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二百四十三章 赖账

    吴东方运转灵气落于地面,冲王爷问道,“你知不知道黄帝手下有谁擅长使用弓箭?”

    王爷摇了摇头,“我记得以前跟你说过,他们开战的时候我道行尚浅,大部分时间都在王屋山,就算知道一些事情,也都是事后听人说的。”

    吴东方点了点头,转身向远处走去,此时辛隅正在率人清理河道里的碎石,搬走部分碎石之后可以看到河底有一处很大的圆形地洞,直径有二十多米,此时这处地洞已经被碎石给堵死了,无法确定地洞的深度,不过通过洞口附着着河底淤泥的灰色石块不难看出,这处地洞是多年之前的人工建筑,这与二人之前的推测是吻合的,这里很可能封印着炎帝的一位部将,而此时这位部将已经被鬼王救走了。

    “好了,差不多了,撤离河道,我上去拆掉拦水大坝。”吴东方冲辛隅摆了摆手。

    “圣巫,您可有话要带给敝族朱雀天师?”辛隅问道。

    吴东方想了想摇头说道,“有什么事情我会土遁过去找她,你沿河而下,疏散河道里拾鱼捡蚌的族人,半个时辰之后我会拆掉大坝。”

    辛隅答应一声,先行遣走了河底搬移碎石的族人,转而施出赤焰火舞,沿着河道向南蜿蜒飞去。

    辛隅走后,吴东方和王爷来到村民所在的山峰,山上有一处山洞,是他当年居住过的,此时这里已经变成了村民的避难所。

    大部分村民都认识吴东方,见吴东方来到,纷纷跪倒向他行礼,吴东方自乾坤袋里拿出各种礼物。分赠诸位村民,半个时辰之后拆掉了下游的大坝,洪水狂泻而下。

    河道畅通之后河水回归先前河道,村民回到村落拾捡能用的生活用品。

    吴东方来到东岸,冲被洪水隔在这里的救援人员下了几道命令,命村庄所属部落帮忙重建村庄,调运物资粮草,减免当年赋税。

    “这个村子离部落太远了,往这里运东西很麻烦,也别重建了,让他们东迁吧。”王爷说道。

    “不行,这可是金族的地盘儿,自己的地盘儿哪能舍弃。”吴东方凝变木篮载王爷升空。

    “你生活的那个宇宙是不是很拥挤?”王爷问道。

    “跟五族九州的地势几乎是一样的,并不拥挤。”吴东方随口说道。

    “那你怎么对地盘儿这么在意?”王爷不解的问道,吴东方的领地观念非常强烈,不但不让西方的鸟人和魔鬼涉足九州,连神鬼涉足人间他都想动手撵走。

    “别人的东西我不去抢,我的东西别人也不能碰。”吴东方正色说道。

    “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呢,土族的丹鼎是人家送给你的呀?”王爷撇嘴说道。

    吴东方被王爷噎到了,侧目皱眉,“你个搭顺风车的哪来这么多废话?信不信我把你扔下去。”

    “你属王八的呀,反咬一口,我这是在陪你,去你的,老子先走了。”王爷说完瞬移消失。

    吴东方落于地面,本想施出土遁回返金族,想了想直接横贯东西,去了木族,王爷不说他都忘了,丹鼎还在土族呢,得拿回去。

    来到木圣天师府,发现费轩不在府内,杂役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只知道是被木族的官员给喊走的。

    吴东方也没急着回去,命杂役给他做了午饭,独自在木圣大殿吃饭,一边吃一边等。

    吃到一半费轩回来了,“何时来到?为何不曾召我回来?”

    “我也没什么急事儿,你干嘛去了?”吴东方问道。

    “鹿鸣山发生了奇怪的事情,部落信鸟告之,我前往巡视。”费轩坐到了吴东方对面,“那鹿鸣山乃靠近东海的一处山峰,因山中多鹿故此得名,此山甚高,山围十几里,为石山,昨夜此山忽然崩碎,经我先前勘察,你猜怎地?”

    “你吃包子吗?”吴东方夹了个包子递给费轩。

    “不吃。”费轩挡开了吴东方的胳膊,“经我勘察,那鹿鸣山竟然是被人劈开的。”

    “别说劈开,就是移走也没什么稀奇。”吴东方随口说道,云氏天师跑了十几个,他们联手当真可以移山动岳。

    “你有所不知,那鹿鸣山是被人用利器生生劈开的,”说到此处费轩加重了语气,“只用了一刀。”

    “你怎么知道对方用的是刀?”吴东方随口问道。

    “即便不是刀也是带刃利器,好生厉害,竟能将偌大石山一举劈开。”费轩竖掌为刀,作势比划。

    “会不会是巨斧?”吴东方又夹起一个包子。

    “亦有可能,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费轩问道。

    “昨天晚上金族也发生了类似的事情,我刚从那里回来,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鹿鸣山的下面很可能也封印着炎帝的某位部将,鬼王早在七月十五就窃走了刑天的头颅,此时刑天极有可能已经复活,昨夜他们应该是分头行动,各自前往一处区域,破除禁锢,集合旧部战友。”吴东方说道。

    “你怀疑劈开山峰的是刑天?”费轩问道,刑天的兵器是干戚,干就是盾,戚是斧子的一种。

    “肯定不是沉香。”吴东方笑道。

    “沉香是谁?”费轩听糊涂了。

    “我开玩笑的,鹿鸣山周围有没有搏斗过的痕迹?”吴东方又夹了个小包子,木圣天师府的厨子做的这种小包子跟现代的小笼包很象,用料考究,可能加了提鲜的海鲜汤,很好吃。

    “有,不过不在鹿鸣山,而在鹿鸣山北的草甸里。”费轩接过了杂役递来的茶汤,用茶漱口。

    “你真浪费。”吴东方笑道,费轩吃饭之前有用茶漱口的习惯,这时候没有清正廉洁一说,圣巫吃的是最好的,穿的也是最好的,圣巫自己没感觉有什么不应该,而外人也不会心存攀比,因为圣巫承担的责任比他们重,为了保护族人随时可能遇到危险。

    付出的多少和待遇的高低是呈正比的,其实老百姓并不介意当官儿的吃好喝好,之所以对他们大吃大喝不满意,那是因为当官儿的光享受待遇去了,屁事儿没干。

    漱口了就该吃饭了,费轩吃饭的时候是不怎么说话的,吴东方不管这套,一边吃一边说,将他跟天神动手,被姒少康撵走,以及对目前形势的判断全说了出来。

    “寻霜和辛童知不知道此事?”费轩放下筷子端起了茶杯。

    “我还没来得及告诉她们。”吴东方还在吃。

    “得告诉她们咱们的立场,不能误伤友军。”费轩说道。

    “友军?哪儿来的友军?”吴东方歪头看向费轩。

    “若不是为了划清界限,你为何要戳穿姒少康?”费轩问道,姒少康本来是留有见面余地的,是吴东方给这条路给断掉的。

    “这两伙人我都不喜欢,他们发动战事为的是私怨,哪怕扶持我也不过是在利用我,我真想当夏帝还用他们扶持?”吴东方放下了筷子,“我没准备站队。”

    “那你有什么打算?”费轩问道。

    “看他们接下来的动作,姒少康是夏帝,土族九州由他说了算,他们在土族打的再厉害我们也无权干涉。不过他们如果将战火烧到咱们四族,我就会冲他们宣战,神鬼一起打。”吴东方正色说道。

    费轩闻言眉头紧锁,久久不语,良久过后放下茶杯出言说道,“你可要想好。”

    “鬼王换掉了土火水三族天师的元神,换掉这些天师的元神就是杀掉了他们,蜃龙之前冲四族巫师发难,别的不说,单是这两件事情就已经说明他们是善是恶了。力牧想要将我杀掉,五龙氏的老四自后背偷袭我,还有他们出现之后表现出的趾高气扬,这些都不是神灵该做的事情。他们有实力无德操,不值得我们尊敬。”吴东方笑着看向费轩,“这可是考验你们几个胆量的时候,能不能打的过先放一边,关键是敢不敢打?”

    “敢是敢,就怕打不过。”费轩苦笑摇头。

    “没事儿,有我在,到时候听我的。”吴东方给费轩鼓劲儿。

    “早已唯你马首是瞻。”费轩对他还是非常信任的,知道他不会鲁莽的做出决定。

    “很好,对了,我的丹鼎呢?”吴东方问道。

    “作何?”费轩警惕的问道。

    “我那里还有一些内丹,我拿回去炼丹。”吴东方说道。

    “为策万全,我已经将它藏到了一个安全的地方,此时不便取出。”费轩摇头说道。

    吴东方歪头看向费轩,“你是不是不想还我了?”

    “我已唯你马首是瞻,你便将那丹鼎送与我吧,金族不善岐黄医道,要它也无用处,我们炼丹制药,常有用到。”费轩说道。

    “行啊,我送你了,你先拿给我,我回去把那些内丹炼了。”吴东方说道。

    “多谢吴兄,”费轩急忙起身道谢,“你日理万机,繁忙非常,可将内丹留于我处,由我代为淬炼。”

    吴东方眼见费轩识破了他的缓兵之计,有点急了,“那是我在土族偷来的,姒若以后肯定会跟我要。”

    “你已经将它送给我了。”费轩并不与他对视。

    “这不合适吧。”吴东方皱眉咧嘴,这个丹鼎是炼丹神器,不但速度奇快,成丹率还是百分之百。

    “我失去了鸣鸿刀,而今除了岐黄医术,已别无长处。”费轩叹了口气。

    “行了,行了,少来这套,给你了,给你了。”吴东方异常心疼,早知道就不来了,吃顿包子把丹鼎吃没了。

    “吴兄信人也。”费轩急忙落锤定音,这话一说出来,吴东方再反悔就成了出尔反尔了。

    “唉。”吴东方叹气起身。

    “吴兄,你看木族有什么你喜欢钟意的,但说无妨。”费轩说道。

    “没有。”吴东方摇了摇头,以前金族是五族第一穷,木族是第二穷,也没啥好东西。

    说完吴东方又感觉吃亏了,总得要点儿什么,“那个,你把做包子这个厨子送给我吧。”

    “好,木族有载人飞禽,明日当可送到。”费轩满口答应。

    “飞禽你也别要了,送我了。”吴东方趁机捞本儿,能捞一点儿是一点儿。

    “亦无不可。”费轩爽快答应。

    “那行吧,我走了,八星连珠会持续半个月,现在才是第二天,我估计前七天不会有什么大动静,就在本族待着,别乱跑。”吴东方叮嘱道。

    费轩点头答应。

    吴东方也不磨蹭,土遁回到金族。

    冥月正在书案前写着什么,见他回来抬头看了他一眼,转而低头继续忙碌。

    “村子淹了,但村民都没事儿,我已经处理了。”吴东方冲冥月说道。

    冥月点了点头,没有应声。

    “王爷回来了吗?”吴东方随口问道。

    冥月又点了点头,还没说话。

    “你没事儿吧?”吴东方问道,冥月的表现有点不正常。

    “没事的,我在给喀石部落写回文。”冥月说道。

    吴东方没有再问,转身走出大殿。

    “你换下的袍子我给你洗了。”冥月在殿内说道。

    “哦。”吴东方随口应声,不知为什么他始终感觉冥月今天有点怪怪的。

    回到后院,推开卧室的门,吴东方发现桌上放着一件丝绸制品,拿起一看,陡然皱眉,这是一件白底青花的女式底裤,上面还有斑斑血迹……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