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二百六十二章 不死不休

    吴东方后撤数里敛气落地,并未回到正北木塔,不管什么赛事都有裁判,他得留在场中当裁判,当裁判有两个目的,一是近距离观察双方的实力和招数,二是在其中一方无力再战的情况下终止比赛,参赛选手听不听招呼他不管,但他不能不吆喝,不能让参赛双方看出他希望双方往死里打,事实上他也知道对方知道他是希望双方都战死的,但事情不能做的太显眼,得留块儿遮羞布。

    如果真的遇到合适的机会,他也不排除出手终止比赛的可能,这是显示实力的最佳时机,裁判嘛,为了减少死伤,出手终止比赛合情合理,得让双方在比赛的过程中见识到他的厉害,免得双方心存比赛之后找茬儿的念头,打完之后该上哪儿去上哪儿去。

    使用铜棍的龙霸是炎帝旧部,使用黑铁长枪的粗壮汉子是黄帝旧部,这家伙叫什么名字目前还不清楚,因为他光顾着跟龙霸拼命去了,没报上自己的名号。

    二人所用的都是长兵器,老话说得好,一寸长一寸强,使用长兵器的通常都是力量型选手,长兵器动辄就是几十斤,没点力气拿都拿不动,更别说操驭使用了。

    自一开始到现在,龙霸一共出了三招,第一招是抡棍砸头,那用枪的汉子并没有闪躲,而是抬枪上举,生生的架住了龙霸猛砸而下的熟铜大棍。

    实际上他是有机会闪开的,但他没闪,存心展示自己的强大力量,铜棍触及长枪,发出了金属碰撞的刺耳声响,长枪的枪杆坚硬异常,受力之后并没有弯曲,枪杆没有弯曲,铜棍的力道就由用枪男子的双臂尽数承受,在受力的瞬间,其双臂的肌肉尽数鼓起,强壮的肌肉迸发出恐怖的力量,将铜棍直接架住,双臂没有任何弯曲。

    铜棍蕴含的力道经由此人的双臂传送到了双脚,在其架住铜棍的瞬间,双脚受力,陷地半尺。

    这片区域的地面是经过特殊处理的,上千斤的大碾子往复碾压过多次,地面比未经碾压区域低出一尺还多,可见地面之坚硬。如此坚硬的地面,双脚还能陷地半尺,足见龙霸这一棍的力道何其恐怖。

    龙霸出的第二招还是用棍砸头,用枪男子继续挺枪上举,再度架住了对方猛力砸下的熟铜大棍,双脚再度陷地半尺,陷到了小腿腿肚。

    吴东方在旁看的真切,兵法有云,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这句话说的是不管士气还是力量,都是第一次最强大,往后会越来越弱,但龙霸第二棍又将对方砸进了半尺,这需要比第一棍力量更强大才行,因为对方的立足之地在第一次受力之后已经变的更加坚硬。

    龙霸第三招是横砸,弓步出棍,猛砸对方左肋,“恶犬扈熊,纳命受死!”

    龙霸这一吆喝,吴东方知道用枪这家伙叫什么了,扈熊,扈是一个古老的姓氏,熊则通常被用来形容力量大的人,就像善射的人多被称为羿一样。

    扈熊虽然双足深陷入地,行动却并未受到影响,无视地面的束缚,右脚破地前探,双手抓枪,奋力砸向龙霸左颈。

    这是一种非常凶险的打法,除非其中一方收招后撤,否则必定是两败俱伤的局面。

    这两人之前可能有着很深的积怨,此时眼珠子都是红的,其中一方收招后撤的可能性极低。

    “嘭,嘭。”龙霸的铜棍实打实的砸上了扈熊的左肋,直接将对方砸飞了出去。而扈熊在飞出之前,长枪也砸中了龙霸的左侧脖颈,径直将其砸扑在地。

    见此情形,吴东方暗暗皱眉,这可是金属兵器直接砸上血肉之躯,这滋味儿肯定不会很舒服。

    他本以为双方哪怕不死,也要经过一段时间的恢复和反应才能重新拼斗,令他没想到的是龙霸落地之后立刻翻身爬起,抓起铜棍大步前冲。

    扈熊先前出招慢了半分,受力较大,此时刚刚稳住身形,眼见龙霸冲来,顾不得直身作势,右手抓过黑铁长枪,斜身前刺。

    眼见扈熊刺出长枪,龙霸并未闪躲,甚至没有丝毫的迟疑,不慢反快,加速前冲。

    长枪贯身而过的同时,龙霸也冲到了扈熊身前,双手抓棍,怒吼猛砸,粗大的铜棍径直砸上了扈熊的天灵盖。

    这一棍力道极大,伴随着瘆人的骨裂之声,扈熊神府受损,登时气散人消。

    龙霸用力太猛,击散目标之后站立不稳踉跄前移。冲出几步之后以棍拄地,稳住身形,单手抓住枪杆,怒目咬牙,将枪杆送过胸腹,自后背掉落。

    枪身离体,伤口瞬时喷出鲜血,但龙霸并未处理伤口,而是伸出左脚,一挫一挑之下,将扈熊所用长枪抓于左手,转而抬手上举,怒吼连连。

    这时候表达对勇士的尊重和敬佩并不是鼓掌,而是振臂呐喊,龙霸举起长枪之后,四面的围观百姓发出了齐声的欢呼和呐喊。

    龙霸的怒吼持续了数十秒,在其停止怒吼之时,其胸前和后背的伤口突然消失。

    吴东方站位较近,看的真切,龙霸的伤口并不是真的愈合了,而是被它使用某种奇特的方法暂时掩盖了,在龙霸伤口消失的瞬间,他隐约感觉到龙霸身上发出了异类的气息,由于异类气息一现即隐,他没来得及判断出气息属于何种异类,但此时他已经能够确定,龙霸不是纯粹的人类,他应该是人类跟某种异类的混血后裔。

    像龙霸这种情况在上古时期是非常常见的,伏羲女娲都是人面蛇身,后来的大禹也娶了涂山狐狸,此时的人与异类通婚是建立在异类修行有成,能够变化人身的基础上。由于父母之一修行有成,所以混血子女往往继承和遗传了父母的某些特殊的能力,暂时掩盖伤口应该就属于这种情况。

    暂时隐藏了伤口之后,龙霸转身扬手,将黑铁长矛抛出,长矛直飞炎帝旧部所在木塔,自门前百步之外贯插落地。

    “厚颜无耻之徒,派将再战!”龙霸单手持棍,冲东侧木楼高喊邀战。

    “扈罴请战,往首相准可!”一个粗壮汉子大步走出,仰头拱手冲站在三层的山羊胡子等人请战。

    山羊胡子并没有立刻表态,吴东方歪头看向山羊胡子,一说到首相很多人会在第一时间想到英国佬首相日本狗首相,其实首相一词最早出于中国,相相当于后期的宰相,这时候相往往有好几个,但不管有多少相,必定有个权利最大的相,这个人为众相之首,所以被称为首相。

    即便知道山羊胡子就是首相,他也不知道这家伙是谁,因为他对上古时期的事情一无所知。不过此时三层一共站了四个人,除了山羊胡子,还有力牧和另外两个男子,这说明力牧和这两个男子可能也是相。

    “扈罴要为兄长报仇,请准出战。”粗壮汉子手持黑棍,单膝跪地。

    吴东方将视线移到了扈罴身上,这家伙年纪当在三十出头,身形比扈熊要高大,用的是黑色长棍,模样与扈熊有些许相似,应该是扈熊的亲兄弟。但这家伙比他哥哥要守规矩,哪怕气的要死,没有获得准许也没有擅自出战。

    “扈罴退下!朱桢,你去战它!”力牧见山羊胡子久久不语,上前一步,高声下令。

    “得令!”楼下传来了一声女声,与此同时一个身材高挑,身着蓝衣的年轻女子快步走出,此人年纪当有二十七八,身材倒是不错,但长的并不好看,长了个鹰钩鼻子,双眼是红色的,手里拿着一对尖锐弯钩。与后世的护手弯钩不同,此人所拿弯钩无有护手,呈丁字形,跟屠夫用来拉猪肉的钩子很像。

    这个名为朱桢的女子也没有异类气息,但根据这家伙的长相来看,它成神之前应该是某种老鹰,之所以没有异类气息,是因为它成神了,此时的形体由灵气凝聚而成,相当于脱胎换骨。

    朱桢踏地借力,凌空而起,向南直飞入场。

    吴东方转身看向龙霸,只见龙霸神情凶煞,怒目圆睁,直直的盯着急飞而来的朱桢。

    “龙霸已经战过一阵,姜氏天神可要替换?”吴东方冲西侧木楼喊道,双方定的规矩是可以增补,并不是可以替换,他此举有点踩线儿,不过当裁判也就这点儿好处了,他佩服勇敢的人,不希望龙霸被那鸟人干掉。

    南侧木楼上的三层也站了四个人,一个是姜羽,姜羽左侧是背着古琴的那个年轻男子,费庐站在姜羽右侧,他的右侧是一个黑衣蒙面人,那蒙面人个子很高,浑身上下罩的严严实实,平胸,但胯骨较宽,也不知道是男是女。

    决策者尚未答话,龙霸已经高声表态,“战前已定下方规,可增补,不可替换,放马过来,不死不休!”

    “好!”围观众人高声欢呼,人都有劣根性,看热闹的不嫌事儿大,开棺材铺的希望多死人,不死不休的斗法可比点到即止要精彩百倍。

    那身穿蓝衣的高挑女子并没有急于进攻,而是侧身歪头,一脸轻蔑的打量着龙霸。

    吴东方又看向龙霸,龙霸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转而移走了视线。虽然龙霸的眼神很凶煞,但他仍然自龙霸凶煞的眼神中看到了些许感谢之意。

    短暂的沉吟之后,吴东方提气高喊,“继续!”

    吴东方喊完,龙霸怒吼出声,倒拖铜棍急速前冲。

    吴东方皱眉打量着场中的二人,双方此前只提出了可增补,并没有明确规定不可替换,不可替换的性质是很严重的,每一个上场的人都只有两个结局,一是打到最后获得胜利,二是直接战死,是不能中途离开的。

    这是真正的勇士才会选择的打法,先前规定的九局没有任何意义了,你死他上,他死我补,谁先死光谁就输……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