派太子长琴上阵,以己之长攻人之短,各个击破,此为取巧!”

    “依圣巫之见,如何为之不为取巧?”长琴自场中问道。

    “你方出战两人,当为两场,胜负各一,你退下,换人重新比过,往后七场,各遣一人,分出胜负立刻换人。”吴东方正色说道。此前他并未故意偏袒某方,但对方对他都有成见,哪怕他努力想要保持中立,双方仍然感觉他在偏袒自己的对手。

    长琴闻言没有立刻答话,吴东方趁其沉吟之际再度开口,“我们是主家,我们不显示实力,你们就看不起我们,好,我就显示实力给你们看,你们双方可派人与我斗法,如果我败了,说明我没有能力阻止你们,你们可以随心所欲,为所欲为,”说到此处吴东方弯曲双臂,怒视双方,“来,派人下来,我不用落日弓照样能击败你们,今天就让你们这些上古神灵见识见识我们人间的法术。”

    吴东方喊完,四方爆发出了震天欢呼,吴东方是五族圣巫,是夏朝百姓的精神领袖,一个充满自信,霸气威猛的领袖能给百姓注入激昂的斗志和澎湃的激情。

    “呵呵,圣巫好大火气。”长琴身形离地,缓慢升空。

    “你想挑战我?”吴东方转视长琴,他最讨厌别人冲他呵呵,在他看来呵呵代表的是极度无礼和极度傲慢,而一般人根本不具备冲他人极度无礼极度傲慢的实力和资本。

    “确有此想。”长琴微笑点头。

    “好,不死不休。”吴东方提气怒吼,为了将这两帮家伙对凡人的伤害降到最小,这段时间他一直在小心拿捏,努力掌控,到得此时他发现动脑有时候毫无用处,有些事情只能用武力来解决,至于如果打死了长琴,炎帝旧部会有什么反应,这些事情留到以后再想,有时候想太多也没用。

    “哼哼。”长琴笑谑的看了吴东方一眼。

    “别哼哼,一旦斗法必须分出生死,你敢不敢应战,正面回答。”吴东方怒了,长琴的确长的很帅气,战斗力也的确强悍,但这些并不足以成为他对长琴手下留情的理由。

    “我本不想伤你性命,但你太过狂妄,已引起了我的厌烦。”长琴挑眉说道。

    “老子狂了半辈子,就没学会低调,有本事你就打死我,没本事你就闭上眼睛别看我,免得自己生气窝火。”吴东方催动灵气,快速聚势。

    “请!”长琴右手前伸做了个起手式。

    “请!”吴东方也伸了伸手。

    两声“请”字过后,场中鸦雀无声,长琴并未急于抢攻,而是凌空站立,凝神戒备。

    吴东方此时已经聚气完成,此时是下午申时初刻,太阳尚在,阳气很重,在阳气很重的情况下施展逐月追星很是危险。不过逐月追星虽然不能施展,却可以使用不灭金身,这也是他的信心所在。

    一味的耍嘴皮子是不对的,一味的装哑巴也不对,该说的一定要表述清楚,一旦表述清楚了,就没必要再多说什么了,聚势完成之后吴东方没有站立原地等待机会,而是运转灵气向长琴所在区域快速移动。

    他之所以主动进攻有两个目的,一是告诉长琴,他并没有像其他入场之人那样被长琴的气势镇住。二来长琴属于静若处子动若脱兔的高手,长琴在静止不动的时候,他就算站上俩钟头也找不到长琴的破绽,必须让长琴动起来,动才能生出变数。

    双方之间的距离在三十丈左右,为了确保在遭到攻击之时不灭金身能处于最强状态,移动的时候吴东方没有急于施出不灭金身,但气海灵气一直处于蓄势待发状态,只要心念一动,不灭金身立刻就能激发。

    长琴是火神太子,用现在的话说属于官二代,官二代不管表面上是什么样儿,骨子里普遍自视甚高,认为自己高人一等,而他先前表现出的狂妄令长琴看不过眼,在内心深处,长琴一直认为自己才是最厉害的,而他的狂妄属于不知天高地厚,这就是长琴出面挑战的原因。

    长琴很聪明,能够正确判断和评估对方的实力和动手的潜在危险,但聪明人也可能做出不理智的决定,尤其是在非常讨厌某人的情况下,个人好恶往往会取代理性思维,做出冲动而错误的判断。

    眨眼之间,吴东方已经到得长琴前方二十丈处,他没有观察长琴的表情,到了这个时候,再观察对方的表情已经没用了,不管对方是什么表情,都不会影响和改变他的想法和决定。

    十丈,到得此处,吴东方仍然没有加速前冲,继续匀速前移,长琴虽然是火神太子,却不是神灵,他有肉身,只要有肉身,攻击身体其他部位就能对其造成伤害,这对他是有利的。

    距长琴七丈时,长琴眉头微皱,与此同时体外生出熊熊火焰,吴东方如法炮制,施出了赤焰火舞,二人体外火焰大小相仿,长琴所催火焰红中带黄,而吴东方所催火焰红中带紫。

    在吴东方催生火焰覆罩全身的同时,长琴率先有了动作,身体前倾,右拳后撤,疾速前冲。

    二人之间距离很近,一方先有动作,另外一方立失先机,此时要想与长琴一样快速出拳已无可能,但就此失去先机吴东方又心有不甘,闪念过后施出了不灭金身,与此同时右拳后撤,快速聚气。

    聚势尚未完成,长琴已经近身,右拳带火,勾拳直取吴东方左侧太阳穴。

    吴东方没有闪躲,一来他此时已经无法及时闪躲,二来他本来也没想躲,他已打定主意要以不灭金身硬受长琴一拳。硬受一拳需要面临极大风险,但风险越大回报越高,硬受一拳不但可以摸清对方的真正实力,还能在对方击中目标放松警惕时快速给予反击。

    由于吴东方也可以控制火焰,故此长琴附于右拳的炙热火焰并没有对他造成任何伤害,对吴东方造成伤害的是长琴灌于右拳的充盈灵气。即便有不灭金身护身,吴东方仍然感觉头晕耳鸣。

    不灭金身可在体外催生无形气罩,气罩可以阻隔外来灵气,事实上长琴所发灵气被不灭金身尽数挡在了气罩之外,并没有直接接触吴东方的脑袋,他之所以耳鸣晕眩,是因为外部震动过于剧烈,导致气罩内部的气息产生了激荡和变化,这种感觉就像蹲在倒扣的水缸里,有人自外面奋力敲打水缸。

    这一拳没有白挨,中拳的瞬间吴东方判断出了长琴真实的灵气修为,长琴是半神修为,比他高出半筹。

    由于早就知道自己会中拳,故此在中拳之前,吴东方就调整好了右拳的姿势,中拳之后的身体右斜并没有影响他的出拳,右拳急挥而出,攻的也是长琴左侧太阳穴。

    长琴没想到吴东方在遭受重击之后能如此快速的进行反击,等他察觉到异常,已经躲闪不及,挨了个实实在在。

    由于出拳很是仓促,吴东方的这一拳只灌注了七成灵气,被长琴体内灵气缓冲了一部分,剩下的少许灵气并未伤及长琴七窍神府,只把他打了个头晕目眩……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