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二百四十四章 一条内裤

    这件底裤揉搓成团,上面还有血迹,一看就是穿过的。

    拎起底裤的同时吴东方就确定这件底裤不是冥月的,一来冥月喜好素色,不管是外衣还是衬底都不染花。二来这个底裤太小,冥月很高,她肯定穿不了,最重要的是冥月的衣服从不熏香,而这件底裤上好像带有一丝香气,由于是拎着看的,隔得远,香味并不明显。

    吴东方歪头打量着这件底裤,底裤上的香气隐约有点熟悉,如果换成别的什么东西可以凑到鼻前仔细闻闻,但这是个裤衩儿,还是个穿过的。

    “冥月,冥月,桌子上怎么有这么个东西?”吴东方走到门口向南高喊。

    喊了几声,冥月没答应,吴东方感觉到事儿不对了,他一回来冥月的神情就不大对头,说话也很古怪,他的衣服一直是冥月洗的,这事儿很平常,此前她压根儿就不会提,今天为什么会告诉他把他换下的袍子给洗了。

    回头再看那团揉搓的皱皱巴巴的底裤,吴东方立刻猜到这件底裤很可能是自他的袍子内兜里拿出来的,也只有在自己男人兜里发现别的女人的裤衩儿,冥月才会有之前的不悦反应。

    他自然不会装这么个玩意儿,此外这件袍子昨天被戳了个大洞,刚刚换下来,换下之前他一直穿着,也没谁能在不被他察觉的情况下往他兜里塞东西,七月倒是有这个本事,不过那家伙现在还在灵山享齐人之福,哪怕他不想享那艳福了,金星地鳝也不会放他出来。

    往别人口袋里塞女人内裤,做这件事情只有两个动机,一是恶作剧,二是诬陷栽赃。想到这两种动机,吴东方立刻锁定了犯罪嫌疑人,王爷,只有王爷能干出这么龌龊的事儿来,也只有王爷有干这种事情的动机。昨天晚上他驱使饭桶去戏弄了王爷,王爷受到了惊吓,猜到它是幕后主使,故此偷来个女人内裤陷害他,让他们夫妻吵架。

    确定了犯罪嫌疑人,吴东方并没有立刻过去兴师问罪,王爷是犯罪高手,这家伙绝不会随随便便偷来一条女人内裤,为了增加真实性,它一定会找个合适的目标,内裤上的香味他始终感觉有点似曾相识,这说明此前他肯定跟这条内裤的主人有过接触。

    不过这种香味很淡,一时之间他也想不起属于谁,最好的办法就是凑鼻闻嗅,但别的东西能闻,这东西太暧昧了,闻不得。

    几番踌躇,吴东方甩了甩那条内裤,香味有所加重,他终于想起这股香气属于谁,这是一种与龙涎千年贡非常相似的龙涎香,是辛童一直在用的香料,王爷竟然把辛童换下的内裤给偷来了。

    “这个猥琐的老东西!”吴东方提着内裤出门往前院走去,走到中途遇到了冥月。

    “这东西不是我的,是王爷在陷害我。”吴东方拉着冥月向卧室走去。

    “哦。”冥月随口应道。

    “真是它在陷害我,昨天晚上我戏弄了它,它怀恨在心就偷了辛童的底裤栽赃陷害,试图挑拨离间。”吴东方说道。

    “辛童?”冥月转头看向吴东方,“你怎么知道是她的?”

    吴东方刚想说他熟悉这股味道,忽然感觉这话有很大的歧义,斟酌了一下词汇说道,“我曾与辛童并肩作战,熟悉她所使用香料的气味。”

    冥月点了点头,看吴东方的眼神儿有点不对。

    “我没闻这东西。”吴东方知道冥月为什么会用这种眼神儿看他。

    “我理解的。”冥月展露出了宽容大度的一面。

    “我真没闻,我跟辛童也没有私情,这个老不死的。”吴东方拎着内裤,扔也不是,不扔也不是。

    “我知道辛童倾心于你,你将她娶了吧,这是好事。”冥月正色说道。

    吴东方无奈叹气,反手扔掉了那条内裤。

    “你应该相信我,只要你与我明说,我不会不同意的。”冥月说道,她生气的主要原因是丈夫对她的隐瞒,而不是丈夫有了别的女人,这是古代女人和现代女人的不同之处。

    吴东方哭笑不得,“真有事儿我肯定告诉你呀,你是个细心的人,你想想,我又不抓鬼驱邪,要个女人天葵的内裤做什么,我最近忙的要死,哪有那心思啊。”

    “还不承认,”冥月嗔怪的看向吴东方,“我都看过了,那不是天葵遗漏,乃擦拭所留。”

    “哎呀这个老东西,太狡猾了。”吴东方气急而笑,“栽赃陷害做的滴水不漏。”

    “这不算什么的,男女倾心互留信物是很平常的事情,此物意义深重,重情细心之人贴身藏留,亦可理解。”冥月出言宽慰。

    “我知道你为什么这么说,你想体谅我包容我,但这事儿我真是冤枉的!”吴东方瞪眼说道。

    冥月见吴东方急了,也开始怀疑此事乃王爷所为,“当真不是你亲自藏留?”

    “真不是我,我要藏就直接藏人了,藏条裤衩儿干嘛?”吴东方迈步出门,“再说了,如果真是我,放乾坤袋里多好,怎么会放到衣兜里。”

    “你做什么去?”冥月跟了出去。

    “揍这个老东西。”吴东方心念闪动,命饭桶跟过来。

    “王爷有恩于你我,万不可对它无礼。”冥月急切叮嘱,王爷不但陪着吴东方自木族走回了金族,在金族遇到劫难之后还带着她和饭桶躲到了山里,那时候她只有上虚修为,如果没有王爷保护,她和饭桶在山中根本活不下去。

    吴东方闻声止步,他自然不会真揍王爷,但不动手的话王爷肯定不会承认,短暂的斟酌之后决定吓唬它,“稍后我会带饭桶冲过去,它如果被吓跑了,你就什么都明白了。”

    “罢了,罢了,我相信你,别去为难王爷。”冥月拉住了吴东方。

    此时饭桶已经自后山冲了过来,仰头候命,看着吴东方的眼神儿就像黑道小马仔看老大,“大哥,说吧,砍谁?”

    “走。”吴东方挣脱冥月,大步向前,与此同时高声喊道,“王爷,你给我滚出来。”

    急行的同时喊了三四声,到得东院厢房踹开了房门,只见王爷还在屋里,见他进门冲他撇嘴一笑,“你眼睛怎么了?”

    “什么?”吴东方愣住了。

    此时冥月已经走到了门口,王爷这句话她也听到了,此时正皱眉看向吴东方。

    “开玩笑要有尺度啊,你偷辛童的内裤陷害我干嘛?”吴东方高声喝问。

    “什么内裤?”王爷一脸的愕然。

    “我袍子里的内裤,你敢说不是你放的?”吴东方又抬高了声调儿,这老东西如果在现代,能当奥斯卡影帝。

    王爷愣了一愣,转而反应了过来,“哦,是我放的,我跟你闹着玩儿呢。”

    吴东方见状有了冲上去揍它的冲动,他终于明白王爷先前为什么问他眼睛怎么了,这老东西让冥月误以为他进门之后冲它眨眼了,随后又装出了自愿顶罪的假象,冥月是聪明人,自然能看出其中的端倪,心中有气,转身想走。

    吴东方急忙拉住了冥月,回头冲王爷说道,“我错了,昨天晚上不该驱使饭桶过来吓唬你,我向你道歉,你别瞎闹了,再闹没法儿收拾了。”

    “我压根儿就没放在心上。”王爷随口说道。

    吴东方一听这话味儿就知道王爷没消气儿,这家伙可不是个大度的人,报复心极重。

    “来来来,”吴东方进屋倒了一杯水,双手递给王爷,“我给你敬茶道歉。”

    “哼。”王爷歪头撇嘴,并不接拿。

    “快点儿,快点儿,拿着。”吴东方把水杯塞到了王爷手里。

    “狐狸最讨厌受到惊吓,你不知道啊?”王爷接过水杯喝了一口。

    “知道,知道,保证没下次了,你赶快把辛童的内裤送回去,以后别干这事儿了,让她发现了,以后没法儿见面了。”吴东方说道。

    “你缺心眼啊,小丫头现在是太玄修为,我哪敢去偷她的衣物。”王爷说道。

    “那内裤是谁的?”吴东方不解的问道。

    “扬州王府后宫找来的。”王爷说道。

    “气味不对。”吴东方说道。

    王爷自床角拿出个瓷瓶,反手扔了过来,“这回对了吧?”

    吴东方拔开木塞闻了闻,果然是辛童所用的龙涎香,龙涎香最名贵的就是千年贡,是辛洛特用的,辛童用的要低一级,很容易买到。

    “快问我血怎么来的?”王爷得意的笑道。

    吴东方无奈叹气,“算了,算了,说正事儿,你去了扬州,那里的情况怎样?”

    “军营被人作法困住了,士兵都困在营地出不来,眼下还没算平静。”王爷歪头看向冥月,“你别瞪我,我没用读心术,你昨晚表情很不自然,我又不是瞎子。”

    冥月也是哭笑不得,微微弯身冲王爷道歉,言之不该隐瞒于它

    “行啊,你接着睡吧,我们先回去。”吴东方和冥月迈步出门。

    “把饭桶领走,还想咬我啊。”王爷在后面吆喝。

    吴东方喊上饭桶,与冥月一同前往西院。

    “你不会怪我吧?”冥月惭愧的问道。

    “不会,这老东西是撒谎的祖宗,它想黑我,我跳进黄河都洗不清。”吴东方笑道。

    “王爷韬略满腹,只是气度不是很大。”冥月说道。

    “你直接说它心胸狭窄不就完了,当年有人拿热水泼过它,过了好多年它都不忘回去报复。”吴东方笑道,记仇是狐狸的天性,但他并不认为记仇是缺点,恰恰相反,记仇是很大的优点,因为忘记仇恨之人也会忘记他人的恩情,善忘之人不可交!

    “火圣对你有意,我看的出来,你若有心就将她娶了吧。”冥月说道。

    “她才多大呀?这事儿以后别提了。”吴东方摆了摆手。

    “喂,闲着也是闲着,我带你去吴部落转转吧。”王爷在东院喊道。

    “吴部落在哪儿啊?”吴东方回头问道,当日王爷曾经说过闲下来之后带他去吴部落寻根,尽管他知道自己不属于那里,却也想过去看看。

    “在豫州。”王爷喊道。

    “算了,现在这种时候尽量别往土族跑,过段时间再说吧。”吴东方说道。

    “行吧,我上街逛逛去。”王爷说道。

    “带上饭桶。”吴东方说道。

    “不带这个走狗。”王爷骂道。

    吴东方笑了笑,没有接话。

    “你有什么打算?”冥月问道。

    吴东方知道冥月问的是眼下的局势,“等,目前能做的只有等,局势很快就会明朗,届时会有两种可能,如果黄帝旧部尽诛炎帝旧部,他们出于斩草除根的目的很可能会来杀我。如果炎帝旧部打败了黄帝旧部,他们会来请我担任夏帝,我自然不会答应,到时候很可能也会……”吴东方说到此处陡然皱眉。

    “怎么了?”冥月疑惑的问道。

    “水族出事了,我过去看看。”吴东方快步向大殿走去,他感受到了寻霜发出的召唤气息,寻霜生性倔强,除非遇到非常棘手的难题,否则是绝不会召他过去的。

    到得大殿,吴东方背上落日弓和箭囊,施出土遁,急赶水族……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