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二百五十章 议定

    后宫有很多院落,姒少康位于其中一处院落的正屋,五人自东厢围桌议事。

    吴东方将先前发生的事情又冲费轩说了一遍,费轩听完皱眉不语,直身站起,自房中往复踱步,“我以为你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你真会冲他们开战。”

    “我之前跟你通过气的,你当时不是说不怕的吗?”吴东方笑问。

    “怕倒是不怕,只是心中忐忑。”费轩摇头说道。

    吴东方缓缓点头,费轩的心情他能够体谅,世人普遍认为神鬼值得敬畏,祭祀讨好还来不及呢,冲神鬼宣战,这个念头估计从来就没自他们脑子里出现过。

    “五族巫师目前只剩下咱们几个,这是谁造成的?”吴东方问道。

    “我知道,我什么都知道。”费轩坐回座位,“现在木已成舟,多想无益了,你要做什么就去做,我们自当与你共同进退。”

    “如果有人杀了你的族人和亲人,你会怎么做?”吴东方歪头看向费轩。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打吧,打吧。”费轩摇头摆手。

    “如果有人杀了你的族人和亲人,你会怎么做?”吴东方加重了语气,目前除了他,其他四人都处于一种心虚忐忑和底气不足的状态,士气是决定胜败的第一要素,士气这么低迷,出去就是送死。

    费轩见吴东方死咬着这个问题不放,只能正面回答,“自当报仇雪恨。”

    “就因为他们是天上的神灵,害死了你们的族人和亲人,你们就不敢为亲人报仇了?”吴东方抬高了声调儿。

    费轩不悦的看向吴东方,“哪个不敢?”

    “你们都不敢,你们骨子里都很畏惧他们,认为与他们动手必死无疑,你们扪心自问,内心深处真的不怕他们吗?”吴东方高声问道。

    四人闻言尽皆皱眉。

    “别怪我说的难听,你们拿出勇气说句真话,怕是不怕?”吴东方步步紧逼。

    “哪个不怕,但怕也要打呀。”费轩瞪眼接话。

    辛童接口说道,“吴大哥,你别生气,我们没与他们动过手,不知他们底细,忐忑惶恐自是难免,但我们相信你,你的决定我们都会赞同。”

    寻霜歪头看向吴东方,她歪头的时候头发会遮住右眼,左眼的眼神透着些许冷意,这倒不是她想表达什么,而是不管什么时候她都是这种眼神,属于惯性表情,说明她此时还是比较冷静的。

    “如果不是他们暗中作祟,云氏不会窃据皇位,五族也不会发生战事,”姒若正色说道,“神灵临凡之后自高倨傲,视我等为贱民,指使调御,呵斥训责,又视人命如草芥,坐视百官被屠,兵士被困,无慈悲之心,无援手之意,这等鬼神,不值敬重。”

    “说得好。”吴东方拍案而起,“他们压根儿就没看得起我们,我实话跟你们说,炎帝旧部有心扶持我当夏帝,我如果想当皇帝,还用他们扶持?黄帝旧部想要力保少康皇位不失,少康的皇位本来就很稳固,哪用的着他们来巩固?咱们已经定好的事情,他们来掺和什么?一个个装模作样的混充大尾巴狼,谱儿大的恨不得咱们见到他们全跪下,这帮家伙用我们当幌子,当棋子儿,为他们自己争名声儿,捞好处,不把他们打的屁滚尿流,我咽不下这口恶气。”

    姒若接口说道,“圣巫所言极是,炎黄二帝还法天地之前对天下格局早有安排,他们的所做作为并非代天行事,而是倒行篡逆,理应出手制止。”

    “有理。”费轩点头说道,“若不出手惩戒,他们会越发放肆。”

    “是杀是打?”寻霜问道。

    吴东方想了想出言说道,“都杀了也不太可能,不杀他们也看不起我们,这样,姒若,你留在夏都,保护姒少康的同时命人将紫微法台原址所在空地修整扩建,辟出百里平地,加设四面看台。”

    “您有心让他们自那里决斗?”姒若问道,吴东方先前曾经跟她说过这一想法。

    吴东方点了点头,“对,他们之间必有一战,五族九州是我们的疆土,他们在哪里决斗由我们说了算。对了,设法通知五族九州,选出万人急赴此处观战。”

    “好。”姒若点头答应,决斗须有观战之人,不然没人作证,也没人四处宣扬。

    吴东方又看向费轩,“费兄,此时九州尚有大量士兵被困各处,你尽快赶赴各地军营,使用八木龙霆将附身于他们的阴魂尽数震出,此时太阳当空,阴魂一旦离体,立刻就会魂飞魄散。”

    “来时路上我曾途经一处,那处军营由灵气屏障覆罩,怕是难能破开。”费轩说道。

    “破不开就暂且不破,那些屏障并不隔绝气息,驱走阴魂之后把食物送进去,”吴东方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我先前施展过八木龙霆,连施三次,五千人被尽数震毙,你要慎重拿捏。”

    “自当慎重。”费轩点头答应。

    “木圣,那些士兵已被困多日,食水未进。”姒若在旁说道。

    “若无旁事,我即刻启程。”费轩看向吴东方。

    “快走吧,尽快救人,再等下去他们就饿死了。”吴东方凝变几枚定位石球交给了费轩。

    费轩也不磨蹭,收起石球,抓了几块点心出门上路,木族在土族也有探子,大型军营在什么地方他都知道。

    “圣巫,您还有什么吩咐?”姒若请示。

    “七天之内把战场和观战台建好,越气派越好。”吴东方说道。

    姒若点头答应,立刻出宫着手安排。

    此时房中只剩下了吴东方和辛童寻霜三人。

    “他们肯不肯在咱们规定的地方斗法,关键还在咱们三人身上。”吴东方将那几盘点心挪到了二人面前,“咱们必须镇住他们。”

    “他们此时散布各处,寻觅不易。”寻霜说道。

    “找人的事情不用你们管,找到目标我先赶过去,然后告知你们具体位置,你们随后过去,那时候对方人数肯定不会很多,咱们趁机试探他们的修为,等到摸清了他们的底细再下狠手,逼迫他们召请援军。”吴东方拿起一块类似于锅巴的饼干张嘴咬嚼,“咱们用不着到处乱跑,只要找到一伙儿,就能把两边的人马都拖过去,到时候咱们根据实际情况灵活掌握,让他们答应自城西斗法,只要他们答应自城西斗法,咱们的脸面就找回来了,只要他们不在别的地方胡乱斗法,五族九州也就安全了。”

    “是杀是打?”寻霜又问出了之前的问题。

    “肯定有不长眼的先冲咱们动手,动手的一定要杀掉。至于那些没动手的,可以先不搭理,咱们的目的是让他们知道咱们不好欺负,并不是赶尽杀绝,他们毕竟是炎黄旧部,都杀了,大面儿上也说不过去。”吴东方指着那盘饼干冲二人说道,“你俩也吃呀。”

    “吴大哥,那些天上的神灵与昆仑山的半神相比,实力如何?”辛童问道。

    吴东方想了想摇头说道,“各有所长,无法比较。”

    “你有几成把握?”寻霜问道。

    “目前我还不确定他们之中有没有人会瞬移一类的法术,只要不会瞬移就好对付了。天神一方我倒不是太担心,他们没有肉身,形体由元神和灵气组成,来到人间自身实力可能受到了一定的限制。我现在担心的是炎帝被封印的那些旧部,谁知道那些老东西都会什么稀奇古怪的法术。”吴东方说道。

    “吴大哥,你想过没有,这时候三界是互通的,我们的举动会不会引来更厉害的神灵?”辛童抬手上指。

    “有这种可能,有件事情我一直纳闷儿,我撵走力牧的时候,力牧气急之下说了一句话,说是哪怕玄女责罚他,他也要杀了我,这说明他是听命于玄女的。当日咱们来到皇宫的时候,纯狐说的话不知道你们还记不记得……”

    “记得,它说它是受神女指派前来祸乱夏国江山的。”辛童说道。

    吴东方点了点头,“对,神女指派纯狐祸乱娰氏江山,而力牧则听命于玄女,我感觉神女和玄女不是同一个人,她们之间很可能是敌对的,哪怕不是敌对,关系也不是很好,对娰氏比较苛刻的神女倾向于炎帝一族,而玄女则倾向于黄帝一族。具体是不是这样目前还不清楚,因为没有确凿的证据,这些只是我的猜测。”

    “也有另外一种可能,”寻霜皱眉说道,“玄女与炎帝一方关系较为亲密,对你较为关照,故此力牧才担心杀了你玄女会怪罪他。而神女倾向于姒氏,故此才会指派纯狐祸乱江山,略加惩戒。”

    “也有这种可能。咱也别乱猜了,真相早晚会水落石出,你们先吃点东西,我回趟金族,让王爷帮我找人。”吴东方抓了把饼干土遁消失。

    回到金族,发现冥月不在府中,转念一想才想起昨夜是他让冥月躲起来的,去到东院,王爷正在假寐,它会瞬移,想跑随时来得及。

    王爷明显睡的不踏实,他一进门,王爷就睁开了眼睛,吴东方本想将之前发生的事情转述一遍,但王爷打断了他,冥月昨晚已经跟它说过了。

    事情发生之前,王爷可能还会提出看法和意见,但事情一旦发生了,它就不管了,事儿都发生了,它管也没用了。

    王爷知道几处封印有炎帝旧部的禁锢,在吴东方的再三催促之下,王爷心不甘情不愿的出去寻找。

    王爷九点出发,十一点不到吴东方就感知到自己的定位气息出现于西北方向两千里外,这表明王爷已经寻有所获……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