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二百五十三章 幻象幻觉

    那老妪没了脑袋,并不像没头苍蝇一样胡冲乱撞,进攻仍有章法,拐杖前探,直取吴东方胸前颤中。

    吴东方侧身避开,老妪所用拐杖忽然暴长,如长蛇一般将他拦腰捆住。

    吴东方低头下望,只见捆住自己双臂和腰身的是一根黑紫色的藤条,虽然不知道具体属于什么植物,却能够根据这根紫藤间接推断出这个老妪的身份,这家伙应该是个木属妖物。

    藤条缠身之后立刻勒紧,与此同时那无头老妪扬起了左手,扬手的同时左手五指快速聚拢,转瞬之间变成了一根异常锐利的木刺,直刺吴东方面门,不问可知是想以牙还牙。

    此时吴东方手里还抓着老妪的脑袋,这个脑袋脱离了身体之后正在快速发生变化,变成了一段黑紫色的树枝。

    吴东方歪头避开了急刺而来的木刺,心念闪动,自体外催出炙热火焰,火焰一起,缠身藤条立刻急缩而回,吴东方趁机起脚,将那无头身躯踢飞了出去。

    在那老妪倒飞之时,吴东方抽空回头看向东南方向,五龙氏四兄弟可能在空战中吃了亏,此时四人已经回落岛屿,以此摆脱辛童迅捷诡异的赤焰火舞。

    脚踏实地之后寻霜承受了大部分的压力,五龙氏四兄弟快速抢攻,试图先将她拿下,然后再对付辛童,但他们小看了辛童,辛童虽然年纪小,灵气修为却不低,自外围瞅准机会,甩鞭卷上了老二黄仲的脖颈,老三皇叔见兄长遇袭,抽身回剑,急斩火龙鞭。

    辛童没有收回火龙鞭,而是弓步抬手拉紧了火龙鞭,与此同时催发心火,令火龙鞭生出了寸许长短的赤红火焰。

    由于自己还有对手要对付,吴东方便收回视线没有继续观战,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情他能预料到,皇叔所用长剑虽然很是锋利,却砍不断由陨铁熔铸的火龙鞭,这一剑砍下去,受力的火龙鞭会直接勒断皇仲的脖子。

    回头之时,那老妪已经砰然落地,落地之后立刻快速爬起,双手同时前伸,十指幻为十根粗大的藤条再度缠向吴东方。

    “还想挨烧?”吴东方起脚将老妪脑袋变化的树枝踢下悬崖,转而自右手掌心催出一团无根火焰。

    火焰一起,急伸而来的藤蔓立刻畏惧不前,与此同时东南方向传来了连声的呼喊和怒吼,不需回头也知道五龙氏老二黄仲已然战死。

    “你就这么点儿能耐?”吴东方鄙夷的看向无头老妪。

    老妪收回由十指变化的藤条快速后退,到得宽阔平坦的区域身形微抖,随着身体的颤抖,形体出现了诡异的变化,逐渐现出原形,是一棵高达十几丈,粗过三抱的黑色怪树,与寻常树木不同,这棵怪树有枝无叶,光秃的树枝上挂着很多残破的布片,定睛细看,是很多破碎的麻布衣裤,大部分碎片已经褪色,没有褪色的那些布片以黑黄色为主,当是死人入殓时所穿的寿衣。

    怪树现出原形之后,周围立刻被一股浓重的死亡气息所笼罩,这种死亡的气息他并不陌生,他此前曾经去过阴间,怪树所发出的这种气息属于那里。

    刚刚确定怪树所发气息属于阴间,周围忽然安静了下来,景物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河岸两侧的事物不见了踪影,取而代之的是一处阴森的石质建筑,这处建筑貌似荒废了许久,周围长满了大树和杂草,石质建筑可能是一处古代的祭坛,十几个上古装束的男人自已经被大树和杂草占据了的路上走向北面的石质建筑,走在队前和队尾的几个人脸被涂花,行走的同时又唱又跳。

    走在中间的五个男人手里都牵着东西,一头牛,一只羊,一头猪,一匹马和一个人,那是一个只有四五岁的小男孩,行走的时候一直在哭。

    此时他与那群人的直线距离不过十几米,能够看到他们的细微动作,但他听不到任何的声音,判断那小男孩在哭是因为那小男孩行走的时候一直在抽泣。

    察觉到景物出现了变化,吴东方马上明白自己可能出现了幻觉,眼前的这一幕应该是一副祭祀的场景,这幅场景或许真的发生过,但绝不是发生在今天,更不是发生在此地。

    明白出现了幻觉,吴东方定心凝神想要恢复清醒,但努力过后发现周围的幻象并没有消失,那群前往祭坛的男人依然唱跳着向北方的祭坛走去,在遇到挡路的大树时会径直穿过,这是一种很明显的幻觉,是施法者修为未趋化境的表现,按理来说他不会被这种低劣的幻术所影响,更不该无法摆脱这种幻象。

    尝试无果,吴东方急忙催动灵气,施出了不灭金身,敌人最有可能趁他出现幻觉之际发动进攻。

    护体灵气一出,吴东方心里踏实了许多,心随意动,气随意行,自背后箭囊震出一支陨铁箭矢,弯弓搭箭,估算树妖所在位置射出了一箭。

    箭矢离弦,瞬时消失了踪影,没有听到任何声响,也没有看到箭矢射向了何处。

    一试不灵,吴东方暗暗皱眉,探手抓向自己身侧的一棵大树,入手的感觉与碰触真的大树毫无二致。五指弯曲抓下一把木屑,凑鼻闻嗅,一股真实的木材气息。

    吴东方开始紧张了,视觉触觉和嗅觉都出现了问题,这说明自己在幻境中陷的很深了,事情不妙。

    在他尝试摆脱幻觉的同时,那群人一直在向前走,而他也不由自主的被带着向前走,实际上他根本没有移动,只是周围的景物在发生变化,他与那群人之间的距离始终保持在十几米的固定距离。

    此时那群人离祭坛入口不过百十米,他能够看到祭坛的兽头形入口,在入口的左侧,长着一棵树,这棵树的形状与树妖原形很是相似,只是没有那么高大。

    吴东方真急了,他没想到树妖有这么诡异的妖法,竟然能将他死死的拉到幻境之中,他甚至连此时是自己的幻觉还是树妖真的制造了幻境都无法确定,但他能确定一点,那就是必须尽快摆脱幻境或者恢复清醒,不管是在幻境中还是在幻觉里,待的时间越长就越难摆脱。

    想及此处,吴东方将抓在手里的木屑咬了些许在嘴里,发现木屑发苦。

    人体有五种感官,现在味觉、视觉、触觉、嗅觉都出现了问题,幻境里唯一与幻境不符的就是听觉,他听不到那群人的说话声和吟唱声,也听不到孩子的哭声,这是施法者的施法漏洞,也是他唯一没有彻底被蒙蔽的感官。

    声音,声音,制造巨大的声响或许可以摆脱幻境,心念至此,吴东方背上落日弓,捏诀作法,施出了八木龙霆。

    青龙现身,引颈怒吼,这次他终于听到了微弱的声响,仿佛八木龙霆自百里之外发出,听到声响的瞬间,他闻到了江水的气息,这是真实世界才有的气味。

    “啊!”吴东方抓住机会,提气怒吼,随着吼声的发出,周围的景象开始出现变化,树妖所化的紫黑色巨木逐渐显现。

    就在幻象彻底消失之前,那一群前往祭坛的人好似听到了什么声响,转身回望,那小男孩儿也转过了头,惊鸿一瞥,他看到了那小男孩的样貌,隐约感觉有些眼熟,想要定睛细看,幻象已经彻底消失。

    好不容易摆脱了树妖的影响,吴东方再也不敢大意,急闪上前抱住了树干,催生火焰,狂烧急焚。

    他对火族法术没有过多涉猎,此法由赤焰火舞衍生而来,得太玄灵气催动,火旺焰高,那树妖吃痛,抖身变化为人,想要逃入树林,他自然不会放对方走脱,急闪而上自背后抱住了树妖变化的无头老妪,继续催火升温。

    这只树妖并不是天神之属,耐受不住火焰的高温和火焰带来的强大阳气,发出了凄厉的惨叫,几番变化想要挣脱他的抱缚,吴东方跗骨贴身,不给对手任何喘息之机,直至将老妪所化巨木彻底引燃方才放下心来。

    回头看向东南岛屿,却发现岛上一个人也没有,急顾四盼,只见应龙正自南方向百里之外的空中追赶一团人形火焰,龙背上站着三个人,貌似是老大黄伯和老末皇少,与之近身相搏的无疑是寻霜。

    见此情形,吴东方立刻提气升空,与此同时念诵咒语将先前射出的那枚陨铁箭矢寻回,他先前分明射向正西方向,但箭矢是自正东飞回来的,这说明他先前不但失去了多种感官,连方向感都失去了。

    虽然有惊无险的杀掉了树妖,吴东方却是后怕不已,连番的胜利令他有些轻敌了,先前没有急于击杀树妖,令对方有了施展妖法的机会,幸亏将那中年男子和铜镜女子突袭击杀,若是任凭二人使出看家本领,鹿死谁手还不一定。

    当以此为戒,以后再遇到对手,可不能磨磨蹭蹭,一击必杀,最好别给对手作法的机会。

    辛童貌似是存心将应龙引向下游,此时双方之间的距离已经拉至两百多里,辛童身法玄妙,忽上忽下,令应龙难以捕捉,目前来看二人还是占据上风的。

    追出数十里后,吴东方忽然发现东方的夜空之中出现了一处黑点儿,随着距离的临近,隐约可以看到那是一个御风疾行的年轻男子,由于光线不明,双方之间的距离又远,故此看不到此人的详细样貌,不过可以通过此人的移动轨迹判断出对方的移动方位和他一样,都是南方百里之外的应龙。

    一个自东向西,一个自南向北,随着距离的临近,吴东方看清了此人的样貌,这是二十七八岁的年轻男子,身形瘦长,样貌俊朗,或许是月光映照所致,此人的头发貌似是白色的。

    空中无有遮蔽,吴东方打量对方的同时,对方也发现了他,短暂的对视过后,二人同时皱眉,他们都看到了对方背在身后的弓箭,也注意到对方所背弓箭的样式与寻常弓箭不同……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