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二百六十六章 欲救不能

    看热闹的都不喜欢看绝杀,他们也看不懂绝杀,他们喜欢看精彩的场面,东山石推着长琴疾速后退令众人异常兴奋,纷纷站起,欢呼呐喊。

    将长琴推出十几米后,石球已经被长琴发出的火气烧的通红耀眼,也亏了它是石妖成精,若是换成寻常的血肉之躯,此时怕是早已经变为一堆灰烬了。

    通过朱桢和东山石的情况可以发现一个规律,那就是天神的形体虽然都由灵气凝聚而成,但每个天神凝聚形体的灵气各不相同,由不同灵气凝聚而成的形体带有天神自身的特点和特性。

    被石球推出二十几米之后,长琴身形急转,侧身闪避,在石球擦身而过之时,右手挥出一股无形灵气,将石球拨了出去。

    石球本来是向前滚动的,而长琴是左右发力,外加灵气与石球的滚动轨迹并不相同,如此一来就破坏了石球自身的滚动轨迹,令它跌跌撞撞的蹦了出去。

    蹦了几蹦之后,石球重新找到了平衡,急滚而回,长琴如法炮制,又将它拨了出去。

    将石球拨出之后,长琴并未趁机抢攻,对方无惧他的火气,又蜷缩成球,抢攻倒是可以,但攻哪儿是个问题。

    就在长琴歪头打量着石球的同时,石球又滚了回来,这次石球没有直接撞向长琴,靠近长琴之后改前后翻滚为左右旋转,转动着撞向长琴。

    眼见石球转来,长琴右腿后撤,身体左斜,凝神以待。

    吴东方见状暗暗点头,长琴做出这种姿势是为了石球近身之后能够快速出手,反向转动石球,石球向一侧急速转动时倘若受到反向外力,两股力道会出现一个互相碰撞互相抵消的着力点,这个着力点就是石球本身,倘若这两股力道足够大,石球就可能被直接扭碎。

    就在吴东方认为石球要倒霉的时候,长琴忽然急速后退,远离了石球,与此同时皱眉低头。

    等到看清了场中的情形,吴东方几乎按捺不住笑出声来,石球在靠近长琴之后,确切的说是东山石在靠近长琴之后冷不丁的伸出一只圆锤,不偏不倚的砸上了长琴的左脚。

    击中目标之后圆锤立刻缩回,连他也没看清东山石伸出来的是左手还是右手。

    东山石用的可是大石锤,一锤砸下,长琴的左脚立刻变形,不过在长琴后撤站稳之后,其变形的左脚已经恢复正常。

    由于石锤着力面比较大,先前的那一锤并没有将长琴的鞋子砸烂,有鞋子遮掩,吴东方没能看清长琴受伤左脚愈合的过程,也就无从确定长琴使用何种方法愈合了伤口。

    东山石一击得手,急转而上,双锤齐出,一通乱砸。

    吴东方自远处凝神打量,发现东山石此时是头下脚上,这种姿势出锤本应该非常别扭,但东山石出锤不但速度快,准头也不错,在疾速转动的同时能做到这一点着实不容易。

    由于东山石是头下脚上,能够攻击的位置就只有长琴的腿脚,几次闪躲之后长琴抓住机会,逆着东山石转动的轨迹挥出了一股灵气。

    由于出招仓促,这股灵气的强度不足以扭碎东山石,只能减缓了它转动的速度。

    东山石速度一慢,长琴辩明位置,疾速出脚,踹向东山石探出石球的短臂,东山石察觉到异常,快速缩手,长琴的这一脚没能踹中它的手臂,只踹飞了它手里的圆锤。

    失去了一只圆锤,完整的石球就出现了破绽,就在长琴凝神辩位准备出招之时,东山石急滚百尺,捡回了失落的圆锤。

    有了前车之鉴,东山石再也不敢冒进,开始自长琴周围快速的兜着圈子。

    到得此时,吴东方终于明白长琴见到东山石下场为什么会皱眉了,用现在的话说东山石属于防守型选手,攻击力差强人意,抗击打能力却异常出色。

    东山石是没可能战胜长琴的,只要长琴升空,东山石就只能望天兴叹,但长琴是公认的高手,躲到天上也不是他的作风,最主要的是东山石出战的目的并不是为了获胜,只是为了拖延时间,如果长琴躲到空中,也就遂了东山石的心愿。

    吴东方饶有兴致的歪头观战,俗话说得好,一物降一物,东山石能让长琴头疼,如果遇到他,东山石连三个回合都坚持不了,他能够催生火焰,还能够发出寒气,先将石球烧红,再以寒气催喷,巨大的温差能将石球瞬间溅裂。

    长琴并没有随着东山石转圈子,在东山石转圈的同时,长琴曾经抬手握住了乐器包囊的背带,但他最终并没有使用武器,而是瞅准方位,欺身而上,抬手挥出了一股灵气。

    这一次长琴没有反向挥出灵气,而是顺着东山石转动的方向挥出的灵气,灵气挥出,东山石被动加速。长琴紧随石球,灵气再挥,东山石转速再快。

    长琴的这一举动无疑是想将东山石转晕,然后寻找机会出手击杀。

    东山石貌似也察觉到了长琴此举的用意,虽然被动加速,却在被动加速的同时靠近长琴,屡屡冲撞。

    长琴一边挥出灵气,一边腾挪换位。

    吴东方离二人较近,二人躲闪急转之下无意识的靠近了他,在长琴再度挥出一股灵气之后,东山石认错了目标,冲吴东方急撞而来。

    吴东方急忙提气拔高,后退闪避,东山石认错了目标,说明它已经转糊涂了,连目标都分不清了,离死也就近了。

    吴东方后撤的同时,长琴欺身而上,反掌出招,自下而上挥出一股炙热火气,将急速旋转的石球挥向半空。

    石球升空之后,长琴随之拔高,在石球上升之势衰竭之前再度出手,将其催向更高处。

    “完了,完了,这石头蛋子死定了。”吴东方暗暗惋惜,每个当领导的都有惜才之心,他很喜欢这个东山石,这家伙用来冲撞敌阵再好不过。

    也许是怨恨东山石拖延了时间,也可能是怪它砸了自己的脚,也有可能是为了确保一击致命,长琴频频出手,先后将东山石向高空送了五次,直达万丈高空,方才踩踏着它疾速俯冲。

    离地十几丈时,长琴提气减速,石球脱离了他的踩踏疾速砸向地面。

    伴随着沉闷的响声和地面的颤动,地面上出现了一处偌大的坑洞,石球有五尺,坑可不止五尺,外围足有百丈方圆。

    等到气浪散尽,吴东方闪身上前,只见大坑的中间区域是一处井口形状的深坑,具体有多深不确定,反正自上面看不到石球。

    短暂的沉吟之后,吴东方运转灵气,俯冲下井,在五十丈左右的位置发现了东山石,受到这么严重的冲击,这家伙竟然没死,但它元神受到剧烈震荡,此时已经陷入了深度昏迷。

    吴东方爱才之心大起,急忙施出御土之术将它埋了起来,转而施出土遁,回到坑洞边缘,高喊宣布,“东山石已经阵亡。”

    长琴歪头看了吴东方一眼,转而迈步向先前站立之处走去。

    吴东方没有亲自埋坑,转身向北,冲坐在顶楼晒太阳的姒若说道,“有请土族圣巫,施法平整场地。”

    姒若闻声离开座位,来到场中,施出土族法术,将坑洞彻底填平。

    能填坑也是本事,姒若举手投足之间将百丈大坑填平,换来了围观众人齐声喝彩。

    “等一等!”中间木塔传来了女人的声音,

    由于是提气发声,众人都听到了,吴东方抬头望去,发现喊话的竟然是辛童。

    “五族圣巫,先前您下探多深?”辛童高声问道。

    “四十丈。”吴东方少说了十丈,辛童一开腔他就明白事情不对劲儿,辛童不可能主动问这些,绝对有人在背后指使她,而可能性最大的就是王爷。

    “可曾见底?”辛童红着脸问道。

    “离底还有十丈,未见东山石。”吴东方硬着头皮配合。

    “先前我看的仔细,东山石坠地之时形体尚在,请五族圣巫仔细查过。”辛童说的有些磕绊。

    吴东方闻言急忙喊住姒若,命她破土详查,在姒若破土的时候,辛童离开木塔,到得吴东方身边,低声说道,“鬼臾区已然发现东山石没死。”

    “王爷跟你说的?”吴东方低声反问,鬼臾区想必是那山羊胡子的名字,但他知不知道也没什么区别。

    辛童点了点头。

    吴东方没有再问,幸亏王爷提醒,不然这次就要闯大祸了,山羊胡子等人可不会认为他是因为爱才心切才埋住东山石的,他们会认为他跟炎帝旧部合伙儿坑他们,如果等他们出手把东山石挖出来,那就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后果就是重新陷入大混战。

    辛童是火族圣巫,也是炎帝后裔,与长琴大有渊源,由她出面提醒大显公正,山羊胡子等人也就无话可说了。

    姒若很快发现了被埋在土下的东山石,倒霉的家伙被挖出来之后还处于晕死状态。

    这一挖出来,生死就落到长琴手里了,长琴看了吴东方一眼,迈步上前,抬手挥出一股火气,此时东山石处于昏死状态,元神不稳,不得运气抵御,火气一到,瞬时灰飞烟灭。

    吴东方惋惜的叹了口气,站在得失角度上看,长琴杀掉东山石对他是有利的,先前观战的众人都猜到或者在怀疑他是故意把东山石埋起来的,但众人都不明白他的动机。如此一来所有人都知道他把东山石埋起来是为了救它,因为一旦挖出来,东山石就是死路一条。

    但站在情感角度,他还是舍不得东山石,这可是猛将啊,就这么死了实在是太可惜了……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