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二百五十八章 轩辕争霸

    在补气丹药和勤苦修行之下,冥月即将晋入太初,跻身天师之列,乾坤弓正好送给她当贺礼。

    直至吴东方背上箭囊,东侧的女僵尸才反应过来,双臂前伸,急跃而至。

    吴东方没准备跟她动手,不等她来到便土遁消失,出现于南北两座山峰之间,略微偏西的一处土丘。

    站定之后,自怀中摸出一把定位灵珠,挑出了三枚捻指捏碎,此时两路人马即将来到,谈判在即,辛童寻霜还有土族的姒若都必须在场,费轩在最东边,一时半会儿也来不了,就不叫他了。

    那僵尸失去了目标,并没有前来追赶,此时除了吴东方还有炎帝一方的人马在场,局势复杂,需要等主事之人来到。

    几分钟内,远处众人纷纷来到,共有十几人,这些人多数落在了南侧山顶,落在北侧山顶的只有两人,一个是他曾经见过的姜羽,还有一个也是个鸟类变化的女人,年纪跟姜羽相仿,本体是只体形巨大的黄色老鹰,也可能是雕或是隼,但他分不清这几种鸟,一律看做是鹰。

    南侧山顶那些人他在夏都见过几个,大部分都不认识,站在最高处的是力牧和一个中年男子,此人与大部分肌肉发达的天神不太一样,身形消瘦,中等个头,颌下有一撮山羊胡子,穿的是比较名贵的丝质衣物,没有携带兵器,此时正反背双手,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根据此人的站位和其他人的神态不难看出,此人的地位比力牧要高,用现在的话说力牧属于分队司令,此人地位比力牧高,自然就是此次行动的总指挥。

    两路人马来到之后并没有彼此叫骂,也没有冲上去动手,而是警惕的注视着对方,刀剑出鞘,兵器在手,气氛异常紧张。

    “来的迟了,圣巫见谅,”姒若现身土丘冲吴东方拱手行礼,与此同时环顾四周,“动身之前将夏帝送往密室,因此耽搁了时间。”

    “没事儿,水火两族圣巫还在路上。”吴东方随口说道。

    “圣巫,这是?”姒若询问情况。

    “昨夜我和水火两族圣巫巡查九州国土,自此处发现了两伙儿行踪可疑的人马,我们上前盘查,他们率先攻击我们,被我们杀了。”吴东方故意抬高声调,让南北两路人马都能听到他的话,“岛上的四人好似是四兄弟,西北崖顶的三人有持拿铜镜的,有一个用剑的,还有一个树妖,也杀了。”

    在说这番话的时候,南北两路人马的脸色都不好看,自己人被杀只是其一,生气的主要原因是吴东方说的轻描淡写,而这种轻描淡写明显是他故意表现出来的,说白了就是公开挑衅。

    “哦,还有一个用弓的,自背后偷袭我,我抢了他的弓箭,本来想还给他的,但他要跟我见生死,那我只能把他也杀了,”吴东方指着自己背在身后的乾坤弓,“你看,这就是他偷袭我的凶器。”

    “泼货,放什么狗屁!”南面山头儿传来了响雷一般的怒吼。

    吴东方不转头也知道是谁在吆喝,这时候的词汇没有现代词汇那么丰富,泼货的意思跟现代的赖皮差不多。他听了也不生气,因为他把乾坤弓定位为凶器,自然是不想还了,杀了人还抢东西,力牧喊他泼货是轻的,应该喊土匪。

    “别以为岁数大就能乱骂人,惹老子生气了,连你一块儿杀,”吴东方歪头东南,“这里是我们九州的土地,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到我们的地盘儿上来?”

    山羊胡子抬手示意力牧等人稍安勿躁,转而皱眉打量着吴东方。

    吴东方没有长时间的与此人对视,而是将头扭向东北方向,冲姜羽等人喊道,“还有你们,知不知道这是我们的地盘儿?在我们的地盘上惹是生非,目中无人是吧?”

    姜羽闻言眉头大皱,此前她曾经跟吴东方见过面,知道吴东方对他们心存敌意,但她没想到吴东方会冲他们下手,不但下手,还下狠手。

    那个背着古琴的男子倒是没有皱眉,他甚至没有看向吴东方,此时正拿着一把锉刀形状的工具在修磨指甲。

    “蹭爪子的那个,别以为装的高深莫测老子就不敢动你,我在跟你说话,看着我!”吴东方高声喊道。

    那男子闻言挑眉看向吴东方,虽然眉头微皱,却没有表现出什么特别明显的情绪。

    姒若疑惑的看向吴东方,吴东方的言行表明了是挑衅,而且是两路人马一起挑衅,这可是兵家大忌,要惹也是一个一个来,哪能两边一起惹,万一引起围攻怎么办。

    “这里是人间!”吴东方提气助威,“人间的事情由夏帝和五族圣巫众议共主,你们不属于这里,来到这里属于客人,但你们并没有遵循为客之道,屠杀我们的巫师和官员,操控我们的士兵,视人命如草芥,横行霸道,嚣张跋扈,你们的所作所为已经引起了我们的不满,今天我把话给你们说清楚,人间的事情由我们做主,轮不到你们来指手画脚。”

    吴东方喊话的时候两路人马都没有打岔,他们都在观察吴东方,试图摸清他的底细。

    “你们彼此不满是你们的事情,你们有旧仇也是你们的事情,有仇可以报,不服可以打,但你们不能拿我们当炮灰,用我们当棋子儿。”吴东方转头看向姜羽一方,“屠杀我们的巫师和官员,用阴魂附身人间的士兵,一次就想害死我们十万人,谁给你们这么大的胆子?!”

    吴东方又转头看向一干黄帝旧部,“姒少康是我们选出并支持的夏帝,五族九州也已经和平相处,天下一统是我们的功劳,你们一来就自以为是的命令我们,拿我们当什么?贱民还是奴隶?”

    吴东方吼的有些口渴,停了下来,自乾坤袋里拿出了一坛白酒,拍开封口,仰头喝了几口。

    “圣巫。”姒若冲吴东方使了个眼色。

    吴东方循着姒若的视线看向东北和东南方向,此时又有两拨人马自远处快速赶来,其中一拨儿有四五人,还有一拨儿是刮着旋风来的,看不出漩涡里面有多少人。

    “我有分寸,放心。”吴东方冲姒若低声说道,他之所以敢畅所欲言,对自己有信心是一部分,主要原因是此时两路人马都在场,他是两头儿一起惹,两方都想揍他,却都不会率先动手。哪一方先动手哪一方就得罪人,哪一方先动手哪一方就得死人,哪一方先动手哪一方就是帮别人报仇解气。

    人不怕出头,怕的是自己出头,别人反倒捞了好处,在这种心态的驱使下,哪怕他说的再难听,也没谁会主动过来挑战他。

    “好了,话说完了,我心里也痛快了,现在说点儿正事儿。你们都是当年平定天下的功臣,哪怕你们做的不好,我们也不能不尊重你们,我们已经吩咐下去了,自夏都城西为你们搭建轩辕争霸法台,占地百里,参战双方皆设五宝坐席,五族九州选派万人观战,百名史师据实传唱,永传后世。”吴东方说到此处转头看向姒若,“轩辕争霸法台什么时候能够完工?”

    “三日之后当可竣工,洒水焚香还需半日,三日之后的午时一切就绪。”姒若高声配合,实际上吴东方是故意说的很牛气,所谓的轩辕争霸法器其实就是个打架的空地,五宝坐席就是比较好的椅子。

    南北两路人马脸上的表情都很复杂,吴东方的这番话让他们很别扭,骂了人,杀了人,抢了东西,还面不改色心不跳的来了一句‘不能不尊重你们’。

    “好,三日之后大夏万众子民在夏都等你们,你们都是神灵,群殴有伤颜面,双方各派九人上阵,一阵一阵的来,我们负责伺候食水,跑腿儿打杂儿。”吴东方高声说道。

    吴东方说完,没人接茬。

    吴东方也没指望有人接茬,再度高声说道,“我是个粗人,做事鲁莽,说话冲动,先前有得罪诸位的地方我给诸位赔个不是,诸位都是二帝旧部,是有头有脸的人,胸怀宽广,肯定不会跟我一般见识,就这么说定了,诸位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你是粗人?”姒若强忍笑意低声问道,吴东方这赶鸭子上架的工夫她算是领教过了。

    “对。”吴东方点了点头。

    “你可不粗。”姒若笑道。

    “你又没试过,你怎么知道?”吴东方横了姒若一眼。

    姒若愣了一愣,等到反应过来,无奈的瞅了吴东方一眼

    “对了,对了,我忘了个事儿,”吴东方转视东南,“炎帝旧部有很多战将都遭到了封印,你们如果不怕他们,就别阻止他们解除封印了,让他们把人都凑齐,光明正大的打。”

    吴东方不等对方答话,又转头看向东北山顶的姜羽,“你不是说需要我们帮忙救什么人吗,我们答应了,你想救谁我们就帮你救谁,”吴东方又转过了头,冲东南山顶喊道,“你们也是,有需要我们跑腿儿的地方,尽管开口,鸡毛蒜皮的事情就不用你们动手了。”

    就在此时,寻霜和辛童先后到来,当初进山的地方离这里并不远,感知到吴东方的召唤,她们急切的赶了过来。

    “我就说他们会顾全大局,他们已经答应在轩辕争霸法台公平决斗。”吴东方冲辛童和姒若说道。

    “什么?”辛童没反应过来。

    “甚好,甚好。”寻霜年纪大,懂得随机应变。

    “唉,我这脑子不太好使,又忘了个事儿,”吴东方又看向姜羽一方,“你们是不是把木族的鸣鸿刀给借走了?赶紧把刀还回来。”

    姜羽皱眉歪头,并不应声。

    “算了,先借给你们用吧,不过咱可事先说好,不能用它斗法,如果你们不遵守规则,我就把轩辕剑借给他们。”吴东方抬手指着黄帝旧部。

    姜羽无奈叹气,仍未答话。

    “行了,该说的都说了,现在问个最要紧的,斗法的时候,你们是分胜负还是见生死?”吴东方冲姜羽喊道。

    姜羽没有答话,她身旁背负古琴的男子平静开口,“九阵,可增补。”

    吴东方心头的大石头终于落了地,他吆三喝四的撮合半天,最怕对方不买账,只要有一方买账,另外一方就得应战。

    “何为增补?”辛童不解的看向吴东方。

    一旁的寻霜代为解释,“一方不死,可战多人,为生死之战。”

    “九阵,可增补。”力牧身旁的山羊胡子点头接话。

    吴东方长出一口粗气落锤定音,“三日之后午时三刻,夏都城西,轩辕争霸……”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