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二百五十七章 击杀

    打定主意,吴东方背弓上肩,再施土遁,现身于马羿所在的山脊,现身之后右拳急出,直取马羿头颅。

    马羿此时正在凝神远眺,眼见吴东方现于身侧,皱眉歪头,见吴东方右拳急挥而来,顺势抬起手臂,挡住了吴东方的右拳,与此同时起脚踹向吴东方小腹。

    吴东方一击不中,立刻抽身后退,但他在后退的同时抓住了马羿左手的乾坤弓弓身,后退的同时将马羿一并拖了过来。

    马羿此时右腿离地,受到拖拽之后身形不稳,急忙弯膝落脚,试图稳住身形。

    见马羿改攻为守,吴东方右脚蹬地,借力前冲,与此同时左膝高抬,猛撞马羿下颌。

    马羿左手抓握乾坤弓,腾不出手。右脚刚刚落地,还没有站稳。眼见吴东方左膝顶来,只能急横右臂挡在了胸前。

    电光火石之间,吴东方放弃了继续顶撞马羿下颌,膝盖陡然伸直,左脚直踢马羿“随身祠堂”。

    马羿没想到他会有此一招,猝不及防,被他踢中了下身。

    吴东方一击得手,心中暗喜,令他没想到的是马羿并没有像其他对手那样负痛弯腰,而是怒目仰头,奋力前撞,吴东方也没想到马羿会有此一招,防守不及被对方撞中了面门,瞬时金星直冒,鼻血横流。

    自抓住对方乾坤弓的瞬间,吴东方就猛催灵气试图折断乾坤弓身,但这乾坤弓的弓身似是某种特殊的木料制成,既韧且艮,折之不断。

    被撞中面门之后,吴东方灵气急走心经,自右手催出火气,猛焚乾坤弓身。

    一个被踢的蛋疼无比,一个被撞的鼻血横流,在随后的一秒钟内二人都没能定神出招,等到回过神来,马羿右臂弯曲,肘击吴东方左脑。而吴东方则再度起脚,踢的还是对方下裆。

    由于二人同时出招,无有先后,不管是谁都来不及收招自保,只能提气加速,争取率先击中对手,虽然击中对手也无法令对手彻底失去行动能力,该蛋疼还得蛋疼,还流血还得流血,但先击中对手的人,所受的创伤还是能轻上一些。

    转瞬之后,吴东方发出了闷哼,他做好了脸疼的准备,却没想到踢向对手裆部的左脚也异常疼痛,先前那一脚踢的貌似不是对方的子孙根,而是坚硬无比的铁板铜砖,这家伙是天神之属,身体由灵气凝聚,关键时刻可能把命根子给变没了。

    在吴东方发出闷哼的同时,马羿也发出了类似的声音,不由自主的松开了炙热通红的弓身。

    吴东方只感觉右手一轻,知道自己已经夺下了乾坤弓,顾不得分辨方位,也顾不得查看伤势,立刻带着乾坤弓土遁远离。

    由于惯性的作用,他现身于先前藏身的山腰处,现身之后转头南望,只见马羿正在向北疾速飞掠。

    此人虽然不会土遁瞬移,所用的身法却异常玄妙,不比火族的赤焰火舞逊色。

    “怎么往北跑了?”吴东方愣了一愣,这一愣还没彻底愣完,他就明白了对方的意图,目视定位,土遁前往,现身于石壁一侧,急切抬手,抓向嵌在石壁上的箭囊。

    尚未抓住箭囊,一支无羽利箭已经到了眼前,吴东方急忙歪头闪躲,与此同时延出灵气,隔空抓向箭囊。

    但他抓了个空,马羿抢在他之前抓住了落日弓的箭囊背带,隔空抓回先前甩出的无羽箭矢,冲向北侧山顶。

    吴东方擦去鼻血,抬头上望,只见飞向山顶的马羿中途变位,向南快速飞去。而他中途变位的原因则是北方山顶上站着两个男子,那两个男子一老一少,老的有六十来岁,身穿黑色麻衣,有些驼背,一副奴仆模样,手里拿着一柄五尺多长的斩马大刀。那年轻男子年纪在三十岁左右,身形高瘦,身穿锦衣,瘦长脸,面色异常苍白,身后背着一个包裹,根据包裹的形状来看,应该是张古筝一类的乐器。

    马羿落于南侧五里之外的山顶,皱眉北望,吴东方看的真切,马羿看的不是他,而是山顶上的那一老一少,这家伙此时的眼神异常凝重,与先前看他的蔑视截然不同,不问可知认识那一老一少,也知道二人的来历和能力。

    吴东方压根儿就不认识这些人,他知道的仅限于这俩人跟马羿不是一伙儿的,应该是炎帝旧部。

    就在马羿皱眉北望之时,东方天际出现了一道人影,此人所用的身法异常诡异,不是平身前飞,而是上下跳跃,一蹦百里,无比快捷。

    随着距离的缩短,吴东方看清了来者的样貌,这是一个身材娇小的女子,四官异常秀美,之所以说四官而不是五官,是因为此人的眼睛很是怪异,只有眼白,没有黑色的瞳孔。此人穿的是一身普通的灰色麻衣,面色偏黄,蹦起和落地的时候双手前伸,像极了传说中的僵尸。

    距离再近,吴东方发现这个娇小的女子真是一具僵尸,此人在移动的时候胸脯毫无起伏,这说明她不需要呼吸,此外此人浑身上下弥漫着极为浓重的尸气,但这种尸气与寻常的阴性尸气不同,寻常尸气皆为阴寒之气,而此人所发出的尸气竟然带有炙热阳气。

    看罢僵尸,吴东方看向马羿,马羿并没有过多的关注自东方赶来的那具奇怪僵尸,而是皱眉看着他。

    吴东方又歪头看向山顶上的二人,那背着乐器的瘦高男子也在看他,那个驼背老者则一脸警惕的看着远处的那具僵尸。通过双方的表现不难看出,这具僵尸当是黄帝旧部,跟马羿是一伙儿的。

    吴东方直盯着那个瘦高男子,对方冲他笑了笑,笑,通常用来表达善意,但此人的笑意却并不蕴含善意成分,也没有敌视意味,可能是此人的一种特殊习惯,没有任何意义。

    吴东方没有深度解读此人的眼神,而是看向南方山顶的马羿,此前他一直想要毁掉对方的弓箭,此时虽然抢到了乾坤弓却不敢那么做了,因为马羿把他的箭囊给抢走了,他如果毁掉对方的弓,对方就会毁掉他的箭。

    马羿见吴东方看他,缓缓抬手,提着背带将箭囊示于吴东方。

    吴东方知道对方想要换回乾坤弓,他好不容易才抢到了乾坤弓,倘若还给对方,再想抢可就难上加难了,不过不给也不成,自己的箭囊还在人家手里。

    此时那娇小的女僵尸已经来到,落于马羿所在山峰,但她并没有落在马羿身边,而是落在了马羿东侧百步之外,落地之后也没有跟马羿交谈,而是扭头看向东南方向。

    此时东南方向出现了几道黄色光点,东北方向也出现了几道人影,正东方向有几只巨大的飞禽,来的这些人究竟属于哪一方还不好说,不过能确定的是两方的人马都在向这里汇集了。

    自远处赶来的那些人同样引起了马羿和炎帝旧部一老一少的注意,三人都向东望去。

    吴东方抬手摸向自己的鼻骨,发现鼻骨被马羿给撞歪了,马上就要有大批人马到来,得注意一下形象,忍痛将鼻骨复位,随后自怀里拿出手帕擦拭脸上的血迹。

    就在擦拭脸上血迹的时候,吴东方忽然看到了一样东西,在不远处的石壁下方,遗落着一支陨铁箭矢,此前他曾经凝变了一支普通箭矢插在了箭囊里凑数儿,咒语真言念诵之后,所有的陨铁箭矢都飞了回去,其中一支没能插入箭囊,掉在了外面。

    吴东方大喜过望,但他并没有急于拿回箭矢,而是借着清理血迹取下了背在身上的落日弓。

    拿回箭矢很容易,他此时想的是要不要使用这支箭矢,留给他思考的时间并不多,用不了多久远处的那些人就会赶到,在他们赶来之前就得做出决定。

    此前他曾经把马羿晾了半个多钟头,多多少少有点不好意思。再加上马羿一头白发,少年白头肯定是伤心过度,这家伙应该有过一段比较悲惨的往事,对于不幸的人,他也有点儿同情。

    但此人先前曾经说过,要跟他分出生死,就算他手下留情了,对方也不一定买账,此人的乾坤弓对他来说是个很大的威胁,老话说得好,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弓箭手跟狙击手一样,可不讲究什么正大光明,都是从暗地里下手,这家伙如果从远处偷袭他,他还真不一定避得开。

    此时马羿自认为他已经没有箭矢可用,着重防范他使用土遁近身攻击,这时候如果开弓激射,马羿必死无疑,至于杀还是不杀,还是征求一下马羿自己的意见吧。

    此时马羿正在等待吴东方做出决定,吴东方快速转头看向东方,马羿下意识的转头东望,吴东方趁机延出灵气抓回箭矢,藏于腿后。

    “马羿,如果我将乾坤弓还给你,你还会跟我以命相搏吗?”吴东方故意抬高了声调,为的是让已经来到的和即将来到的人知道他已经抢到了马羿的乾坤弓,如果马羿说“会”,那他立刻就会杀掉马羿,如此一来,所有人都没办法指责他,因为他已经表现出了善意,是马羿步步紧逼,自己找死。

    之所以兜圈子装好人,为的是控制事态的发展,他冲双方下手为的是展示实力,让双方同意自规定的时间,规定的地点决斗,而不是逼着两路人马联手追杀他。

    “既分胜败,又见生死!”马羿正色说道。

    “欺人太甚,要杀你轻而易举,受死!”吴东方提气高喊,与此同时抓箭开弓,由于时间紧迫,来不及灌注灵气,单以弓弦张力发箭,箭矢此发彼至,直中马羿眉心。

    吴东方发出箭矢的同时施出了土遁,现身于山顶之时马羿已经气散人消,随身事物正在落地。

    吴东方探手抓过两副箭囊,左右背负,又将乾坤弓背于身后,这可是好东西,带回去给老婆用……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