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二百六十三章 龙鸩之战

    龙霸倒拖铜棍,疾速前冲,朱桢侧身冷视,无有动作。

    双方之间的距离大约在一百米左右,龙霸一步能跨出七到八米,五步之后双方之间的距离拉近到了六十米,就在此时,朱桢右脚后撤半步,双手微抖,两只弯钩自中指和无名指之间换到了中指和食指之间,五指紧握,摆出了进攻姿势。

    在其握紧弯钩的同时,龙霸已经冲到了她的身前,这一次龙霸没有扬棍抡砸,而是弓步探手,以铜棍急撞朱桢左肋。

    前五步只有七八米,而第六步直接跨出了五十多米,这自然是龙霸的惑敌之计,不过朱桢在龙霸跨出第六步之前就已经做好了进攻准备,这说明她已经看穿了龙霸的计谋,两相比对,朱桢的实力应该要高过龙霸,至少反应速度和观察力要高于龙霸。

    朱桢此时是侧身站立,眼见铜棍撞来,凹腰送腹,轻松的避开了铜棍。

    就在吴东方暗自疑惑朱桢为何采用这种并不常用的姿势加以闪避之时,朱桢左手探出,以手中弯钩勾住了龙霸的铜棍,身形急转,右手弯钩再度勾住了铜棍,两转之下到得龙霸近前,右手迅疾挥出,弯钩直取龙霸左颈。

    到得此时,吴东方才明白朱桢先前为什么要鼓着肚子躲开铜棍,她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在躲开铜棍之后能够快速反击,如果她收腹躲避铜棍,躲开铜棍之后她所用弯钩就没有勾抓铜棍的合适角度。

    朱桢的速度可以用快逾闪电来形容,龙霸先前一步冲出五十几米,已经到了极限,为了能够撞上朱桢,他采用了弓步姿势,弓步姿势可以保证下盘沉稳,缺点是灵活性不足,很难躲过朱桢急挥而至的弯钩。

    吴东方皱眉大皱,如果换成是他,朱桢的攻击对他构不成威胁,他最擅长的就是快速攻防,也擅长以各种诡异姿势攻击对手,此时朱桢的左手弯钩也已经准备妥当,不管采用什么方法,正面攻防都会吃亏,唯一的应对之策就是快速旋身,自朱桢的头顶翻过,翻过的同时抓住朱桢的头发,落地之后直接把她甩出去。

    不过龙霸属于力量型选手,反应速度并不快,发现对方到得身前之后急忙缩头躲避,但他反应速度太慢了,刚刚作出动作,朱桢右手弯钩已经急划而至,锐利的弯钩直接勾进了他的左额。

    朱桢一击得手,顺势旋身,借助旋转惯性,将右手弯钩自龙霸眼眶急拉而出,拽断了左侧眼骨的同时也勾出了龙霸的左眼。

    朱桢一击得手,止旋停身,双手一前一后,背对龙霸,满面笑意的看着自己右钩上那枚鲜血淋漓的眼球。

    吴东方鼻翼微抖,暗自冷笑,她先前那一钩子偏了寸许,虽然勾出了龙霸的眼睛却没有伤及龙霸的七窍神府,她太自信了,不确定对手的生死就在这儿摆造型耍酷,离死不远了。

    龙霸强忍剧痛,收棍在手,奋力砸向朱桢后脑,这家伙虽然是个肌肉男,却也不是一点脑子没有,这次他就没有乱吆喝,闷声儿下手。

    “小心身后!”东侧木塔传来了示警之声。

    吴东方闻言愤然回头,只见喊话的不是别人,正是他最讨厌的力牧。看过力牧回过头来,发现朱桢已经急切扑倒,闪过了龙霸急挥而至的铜棍。

    吴东方心中气愤,提气高喊,“史师传唱之时记得言明,朱桢得力牧示警,逃过一劫!”

    “小畜生,你说……”力牧话到中途戛然而止,吴东方再度回头,只见山羊胡子正皱眉看向力牧,力牧强自住口,愤恨退后。

    龙霸属于力量型选手,朱桢属于速度型选手,二人对阵龙霸肯定吃亏,拳王再厉害也打不过短跑冠军,他虽然力量大,速度却慢,根本追不上人家。

    本来就吃亏,少了一只眼就更吃亏了,几个回合之后,朱桢抓住对方视线盲区,欺身而上,双钩齐出,勾住了龙霸的左腹,厉叫回抽,自龙霸左肋豁出两道森然血口。

    龙霸怒吼转身,挥棍砸向朱桢,数度受创之后他的进攻速度受到了严重的影响,铜棍挥出,朱桢轻松闪开,身形一转,绕到了他的身后,双钩再出,勾住了龙霸后背大椎穴和命门穴两处脊骨。

    不管是人还是动物,脊骨都是死穴罩门,被人拿住脊骨,行动会受限,力量会减弱,最主要的是无法甩掉躲在自己身后的敌人。

    朱桢勾住龙霸脊骨之后,双腿离地,曲膝抬脚,踩上龙霸脊柱,双臂和双膝同时用力,试图将龙霸的脊柱一举抓断。

    “后倒,压死她,你个傻子。”吴东方干着急却不能出言提醒,他是裁判,裁判是不能有立场的,就算有个人好恶也不能表现出来。

    龙霸并没有后倒,也没有打滚,而是扑倒在地,弓背用力,死命硬扛。

    见此情形,吴东方暗自叹气,龙霸采用的方法不对,朱桢是天神,她可以催气助力,用不了多长时间龙霸的脊柱就得被她给生生拽断。

    就在此时,龙霸发出了愤怒的吼叫,吼声如同牛哞,一声高过一声,伴随着愤怒的吼声,龙霸的身形出现了诡异的变化,双手变粗,双腿变短,身躯变长,头脸变宽,身上的衣物被尽数撑破,裸露在外的皮肉变黑变硬,逐渐变为巴掌大小的黑色鳞甲。

    这一情形验证了吴东方先前的猜测,龙霸的确是人和异类的混血后裔,这家伙姓龙,而龙在这时候是个非常罕见的姓氏,龙霸姓龙很可能是因为他的爹妈有一个是龙形生物。

    随着龙霸现出兽身,其身形开始膨胀变大,朱桢无法继续勾抓,就在她抓着双钩的双臂伸展到极限的时候,朱桢发出了一声鸟类的唳叫,伴随着这声鸟鸣,朱桢的形体也出现了变化,与龙霸的缓慢变身不同,朱桢于瞬间就完成了变身,用变身来形容也不太对,因为朱桢本来就是一只鸟儿,她此时只不过是现出了原形。

    这家伙现出原形之后是一只蓝羽怪鹰,体形跟小型直升飞机差不多,眼睛是红的,双爪也是红的,脖子往上毛儿很少,跟秃鹫有点像。

    力牧既然派她出战,自然是因为她能克制龙霸,龙霸是龙的混血后裔,龙属于大蛇,而朱桢很可能是以蛇为食的鹰类,可能性最大的就是蛇鹫和蛇鸩,蛇鹫他见过,长的不是这个样儿,这家伙应该是只传说中的鸩,也就饮鸩止渴里的那个鸩,这家伙叫朱桢,八玖不离十,应该就是这东西。

    数十秒后,龙霸变身完成,是一种奇怪的龙形生物,身躯比真龙要短很多,只有七米左右,一抱粗细,黑鳞宽头,獠牙半尺,头上无有龙角,颌下也无龙须,只有两只前爪,后腿蜕化消失。

    龙是个笼统的概念,龙有很多品种,如果是真龙,即便是混血后裔也应该有四只爪子,而龙霸变化兽身之后只有两只前爪,这说明它爹或者它妈应该是低于真龙一级的蛟龙。

    变化兽身之后,龙霸开始剧烈的扭动身躯,朱桢抓住龙霸脊骨,试图将它紧摁于地。

    龙霸虽然要害被制,却并没有停止反抗,极力挣扎,急欲脱困。

    眼见龙霸挣扎不休,朱桢变换了攻击方法,左爪上移,等到抓实之后,右爪再度上移,两度挪移之后左爪抠住了龙霸的七寸,但龙霸体形庞大,鹰爪无法伤及龙霸心脏。

    见此情形,朱桢扭头猛啄龙霸头颅,龙霸急剧扭动,朱桢几次啄咬均未命中。

    朱桢啄之不中,改为蹬踏,腾出右爪,猛跺龙霸头颅,其蹬踏动作与人类的蹬踏极为相似,但其力道却比人类蹬踏要大上数倍,每次蹬踏都会在坚硬的里面上留下清晰爪印。

    龙霸摇头闪躲,情势异常危急。

    几番闪躲之后,龙霸开始歪身翻滚。

    “早干嘛去了。”吴东方暗自心道,龙霸先前受到了三处重创,变化兽身之后又被朱桢所化鸩鸟抓出了多个血洞,此时其所在区域已经血汇成流,不管是人还是动物,失血过多都会导致力量的减弱和生机的断绝。

    朱桢察觉到龙霸的意图,右爪停止蹬踏,后移拄地,令龙霸无法歪身翻滚。

    左翻不成,龙霸改为右斜,朱桢右爪替下左爪,以左爪拄地,再度阻止了龙霸的翻滚。

    换爪之际,朱桢差点抓空,可能是为了防止失手,也可能是为了尽快结束战斗,朱桢收回左爪,以双爪抓住龙霸脊柱,伸展双翼,试图鼓风飞起。

    按照现在的吨位来估算,朱桢所化鸩鸟当有七八百斤,而龙霸所化兽身至少过千斤,朱桢想抓它升空并非易事。

    不过朱桢不是寻常异类,多年之前已经成神,灵气异常充盈,得充盈的灵气之助,龙霸逐渐被它带起。

    龙霸是躯干部位被最先带起的,头尾最后升空,在身体彻底离地之前,龙霸回尾卷住了遗落在地上的熟铜大棍。

    此时朱桢正在奋力振翼,没有注意到龙霸的这一动作。

    见此情形,吴东方急忙转头看向东侧木塔,只见力牧正一脸急切的想要说话,见他转头,只能生生憋住。

    龙霸以龙尾卷住铜棍,甩尾砸向朱桢,一棍下去砸的朱桢鸟毛乱飞,可惜龙霸此时无法转身,砸的是鸟背,如果砸的是鸟头,这一棍直接能要朱桢鸟命。

    一棍过后又是一棍,这一棍砸中了朱桢的翅膀,朱桢的翅膀由灵气幻化,受到重创之后气息受损,升力大减,与龙霸一同跌回地面。

    落地之后,朱桢愤怒昂头,猛啄龙霸头颅,龙霸反尾抽打,一心二用,一不小心头上已经挨了一记,头颅受创,反应变慢,很快又被啄了一口。

    随着头颅接二连三受到重创,龙霸很快失去了意识,尾巴再也卷不住铜棍,逐渐瘫软放松。

    朱桢先前被砸了几棍,异常气愤,频频啄咬龙霸头颅,直接将其彻底啄死,方才变回人形,抓过龙霸的熟铜大棍,高举过头。

    围观百姓并不知道吴东方心里在想什么,对他们来说,打的精彩最重要,故此朱桢举起铜棍的时候,周围也传来了呐喊和叫好声。

    朱桢高举铜棍,展示四面之后迈步向北走去。

    “站住!”吴东方沉声喊住了它。

    朱桢闻言,皱眉斜视着他。

    “只可增补,不可替换,能上不能下,”吴东方说完转头看向西侧木塔,“姜氏神灵,派人下场……”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