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二百五十五章 分胜负,见生死

    就在此时,应龙的怒吼再度自南方传来,这声怒吼发出的高度比上一声怒吼发出的位置要高,这说明应龙已经开始攀高,以此躲避寻霜和辛童的围攻。

    如果五龙氏还活着,是绝不会后退躲避的,因为这关系到天神的尊严,应龙的攀高间接表明五龙氏已经阵亡,它已经失去了驾驭和控制。

    应龙的体形异常庞大,体型庞大的动物普遍缺乏灵活性,没有了五龙氏的保护,辛童和寻霜用不了多久就能将它杀掉,在二人杀掉应龙,赶来相助之前,他必须展开攻势,在最短的时间内结束战斗,绝不能让此人冲辛童和寻霜发起进攻。

    短暂而急切的思虑之后,吴东方放弃了使用诡异姿势放箭的想法,缓缓耸肩,将身后的落日弓慢慢的挪到了胸前。

    他的举动令那年轻男子眉头微皱,转而耸动右肩,做出了同样的动作,做出这一系列动作的同时,那年轻男子并没有加速,动作始终与吴东方保持一致,吴东方以左手取下落日弓的同时,此人也将所背长弓抓于左手。

    抓住落日弓之后,吴东方心念闪动,以灵气自箭囊里震出了一支陨铁箭矢,转而抬起右手抓住了弹出箭囊的陨铁箭矢。

    他做这些的同时,那年轻男子也在做同样的事情,无羽箭矢自箭囊弹出,以右手捏住矢尾,缓缓的靠上了弓弦。

    吴东方搭箭之后立刻开弓,虽然开弓的动作很是缓慢,却没有任何的停顿,他放弃使用怪异姿势开弓是因为这一作法得不偿失,任何怪异的开弓姿势都会拖慢开弓的时间,对方会在他射出箭矢之前放箭。

    目前的这种作法是比拼勇气,跟两辆汽车迎面急驶是一样的道理,如果二人都不刹车拐弯儿,最终结果就是同归于尽。他先前的动作很缓慢,为的是给对方留出思考的时间,让对方明白自己的意图,而那年轻男子以同样缓慢的动作开弓,说明已经明白了他的想法并接受他的挑战。

    取下落日弓,接住箭矢,勾弦开弓,整个过程加在一起不过五秒钟,在这五秒钟内,任何的犹豫迟疑都会露怯,但二人都没有犹豫,片刻过后开弓完毕。

    有句古话叫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二人此时面临的就是这种局面,对峙到了这个程度,叫苦不迭的肯定不只有他自己,对方肯定也在暗暗叫苦,骑虎难下的感觉并不好。

    二人开弓的动作,弓箭竖立的位置完全一致,歪头的幅度都比平时要大,弓身都微微左移,如此一来竖立的箭身恰好挡住了自己的眉心部位,这说明二人都担心七窍神府遭到对方的破坏。他会枯木逢春,而那年轻男子的肉身是由元神和灵气凝聚而成,只要不伤到七窍神府,二人都死不了。

    开弓之后二人都没有立刻放箭,吴东方在向陨铁箭矢里灌注灵气,那年轻男子的箭矢能不能容纳灵气他并不清楚,但对方只是定睛直视着他,也没有立刻放箭。

    过分紧张或精神过于集中,都会令人失去时间的概念,不知过了多久,高空传来了一声唳鸣,这是应龙发出的叫声,这声唳鸣蕴含的愤怒情绪有所减少,悲伤和无奈的情绪颇为浓重。

    数年前他和王爷曾经在金族凌空,观察过应龙,那一次应龙是飞于云层上方的,根据唳鸣所蕴含的情绪以及声音发出的高度来看,它此时至少在万米高空,辛童和寻霜的身法即便能够飞到那种高度,也无法在高空缺氧的环境中攻击应龙,也就是说应龙此时已经甩脱了二人,保住了自己的性命。

    不管是杀掉应龙还是无法继续攻击应龙,辛童和寻霜都会立刻回返,留给他的时间不会超过三分钟。

    就在此时,吴东方忽然发现那年轻男子的右手五指是张开的,五指张开,自然是射出了箭矢,对方选择的时机异常精确,不偏不倚的选在了他眨眼的瞬间。

    电光火石之间,吴东方来不及多想,立刻松手放箭,刚刚松手,前方数十米外就传来了震耳的气爆之声,巨大的气浪扑面撞来。

    吴东方此时身处半空,脚下无根,气浪一至,立刻随之倒飞,倒飞的同时暗道糟糕,气爆无疑是由两支箭矢正面碰撞而产生的,他此时受到了气浪的波及,无法及时射出第二箭,而那年轻男子则有从容开弓的机会。

    即便落于下风,也不能坐以待毙,吴东方快速抬手,自箭囊里抽出一支陨铁箭矢,在他抽拿箭矢的同时,只感觉一股疾风自左侧疾冲而过,将他肩头和左臂的衣物撕裂卷飞。

    这一箭自然是那年轻男子射出的,之所以射偏并不是对方准头不行,而是剧烈的气爆令周围空气发生了扭曲,就像人站在岸上看水里的鱼一样,视觉会出现偏差,实际上鱼并不在人看到的位置。此外对方所用箭矢没有箭羽,在穿过气流时缺乏稳定性。

    先前产生的剧烈气爆令辛童和寻霜加快了回返的速度,吴东方搭箭的同时提气高喊,“去进山的地方等我!”

    关键时刻,他没有机会冲二人详细解释,只能加重语气,表现出不容置疑的坚决,令二人立刻离开。

    二人与吴东方早已生出默契,根据气爆和他的语气判断出他正在与高手对决,与寻常女人的婆婆妈妈不同,在关键时刻二人表现出了极度的冷静和果断,寻霜自空中直冲入水,而辛童则快速拔高,没有进入二人争斗的这片区域。

    吴东方喊完立刻射出了陨铁箭矢,那年轻男子此时正在抬手抓拿自箭囊里弹出的第三支箭矢,抬手之时前胸已然中箭。

    由于发箭过于仓促,这一箭没有灌注多少灵气,陨铁箭矢自其前胸穿入,自其后背飞出。

    受伤之后年轻男子并没有低头观察伤情,而是抓住弹出的箭矢,疾速向下方俯冲。

    吴东方运转灵气,将气爆所生气浪彻底抵消,倒转身形,快速俯冲。天上无有遮蔽,异常空旷,待在天上会成为活靶子。

    俯冲的同时,吴东方右手前伸下探,等到碰触到地面立刻施出土遁,离开原地,出现在河流的东岸。

    刚刚现身,先前落地之处就传来了轰然声响,回头张望,只见那里出现一道宽达数丈,长近百步的长条区域,在这片区域内,所有的树木都被撞碎,地上露出了灰黄色的泥土。

    这一情况说明对方发出的箭矢也能够携带灵气,但与陨铁箭矢的蕴而不露不同,对方箭矢上的灵气是附着在箭矢外部的。

    此时他对对手的实力已经有了大致的了解,此人的弓箭跟他所用的落日弓极为相似,功能也极为相近,箭矢同样拥有破气效果,如果没有破气效果,在他眨眼的瞬间,箭矢不可能飞出二十里。

    不过那年轻男子所用箭矢的破气效果略逊于陨铁箭矢,速度稍慢,如果跟陨铁箭矢一样此发彼至,他连射出陨铁箭矢的机会都没有。

    但这点优势几乎可以忽略不计,对方的箭矢虽然速度略慢,却同样无法被肉眼察觉,即便看到箭矢的飞行轨迹,也无法在对方慢出的这点时间里进行有效的躲避。

    回头看向河流西岸的同时,吴东方的第三支陨铁箭矢已经上弦,上弦之后立刻猛灌灵气,灌注灵气的同时根据那片长条区域的走向推断这一箭发出的方位,等到估算出大致的位置,陨铁箭矢已经灌满灵气,土遁北移五十几米,冲着东方丛林射出了一箭。

    “应龙漏网,多加小心。”河道上游数十里外传来了寻霜的呼喊。

    此时东方丛林已经传来了爆炸之声,这是陨铁箭矢所携带的灵气爆发所致,这一箭有没有射中目标他并不清楚,放箭之后立刻土遁出现于正北方向五里之外的一座山峰中部,自北面观察遭到陨铁箭矢破坏的那片区域。

    寻霜和辛童此时已经离开危险区域,寻霜先前发出那声呼喊是担心他在对抗强敌的时候遭到应龙的偷袭,而寻霜发声的位置明显也是经过缜密考虑的,是弓箭攻击的死角。

    没有什么事情是比有几个配合默契的战友更令人欣慰的了,换做其他对手,三人可以并肩作战,但这次的对手是用弓的,二人根本插不上手。

    搜寻无果,吴东方环顾周围的环境,寻找对方可能藏身的地方,既然已经交上了手,就一定分出胜负,对方肯定还在周围。

    先前的激战早已经吓跑了这片区域内的野兽和禽鸟,连秋虫也停止了鸣叫,周围死一般的安静。

    到了太玄修为,白天和晚上看东西已经没有任何区别了,吴东方皱眉搜寻着周围的可疑地点,他是用弓的,自然知道哪些位置对弓箭手有利。

    他此时所处的位置对弓箭手来说并不是一个很有利的位置,这样的位置提高了他的安全系数,同时也限制了他的观察视野。

    短暂的斟酌之后,吴东方土遁出现在了所在山峰的山顶,提气喊道,“金族吴东方!”

    他高喊过后,那年轻男子出现于西岸一棵大树的树顶,“轩辕臣子,马氏,羿。”

    “分胜负?”吴东方高声问道,这时候人名大多一个字儿,羿属于常用名,射箭射的好的都叫羿。

    “见生死!”年轻男子面无表情。

    “方圆百里。”吴东方说道。

    “方圆百里。”年轻男子说完隐于林下。

    吴东方离开山顶,土遁回了金族,他可不讲武人那套,先回家歇会儿再说,让“蚂蚁”在那儿等着吧……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