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二百五十四章 高手对决

    落日弓长约一米六,那年轻男子所背负的长弓与落日弓的长度相仿,比一般弓箭要长。落日弓两端带钩,呈羊角形状,那年轻男子所携带的弓箭两端亦带弯钩,同样是羊角形状,两张长弓不管是样式还是长度都极为相似。

    用现在的话说,这样的形状和构造是最符合弓箭力学原理的,因此不能仅凭两张长弓样式和大小相似就断言这两张长弓出自同一人之手,也不能断言是谁仿制了谁。

    发现了对手之后,吴东方和那年轻男子都停了下来,遥隔数十里凌空对视,那年轻男子站直之后,吴东方注意到此人的弓弦也是青白色的,不过二人所携长弓的弓身颜色并不相同,落日弓是紫红色,而对方所用长弓则是墨黑色。

    此时二人之间的直线距离不过二十里,在太玄灵气的支撑下,吴东方不但能够看清此人的样貌,还能看清对方的眼神,此人的眼神很平静,平静的有些空洞。很专注,专注的有些出神。

    他对这种奇特的眼神并不陌生,猎豹部队有几位狙击手,他们的眼神与这个年轻男子的眼神很相似,但与这个年轻男子相比,那些狙击手的眼神略显冷硬,没有这个年轻男子眼中的平静。

    只有经历过狂风暴雨的人才会表现出这种平静,眼神冷硬说明经历的战事还是不够多,心态还不够好。眼睛是心灵的窗户,再擅长伪装的人也伪装不到眼神,此人的眼神表明他是个真正的狠角色,弓箭与现代的狙击步枪有些相似,都属于远攻兵器,此人若是去到现代,一定是个顶级的狙击手。

    打量和观察此人的同时,吴东方也在猜测此人的来历,当日金族村落遭水淹没,他前去处理,在发生战事的悬崖石壁上发现了一处由弓箭留下的孔洞,当日他曾经剖挖过那处箭孔,发现弓箭射入石壁足有两米,而箭孔周围还有血迹,这说明这一箭是穿透了某人然后才射入石壁的,他由此判断出天神里有一位厉害的弓箭手,如果他判断无误,当日射出那一箭的应该就是此人。

    皇少先前曾经喊过一句,‘不用等马将军,四哥的仇咱们自己报。’皇少口中的马将军指的应该也是这个人。他出现之后,五龙氏可能通过某种天神特有的法术通知了此人,如果此人过来是单纯协助五龙氏守护岛屿禁锢,皇少也就不会有‘四哥的仇咱自己报’一说,皇少这么说,说明之前他们是想与此人联手,一同为皇季报仇的,换言之,此人这次是直接冲他来的。

    黄帝旧部一直视他为敌,除了力牧等首脑,下面的战将并不知道伤害了他玄女可能会动怒,也就是说,此人一旦冲他动手是没有任何顾忌的。

    二人的弓箭此时都背在身后,自正面看不到弓身,只能看到箭囊里的箭尾,此人的箭囊里有十二支箭矢,不同的是此人所用的箭矢没有箭羽。

    箭羽可以在箭矢离弦之后保证飞行的平稳,有箭羽的箭飞的稳,射的准,但任何事情都有利弊两面,箭羽在保证了箭矢飞行稳定性的同时,也拖慢了箭矢飞行的速度,简而概之,有箭羽的箭矢射的准,而没箭羽的箭矢则射的快。

    目前还不确定对方所用箭矢是不是也有破气的效果,如果对方用的箭矢不能破气,那对方的箭矢飞的再快对他来说也构不成威胁,如果对方的弓箭也可以破气,那情况对他就非常不利了,在关键时刻,射的快比射的准要重要,对方可是用弓高手,即便准头再差也不至于脱靶。

    此时二人都是虚空站立,彼此之间没有任何的障碍物,这种情况就像两个狙击手正面射击一样,一个回合就能分出高低,而分出高低的同时也很可能决定生死。

    逐月追星的施展有一定的征兆,一旦使用,对方立刻就会有所察觉,如果抢先开弓,不等他催出不灭金身,箭矢就会射来。退一步说,就算逐月追星没有施展前兆,也无法使用逐月追星抢得先机,因为逐月追星的施展是两股灵气在气海里正反旋转,互相抵消,在这段时间内是无法抽调灵气开弓放箭的。

    劲敌当前,吴东方无暇旁顾寻霜和辛童与五龙氏的战况,对对手的实力进行了评估之后立刻收回思绪,稳下心神,他之前是用枪的,弓箭用了不过三五年,与对手相比他处于劣势,在没有摸清对方底细之前不宜贸然出手。

    人在思考问题的时候眼神和表情会出现变化,那年轻男子的眼神和表情在这段时间发现了明显的变化,由先前的平静变成了面带笑意,这是一个高手遇到值得一搏的对手时的表情,所蕴的无言之意是‘有点儿意思。’

    吴东方也没有隐藏和伪装自己的表情,眉头微皱,这是遇到劲敌时的自然反应,与其色厉内荏的欺骗自己或强装无畏的显示勇气,还不如是实事求是,客观的看待对手。承认对手厉害并不丢人,明明知道对手很厉害,还佯装蔑视对手才丢人。

    吴东方皱眉之后,那年轻男子收起了笑意,一个能够客观估算双方实力的对手是很可怕的,能正确估算双方实力的对手也能做出正确的决定。

    吴东方自脑海里快速估算抬手,拿弓,弯身,接箭,开弓,放箭这一连串动作所需要的时间,以及怎么做才能将这一时间缩至最短,要取下弓箭开弓放箭,至少也需要两秒钟,这还不能往陨铁箭矢里灌注灵气,如果灌注灵气耗时会更长。

    目前他唯一可能占据优势的就是箭囊,他的箭囊可以弹出箭矢,如果对方的箭囊没有这种功能,他就能快过对方少许。

    要确定对方的箭囊能不能弹出箭矢,就要通过对方箭囊的样式来判断,此时对方的箭囊位于身后,看不到具体形状,不过根据对方高过肩头的箭矢排列位置来看,对方的箭囊跟他极为相似,应该也可以弹出箭矢。

    此前他一直认为高手过招之前一站就是半天是在磨蹭时间,但现在他发现之前的看法有些片面,真正的高手对决的确会出现站立不动的情况,这是一个比拼定力和智慧的过程,通常出现在实力相近的对手之间,不动是因为没有必胜的把握,而且一动就有可能落于下风,这才造成了双方长时间的对峙和僵持。

    定力通常为年轻人所厌恶,认为定力是故作深沉,实则不然,定力是对全局的前瞻和掌控,没有必胜把握之前,要靠定力压制住心中跃跃欲试的侥幸心理,在这段时间里,吴东方不止一次的想要开弓放箭,如果对方的箭囊不能弹出箭矢,如果对方的箭矢不能破气,他就能将对手射死,大获全胜。

    但他并没有去尝试,部队有句话叫侥幸心理害死人,不能将获胜的希望寄托在不确定的因素上,如果对方的箭囊能弹出箭矢,如果对方的箭矢也能破气,如果对方射中了他的脑袋,死的就是他了。

    自对方的表情和眼神上,吴东方无法获得更多的信息,只能通过回忆战场细节来获得有用的信息,悬崖石壁上的箭孔深达两米,箭孔里没有箭矢,此人所用箭矢虽然没有箭羽,但长度并不比落日弓短,都在一米左右,自两米深的箭孔取出一米长的箭矢并不容易,抠是肯定抠不出来,除非跟他一样,能够通过咒语将箭矢召回。既然能够召回箭矢,自然就能弹出箭矢,也就是说二人所用的弓箭箭囊都极为相似,很有可能出自同一人之手,也有可能是其中一个仿制另外一个。

    想到此处,吴东方庆幸先前没有轻举妄动,没有因为“如果”而去冒险。

    但庆幸之余,他也在犯愁,僵持了这么久,他还是没想出克制对手的方法。

    吴东方深深呼吸,吐出了胸中郁结闷气,稳住,不能着急,谁急谁死。

    细节,再捋一遍细节,很多线索都隐藏在细节之中,再认真捋一遍,吴东方再度回忆先前勘察斗法战场时的情形,箭孔周围有血迹,现场有鸣鸿刀留下的痕迹,这说明这个年轻男子射伤了已被鬼王换掉元神的费庐,费庐的灵气修为并不低于他,在鬼王换掉元神之后,灵气修为甚至会高过他,那么厉害的一个人物,都没能躲开此人的箭矢,可见此人开弓有多快。

    此外,费庐是可以施展枯木逢春的,元神被换掉,法术却没有忘掉,此人在射伤费庐之后,自然知道费庐能够施展枯木逢春,五龙氏既然请此人来帮忙报仇,自然会告诉此人,他当日被老四用长矛戳穿之后伤口自动愈合一事,此人只要稍加推断,就能知道他和费庐用的法术是一样的,也可以通过费庐愈合伤口的速度和程度来类推出他中箭之后的情况,以及战斗力的折损情况。

    此人直到现在都没有动手,很可能是没有一击必杀的把握,对方用的箭矢没有箭羽,准头略差,如果他是普通人,被射中除了头颅之外的其他要害也会丧失战斗力,但他会枯木逢春,身体受创之后并不影响战斗力,或者说影响力度不大,对方正是考虑到这一点,所以才不敢贸然放箭。

    对方的顾虑,就是他的突破口,只要不让对方射中要害,他就可以放箭。

    对方的箭矢可以洞穿人体入石六尺,用手臂遮挡自然没有效果,唯一的办法就是避开,而避开有一定的几率,就跟点球射门一样,万一被守门员蒙对了位置和角度,还是一个死。

    就在此时,南方传来了应龙的怒吼,怒吼声中带着些许负痛的意味,这说明辛童和寻霜已经开始攻击应龙,如果五龙氏还活着,她们二人是没机会攻击应龙的,除非五龙氏尽数被杀,她们才能腾出手来攻击应龙。

    如果五龙氏尽数阵亡,二人很快就能杀掉应龙,二人一旦杀掉应龙,立刻就会赶来相助。二人一旦回来相助,这年轻男子必定会攻击她们,而她们避开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而今之计只能使用一个诡异的姿势开弓放箭,令对方猜不到他头颅的移动位置,但这么做仍然有着很大的风险,因为对方有猜对或是蒙对的可能……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