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通过邮件
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
当前位置:黑岩阁 > 太玄战记 >

第二百四十二章 勘察现场

    “你笑什么?”冥月疑惑的看向吴东方。

    吴东方笑而不语,此时饭桶已经追着王爷跑出了东院厢房。

    “王爷在喊什么?”冥月快步向门口走去。

    房门是虚掩的,冥月打开房门就发现王爷狼狈的自东院跑了过来,一边跑一边叫嚷,“吴东方,饭桶疯了,想咬死我!”

    “半夜三更,你吓它做什么?”冥月回头看向吴东方,她自然知道饭桶为什么追赶王爷。

    吴东方尚未答话,王爷已经蹿了进来,抖身变化人形,伸手拉开冥月,“小心点儿,别让它咬到了。”

    此时饭桶已经跑到了房间门口,吴东方神授它停止追赶,坐到了房前的台阶下。

    王爷见饭桶没有冲进来,抻头外望,见饭桶自台阶下坐了下来,疑惑的走到门口歪头打量。

    吴东方神授饭桶冲王爷咧嘴一笑,给王爷吓的蹦了回来,“哎呀我尻,真疯了!”

    “疯什么呀,它跟你闹着玩儿的。”吴东方披着衣服下了床,走到门口冲饭桶问道,“你是不是跟王爷闹着玩?”

    换做平时饭桶是理解不了闹着玩儿是什么意思的,但吴东方跟它心灵相通,故此它能理解吴东方的意思,但这家伙并没有点头,而是摇了摇头。

    “你看吧,我就说它不对劲儿。”王爷指着饭桶高声叫嚷。

    “我再问你一遍,你是不是跟王爷闹着玩儿的?”吴东方问道,饭桶是个实诚“人”,它摇头是因为它并不是跟王爷闹着玩儿,而是奉了他的命令前去骚扰王爷,这次再问的时候,吴东方暗中命令饭桶点头,饭桶自然连连点头。

    “我还是感觉它不太对劲儿。”王爷歪头打量着饭桶。

    “你可以用读心术看看它在想什么。”吴东方说道。

    “我哪知道这个夯货在想什么,它的神府跟别的畜生不一样。”王爷撇嘴说道。

    吴东方放心了,冲饭桶摆了摆手,“行了,时候不早了,快回去睡吧,瞎闹什么。”

    饭桶完成了任务,很兴奋也很高兴,心满意足的往后山跑去。

    王爷跟了出去,一脸疑惑的看着饭桶离去。

    “王爷,饭桶跟你戏耍呢,快些回房睡吧。”冥月冲王爷说道。

    王爷回头看向冥月,几秒钟后收回视线打了个哈欠,“那成吧,我回去了,你们也早点儿睡。”

    等王爷走远,冥月关上房门,开始埋怨吴东方开玩笑过了火儿,吴东方不以为然,一笑了之。

    吴东方贪睡,早上没有按时起床,上午八点多钟,冥月叫醒了他,“快起来,有事情要你处理。”

    “什么?”吴东方没有睁眼。

    “咱们原来居住的那个村子出事了。”冥月说道。

    吴东方一听困意全无,翻身坐起,“出什么事了?”

    “那里昨夜遭了洪灾。”冥月说道。

    “不可能啊,那里地势比东面的河谷要高,就算下暴雨那里也淹不了。”吴东方说道。

    “你看。”冥月递过来一块不大的木板,这块木板应该是部落用信鸟送过来的,由于木板很小,记载不了太多内容,只是汇报村落被水淹了,怎么淹的,淹到什么程度,有没有人员伤亡都没说。

    “算了,我还是亲自看看去吧。”吴东方放下木板起身穿衣。

    “要不要我跟你一起去?”冥月问道。

    “不用,我跟王爷过去,你留在这里处理其他事情。”吴东方随口说道。

    穿着妥当,吴东方出门喊上了王爷,二人离开金族都城西行前往事发村落。

    冥宛一家已经被他安置在了金族都城,早就不在村子住了,但他对那处村落有很深的感情,一来他跟冥月是在那里认识的,二来他是自那里来到这个年代的,那里相当于他的半个出生地。

    吴东方自百里之外就发现村落东面的山头上站满了人,根据人数来看村里的居民都在,并没有遇害。

    距离再近,他看到了东面河谷里的河水暴涨,水位几乎到了众人所在山头儿的山腰区域,这处河谷是自西北流向东南的,村子东北方向有一处地势较低的位置,河水自那里流进了村子所在的树林。

    他曾经在这里生活过不短的时间,知道这处河道的走向,按照村落的位置以及河道的宽度来看,就算是连续下上一个月暴雨,村子也不会被淹掉。而最近一段时间金族境内并没有下过暴雨,河道里的水位不应该那么高。

    心中存疑,吴东方举目看向东南方向,只见下游数十里外的河谷出现了一座巨大的拦河大坝,大坝上游水位很高,下游早已经断流了。

    确定村里的人没有伤亡,吴东方就没有继续西行,而是改道向南,来到数十里外的拦河大坝,这座大坝完全由巨大的青石垒砌,每一块青石都有房间大小,坝高数十米,东西数百米,墙体垒砌的异常平整,几乎滴水不漏。

    “谁会在这里垒坝挡水?”吴东方皱眉打量着这处大坝,即便在现代要完成这么大的工程也需要数月甚至数年,现在没有大型机械,仅凭人力是绝对无法在一夜之间完成这么大工程的。

    “你看,有烟。”王爷抬手指着东南方向,在东南方向两百里外有大片黄**域,这时候森林覆盖率是很高的,山里到处都是绿色的树木,那处黄**域在一片绿色之中显得非常醒目。

    “那里曾经发生过激战。”吴东方说道,那片黄**域是植物被损毁之后裸露在外的土层,那里先前可能还着过火,不过此时大火已经灭了。

    “好像有人在那里,走,过去看看。”王爷说道。

    吴东方点了点头,施展土遁快速前往,王爷与他同时来到。

    “圣巫,您也来啦。”不远处传来了男人的声音。

    吴东方闻声转头,只见说话的是那个火族男天师,除了火圣辛童,这家伙是火族硕果仅存的天师了。

    “这是怎么回事儿?”吴东方环顾四周,这片区域原本是河道的深水区域,根据残留在石壁上的青苔可以大致判断出这里的水深当初至少也有三十多米,但此时两岸的峭壁已经严重损毁,以这里为中心,方圆五十里的区域都遭到了严重的破坏,如同刚刚经历过很严重的空袭。

    “回圣巫问,我也是刚到不久,族人昨夜听到了巨响,还看到了火光,早上起来才发现江河已经断流。”男天师说道。

    “你叫什么名字?”吴东方随口问道。

    “我叫隅。”辛隅报上了自己的名字。

    “他们知道些什么?”吴东方指着远处的那群火族族人,这群人可能是住在附近的村民,是负责灭火的义务消防员,一个个灰头土脸。

    “这片水域非常险恶,之前有一条妖龙经常在附近出没,村民都不敢靠近这里,不过前几年妖龙已经被圣巫杀掉了。”辛隅说道。

    吴东方点了点头,辛隅所说的妖龙就是他当年见到的牛头蛇怪,牛头蛇怪的老巢在北面,道行越深的异类领地越大,这片区域无疑是那条牛头蛇怪的活动区域。

    “这里是火族地界,你们熟悉这里的情况,除了妖龙,这里还有什么特殊之处?”吴东方问道,堵住河道令下游断流,这么大的动作,绝对不会没有目的。

    “您指的是什么?”辛隅不解的问道。

    “算了,我四处转转。”吴东方转身向远处的王爷走去,他怀疑这里是一处封印了炎帝部将的禁锢,但封印是黄帝一方做的,自然不会告诉炎帝的后人。

    王爷见吴东方走近,伸手指着一块磨盘大小的青石,“你看。”

    吴东方循着王爷所指看向那块青石,只见青石上印着一个巨大的掌印,有青石一半大小,深嵌三分。

    “是他们。”吴东方说道,这么大的掌印绝不可能属于人类。

    “像。”王爷点了点头。

    “这里先前封印着谁?”吴东方问道。

    “我哪知道。”王爷转身走向别处。

    吴东方也在附近寻找线索,虽然战场异常凌乱,只要细心还是能找到很多蛛丝马迹,根据各处残留的痕迹来看,先前争斗的双方所使用的兵器至少有刀、剑、矛、弓和两种以上的钝器,刀有两种,一种较小,一种较大,较小的刀留下的痕迹与鸣鸿刀很是相似。

    在河道的石壁上吴东方还发现了少量的血迹,血迹位于一处孔洞的周围,呈点状,这处孔洞离地面有十几米高,为扁平形状,这种形状的孔洞他并不陌生,这是箭矢的箭头留下的。

    除了这处血迹,场中没有任何其他的血迹,也没有尸体和碎肉,这种情况表明很可能只有一个血肉之躯参与了争斗,这个血肉之躯应该就是鬼王操控的费庐。也只有费庐才能在身体被洞穿的情况下使用枯木逢春愈合伤口存活下去,换成别人早就伏尸当场了。

    “你在干嘛?”王爷仰头上望。

    吴东方没有答话,继续缓慢的剖切石壁。

    “走啦,回去吧。”王爷催促道。

    “等一等。”吴东方随口说道,他此时正沿着那处箭矢留下的孔洞向内剖挖,到现在为止已经剖进了五十多公分,仍然没看到箭矢。

    一直剖进了两米多,看到了孔洞的尽头,没有发现箭矢。

    一箭将人洞穿,余势不消,又深入石壁两米才止住,这不是一般人和一般弓箭所能做到的,一般人没有这么大的力道,一般的弓箭如果携带这么大的力道,接触石壁之后会立刻碎掉。

    用箭之人无疑是黄帝旧部之一,日后若是与天神一方交恶,此人必是劲敌……
←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

小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salon36